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5、我做了那么多改变,只是为了你看见

435、我做了那么多改变,只是为了你看见

  白浩南还是有办法的,大白天的小球员们上午都在上课也没他什么事儿,约了陈素芬出校门开车到旁边的镇上玩儿啊。

  上车陈素芬就忍不住笑,但还是尽量鄙夷:“你这经验倒是丰富!”

  白浩南得意:“开车过来发现到处都有景点,早就盘算好了,经常都可以出来玩,每回换个新地方,准保不重样。”

  陈素芬都欢喜了:“就盼你被乔姐她妈的什么亲戚抓住!”

  白浩南趾高气扬:“想抓我?还差点……”

  是安排得好,顺着高速路二十分钟路程都能在几十公里外毫不起眼的小镇上溜达,还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庄园可以参观,欣赏了封建地主阶级荒淫无度的好多房姨太太生活,陈素芬带着批判的眼光充分比较了下古今不同,结论是男人哪个年代都是一样的渣!

  不过还是跟渣男一起吃了镇上的农家小菜,又去开了个钟点房睡午觉,赶在下午三点训练前才慢悠悠的回去,只是她比较心虚的在校外提前下车,分开跟白浩南回去。

  哪有那么狗血的事情,平安无事甚至还有点小刺激,偷偷摸摸的那种。

  所以食髓知味的陈素芬三天两头拉白浩南去周边游览睡午觉,有时候晚上都如法炮制的到周围小镇去一泊二日了,白浩南苦命的早上赶回去参与早训,她心安理得的回寝室睡大觉,还美其名曰当年尽是她早起,白浩南在租住房睡大觉,现在是翻身美女把歌唱。

  还别说,这绵林作为蓉都省内大市,现在到处都在开发旅游资源,景区寺庙古迹之类多得很,陈素芬还自己整理了张表格,挨个儿的玩过去,最后却在一处颇有特色的山顶温泉度假村找到根据地一般,经常拉着白浩南过去享受晚上的山野寂静温泉舒爽,早上的云遮雾绕、层峦叠嶂,下山的时候红色牧马人恍若穿行在仙境中的感觉。

  可能还是白浩南身上体现出来的那种变化,当初他俩从蓉都逃出去,住在也是风景宜人的山野酒店时候,白浩南基本上都处在躁动中,像个没头苍蝇一样放纵自己,现在却慢条斯理愈发沉稳,随时都拿着自己的阵型战术小板在沉思,或者说他也在享受这样的安静和温馨,可以沉下心来复盘,第二天又能把设计出来的打法请教练组指导孩子们实施尝试。

  相比粤州时候对白浩南还有些不太敢信任的陈素芬,现在也完全沉静下来,常常陪着他在温泉里一坐都是一两个小时,皮肤泡得极好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是因为温泉还是别的什么产生了功效,

  陈素芬还有点总结出来足球教练是种挺完美的工作,空闲时间比较多,还能经常到处旅游,最适合这样假公济私的度蜜月了。

  所以这主教练潜规则女助教的戏码就经常被她拿出来演绎,多有情趣的,关键是感觉这半年来的不要脸生活,她生孩子都没发育的身材好像有点变化了,很惊喜。

  白浩南戏称这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嘛。

  结果这种惬意生活没被乔妈妈抓住,让人民警察发现了端倪。

  卓有成效的集中训练持续了一个多月都到了五月底,孩子们已经基本上分出来主力阵容和待淘汰名单作为陪练队。

  一边由教练组巩固强化基本技术,一边开始顺着各种小球员的特点和对手针对性打法,组织套路演练,这就是整个集训的第二阶段了,文化课程学习也逐渐和老师们形成了规律化。

  这就开始准备转入最后的第三阶段,把蓉都训练营其他年龄段的组别往这边陆续输送,既让不同年龄的孩子过来和U12队打比赛,又让他们测试小学各年级教学组的老师状况,张锐还很感谢培训中心帮小学做出的贡献呢,不然平时哪里找这一个个成班的孩子来测试教学状况?

  也就足校的孩子和家长教练不太在乎这文化课程多上几天少几天是不是能接上趟的细节。

  在五一节前后陆陆续续家长们走得都差不多了,白浩南也保持每周回蓉都一两次,看孩子兼带陪孩子妈吃饭,这边争取再来两个年龄段的孩子以后,他就六一节回蓉都陪孩子玩一天。

  郭咲咲却直接过来了,也对,她不光能查到白浩南的开房记录,对他活动区域更是了若指掌。

  更主要是她现在可能对自己有种脱胎换骨的自信吧。

  依旧开着那辆外观普通,里面破得有些咂舌的桑塔纳2000,停在气派的新小学门口的时候门卫差点没放行,但放下车窗的姑娘只是侧脸看了下,就得到忙不迭的开门回应。

  在偌大个漂亮校区里面转了一圈,就把车停在球场边的牧马人越野车旁,然后走下来先拍拍拉直身上笔挺的藏蓝色警服,确认这套标准常服每个边角都是干净整齐了,才从副驾驶拿过一顶卷边警帽戴上,迈开腿朝着球场走过去。

  她那身高!

  居然还穿了带跟的女鞋,反正只要看见她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把视线停留在身上,哪怕走过都会回头难以置信的再多看几眼。

  还好这没有正式运转的校园里面人少得很,但她站在足球场边的时候,还是形成了连带性的目光汇集,也就是一个人看见,别人顺着他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更多人再跟进,看着就停下动作来那种,直到白浩南和陈素芬也抬头注意,女教练唉一声长叹,抱着训练手册坐回看台上,可她也忍不住翘起二郎腿撑起下巴看那道身影。

  感叹女人改变自己的决心。

  白浩南已经笑着转身迎上去,不多的三五个家长简直习以为常的恍然,要不是对方是穿着制服的警察,没准儿都要吹口哨调戏白总监了。

  曾经乔莹娜就形容过她最早看见的郭咲咲,有点怀旧的英气,也就是眉宇间带点淡淡的忧伤,连她那英姿勃勃的平眉都压不住的忧伤,后来一胖就把英气变霸气了,现在清瘦下来重新又变成那个飒爽英姿的模样。

  如果说初见的小警官好像一把有点凛冽的长刀,现在就像潇洒出鞘的宝剑,还有点清秀出尘的那种,看见白浩南朝着自己走过来,就笑着站住了,没有手足无措的慌乱,但也没傲然强势,就是轻笑着双腿稍微调整下,从下意识的立正变成一脚在前后面横着的丁字步,但警队标配的中跟女士皮鞋是挨在一起的。

  这个动作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考究过,反正最大限度的让藏蓝色警裤笔直竖立,看着简直有踩高跷的感觉,更显十头身的比例冲击,让她的脸蛋跟巴掌那么大,走近了白浩南甚至还发现这姑娘做了头发,以前通常简单得不是马尾辫就是用网套盘在脑后,现在却是齐耳长的卷发,在额前更是有浓密的弧形刘海,进一步压缩了脸蛋露出来的部分。

  而且还化妆了,虽然不明显,但加深了眼线和眉毛还有腮红,更多了些立体感。

  于是带着威严气质的藏蓝色警服和这小巧精致的巴掌脸对比,那种混杂了成熟英气和少女感的干净反差,身材比例和面容的差异,太让人过目不忘了,明明也不是漂亮得惨绝人寰的那样,最多五官端正清秀,现在却格外醒目。

  估计还是制服加成。

  反正比以前白浩南在医科大球场边看见的女警察明媚太多,关键是现在他敢上手摸啊!

  哪怕众目睽睽下他都敢过去假装握手,实则顺着手指揩油挠手心。

  郭咲咲更是笑得眼波流转,但表情还是正式的抿下嘴,宣布似的:“我回来了!”

  白浩南的拇指在女警察的虎口手背上慢慢摩挲,之前被包成粽子一样的夹板棉纱下,现在有点孩子般娇嫩的柔软,只是仔细看才能发现上面有宛若白线的细丝分块,也就二指多宽的大小,不过不专注根本看不到。

  郭咲咲肯定注意到他的目光,有点担心:“很明显?”

  白浩南摇头:“心疼。”

  郭咲咲嘟嘴了,手都忍不住摇了两下,可说不出来什么。

  一直被所有人看着的白浩南终于松开手,装模作样的先挥手指周围:“带你参观下,我们建立的第一个和学校合办的训练中心,上午让孩子能学到最好的文化课程,下午接受最专业的足球训练。”

  女警察终于调皮点:“嗯,怪不得你们经常中午去开房!”还远远的对那边陈素芬挥手,女教练有回应。

  白浩南啊了下反应过来:“你还查这个,我们都尽量轮流用身份证了。”

  郭咲咲平铺直叙:“想你的时候就查查,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心里就好得多了。”

  多好的情话,她说来总是平静得好像在陈述案情。

  白浩南久经考验的笑笑,并肩带着走过教练用英语介绍是自己的朋友,巴西教练有赞美,哪怕是审美观不同,这超模般的身高比例在全世界都是通行的,而且好像胖过一段,又有大运动量健身的习惯,郭咲咲现在有前凸后翘的征兆,只是被威严的制服盖住了,她也尽量用职业般的笑容回应。

  只有经过了家长和助教们以后,最后面对陈素芬时候才热情欢欣点伸手:“好久没见你,更漂亮了!”

  陈素芬也反过来恭维:“你才是减肥成功,秒杀服装模特!”还仔细观察手背和头发:“没有后遗症吧?”

  郭咲咲认真:“没有,来之前还找乔小姐吃过饭谢谢她。”

  白浩南站在旁边像个外人:“你俩亲切会面的样子,让周围等着看八卦笑话的可能都以为你俩是亲姐妹了!”

  陈素芬反唇相讥:“你就想!”

  女警察好像在这种时候往往不说话,只轻笑,表情情绪都绝对是愉悦的那种。

  白浩南干脆摸手机拍照了:“太好看的凑在一起,忍不住要拍下来回头可以经常欣赏。”

  陈素芬哼哼鄙视,但也有调整面部表情和停顿,她有丰富的服装产品照拍摄经验啊,郭咲咲则变得严肃不少,好像拍照就应该这样。

  看白浩南皮了下以后陈素芬才主动:“哎呀,去吧去吧,你俩去玩,温泉不错,老南记得打折券我放在车上扶手箱里的。”

  郭咲咲让她吃惊:“一起吧,我知道你经常去那里玩,一起去休息下,我有假。”

  陈素芬使劲观察下才能确认真不是客套:“你不是……不是很久没看见他吗?”

  郭咲咲的思路与众不同:“我不能因为我高兴就让你不舒服吧,而且他也肯定喜欢这样。”

  陈素芬的理解肯定是另一个意思,惊奇的捂嘴指白浩南:“你!你太无耻了!”

  白浩南无奈:“走吧走吧,我们随时都在人民警察的监控下,你那些开房记录全都被她看着呢。”

  陈素芬再次惊讶。

  白浩南都给教练们吩咐了不少细节过来上车,陈素芬还在后座找女警官咨询这个事情。

  说起来这时候就发现开伊莎的这辆双门版牧马人还真是不合适,俩姑娘都腿长,可好像都不想坐在副驾驶,白浩南干脆要求换到桑塔纳上面去,果然这车破是破点,后排空间大了不少,反正他俩经常出去玩,就一个小运动包装的换洗衣裳,简单。

  最关键的是白浩南刚入手发动起步就察觉了不一样:“改装过?”

  郭咲咲骄傲:“从动力到车身都改装过,我用这个追过好几次犯罪分子!”

  陈素芬捧场:“说得我都后悔去学武术了,该当警察去啊,这时候改行还来得及不?”

  郭咲咲认真回应:“稍微晚了点,但是我可以帮你查一下最近的公务员……”

  白浩南翻白眼倒车:“她开玩笑的,很明显的语气你听不出来?”

  郭咲咲连忙也轻松点:“你知道我天天在队上,有时候是有点笨。”

  陈素芬安慰:“没事没事,我们那边还有个更笨的……呀,隐蔽!隐蔽!”

  确实正好看见乔妈妈提着个保温桶从大门那边进来了,白浩南都庆幸自己没开那醒目的红色牧马人,使劲扭头够脖子的悄悄把车顺着大门出去,陈素芬都把自己滑到车窗下了,还拉了女警察仿效自己:“乔姐的妈妈,这可是把老南当成女婿的!”

  郭咲咲前面还有光明正大的抵抗,听了这句隐蔽的动作比陈素芬还熟练,不过借着这个动作,又顺便从后排扶手暗格拽出后备厢里的服装包,悉悉索索的在后面换掉警服,说是不允许穿着制服进入那些场所的。

  白浩南一边内心哀叹说好的福利又飞了,一边还得给吉敏打电话,让这个机敏的助教帮自己掩盖。

  唉,以前的浩南哥是多么坦荡荡的人渣,现在也不得不挖东墙补西墙的遮掩自己丑事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