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9、只要钱财充裕,性情也会潇洒美丽

439、只要钱财充裕,性情也会潇洒美丽

  撇开技战术,精神状态是体育运动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哪怕看起来最直白的百米跑还讲究状态呢,足球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人越多越麻烦,自个儿精神状态好了,能保证队友个个都处在精神高度集中里?

  所以人多就是足球运动偶然性比较大的原因之一。

  这样一群十来岁的孩子,集中训练两个多月的过程,再怎么调节花样,终究还是会有点倦怠的,凭着热情跟兴趣玩球也有个审美疲劳的时候。

  以赛代练的目的本来是让球员们能够适应比赛时候的气氛跟心态,不要上场就懵,但副作用就是球员们也可能对比赛比较麻木,上场的时候早没了那种跃跃欲试,想要冲杀一番的兴奋。

  好的教练不光是比赛时候安排调度,从这个环节就要开始张罗调节情绪了。

  白浩南在绵林已经宣布了十四个入选名单,但其他十一个孩子也会全程陪同感受比赛气氛,用白浩南的话来说就是这次比赛没上,不等于下次就没有,这个时候过去给弟兄们做好服务工作,也是整个团队精神的一部分。

  私营训练中心的优势就在这,没那么多叽叽歪歪的条款,白总监说了这么干,也没人质疑,虽然要多花不少钱。

  尽可能没有剥夺打击自信心的孩子们当然是欢呼了。

  但现在欢呼声更强烈,哪怕有些孩子家庭条件还不错,但父母之外这样让他们自由选择买衣服的机会可能几乎为零。

  店面里立刻就跟一群野猪放进玉米地一样,半大小子们到处乱窜!

  场面一度失控!

  陈素芬都连忙协助店员们到处吼球员们不要太乱搞,起码的规矩要有,人家叠得整整齐齐一堆衣服不要乱翻,要懂得礼貌,需要找什么型号问旁边的哥哥姐姐……

  白浩南自己却没事儿人一样出去溜达了会儿,回来的时候就拿着手机倒计时:“还有十二分钟啊,抓紧时间,没有选好穿好给我过目的,到时候就取消资格。”

  其实已经有些孩子穿好了,大多已经经过陈素芬筛选了下才进试衣间的,她还是有丰富的穿衣经验,起码能针对身材年龄做些建议,白浩南回来指点的细节更有时装化的趋势,陈素芬惊讶的看看他,也赶紧加大了这种要求。

  譬如说本来好端端的牛仔服里面穿衬衫,白浩南会让衬衫更宽松随意,下摆不要扎在裤子里,就那么从外套下摆露出来,裤子不一定非要合腿身高,七分腿好看,太长了裤管堆在鞋面上也行,总之并不是要求非得规规矩矩。

  平日里看惯了同伴都是运动服球衣打扮,这时候忽然变成颇为时髦的流行服饰,还是很新鲜的,有几个甚至不由自主的朝着别人穿的去选,被白浩南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不许穿一样的!成天看你们穿一样的球衣都看腻了,自己选!”

  很快一个个换上新衣裳的孩子,相互嬉闹打量着站在了白浩南周围,陈素芬又忙着拿了把小剪刀给孩子们剪掉衣领和角落里的吊牌,让营业员开始喜笑颜开的打价计费。

  孩子的穿着审美肯定七零八落的各种情况都有,但基本上都是按照他们自己的喜好选择,有些盲目选择以后穿上才发现不是想象的那样,换了好几回才搞定,高高矮矮的全都挤在收银台周围闹腾,但白浩南一开口,基本上就安静下来了,这是训练场上养成的习惯。

  白浩南像个教练长辈,更像大哥:“今天带你们来买衣服,是要告诉你们,从这次正式踏上比赛开始,你们就是男子汉了,既然跟着我训练比赛,那就要做个有派头的男人,别流里流气或者像个土包子,未来你们就不是一般人了!”

  正在刷卡的陈素芬有些诧异的观察所有孩子。

  无论性格各异,这个时候所有十来岁的孩子,仰头看着白浩南的眼神都热烈又充满光彩的!

  白浩南自己穿得简单,一件运动T恤,下面多袋裤和运动鞋,之前那种烫焦了的发型很得陈素芬和伊莎的喜欢,这俩月长长了更收拾得细致些,现在有时间啊,陈素芬自己买了个烫发棒给白浩南做的,跟泰迪短卷毛造型差不多,领口挂着个墨镜,手腕上老式手表在一般人看来都是个很有品位的装饰。

  重点是高大黝黑的浩南哥现在洒脱啊,好像面由心生,没什么郁闷或者纠结的事情,就是有点痞痞的笑容双手揣宽松的裤兜里洒脱:“相互看看!你们每个人穿得帅气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记住,个性!你们擅长什么,要保持加强什么,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儿,不用在乎别人,只要好好踢球,你们就能得到比这好十倍,百倍的日子,我会教你们从踢球到穿衣服,学开车到泡妞!别特么一群王八蛋把小姑娘挤在墙角乱摸,老子丢不起这个人!听见没?!”

  营业员们都有点呆滞,这算什么?

  青春鼓励还是社会大哥训话?

  陈素芬有点笑了,特别是捕捉到有几个家伙眼神不自在,之前在高原基地、蓉都训练营,凡是跟有女孩子参与训练营的场合,多多少少都会听见类似的消息,七八岁到十来岁的小王八蛋们,哪里是父母面前假装听话乖巧的样子,性冲动萌芽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有些家长都当成小孩子不懂事一笑而过,但白浩南和她这样体校长大的过来人,太明白这可大可小的未来塑造了。

  白浩南没点名,但成功的塑造了方向,小球员们很有生气的齐声回应:“听见了!”

  白浩南正挥手回去上车,有个小王八蛋居然敢讨好:“真的能像老白泡到陈教练这样漂亮的么?”

  特么一句话把俩人都赞美了,陈素芬都忍不住笑骂:“乔宇,你如果不再长胖肯定行!”

  全队最胖的孩子,其实放到同龄人中只能说是高大结实的身材,这会儿面带憨厚:“我只是热了水肿,不胖!一定要找老白学!”

  其他小球员跟着哄笑。

  白浩南忍住一脚踹飞的冲动,撵这群小王八蛋出门上车。

  其实夏季买个全身衣服,二十五个孩子一共才小一万不到,还包括了板鞋、运动鞋、凉鞋之类,便宜!

  但确实是,好像全都换上了光彩照人的新衣裳,从走出服装店门口,小子们的言行举止都有了明显的变化,一群穿着新衣裳的孩子,人人都是从头到脚崭新的模样,一群身体强健,精气神都和同龄人不一样的孩子,提着大大小小的品牌手提袋装着旧衣服鞋子,一起走在购物中心的任何角落都会是路人跟导购店员之类的瞩目方向,甚至能轻松超过对陈素芬的观望。

  不是他们长得有多帅,而是这种顾盼洒脱的自信和跃跃欲试的欣喜。

  那家店真该给这帮孩子模特走秀推广费的,要是伊莎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

  孩子们能感觉到这种目光焦点,不由自主的在调整自己的说话动作,最主要是看白浩南是怎么做的。

  青训教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时也是这些孩子的青春带路人。

  白浩南言传身教:“公共场合不要喧哗,你不觉得你们几个使劲扯着嗓子说话,想吸引人注意的做法很好笑吗?气质好,陈教练这样的,不说话别人都很注意,你们文化课上没有学要懂礼貌吗?挺胸抬头翘屁股,有气质点!”

  陈素芬得憋着笑。

  看一群小公鸭子像跟着鸭爸爸一样亦步亦趋。

  实在是可能他们的父亲这样教导,都不会得到孩子的拥戴,偏偏一群队友大家都跟着教练,不由自主都会学,不会质疑反抗。

  更何况白浩南还有大招儿啊!

  走到停车场来了训练营自己的大面包车旁边,他忽然从兜里摸出个明显是新买的剃头推子,可以接电源线到车上点烟口的那种:“来来来,开始排队,我今天给你们简单的把头发修一下,头可断发型不能乱,这也是成为一个帅哥的必备经验!”

  陈素芬终于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看小球员们立刻激动的你推我挤的既想排在前面,又有点好奇忐忑的想先看看别人的成果,她就到车上先找了几张报纸出来铺在地上,算是接头发屑吧,还询问要不要找个什么围兜来保证头发不要落到身上。

  白浩南却从自己大裤兜里再摸出来瓶绿色的啫喱膏:“不用!简单得很,我推一个,你帮忙抹一个……吉敏!你就真的坐在那当司机了,不帮我的忙?!”

  自己才二十来岁的助教连忙笑着跳出驾驶座使劲搓手。

  结果白浩南不光打理姑娘穿着有一套,搞小伙子也很在行,确实简单,就是把孩子正面看看,根据现在的发型模样,摁弯了腰,探着脖子飞快的推掉侧面或者刮掉后脑勺,大多都是推短一个面后随意的在上面用电推子斜着边角拉花!

  也不是花样,就是拉几根杠那种,原本平淡无奇的发型,立刻就变得时髦了,他还咬着可以调节长短的电推子头传经送道:“发型对一个足球运动员有多重要,你们知道么?一个队都穿着一样的球衣在场上跑,号码也不是随时能看见,靠什么分辨谁是谁?发型啊!不然你们以为那么多足球明星那么喜欢捣鼓发型是为什么?”

  孩子们简直被打开一片新天地。

  吉敏也得使劲忍住笑才能忙碌,站在车头边用刷车的长毛掸子,使劲给修剪完的孩子把头上脖子的毛发清理掉,干刷头发其实效果还蛮好的,然后上车在门口,陈素芬一直坐在那快速的给孩子头上抹点啫喱膏,个别头发长的还能调皮的拉个造型,弄完了的孩子本来叫去座位上坐好的,一个个忍不住凑到驾驶座边的后视镜看自己新模样,发出阵阵傻笑,哪怕坐到后面还相互观察嘲笑,接着就兴奋还带羞的打闹。

  无论他们有时候会干什么错事,做些匪夷所思的傻事,说到底都还是用探询好奇眼光看待整个世界的孩子,他们之所以会干那些破事儿,还不是都是没有好好的教导?

  所以陈素芬也能明白白浩南的套路了,声高言不重的带笑调侃:“闹嘛,待会儿是要去训练营见人的,你们好不容易捣鼓好的新衣服,新发型,待会儿搞乱给人看见像个鬼一样被人笑,那就是你们自己找的事儿啊!”

  小球员们连忙小心翼翼的保持自己现如今帅气的造型。

  最后白浩南收电推子,吉敏麻利的把报纸上的一堆头发包起来丢附近的垃圾桶,回来时候没忍住:“南哥,当初我这么大的时候,要是能跟着您就好了。”

  白浩南哼哼:“我这么大的时候,更想!”

  吉敏还想了想,笑了,敏捷的跳上车翻进驾驶座里朝训练营去。

  再怎么快,这也耽搁个把小时才重新过去,伊莎那边都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促了,陈素芬却不急,悄悄伸手使劲抱住了白浩南的手臂把头靠上去:“现在我相信我们会改变点什么了,真好。”

  白浩南嗤笑:“这还差得远呢。”

  陈素芬嗯:“可是信心有了,给这些孩子期待的也有了,我都很期待,我们到底会走到什么样。”

  白浩南不回应她,却给前面调皮悄悄回头的孩子显摆:“看什么看!好好踢球才是你们可以赶上我这么帅的唯一办法!”

  小球员们一个个的都挤在一起诡笑成一片。

  这种气氛延续到训练营,面包车开进这片已经挤着几乎所有小球员家长,其他足校训练营孩子跟家长,还有不少马儿和刘浪联系来的本地媒体,平日每天都能保证一两百孩子的训练场,今天又有点当初擂台赛的拥挤气氛,防护网外面都站满了人。

  都想看看这个U12队伍,已经在网络和本地足球爱好者之中频繁宣传的队伍,即将代表林城小学去参加全国比赛的孩子们,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可能大多数人的印象还是准备看场训练课或者热身赛,这些孩子应该也是带着羞涩或者腼腆的出现吧。

  结果一个接一个时髦新潮的小球员从车里跳出来的时候,全场都有些惊呆了,特别是那些同样在训练的其他年龄段小球员们。

  这还是他们熟悉的青少儿球员嘛?

  当然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白浩南和陈素芬站在车门内侧,就像把小球员们一个个推下跳伞飞机似的,挨个最后叮嘱一句:“面带笑容,挺胸抬头,眼睛看旗杆!”

  是的,从踏上专业道路开始,就得适应这种老子不是一般人的心态!

  人生才会有追求!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