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30、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430、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南美撸串烧烤趴体办得极为成功。

  每天到夜总会上班的姑娘们也新奇这样的场面,哪怕喝酒跳舞也是能调动起她们兴趣的形式。

  多绅士的南美交谊舞啊,只有白浩南这心思龌龊的家伙看得嘿嘿嘿笑,不过有美女想过来打他的主意,都被李琳当仁不让的阻挠了,还美其名曰的说有安排给她任务,随时拍照抓罪证!

  所以两三个明显有艺体底子的美女还是和巴西教练们在路边翩翩起舞吧。

  特么连警察所巡逻的协勤都被吸引了踮着脚跟站在外围看,更不用说周围街坊店铺和路人了,外面还有人问是不是在拍电视剧呢,有个没脑子的居然还准备爬上宾利车顶去看,幸好被老李发现了差点没撂飞了。

  巴西教练们是不在乎被围观的,别说一台简单的广场舞音响,光是一面塑料盆被他们翻过来拍打节拍,都能引得喝了几杯酒的同伴欣然起舞,白浩南再次确认特么除了汉族,全世界人民都是能歌善舞的。

  他也发现自己确实无法融入到这种自嗨的状态里面去。

  曾经的他可能需要这样的声色犬马麻醉自己,现在有了明确的方向,随时都在算计接下来的进程,充实忙碌得要命,还要照应孩子跟孩子的妈,超人都要被累得精神分裂,哪有这么多宇宙时间花费在这些露水姻缘上。

  所以坐在桌边装模作样的跟着举了几次杯,祝愿自己的南美教练们在中国有个愉快难忘的职业生涯,然后趁着好多教练起身跳舞,把车钥匙扔给老李,叮嘱他们弄完以后收拾干净不要招惹什么政府部门,转告李琳干脆在家休假几天,自己打车回家陪女儿了,出租车上都得连打好几个电话问候儿子和儿子的妈。

  忙得下车时候司机都满脸怜悯的表情。

  当然于嘉理是开心了,大肆表扬,用家里三大美女给他侍寝,整夜都能把白浩南折腾得够呛,又是喂奶又是换尿布的。

  接下来快半个月的工作生活都这样,不过李琳第二天又继续挂着沁人心田的笑容来上班,下班才回家去,说她妈是有点想学着这个方法占道经营,但是被她爸制止了,还问她的意见。

  这姑娘惊奇以前从来不会问她的意见,特别是她说了如果按照公司的态度,想这么做那就干脆做好点的店面,没钱贷款都可以,没必要去跟职能部门占这种小便宜,因为那必定会带来更多的隐性支出,还随时可能被翻脸,得不偿失,于嘉理没少给灌输这些东西。

  然后她爸妈居然也按照她的说法做了,当然不是开个漂亮的大店,他们还没那个雄心。

  据说这几天每天晚上回去还会给家里店子帮忙,又见过好几次那些美女晚上甚至深夜过来吃东西,有意无意的问她那个开宾利的帅哥哪去了。

  白浩南没好气的反问秘书:“这就是在暗示你我的联系方式啊!你一个都没给我收集来?”

  刚从挎包里面翻出酒店白拖鞋的李琳吃惊的张大嘴,眼珠子却滴溜溜的乱转:“你,你又没说,我给我妈打电话,叫她记着问,马上!”

  教练们一周多以前就先行飞往江州蓉都了,今天返回江州除了从桂西选拔出来的五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就只有白浩南跟秘书,所以嘉正这边订票就是给高管分开在头等舱,李琳弯腰下去要帮白浩南脱运动鞋都够宽松。

  一直保持随时服务的空姐肯定观察到这双男女的举动,李琳的穿着也太明显的秘书符号了,但秘书细密到这种程度那亲密关系可想而知了。

  殊不知白浩南是真的被服侍惯了,迄今为止还没有过洗衣做饭的行为,好在现在衣帽鞋袜更不用操心,伸手就有,伊莎和于嘉理还会分别质疑为什么没有看见穿她们新买的款式,那什么又是谁买的。

  所以看着李琳弯腰连衬衫都从裙腰里滑出来出来露出些红色,偷看两眼更多细节,还给眼里难免鄙夷的空姐抛个媚眼显摆下,等李琳涨红脸坐直摸手机前赶紧变回道貌岸然:“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我去找来的美女,我还不知道联系方式?”

  没想到李琳喘两口气对他挤个笑:“我也是开玩笑的,上飞机不是就关了手机么?”

  白浩南感觉好像有点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姑娘傻乎乎的多好糊弄啊。

  现在反应都快了好多!

  而且下飞机的时候还会拉关系了:“我已经给于总、乔姐、陈姐、莎莎姐还有宋小姐和郭警官发了消息说我们安全落地。”

  白浩南对她悄然疯长起来的主观能动性头痛:“没孩子的就不用发了好不好,郭警官一天那么忙,不要没事儿打扰她。”

  李琳恍然大悟的要记下来,白浩南觉得是罪证,赶紧又制止:“当我没说!”

  秘书侧眼瞟他,好像在揣摩这个分界线!

  白浩南招呼孩子和家长们去了。

  到江州的交通费是自理的,除了刘大丰爷孙俩是白浩南掏的腰包,其他孩子家长都选择了最方便的航空工具,有一家父母甚至提前就过去蓉都考察了,说是看情况租房还是买房,心很大的把孩子托付给白总监带过来。

  所以这边只有不到十个人,刘大丰的穿着是孩子里面最简单的,就是刚发的宗明训练营球衣,他爷爷的穿着就更不用说了,行李也近乎于没有,有人说穷家值万贯,什么破铜烂铁都舍不得扔,据说这几天当爷爷的把所有东西都卖了,还在环卫单位辞了职,反正他都只是个临时工,最后牵着孙子走在气派宽敞的机场大厅时候,哪怕身上的衣服崭新,还是佝偻得像个在做清洁的工人。

  等行李的时候,爷孙俩一件都没有,他们所有家当都在手里那个新发的运动包里,然后一脸茫然的站在行李转盘边等着,孩子好奇兴奋的打量周围一切,老人对每个经过的人都试图客气的笑笑。

  仿佛被拉拽到了另一个世界。

  白浩南没有更热烈亲切的关照他们,虽然一直在偷偷观察。

  李琳也注意到和周遭明显格格不入的爷孙俩,想过去说话还被他示意摇头:“太过又会有副作用,回到江州训练营你都得帮忙把李文东稍微调整下,接下来可能也要把他送到蓉都去念书,还不是能小小年纪就一直在训练营不上学,这是犯法的!”

  李琳也有耳闻,李海舟的这个侄儿现在是有点在训练营无所事事,毕竟年龄不大现在训练没有上量,这家伙天赋和热爱都不那么突出,加上白浩南也没那么多时间照顾管理球场外,所以现在是有点恃宠而骄,起码训练营内部的人知道他是白浩南带回来的,都不怎么说狠话,外籍教练更不管生活这块儿,所以这个没有父母约束的孩子需要敲打下了。

  其实白浩南等的行李都是李琳的大箱子,这姑娘从江州去蓉都的时候还是两个小挎包,几座城市下来怎么滚轮箱就越来越大了。

  另外几家家长都知道来跟高大帅气的教练、漂亮高挑的经理套近乎聊几句,讨论江州蓉都的美食,约个地方喝几杯,刘大丰爷孙俩就只会小心的试着过来想帮忙推箱子,好在刘大丰比他爷爷更胆大一些,白浩南依旧没有特别给出什么好脸色,把箱子让孩子推着走了,等到外面接机的两部车驶上来,刘大丰搬那箱子差点没被压翻!

  白浩南依旧没有让刘大丰爷孙俩跟自己一起走,哪怕他是最看好这个孩子的。

  李琳悄悄从车窗角看着刘大丰有点歪歪扭扭的艰难登上十几座的小面包车,这是每个训练营刚配的,类似于校车,也是老于搞的那个汽车产业厂家的产品,拿过来很便宜,据说伊莎那边正在搞车身设计,阿威也很有兴趣参与。

  秘书善良:“你……要是鼓励下他会不会更好点,就像你对我鼓励那样。”

  白浩南熟极而流:“他有你漂……呃,呃……”真是急刹车:“那两年,我带过很多十几岁的孩子,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我亲眼看见过被我看好纵容的家伙,很快得意洋洋的送了命,在球队么,他就会觉得反正有我罩着,这个分寸要掌握好,我很清楚。”

  李琳不说话了,但是有给开车的司机的说谢谢,司机有点惶恐的问总经办有打电话过来询问,是不是要给白总安排一辆合适的商务车,这开着辆明黄色的悍马车,其实有点不像样,克莱斯勒现在扔在蓉都完成全了儿子们的保姆车。

  白浩南不介意:“回头把车交给我自己开就行了,再说我又不需要去拜访什么客户。”

  悍马车直接回训练营,白浩南和李琳都住在集装箱宿舍里,但显然这次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宋娜和阿威带着阿瑟他们回溙国去换签证了,蓉都的几位各忙各的,于嘉理刚在机场带着小婉送行,因为明面上的总经理要留在桂西把整个宗明训练营改制成为一系列集团公司架构。

  所以除了教练组和小球员,只有李琳陪着白浩南,这几乎是过去一年都最为罕见的时段。

  白浩南上训练场以前,接了一连串调侃戏谑的短信微信,诸如别人小李还很单纯,要照顾好情绪,但相信他这个老司机能够顺利带上路的。

  其实嘛事没有,白浩南全身心投入训练,让五位桂西小球员开始带着适应性训练,再跟江州本地的十到十二岁年龄段孩子打了几场五人制的比赛,这个年龄段最多就是打这个规模,七人制都比较少。

  输赢不重要,地域差异化就已经能看出来了,江州这边基本上已经算是跟着巴西籍教练练了半年,技术水平高出来不少,有几个孩子还能玩花活儿,让桂西家长看得啧啧称奇羡慕不已,更期待向往自己的孩子也能尽快达到这个水平,对训练营也更有信心了。

  白浩南和这边的外籍教练做个短期训练计划,大概一周左右,贵黔选拔出来的这个年龄段孩子正在陆续过来,加上江州的一帮孩子,一起练。

  李文东被带到训练营来的时候八岁,今年也可以勉强拽到十岁年龄组去,白浩南对他就不是为了走上赛场,纯粹是防止他不要走弯路,一块狠操。

  所以这个十岁组的孩子,比巴西教练一贯主要谈兴趣要高压得多,家长们还很感激,反而说之前那些总是游戏般的训练他们看着才担心呢。

  白浩南还得分别跟他们谈这个组别临时凑起来这帮孩子的前景,全都会带到绵林这个蓉都边上不起眼的三四线城市去训练。

  很显然,有了马儿的足协方面人脉,有了林城中学的那个培训中心,这些还在义务教育年龄范围内的孩子,都应该去绵林文化足球两不误,在桂西的培训基地全面运转起来之前,绵林才是最重要的基地,江州和蓉都只是半成品提供地,或者说普及青少儿足球运动的窗口罢了,连白浩南自己带队的起点,都不得不定在蓉都省。

  因为无论是老陈还是老于,都清楚现在蓉都市和绵林这个组合得到的支持是最全面的。

  所以白浩南最早决定在江州作为根据地的训练营不得不做出调整,那个当初接手还有一年场地租金合约的市区健身中心后来被改造成了训练营办公楼层,现在准备等小婉回来以后退租,三四个月后也差不多到期了。

  除此之外蓉都的各方面完善甚至把白华也引诱过去了,有点宅的技术胖子要接手伊莎那个几乎都是年轻姑娘的网络客服运营团队,之前丫的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在网上就管理过罗纳尔迪尼奥的粉丝团那么多人,据说开过几次视频会议后,屁颠颠儿的就选择到蓉都上班去了!

  还美其名曰牺牲小我成就大团队。

  所以白浩南也不可避免的要朝着蓉都那边转为重心了。

  也许这就是白浩南的性格,江州这条路走不太通,他就换个方向,蓉都或者桂西既然能得到更多的支持,那都不是问题。

  等贵黔训练营的七个孩子过来,又跟江州、桂西的孩子合练踢了几天,全体一起前往蓉都。

  白浩南的教练之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哪怕是一队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