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4、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434、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白浩南再次享受到可以把所有精力都放到足球场上的专注。

  偌大个可以容纳上千名小学生的市里面重点小学,从教学楼到运动场馆,每棵绿化树木都是崭新的,现在四月左右,要到九月开学季才会填满大量学生的校园里,现在所有校工到各级部门老师管理人员都在试运行,连食堂都是只是在为这二十四个孩子开伙。

  财大气粗的张校长还说要感谢培训中心给了小学找问题的机会。

  反正白浩南每天都能看见小学校长、各级主任教研室都在开会演练,和足球场上的他们一样忙碌。

  六名外籍教练,八名助教再加上白浩南,这就是训练营为这个需要出成绩的U12小学队付出的阵容代价!

  为了不让这些孩子拔苗助长,也为了不要走进盲目追求成绩的怪圈,根据马儿那边给出来的时间表,七月初刚放暑假就要开始参加西南西北片区的比赛,现在也就是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白浩南和他的团队就只有在教导质量上面下功夫。

  试试看对这些最长进入训练不过半年的孩子,能不能打造出奇迹来。

  看似孩子们只是早上起来晨练短训半个小时就投入到普通小学生的文化课程学习,下午三点后才开始集中训练到五点半,教练组却几乎随时都在设计训练科目,详尽到近乎于每个孩子量身定做的地步!

  简直和张校长的投入一样奢华。

  张锐最开始迎接的时候,带着自己颇为庞大的亲信团队来参观了半堂课,后来就是两三个人远远的驻足观看了,几乎每天都会到新小学来检查试运行情况,也就每天都会站在什么不同的角度距离观看那些训练课程,有次还在文化课教室外面跟陈素芬聊了聊,很诧异教练组还有这么漂亮年轻的女教练。

  陈素芬说训练营自己也有女足队伍,虽然只有十多个人,但随着走上轨道肯定会扩大这个部分,毕竟中国女足的含金量在全世界地位比男足高太多。

  不太懂足球的张锐肯定也知道这个区别,很肯定的指示,林城小学的足球特色未来也要有女子部。

  陈素芬就拿了鸡毛当令箭,开始筹备女子部的宿舍、更衣间之类各种设施了,实在是白浩南他们在场地上搞那些训练细节,她也看不太懂啊。

  而且他俩都要做教练实操教案,就算是抄作业,也总不能抄成一样吧,她就搞女足项目了!

  白浩南他们确实搞得有些复杂,每个孩子身上的传感器肯定是每天从起床就开始佩戴的,甚至连运动医学的专家都过来了。

  既要让孩子们在训练实战中获得快速提高,还不能对训练丧失兴趣保持热情,教练组简直操碎了心。

  这种负责任的态度倒是获得了家长们的很快认可,陪着看了三五天时间,白浩南把几十位家长召集起来开了个会,主题就是解释目前这一系列的情况,未来这些孩子是继续留在绵林小学集中训练比赛学习走专业道路,还是回到各自的训练营当个正常的孩子读书,课余时间参加足球训练都是可选的。

  依旧还是绿色防护网围起来的足球场地,天色已经暗下来,下午的训练课结束晚餐后,教练们又带着小球员们在场地上做放松性训练,更多是游戏,白浩南就站在三层高的看台前给家长们侃侃而谈:“这二十四个孩子,应该是我们目前六个训练营基地,从六个不同区域选拔出来天赋上应该超出同龄人的佼佼者,所以整个这次会持续三个多月的训练比赛,所有费用都是全免,由林城小学训练中心承担,但并不保证所有孩子都能参与到比赛中,因为最新的规定是,这次全国比赛改成五人制,最终报名人数只有十四人……”

  家长有点喧哗,刘大丰的爷爷没来绵林,留在蓉都训练营做清洁和看停车场了,其他绝大部分孩子的家长都在,但没什么恶语相向,这点白浩南在当初挑选时候都跟家长见过面,参考了家长态度的,这也是老陈反复跟他提到的经验教训,遇见不讲理的家长那才是要命。

  所以看看远处的孩子家长们很快安静下来,听白浩南继续说:“其实我们也不能保证参赛了,孩子一定能变成球星,成为职业球员,因为足球运动员成才是个漫长的过程,他们普遍才十岁左右,对足球比赛的参与程度也会从简单的喜欢慢慢变成复杂的专业职业,这个过程中的变数很大,他们中间肯定有人是过早展现出自己的天赋,后面却逐渐趋于平常失去兴趣,而训练营的其他孩子说不定又有十五六岁甚至二十岁上才大器晚成展现出过人天赋的情况,我们无法保证孩子们会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力,只是尽量提供这个机会。”

  有家长开口:“万一落选了,万一没兴趣了怎么办?”

  白浩南笑着点头:“不怎么办,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反复强调普通孩子文化课程不能丢的原因,以后不愿延续这条路了,回到原籍继续读书走普通孩子那条路呗,但那时候,我可以很负责的说,这些孩子回到普通学校,他们的球技已经可以当上球霸了,这会让他们在自己新的学习环境中充满自信和优越感,也会帮助他们很快融入到新的环境,绝对比普通孩子更容易找到女朋友!”

  家长们没忍住哈哈了几声,还有人提醒:“白总监,您就绝对是尝到这个甜头的。”

  坐在最低一级看台翘着二郎腿低头记笔记的陈素芬默默回头看一眼,开玩笑的立刻收声。

  白浩南不怕笑:“我是个粗人……”家长们又哈哈哈窃笑,有几个女家长还放肆的笑,白浩南真不是说段子:“我是说文绉绉的话我不会,但我们训练营有文化人,给我们现阶段总结的话就是,这些孩子的天性,就是他生命本来的样子,我们不能强硬的更改,别把一块白银黄金,非要打造成金刚石,帮助他们成长成原本状态下,最美好的样子,就是我们训练营的目的!”

  这个比喻很清晰,家长们听懂了,哪怕人有点少,还是热烈鼓掌,远处的孩子们都听见朝这边张望,有个女家长还代表了:“白总监!大家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您带孩子怎么样,我们都清楚,放心!成了,我们孩子跟着你继续走,不成,我们带回去就是了,这段经历不白来!”

  其他人连忙附和的鼓掌。

  白浩南拱手笑:“我就这个意思,我们肯定会认真带,因为这个全国比赛打出名堂,训练营就会朝着全国铺,你们也许不用拖家带口的背井离乡来训练,都在各地训练营也能提高进步,这个东西教练和队员家庭是相辅相成,大家相互理解支持,才能把这个做好,所以这俩月,你们哪怕全都回家也可以放心,我们是专业的,保证他们在这个阶段不会早恋!”

  家长们又哈哈哈,有人还说这个确实是,有些孩子以前的同学已经开始沉迷这个了,这里起码都是男生!

  又有家长杞人忧天会不会孩子以后就干脆掰弯了。

  笑声更盛。

  白浩南似乎也有种天赋,总能把复杂的事情用不正经的方式陈述出来,正在嘻嘻哈哈搞好气氛,吉敏远远的陪着人过来,还挥手,白浩南一看就知道是乔妈妈来了,快速收尾迎过去,陈素芬接手摆出工作人员的态度收集家长们的意见,主要还是劝没事儿就回去。

  开这个会除了给家长们解释清楚情况,主要也是白浩南这天赋异禀的家伙发现家长们中间有不对劲的,特么有些爸妈天南海北的跑到这里来陪着孩子训练,居然有搞婚外恋的苗头!

  只要不是双亲都来的,孤男寡女的在外地成天无所事事,不是聚在一起打牌就是喝茶聊天,还真容易擦枪走火。

  特么只是搞个青少儿足球培训,居然还要操心这种破事!

  这太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过来人白浩南也觉得有点无语,但迎上乔妈妈的时候已经调整成稳重模样,若无其事的给吉敏做个眼色致谢,就陪着乔妈妈去看看训练场上的孩子,乔妈妈还特别伸长脖子看看那边在散开的人群:“那个……小姑娘是娜娜说的陈教练吧,可以请她到家里吃饭啊。”

  白浩南若无其事:“忙得很,听说还要搞女子足球部呢,您这晚上还过来视察工作也太辛苦了。”

  乔妈妈很看重自己的培训中心总经理头衔:“要不是娜娜和你都劝我,我还想返聘回来教这些孩子上课呢,我又帮他们找了个生活教师,孩子们训练多辛苦,应该把生活上保障好!”

  接着示意手上的保温桶:“还有给你带的鸭掌汤,你也辛苦,我带过学生几十年,知道有多累。”

  白浩南眼里的小王八蛋们没这么单纯干净:“这几个月是特殊情况,以后尽量不会这样集中训练,我也应该只是阶段性的带这种孩子队,再说我又不负责基础的技术之类带队,我来拿着吧,真有点饿了。”

  所以白浩南很容易成为丈母娘眼里的好女婿呢,坐在场地边的看台上,打开保温桶就开始喝汤吃鸭掌了,乔妈妈过去关心了下其实基本上都在做游戏的孩子们回来,慈爱的看着他啃的一堆骨头渣子,才小心翼翼的绕着弯:“梦丁暑假能不能回来过?”

  白浩南得绷住笑:“他们学龄前组也要比赛吧,下回乔子过来看我的时候,把丁丁带回来玩两天?”

  当外婆的脸上就放光了:“好好好,早点说,我好准备他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白浩南点头:“这个鸭掌汤也不错,丁丁多吃点能跑!”

  乔妈妈坐下来的时候表情是真舒畅轻松:“像做梦一样,我跟娜娜的关系一直说不上很好,你知道我这种一辈子都在教书的可能有点古板,不喜欢她去唱歌,她中学时候跟我经常冷战,所以这几年她不爱回来,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还担心家庭问题,都不敢提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结果这短短的时间全都实现了,梦丁这么好,还能又看着这些孩子成才,真好!”

  白浩南笑笑不说话,就凭这点也值得让老人开心下去。

  但乔妈妈完全把他当成自己儿子了,又倾诉乔爸现在成天除了打牌就是无所事事的退休状态,简直深恶痛绝:“完全不像样!你跟娜娜都这么努力,做的事情这么有意义,我一天看到他就来气!”

  很少介入家长里短的白浩南想想简单:“没了目标、没了梦想自然就混吃等死,我反正觉得这种事情吧,也不用强求,爸都几十岁的人比我经历得多,打牌还能保证脑子活络呢,您就把心思放在培训中心上,没准儿我们要是真的打出名次出了名,培训中心下个学期开学以后会忙得很呢!”

  乔妈妈叹口气,把视线放到孩子们身上:“两个人在一起,相互支持理解是最重要的,你跟娜娜一定要好好的,她脾气不好,又有个性想唱歌想这呀那的,多交流……”

  从来没被母亲念叨过的白浩南听得笑眯眯。

  不过乔妈妈好像真的按照女婿的建议,加大了到培训中心来工作的时间频率,本来只是让她代表乔莹娜挂个名,既保证了双方合作,又不至于让乔莹娜这个小当红歌手的产业被注意到,这都是娱乐圈的常见做法了,结果乔妈妈还真当成自己的老年梦想,用更大的热情来投入工作,还跟陈素芬单独谈话交流,要组成相互配合的好搭档!

  拿了B级教练证的体育大学毕业生简直哀嚎,原以为是跟孩儿他爹可以享受下不被打扰的二人浪漫世界,结果完全处在了居委会大妈一样的热情笼罩下,甚至在整个培训中心连手都不敢牵一下,更别说什么到市区逛街看电影,感觉特么整座城市到处都能有乔妈妈的亲朋好友!

  这都什么事儿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