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3、齐头并进
  幸运只光临那些做好准备的人,幸运只是强者的自谦。

  在白浩南看来,哪有那么多运气,自己最后撞大运进的那个深渊之球,不是凝结了自己多少年的训练和下意识判断?

  眼前这个适逢其会的足球赛事,不是张锐、那位副市长甚至还有老于他们掌握了规律以后做出的准确判断才下注?

  从于嘉理那里,白浩南早就听过他们对这种体制内模式的判断。

  有些人一直在研究文件、讲话、决议,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揣摩上意,从字里行间甚至钻字眼的找寻痕迹,也许这些人无法真实明白这些字眼背后的意义,但知道现在搞搞足球是业绩,能够层层上报当成汇报内容的业绩,哪怕只言片语被看中,那带来的收益都是极为丰厚的。

  这就是庞大体制朝前进步的动力,也许整台巨大机器绝大部分零件都按部就班不思进取,总有极少数原动力来自这里。

  别想指望所有人都真的发自内心的在追寻梦想,都是为了信仰在努力。

  能动脑思考,找寻规律并试图抓住机会,已经可以超越大部分人了。

  鸡贼如白浩南,选择U12梯队这个年龄段的小学组比赛,也是最符合他性格的。

  年龄再大的梯队,已经是各大职业俱乐部在囊括耕耘的自留地,吉敏那样二十出头的年纪,还能更进一步的年轻人都是凤毛麟角,更别说十七八岁的希望之星,稍有前途的半成品都会被大俱乐部挂上号随时捡到碗里去。

  而且一旦选择中学组,青春期发育的少年们变数太大了,马儿提到过的改年龄和服药这两件事就足以把白浩南的队伍打垮。

  无论是甲睾酮还是EPO,这些短期内可以迅速提升运动耐力和爆发力的危险兴奋剂,有时候跟白浩南会给成年人运动推荐的蛋白粉,氮泵之类训练补充剂就是一线之隔,再到最普通最普通无害的葡萄糖药丸,说到底都是在人体锻炼训练之余用外部手段提高结果,道德上能说这粒药丸比那粒更肮脏还是干净?

  给青少年运动员吃药,特别是发育期的孩子吃药注射,效果那是立竿见影的显著,用业内的话来说,不吃药就等于光屁股和人家跑。

  最重要还在于孩子没有拒绝反抗的能力,教练怎么安排就怎么做,不会质疑的,特别是穷困地区书都没念几天的小运动员,为了出成绩什么都愿意做,像刘大丰这样给他吃毒品改变命运都敢。

  白浩南自己都只能说是按照自己在这个圈子呆了二十年的经验,推荐起码他知道用过以后十年二十年以后,不会留下后遗症的辅助补充剂。

  改年龄就更不用说了,这是中国体育界著名的顽症,孩子之间大一岁就能强好多,所以少儿运动员改年龄是教练获胜的最简单方法,还美其名曰不会伤害孩子的身体,现在职业俱乐部掏个五十万就能从出生证明到户籍各种学历简历改得妥妥的,改小两三岁都是出门必备了。

  小学组相对还干净点,不会遭遇那么大的不平衡。

  白浩南也只打算在这一段出成绩,不是为了自己获利,而是让自己这种模式得到关注率。

  所以不靠这两样,他想尽可能保证出成绩,那就只能靠广泛选材,尽可能挑选到有天赋的孩子,再加上完备的巴西教练的青训引导。

  还有靠他自己的临场指挥能力!

  特么U12这样小孩子的比赛,他都得用上临场指挥,也真是难为他了。

  当然,运气还是很眷顾白浩南的。

  规则虽然含含糊糊,但是给出了基本框架,相比以前的小学组比赛基本上是八人制比赛,这次一反常态的改成了五人制,听闻这个事情的陈素芬和伊莎都猜想这可能是为了方便电视转播。

  选秀歌手更揣测这就是有点类似她以前给白浩南提过的足球选秀节目:“你看看,我这个创意多好,人家国家电视台就用上了,没准儿就是我去跟他们……咦,要是我那首《破晓》免费贴上去问能不能作为赛事主题曲,你说有没有成功的几率?”

  白浩南眼睛都亮了,《破晓》本来就是给宗明训练营量身定做的热血励志歌曲,现在看起来无论是歌名、歌词内容、定位都跟这个什么全国少儿足球赛契合上,甚至连破晓这个词儿都隐隐感觉配合主题再适合不过了。

  只是这主题曲卖给俞天他们做电视剧都有几十万的价码,现在主动免费送给赛事主办方,哪怕乔莹娜不算红得发紫,这也是个利益牺牲,白浩南嘿嘿嘿:“财大气粗哦,问问天哥这么做会不会违反合同,再跟麦姐商量下吧,我就不说感谢了。”

  乔莹娜给他个媚眼,自己打电话去。

  白浩南继续给几位姑娘解释这个五人制带来的变化:“一般来说,U12的U就是以下,指12岁以下两岁范围内的孩子,这个年龄段打八人制是国际足联都规定了的,所以很多有实力的U12梯队必然按照八人制来练阵型,这是我们国内的一个弊端,早早的让孩子死记硬背阵型打法,这也是我们青少儿球队在国际上为什么往往会成绩不错的原因,国外足球强国在U12以前基本上不练阵型的。”

  陈素芬参加过教练培训,现在已经懂得有阵型打没阵型的优势多么巨大了:“可别人练过阵型的,调整集训下还不是能压住我们的队伍?”

  白浩南拿着筷子轻敲碗碟笑:“五人制有很多特点,因为人少,还得分一个去当守门员,U12这样的队伍,我想所有报名参赛队伍里面能有十分之一有专职守门员教练就不错了,一般这个年龄段才刚开始有守门员,而我们就拥有很专业的巴西守门员教练,江州从去年一开始就有训练两个,现在蓉都这边也有几个孩子,但我更想带伊莎老家的一个孩子去,山里孩子有些东西比不上别人,可狠劲和灵活性是很突出的,所以接下来几个月会到绵林强化集训。”

  伊莎骄傲,李琳连忙坐正点好像在显示自己存在。

  陈素芬还是无情的把她抹杀了:“你是秘书,还是蓉都训练营的总经理,就不用跟着去训练基地了,该我这个教练组成员去林城中学参与带队,我还要做课案呢,这是升级A证必须的课目,老白的课目还不是要我做!”

  这个理由让在座的都没话说,伊莎还劝:“也就个把小时的距离,随时都能过去玩,乔姐也不可能回老家呆几个月,对吧?”

  白浩南尽量平淡点:“都随时可以去绵林玩,其实每天只有两三小时的训练课时间,我也要经常回来蓉都的。”

  李琳才小孩子似的有点乐滋滋在椅子上摇。

  陈素芬已经开始进入角色了:“这种队伍确实是一个好守门员就成功一半,但改成五人制,你准备的二十多个孩子就很多没法入选了?”

  白浩南点头:“其实我们最大的优势还在五人制教练,你们可能不知道还有个五人制室内足球世界杯,巴西人玩儿这个是最厉害的,很多顶级球星退役以后都在玩这个,我们的巴西教练里面有室内足球教练证的几乎占了一半,五个人怎么玩好这个比赛,他们才是最懂的,相比这个优势,其他细节都可以忽略了。”

  挂了电话的乔莹娜轻松:“麦姐说没问题,她去运作,只要没有确定,主办方应该求之不得,他们平京看这种东西更准,我一说,就表扬你有政治敏感!”

  白浩南撇嘴:“我敏感个屁,一个个儿都是聪明人,这事儿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乔莹娜也有点轻轻摇摆的得意:“从老白这里学来的,我也不会白干慈善,要是能趁着这个事儿跟国家电视台热炒一波,除了推出《破晓》,还能顺势再推出另一首歌呢。”

  李琳好奇了:“另一首歌什么样儿?”

  乔莹娜卖关子:“到时候就知道了,吃菜吃菜,你这蓉都誓师大会怎么没邀请郭警官来?害羞啊,出院了也没说联系我吃个饭逛个街什么的。”

  陈素芬更清楚点:“好像是提前归队,搞什么集训还是学习。”

  白浩南打了电话的:“应该还是舍己救人的事情评了先进,送到哪里去学习了,回头肯定更浓眉大眼的正派,不跟我们这些落后群众混。”

  李琳莫名其妙的嘿嘿嘿傻乐。

  伊莎鄙视:“本来好端端的闺蜜三人组,你这一回来就搞内讧!”

  白浩南义正言辞:“就当我不存在嘛,我去绵林还方便些,分头约各位看电影都装着不知道。”

  乔莹娜提醒他:“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

  陈素芬的思路却是另一回事:“男人不都是想大被同眠么,动不动就想搞大场面的,你敢说你没这种心思?”

  刚咬了片牛肉的乔莹娜噗嗤,伊莎白眼,但脸红得最厉害的竟然是李琳。

  白浩南不脸红:“一听这就是没有经验的小盆友,南哥我早就经历过这种屁事了,别相信那些小电影胡说八道,要同时伺候好很难的,两位是……”

  乔莹娜赶紧喂喂喂的制止。

  大言不惭的吹嘘到这个时候才发现红脸关公一样的李琳,赶紧住嘴:“小孩子在,我们就不讨论这种话题了,喝一杯喝一杯,祝各位永远漂亮。”

  平时很少这样一起见面吃饭的姑娘们也端起饮料杯,祝他事业有成。

  回头陪儿子一起到动物园玩了一天,白浩南和陈素芬连夜赶到绵林,开始带着这支被命名为林城小学宗明国际队的U12队伍开始最后的集训。

  张锐确实是个说到做到的实干派,这样一所三线城市重点中学校长的能量在本地也是惊人的。

  崭新的六块少儿场地一字排开,以前每个训练营在场地边的集装箱绿白两色小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接把旁边一栋六层楼高的教学宿舍楼分配给了联合办学的宗明少儿足球训练中心,从六层楼顶顺着一整面墙把宗明国际足球训练中心十个金灿灿大字挂下来,张锐自己题的书法还很不错。

  现在虽然只有一个五年级左右的文化课程班,未来显然是要每个年级逐渐配齐的,上课的文化老师都是刚刚招聘进来的全市各小学的优秀教师。

  用张锐的话来说,以林城中学全市首屈一指的高校升学率,早就是各区家长趋之若鹜的选择,所以这新小学招生,刚刚开始在全市发出通知书,各个年级已经招满了三到四个班,未来是把足球班的学生分到各年级各个班级里面,还是独立成班,都要试着来。

  毕竟足球班的孩子,有点闹腾。

  总之今年暑假参加的这次赛事,就是要全面验证九月开学以后,到底要怎么把各个年级的足球队伍建立起来,打造出足球特色的金字招牌。

  这种情况下,陈素芬来绵林的作用,绝对比李琳甚至乔莹娜都大得多。

  她就是从体校长大,但没有放弃普通中小学教育,然后考进了体育院校的亲历者,对于这个过程中的学习会有哪些难点感受非常清楚,白浩南和外籍教练、吉敏等助教在训练场上精心设计各种课目的时候,她来负责跟小学文化课教师、训导主任之类开会。

  说起来除了从中学派过来的管理者,所有教师、主任甭管资历有多高多老,都是新聘到这所新小学的员工,都还处在对新环境比较忐忑新鲜的状态,对这个张校长非常重视的足球项目没谁敢轻视,和陈素芬开会讨论都很认真。

  其实艺体类院校把普通文化课程都看得非常淡,仿佛在专业教练眼中,只有专业才是最重要的,文化课程只要不是文盲就行了,不过这次白浩南跟张锐要求的就是一定要把这些踢球孩子的文化课程跟普通孩子一样要求保证。

  哪怕这些孩子在某个节点放弃了朝着足球专业发展的道路,依旧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回归课堂,继续前行。

  这个态度就提高了文化课教师们的积极性,而且相比白浩南在这种正式会议上动不动露出邪魅狷狂的笑容,端端正正像个刚毕业大学生一样干净的陈素芬更容易让普遍三四十岁的优秀教师们接受。

  她还随时都在认真记笔记呢。

  白浩南怎么都做不到。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