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2、任何事情都可以换个角度看看,感受大不同

432、任何事情都可以换个角度看看,感受大不同

  很多人梦想中可能都有《灌篮高手》、《足球小将》那样充满热血青春的运动和汗水,但把青训梦想落到现实中来,白浩南和他的伙伴们还是选择了最为精明的那一条。

  国内表面上是也有全国性质的中小学足球比赛,可是和日本那种一共几十个县市的小国家相比,在全中国范围内所有几十万所中小学,不可能做到每所学校都能公平参与,不然光是操持这么个青少年赛事,也许运营费用就能比得上有些国家的生产总值了。

  所以只能是全国部分跟体校、足协有关联的定点校园能够参与,多年运行下来,这实际上又成为一个封闭的内部体系,这就又走进了只有极少数孩子,还不一定具有足球天赋的孩子才能参与的运动项目怪圈里。

  白浩南和马儿这小半年来讨论得最多就是这个问题,他们曾经也想过既然国家太大,那就搞地区性的小范围联赛,无论是青少年还是成年队伍都想过,特么那些欧洲国家人口还不到蓉都省几分之一几十分之一都能打进世界杯,能不能某个省份就仿效国外小范围的搞。

  最后这个思路也被否定了,一来这种自立山头的事情不太可能获得管理部门认可,不认可就很难获得支持和市场运营资格,二来就算是认可了,马儿说市场很堪忧,一个独立的小联赛运营起来那资金消耗跟流水似的,没有市场收入估计很快就会坐吃山空,那么多超级联赛俱乐部大老板支撑都不敢这么搞,现在还是不能太激进,选择依托体系走青训之路才是最靠谱的。

  所有的小球员聚集在蓉都,除了以赛代练,也是给蓉都的青少儿球员们一点激励以外,就是所有小球员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开始有个人形象包装了!

  既然白浩南回家的时候少,伊莎干脆过来指导拍摄团队的工作。

  白浩南从去年蓉都擂台赛开始,在观战的家长和蓉都足球爱好者里面已经有些名气了,这个经常和马儿在一起能平起平坐的前职业球员,能用匪夷所思的方式随口解说现场比赛,特别是他对成年青少年球员的评论判断相当有特点,所以关注他的人也很多。

  现在关注他八卦都成了很多家长和观众坐在看台上没事儿时候最喜欢揣摩的事情。

  那个让人过目不忘的西装短裙李秘书就不用说了,高跟鞋一穿好些本地男人都要仰视她,笑容美丽得让人很容易小鹿乱撞;

  接着就是经常穿着各色漂亮紧身运动服的陈教练,虽然在踢球本身没法做出什么教导,但在热身、带队、伤痛管理等方面陈素芬确实是专业的,而且她跟白总监之间不怎么掩饰的亲密瞎子都看得见。

  所以伊莎来,立刻就成了关注的新焦点,以前看到过的赶紧叫旁边人啧啧,没看过的偷偷用手机拍照。

  就像陈素芬喜欢运动系一样,伊莎往往都在民族风情上演绎自己的穿着,大红大绿的夸张装束普通人很难穿出来,她还有朝天髻、双髽鬏甚至编成环的古装发型,今天更是横着在后腰和手臂上挂了条长丝巾,自信自我得光是这身打扮就像一幅画,白浩南看了感觉南山他妈在演古装戏么?

  倒也没公开跟白浩南有什么卿卿我我,摆摆手示意就去摄影棚了,白浩南正在跟刘浪说话,笔杆子已经从报社辞职,现在以办公室主任的身份负责各种训练营的文字工作,也能经常跟各种媒体打交道,这就把整个训练营的班底都搭建完毕了,所有人都在磨合。

  两人边说边走进那个专用的集装箱空间时候,门窗外早就挤满了家长和观众,孩子们更是兴奋的挤在后面叽叽喳喳看同伴在摄影师指导下咔嚓嚓。

  其实这已经是训练营司空见惯的步骤了,所有加入训练营的孩子都会有拍这样的艺术照,但今天伊莎看白浩南进来,指指表情紧绷的孩子:“球衣样式还差点,老是这套球衣换来换去都看腻了,我这边今天上午才联系了一家球衣生产厂商来赞助孩子的球衣要不要?”

  按照阿威确定的绿白两色,训练营孩子的球衣都是绿白横条加白裤子,对打时候穿分队背心就好,陈素芬找粤东那边熟悉的运动衣厂家批发了好几百件,现在库存是消耗得差不多了,之前还在讨论说再补货的,结果伊莎琢磨出这个办法。

  白浩南不怕人看,当众搂了伊莎就热烈亲吻,小球员们立刻齐声起哄!

  热情如伊莎都忍不住快速咬他作怪的舌头,然后使劲推开:“孩子在看呢!”瞟瞟门口挤着那些家长和看热闹的,还是把自己往角落里站了站,这边有窗帘和其他布景板可以遮挡下,刘浪很有眼力的招呼门口家长们保持点秩序,不要干扰了孩子拍照。

  其实摄影棚里面往往除了灯光下的区域,都比较暗,适合两口子靠在角落里谈情说爱,更容易防着那些闹腾的小球员。

  白浩南得了机会就不要脸的大力吹捧:“家有贤妻不发财都难!”

  他虽然不在乎钱,但也明白蚊子再小也是肉的道理,小婉成天都在精打细算,这一年能省不少开支呢,特别是未来训练营越多,这些开支就越庞大,省一个细节都不得了。

  伊莎才不昏头:“滚滚滚!不可能无限量的提供,现在我们的名气还不够大,别人答应免费提供两三百套,其他的半价,未来有了名再说能不能全赞助,那我就按照这个办法去找球鞋、运动饮料之类的赞助了。”

  白浩南简直感激涕零:“我只需要全力以赴的带队就好,这些叫什么来着,反正周围的事情全靠有你!”

  伊莎确实有些野路子的商业天分,斜眼似笑非笑的看眼白浩南:“我没法给你大钱,就只能帮你省点小钱了。”

  白浩南揽着她的肩膀:“其实我也不是很懂这个叫什么,但是在职业俱乐部这是有专门的人在负责,别说国外大俱乐部,我们原来那种国内联赛俱乐部这方面还能拿到世界大牌服装厂商的全赞助呢,只不过能拿到球鞋赞助的就多半是球星了,我是没这个资格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外国大俱乐部还专门有服装店卖很多东西,你可以找马哥详细的咨询下,把这一块全都做起来,我们虽然不是俱乐部,但小球员这么多……”

  说着还悄悄凑在伊莎耳边咬耳朵:“玛德,我们免费训练,食宿费不是要收么,服装费总得收啊,球衣收了,夹克呢、大衣呢,这些东西都可以卖钱吧?”

  伊莎想想慢慢点头:“嗯,这块我跟于小姐谈过,我来抓,另外就是网络上那部分我就彻底交给白胖子,我看他技术方面懂得多,还懂外语,但他搞炒作的方式和我们捣鼓的不太一样,我那些客服小妹已经给我说过好几次了。”

  白浩南问了下,原来伊莎她们更习惯于付费推广,也就是花钱买位置,这是从购物平台上养成的习惯,甚至伊莎和她好几个客服员工还去参加过一些专业讲座培训,除了熟悉命名规则、设置价格、合理上架时间之外,专门通过软件来核算如何获得更好的广告位,也就是大量投入资金买关注度,这都是算进了成本支出里面的,只是随着购物平台这两年推广似乎越买越贵,成本支出比例越来越高,利润自然就薄了,这也是伊莎决定卖掉手里那几个等级很高的店铺转行的最大原因。

  这白脸小狐狸确实有敏锐的嗅觉,感觉模式不太对就断然放弃,据说连辛辛苦苦经营了好几年的高级店铺资质也卖了近二十万,一点都没给自己留退路,哪怕于嘉理本来是建议她可以把这几个网店资质留在手里的,伊莎还是卖了。

  出身不同,思路不同,白浩南也觉得不用强求一样。

  但白华就还比较奉行网上一呼百应的那种号召力,感觉好像用钱买数据有点那啥,所以虽然喜笑颜开的带领七八个姑娘的网络团队,但实际工作的碰撞不少。

  白浩南居然马上就把白胖子卖了:“你是最大的!他只是当你主管,回头我给他说,他必须听你的安排!”

  伊莎才满意的踮脚在他脸上亲一下:“那我就回头再琢磨下这个宣传照的事情,光是拍照我觉得还是有点老土了,得有更多新的东西,网上展示起来才更好看,小白做网站还是有能力的,宗明的官方网站要做好。”

  白浩南真得庆幸自己可以把周边这么多事情交给大家,他只需要在自己最喜欢和擅长的部分用心就行了。

  两人回到天台上坐下,伊莎才说起家乡的高原基地,老陈和马儿提到的是高原训练本身,但伊莎在意的当然是她的族人和乡亲朋友的收入改变:“今年刚开始试着搞春训,只有八支孩子的球队过去轮流比赛训练,但每天都吸引了好多镇上的人去看,而且这次没有收钱,希望以后还是要经常安排介绍更多的各种队伍过去训练,收费肯定比别的高原训练基地便宜,我都去了解过了!”

  面对投资方,白浩南实话实说:“只要今年这个青少儿的比赛我们打出成绩要是出了名,可能一连串就得开好多各地训练营,那时候光是轮流过去高原训练的队伍都能排得满,哪怕是自家训练营,该收费的你定下来也是应该给的,可能多搞个一两年行业内传开了,就有很多其他球队也去训练了,这事儿肯定不亏。”

  伊莎相信孩儿他爹描绘的大饼:“出来带到这边来训练的孩子我想你多照顾下给机会,当地每天都有几支年轻人的球队去踢球比赛,我们都是免费还要倒贴晚上的灯光电费,当地政府很支持了,但希望我们做得更好更多,想我们在市里面也这样搞训练营。”

  这个白浩南有建议:“再花几百万去投资修建训练营肯定不划算,但是如果再找你谈,就把我们在林城中学的这个模式拿去谈,重点还是我们今年争取打出成绩来,这种事情只要传开,什么全国小学比赛第几名,甚至能拿到冠军,在这个国家领导人都讲话要发展足球的时候,任何政府部门、文教部门都能拿去当业绩啊。”

  伊莎若有所思的点头,伸手逗使劲摇尾巴上来的阿达,自从阿依跟着宋娜、阿威他们回国以后,狗子就被李琳接收了。

  果然李琳噔噔噔的踩着训练营板房的扶梯也上来了,回了训练营,她终于知道把短裙换得长点,特么太多小崽子嬉闹着躲在扶梯下面偷看了,这会儿稍微有点喘的拿着份稿件:“马主任发过来的文件,说要我马上交给你,很重要!”

  白浩南的手机也正好响起来,果然是马儿打来的,白浩南接过传真也接通电话,马儿在那边的声音很兴奋:“你跟老陈确实看得准,最上面的老大果然是也是在为着那个讲话做业绩,这次的向日葵杯比赛调整成了跟国家电视台合办,也就是改成有点像电视综艺节目那样,改制了!比赛本身的社会影响力都会变得很大!”

  伊莎看白浩南的注意力专心到传真件上,又开始勾手指要李琳过去,秘书不疑有他的凑近些探询,结果伊莎聚精会神的观察她脸上,秘书虽然想躲,但还是坚持勉力露出点笑容不解,伊莎的眼神表情就越发神秘戏谑。

  传真是平京最高足协那边发过来的,规则还是说得含含糊糊,总之不再是以前小学暑假时候集中到某地打杯赛的模式,而是全国分成四个赛区,各推选十多支小学球队打比赛,最后决出每个赛区的前四名到平京打总决赛,前面电视台会到各处拍摄做节目,总决赛的时候就是全程直播了,传真上还标注有国家电视台著名足球评论员现场解说呢。

  马儿赞不绝口:“他们得到消息的都说你运气好,但我晓得你这是提前做了这么多准备,迟早的事情,这次的比赛绝对能够在全国获得很高的关注度,以前中小学比赛从来不会在国家电视台直播,最多上条几秒钟的新闻就带过去了,这次一定要出名!”

  白浩南反而比昔日的中场指挥官沉稳些,甚至都没笑:“是我们运气好,但马哥,你想过没有,既然我们都看到这次有出大名的机会了,你说那几家青训做得比较好的大俱乐部,会不会也全力以赴的来参加这个比赛呢?我们要成功的难度就大了很多!”

  马儿的兴奋好像被泼了冷水:“对啊!好好商量下,商量下!一定要把这几个月的训练搞好!我们全力以赴,马上开始,必要的话,把蓉都U12和你那边的U12合起来凑个精兵强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