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6、过放荡不羁的生活,容易得像顺水推舟

436、过放荡不羁的生活,容易得像顺水推舟

  郭咲咲的想法确实不一样,可能经历过失去爱人,又多次死里逃生,再有自暴自弃的心路历程,现在好像什么时候都是轻笑着带点幸福感的,只是当着陈素芬还是略微拘谨些,有点小心翼翼不得罪的味道,一点不像执法工作者,说话更是没有和白浩南单独在一起那么热烈燃烧:“没准儿哪天出任务就走了,这不是大话,这些工作总要有人去做,真叫我跟谁结婚才是害了人家,这样就挺好,我知道老白很多事情不往心里去,这样就挺好,有开开心心的日子,更没负担。”

  热气腾腾的温泉池子里,她有点特别的穿着身长袖泳衣,粉色和黑色交织印染的图案哪怕配着平角泳裤依旧婀娜多姿,更是可能遮住了手臂上以及其他地方的伤痕,泡在水里都看不太清楚,细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拨弄着水面上像凝结冰块的小薄片,据说就是这家温泉酒店的特点,富含矿物质遇到外面的冷空气就会凝结成这样,陈素芬就喜欢这种特别的东西。

  白浩南不劝说,靠躺在温泉池里把自己完全放松,忙碌一天后这种状态的确舒服。

  陈素芬双手去捧薄片,她的泳衣就漂亮了,比基尼款式的深蓝色羽毛纹样很衬她带点蜜糖色的皮肤,眼睛却飞快的瞟身边俩人,偌大个带点碧绿色矿物质温泉的水池里,夜深以后就他们仨泡在这里她还在中间,更像三个朋友出游的安宁平静。

  所以顺手给旁边白浩南肩膀啪的巴掌:“你这花心大萝卜不说点安慰的话?”

  白浩南更慵懒:“我觉得挺好啊,觉得有开开心心的日子,工作的时候也会更小心谨慎,有更强的求生欲望,这就更能活下来,郭儿的工作她是专家,我们这外行说什么?”

  陈素芬看郭咲咲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就再从水下蹬了白浩南,又忍不住显摆:“她们说他在外面打过仗,很英勇的那种,说这话是有道理的吧?”

  郭咲咲确实在享受安宁,探头看眼白浩南只露出水面的头,加深分笑意:“我没问,问了知道他有违法行为,那就是我的失职,我过不了自己这关,但我相信他没有犯罪。”

  白浩南伸手大拇指:“谢谢信任。”

  郭咲咲却又探头:“不过我猜我实际上打不过你,而且你玩枪确实也玩得很多,左右手食指第二个指节的茧都很重,这可都是欧美持枪习惯的结果,很多国内现在有过服役记录的军警都没有,他们一般在第一个指节的指肚上,三五年时间就能有这么重的痕迹,总不能说是踢球踢出来的吧?”

  陈素芬赶紧伸手去抓了白浩南的手过来检查,果然白浩南的食指很特别的在第二指节的上缘有层厚厚的茧,但不是亲密身体接触下还得有职业习惯,可能都注意不到。

  白浩南没抵抗,就着陈素芬的手指做了几个握枪的手势,也有点恍然大悟:“真是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服了!”

  郭咲咲难得露出得意的表情。

  陈素芬感觉自己坐在谈恋爱的俩人中间,那就刨根问底:“为什么有这个痕迹区别呢?”

  白浩南笑:“我是跟着溙国军方学的开枪,就是阿威的父亲那边,他们肯定是学的美军那套,当时我有支很好的枪还是美军颁发给他们一个高手的呢,所以他们教的动作都是反复强调不开枪的时候,手指不要放在扳机上,只能紧紧的靠在扳机圈,无论用什么枪都得这样,所以伸直的食指,这个部位一定会不停在枪柄还有扳机圈上摩擦,那些部位都有很多增大摩擦的花纹,天天摸,还很紧张的没事儿就摸,很快能成这样,没什么稀罕的。”

  郭咲咲补充另一半:“国内早期的训练多半是把手指放在扳机上,摩擦的部位就不同,也就这两年才开始调整改变,至于犯罪分子很多都是野路子,一摸就知道来历。”

  陈素芬来了兴趣,在水池里把白浩南像翻猪肉一样掀起来:“你看!他身上这些伤,都是枪伤吧,一个个问来历!”

  天色早就黑了,木板砌成的温泉池边有几盏路灯照明,碧绿色的矿物质温泉就有点黑乎乎的,白浩南皮肤再黑,这给翻起来朝着灯光还是白花花的显眼,紧扎结实的后背上明显的散布着好几处伤疤。

  有人说伤痕是男人的勋章,郭咲咲对这个当然感兴趣,哪怕她受伤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白浩南劝导她的时候也只是简单展示了几个,哪有现在全面,之前一直都淡定的躺在另一边水里,现在都跳起来:“好,好好!”

  白浩南却指周围,这酒店其实就是一栋弧形的四层楼建筑围着一片大大小小的露天温泉池,好处是在房间里都能看见各个池子人多不多,选择泡温泉时段,坏处是谁在这里泡温泉,都会跟演电影似的,被人围观,虽然看不到一个人影,但天晓得那些窗帘窗户背后有没有人看?

  哪怕是在五月下旬天气已经热起来,山顶的夜间还是有点凉意,出水就能感觉的郭咲咲也有警惕性:“对!回房间去……”

  陈素芬顺势揪了一把白浩南的腰:“你就打的这个主意!”

  天地良心,什么场面没见过的浩南哥哪里有想这些,跳出水来还赶紧抓浴巾给姑娘裹上呢。

  不过三人回了房间,气氛就有点诡异了。

  温泉泡过以后往往是浑身热乎透了,裹着浴巾走进开了空调的房间更不冷,可坐在床边陈素芬表情都不自然:“我……你这伤怎么来的呀?”

  自己都没发现有点腻声,充分显示了她脑子充血有点晕乎的生理状况。

  郭咲咲走最后,她是进门前迟疑了下,给回头的白浩南示意她要不先去隔壁?

  白浩南笑:“不冲洗了换衣服?”

  郭咲咲就泰然的进来了,不过也尽量不看那边的姑娘,拿了衣服去浴室,白浩南还得过去拉了陈素芬打屁股:“你也要洗澡换衣服啊,待会儿受凉,要不要我帮你换?”

  陈素芬还是害羞,看见浴室门关上都有点手脚不利索,感觉多年武术都白学了,白浩南娴熟脱比基尼,还揩油,陈素芬更娇羞,不停瞟浴室门那边,结果白浩南是真帮她把泳衣脱了擦干换上内衣睡衣,然后用干毛巾给陈素芬的长发挨着擦拭,细心得姑娘很快松软下来,坐着靠男人怀里,话却不好听:“这种时候男人最会讨好,什么贱相都有!”

  白浩南哈哈:“那是没见过美女的男人,我是正儿八经的喜欢你啊,以前不懂事胡来,现在一直都很讨好你吧。”

  陈素芬其实手都往后放在白浩南腿上了,还是承认:“嗯……是好,现在这个样子,你想个个都不伤害,个个都弥补,还是做得不错了……不过我现在不……”

  白浩南更哈哈笑:“以前寻求刺激嘛,我想我现在懂,人还是要有点羞耻心,一旦把这个脸皮扒下来,整个心态都变得捡都捡不起来,在传销那里就见识过,只要越过那个心理底线,扯下最后一点遮拦,卧槽,简直跟禽兽没什么区别了。”

  陈素芬抬头看他表情:“真是这么想的?”

  白浩南点头:“两个人上床是个很私人的东西,不要拿出来跟任何人共享,把这个拿出来表演的都关在动物园了,我现在有自控力了,我师父教我的。”

  陈素芬松了好大一口气:“我给吓一跳,可又……不愿意走开。”

  白浩南嘿嘿嘿,好像回想起来真是从去了传销回来,他在男女关系上就收敛多了,但真正懂得控制,恐怕还是回国以后吧。

  郭咲咲手脚麻利的换了宽松的运动衣出来,还是带点笑,勉力坐在另一张床边,双手撑住两边开口:“你……也去换泳裤啊,我给你买了衣服的。”

  陈素芬也听出来她跟自己类似的紧张,顿时有优越感的转头:“报告警官,他说他没不要脸的坏念头!”

  女警察笑着接过白浩南递来的毛巾自己擦,确实不当着别人看白浩南的泳裤,陈素芬有点自发的跳起来伸手帮郭咲咲擦头发。

  所以白浩南进卫生间前还疑惑:“你俩不会趁机干什么坏事吧?”

  郭咲咲大笑,陈素芬抓毛巾砸他。

  过了寻求刺激的岁月,白浩南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在尊重这几位姑娘,哪怕是现如今这样颇为人神共愤的局面,他也不认为自己是在脚踩几条船欺骗感情。

  所以三个人在一起,直接后果就是三个和尚没水吃,基本上是在聊天,俩姑娘还滚一张床上去了。

  青梅竹马的陈素芬太了解他的行为处事,和带着突审风格的女警察一起,从当年离开蓉都开始交叉提问,终于把白浩南这几年来在做什么,无比清晰的了解了一遍,反正白浩南也没什么觉得需要隐瞒的。

  反正第二天一早回去早训之后,陈素芬让白浩南自己开车去陪郭咲咲休假:“信息量太大,我得捋捋!我终于明白我的男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得好好反思下自己。”

  大学生是想得要多点,女警官就简单,白浩南过来服侍她起床自然要练练自由搏击,说起来从两人重逢以后三下五除二的迅速抹掉所有间隙,郭咲咲就受伤住院了,现在才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正儿八经交手,当然过程少了些义无反顾,多了些技术性柔情,托老司机带路的福,提速效果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有制服加成的话。

  之后接连两天,都是白浩南早晚带着郭咲咲游览周围的乡镇景点古迹,感觉是把陈素芬玩过的地方全都重新洗礼一遍,笑容明媚得白浩南随时都在拍照,把手机内存都拍满了。

  这就更不容易引起乔妈妈的怀疑,所以临近六一儿童节,白浩南索性跟郭咲咲回了蓉都,陈素芬说自己来代替他把训练科目推着走,她还设计了一个带着所有孩子和外籍教练到周围风景区春游的项目呢,也亏得她对周围这么熟悉了。

  乔莹娜又去了平京,既然主动要求免费为这次的全国小学生足球比赛提供主题曲,那就有一系列的宣传活动要参加,一周多时间呢,麦姐也有点惊喜这个活动得到的国家电视台重视规格之高,这是她之前没想到的,全力配合参与争取利益最大化。

  所以又把照顾孩子的担子交给了伊莎,正好风铃神画那原址已经开始拆迁,伊莎干脆把团队办公室都搬到了训练营附近来,就在训练营背后租的民宅,白浩南也决定回去三五天稍微分担下。

  郭咲咲在回程的路上一直比较安静,白浩南开始还以为她是在适应要回蓉都面对其他人,回头看的时候,这姑娘都抬头报以温柔的笑,没有穿制服,身上最普通的景区T恤,胸口有景区字样的文化衫,毫不矫揉造作的清爽样子让白浩南忍不住探身搂了亲。

  郭咲咲似乎能读出来他的情绪,笑得更甜,不过却赶紧推开示意司机好好开车:“交通安全不能忘……我不能陪着你的时候,希望你能随时注意安全,不要仗着自己……”

  白浩南的手还搭在她的肩膀上呢,敏锐的听出来话音:“不跟我一起过去了,不是还有几天假期么?”

  郭咲咲点头:“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假期,那天你给陈小姐说的话,我在卫生间其实都偷偷听着,我也要有自控力,不然我就想真的彻底每天陪在你身边了,可那样我就是个废物了,是不是?”

  白浩南摇头:“我周围的可不是废物。”

  郭咲咲抓了他的手印在自己脸上:“我说不过你,反正这么幸福的日子我希望能一直长久下去,现在太幸福我就越发的心里慌,怕好景不长,所以我要克制自己,回去陪爸妈几天,把我俩的照片给他们看看,让他们也高兴下。”

  白浩南想想:“他们不会去查我的开房记录吧?”

  郭咲咲马上就笑起来了。

  她这样正经的姑娘就是抵不过调皮的男人。

  如果调皮还正经的男人那简直是天敌。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