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8、人生的高度,一半始于努力,一半源于选择

438、人生的高度,一半始于努力,一半源于选择

  生日派对也是儿子们给父亲送行的场面。

  五岁的孩子已经能懂得父亲要去做什么了,梦丁代表了兄弟们奶声奶气:“祝老白龙马精神,神出鬼没!”

  白连军连忙解释最近在学成语接龙,稍微岔了点。

  南山还豪气漫天:“等我们长大了,也要去打全国比赛!”

  明明刚才还在心里吐槽的白浩南,都舍不得走了,老陈更是乐得和白连军一起擦眼角。

  这训练营就这样旱涝保收的,也能养家糊口吧,孩子妈一个个的这么能干,干脆蹲在家里吃软饭陪孩子那是多么惬意幸福的事情,费那么大劲干嘛?

  这特么中国足球能不能搞好,关自己屁事?

  关键是这么累还是热脸贴冷屁股,到处都是一片喊着口号的冰冷现实。

  一定要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方向么?

  再开车前往绵林的时候,陈素芬都有点沉默。

  前面的高速公路在无限延伸,窗外周遭的夜色里,虽然人口稠密灯光多了不少,但还是很容易让车上的两人联想起六年前,他们一起从蓉都逃出去的时候那个情景,几乎一模一样的场面,却有完全不同的心境。

  白浩南侧脸看了下旁边的姑娘,陈素芬也在看他,神奇的觉得好像两个人的心从来没这样一致过,不再是一个死命要求青梅竹马的苦恋,一个烦躁浪荡的怼天怼地,这会儿都无比清晰对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这会儿在想什么。

  白浩南都笑了:“那时候是真的没办法,生活所迫才跑路的,现在我们算是有方向有目标了。”

  陈素芬也笑,把结实修长的双腿抱在怀里:“对有些人来说确实是生活所迫,才过得那么累,因为没有办法,他们只能靠拼命做事才能养家糊口,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还要过得那么辛苦,是因为他们明白了负重前行的道理,明白这就是我们来人世间走一遭的意义,对吗?”

  白浩南嘿嘿:“差不多,老子就不信了!特么十几亿人还真的就打不出来个名堂来,老子打不赢,儿子上,儿子不行孙子上,不就是个体育运动嘛,老子还就认死理了。”

  陈素芬也嘿嘿,伸手过去他手臂上拍拍:“我陪你。”

  这时候,那两个逃亡路上都还不成熟的男女,终于感受到点蜕变的味道了。

  确实,眼前也到了紧锣密鼓的赛前训练,需要全神贯注了。

  连张锐都时不时来到球场边观察白浩南,和他带着的这些已经被晒得黝黑的十来岁孩子。

  六月的绵林已经有点骄阳似火的味道,白浩南只能说是比江州的气温稍好,新校区种植几个月的树木已经有些绿树如荫的感觉,起码有了点阴凉处,白浩南再次确认所有训练营的场地顶部都该拉上黑色的遮阳网:“比做遮雨棚便宜,主要是我还不太喜欢全封闭的球场,孩子们应该在阳光甚至雨雪天气下比赛,这都是锤炼他们意志力的好时候。”

  张锐这才知道足球是全天候比赛的项目:“那这个很有影响力的全国比赛就是风雨无阻的会举行了?”

  白浩南点头:“这回我们运气真的不错,乔子已经拿到了为这次德洛兰杯全国少儿足球电视大赛的主题曲演唱,据她了解的情况,国家足协和教育部主办,国家电视台承办,这么高的规格哪里还有可能出幺蛾子?”

  张校长的年纪比白浩南也就大个五六岁,却沉稳得多:“德洛兰?什么意思?”

  白浩南解释:“听说是个奶粉品牌,光是这个冠名权就卖了五百万,这是以前全国类似比赛从来没有的事情,说明这次是花了精力,也是有比较专业的人在招商搞……嗯,就是商业开发,规模搞得越好,这个赛事获得关注就会越大。”

  哪怕现在已经把下午训练时间挪到了五点至七点半,刚开始这会儿还是有点晒人,但旁边的场地上,同样来自训练营其他年龄段的孩子也在欢快的踢球,短短时间内这个带有足球特色的项目就开展起来,也可以下想象,到了下学期正式招生上课以后,这所教学环境,师资力量都在全市前茅的小学,普通小学生们也会看见有同龄人在不知疲惫的冲刺绿茵场,张锐背着手看:“我们学校肯定还是要优先强调升学率的,这是我们能够成为重点学校的核心基础所在,然后才针对上面的意思宣传足球特色,这样我们也能获得更大的资源。”

  白浩南本来不关心这些的,想想还是问了:“您已经是这重点所中小学的校长,我不知道您这样的年龄就能当上是付出了多少,但听说搞得不错已经让您往教育局里面去了,您不去,这所中学虽然赚钱不少,但那是学校的钱,据说卡得也很严,您继续花费这么大的心思做大做强的目的是什么呢?”

  张锐相当儒雅的笑了笑:“我并没有到体制内去发展的想法,我想摸索出教育模式的新方向,也许某个时候搞一个成功的教育集团,才是我的梦想,而不是这样仅仅当一个校长,又或者坐在教育部门的办公室喝茶看文件,你明白我这种抱负吗?”

  白浩南想了想:“虽然我没读过几天书,但大概能够知道您的意思了,希望未来还有更多合作的机会。”

  这个时候无疑张锐是俯视白浩南的,哪怕浩南哥在国内足球圈也算是退役职业选手,在足球爱好者也是跟罗马里奥合作的牛人,跟马儿称兄道弟的人物,但在张锐这样一个本来就不关心足球的外行面前,就是个小学教练,如果不是乔莹娜男朋友的关系,估计都不会这样交浅言深。

  现在的态度,应该还是出于对白浩南这些天工作状况的认可吧。

  张校长很有分寸的笑笑,叮嘱继续努力,就转身带着自己的团队上车离开了。

  白浩南自己给自己做个鬼脸,重新走进热辣辣的阳光下,重新站到训练场边,聚精会神的看孩子们挥汗如雨的演练阵型。

  国内差不多刚开始进入专业训练就会和技术一起传授阵型等战术层面的东西,欧洲先进国家却普遍都是放到十二岁开始,在还没有思考能力的幼童阶段传授复杂的阵型战术,只会让孩子的创造力和趣味性被抑制。

  宗明训练营以前也是从来不讲的,但现在这个必须要用上。

  刘大丰也在队伍中,看得出来他已经非常刻苦的要求自己参与训练了,自从来到蓉都绵林,白浩南才发现他几乎随时都带着一颗球在脚下,吃饭睡觉都粘着走,但速度和力量都不是他的强项,哪怕是在队内演练,他的对抗性也比较差,特别是他可能因为营养发育不太好,比同龄人稍微矮一点又偏瘦,再加上罗圈腿又有点降低身高,别人很容易有种欺压他的信心,李文东这比他还小一岁的,都敢直接用身板撞翻他。

  搞得刘罗圈很是郁闷,经常偷偷抬眼看教练,特别是白浩南。

  这就是自信心下落,担心被淘汰的标准体现。

  白浩南一身灰白色的T恤加运动短裤,手上缠着哨子过去,把刘大丰单独拎出来,带到旁边开小灶。

  现在都知道白总监才是所有教练的头头,孩子们很有些羡慕,却没想到白浩南只是给刘大丰单独说了几句,就放他自己练,又开始单独把其他孩子一个个招过去点评要求,包括已经被确定不会进入比赛队的孩子,都有单独点评,有几个甚至还得带着做动作才能把意思传达清楚,最后才是守门员组训练。

  这么小的一个队伍里面,就有三个守门员孩子在跟着专职教练训练,看见白总监过来自然加倍用力,那个来自山区的孩子更是每次都直接把自己扔出去,用这个年龄还比较夸张的飞跃动作接球,重点是会把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非常认真的样子。

  可能在这个孩子看来,这种人工草皮摔打一下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想想他们那尽是碎石子的山坡上到处玩闹的孩子吧,而且和其他小球员不同,这支队伍里四个山区孩子迎上白浩南都是阿松阿松的称呼,这是顺着伊莎称呼族里的男性长辈了,他们比同龄的城里孩子,非但不是憨厚,隐隐还多了点狡黠。

  这些细节白浩南都能注意到,甚至还作为能不能入选比赛阵容的考评之一。

  哪怕是守门员,白浩南这个时候还是能单独一一点评叮嘱。

  最后再回到场边和坐在那的教练组交流。

  说起来教练恐怕才是林城小学宗明国际队最大的优势,不包括白浩南和陈素芬,这里都有十四名中外教练,不光是教学水平的问题,这基本能保证随时人盯人的观察孩子们表现反应,不像其他少儿球队大多是一个教练从头带到尾。

  然后交流的教练组往往又会争论得比较厉害,现在连吉敏他们都能试着用些英语单词参与讨论了,但更多时候还是得靠助教里面的翻译,所以摆在这些孩子们面前的是百花齐放的开放性战术讨论结果。

  陈素芬不参与,她除了担任教练组和学校之间的连接,一般在场边都是充当随队医生的角色,以她那么熟悉跌打损伤的武术救护课程训练,随时保证这些孩子的运动安全也是绰绰有余了,大多数时间都坐在旁边记录白浩南的课案。

  这样的训练模式,保证了白浩南对所有小球员特点的了若指掌,到六月中旬的时候,马儿再带着其他足校U12球队的孩子过来打热身赛,很快看出来这支队伍的不一样!

  好像每个孩子都是精雕细琢的结果。

  五支其他足校的孩子,加上原本训练营足校的孩子,都来跟这支队伍过招,这一打就是一周左右,白浩南终于确认了所有细节,最后从马儿的足校要了一个孩子要求想办法换上之前的报名表里。

  如果是其他足协官员之间提这个麻烦事儿,估计就黄了,马儿看看这个叫周亮亮的孩子,也是他U12队伍里的队长,他的眼睛才是亮了亮,想尽办法也在最后关头把名单更换了。

  国内嘛,这种事情没有那么绝对,马儿在足坛的人脉关系一直都很好的,可以说要不是这次比赛是要上国家电视台,有些孩子临场调动都能做到,甚至敢冒名顶替。

  六月三十号,在绵林集训了两个月,每周只休息一天的这群十来岁孩子,一个个黑得跟泥鳅一样,跟随教练组终于回到了蓉都,反正蓉都周边的小学都在这个时候开始陆续放假了,教练组抓住机会安排短时间休假,对于大部分教练成员来说,暑假才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刻要到了!

  有几名巴西籍教练回国,但已经又有二十名巴西籍教练会持工作签证过来,桂西训练基地抢在中小学暑假前,完成了十二块场地,他们和绵林小学训练地一起,会成为两地暑期对外招足球夏令营的主要所在地,小婉也从桂西飞到蓉都,带着她的人马跟伊莎的团队会合,全力备战这个即将到来的暑假,而且很可能是会伴随整个足球电视大赛的热播带来的宣传。

  因为连她们眼中最大的行家马儿都对白浩南这支队伍的备战赞不绝口。

  二十四个孩子加上最后增补的周亮亮,白浩南到了蓉都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后来延续到他所有教练生涯的习惯。

  带了所有小队员,到商场买衣服!

  真的,到林城小学去看到过这群小泥鳅的伊莎,本来在蓉都训练营准备了颇为热闹的欢迎仪式,结果白浩南让她那边先等等,自己却跟孩子们一起直接坐十几座的面包车到了附近的商场,就是那种大城市商业中心的购物中心。

  然后一大群好像非洲来的十来岁半大小子,跟着他和陈素芬走进琳琅满目的休闲品牌店铺,还得是最大最出名的那种,不然很难容纳下这么多孩子在里面乱窜。

  幸好这也是没什么人的中下午时间段,人家几乎所有营业员都打起精神来迎接,然后看忍俊不禁的高挑姑娘旁边那黑大汉,很有大哥大气势的挥手:“自己选,每人一套里里外外的衣服加鞋子,但是我跟陈教练有否决权!快点!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

  可能相比过去苦练两个月,这半个小时的血拼时间,就让孩子们觉得欢喜到了天堂。

  陈素芬都很好奇白浩南这种做法,到底是不是一个教练应该做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