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28、年少时遇见太惊艳的人会误终身

428、年少时遇见太惊艳的人会误终身

  白浩南吩咐安排待会儿教练们,从巴西籍教练到本土教练组包含那个仲教练在内,待会儿都去李家的烧烤店吃夜宵,他先过去,看能不能尽量帮外籍教练们捣鼓出点巴西烤肉的家乡感受。

  说完两人出来白浩南就叫自己的司机可以下班了,自己开车过去,李琳一直喜滋滋的低头在手机上指尖如飞的发信息。

  为了在巴西教练们面前彰显实力,白浩南和秘书坐的是那辆宾利,银灰色的豪华车身一看就昂贵得很,白浩南已经过了开这种车还有点兴奋的阶段,上车以后思维大多还是沉浸在今天看到的那些孩子。

  却听见李琳应该是飞快的发完信息收起手机放到腰间,小声的开口:“从小,从小爸妈就说我笨,从来都没说过我有什么优点,就连长成这样儿还是同学们说给我听,在家无论我说什么都要被批评我笨,你……也看见过我爸,他无论说什么都要我承认他是对的,我是错的,可他在外面好像从来都不这样。”

  白浩南认真的想了想:“你爸……开了一辈子的地勤车,可能没人说话憋着了,也就回家能指挥你。”

  李琳确实这一年来话比以前多些了:“真的,就是跟着你和于小姐,教我要思考,要动脑子,我才慢慢在想我小时候,好像就是这样无论家里外面,我越发不爱说自己的意见,上课不喜欢发言,课堂讨论也不敢上台讲,好像小时候我真有很多想法的,可是一想到说出来就要爸妈一个劲批评我笨,就不愿说了,只能就这么傻笑,我发现只有笑着才不会被批评被说笨。”

  白浩南的手指都在桃木方向盘上轻轻敲了几下,不然按照他的习惯应该伸手过去抚慰姑娘的:“嗯,从小被压着过日子是有点压抑,有些孩子从小就是被骂得太厉害,在场上不敢做动作,一辈子基本上就毁了,估计这就是他们说的心理阴影吧。”

  李琳在米白色勾黑边的真皮座椅上颠跳了下,双手握成小拳头:“就是!就是这个阴影,我妈老给我说要小心防着别人,非得给我剪不喜欢的短发,不许我穿漂亮小裙子,反正一个劲叫我别上当别跟男孩子说话,又成天叫我补数学,我小时候还喜欢写文章呢,可我们那说的都是数理化走遍天下,从小学就逼着我补这个数学,那个数学,我看见就觉得恶心,高中更是让我选了理科,最后理科学得不怎么样,文科也丢了个干净,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笨死了!”

  白浩南恍然:“所以你那同学给你打电话,你马上忙不迭的跑出来了。”

  一点不像身上的衬衫短裙那么耀眼,姑娘甚至是质朴得有点掉渣:“那,这几年我都反复想过,真的,我想过,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做决定,我知道很傻,可是遇见你,那这个决定就变成了很好的决定,是不是?”

  白浩南还是侧眼看了眼,却发现有点专注的姑娘因为想面对他说话,本来就短得要命的绷紧裙摆朝着自己都要一览无遗了,赶紧收回目光只用手指指,李琳赶紧捂了裙子:“以前我从没自己做过决定,所以,所以那时我也很想干脆把自己全都交给你,你会对我好的哦?”

  怪不得那时候会提出来去用用身份证呢,白浩南都笑了,但没说话。

  李琳真是难得会说这么多,更难得的是能自己回溯思考自己的过去:“我知道我除了好看点,什么都比不上她们,我也知道别人眼里我是什么,其实爸妈也不在乎你是不是跟于小姐结婚了,好像我这样儿的能攀上你就已经是最好的了,那反正都要把自己给这样儿的,我就想把自己给你。”

  白浩南哼笑下:“这车都是于家的,我现在可是欠了一大笔钱,穷得要命!”

  李琳还是侧身:“你是最好的!真的,从小到大我身边的人,我们那个小地方就看不到你这样的爷们儿,这几年跟着于小姐也看到过很多有能力的大人物,我们悄悄都讨论过,还是没有你棒,于小姐都说你有种别人没有的气势,反正她说她看见你就迷上了。”

  白浩南摸摸自己脸颊:“这就是在警告你了,看来说到底,我俩都是靠脸吃饭的……”

  真的很怀疑于嘉理是不是在车上安了窃听器,白浩南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李琳马上帮他从裤兜里摸出来惊慌:“于小姐,要是叫你回去怎么办?我都跟爸妈说好了!”

  看那样子都打算把手机扔出车窗外了。

  白浩南笑着伸手拿过来:“我俩一起去你家吃饭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不是开房!”说着就接通电话:“喂?”

  却没见光是听见开房,李琳脸就开始红,手忙脚乱的抓自己手机随便翻开点什么分散注意力,但又忍不住专心听。

  于嘉理其实是带笑的:“在哪呢?”

  白浩南随口:“跟教练们吃了饭,准备晚上夜宵,怎么?”

  于嘉理追问:“跟谁一块儿呢?”

  白浩南下意识看眼李琳:“跟……”李琳使劲摆手,好像说了跟她一起就会泡汤似的。

  白浩南就略微夸张:“跟谁不重要,就一人也可能嘛,怎么,要不要你也过来一起吃夜宵,反正就是和教练谈工作。”

  于嘉理哼哼:“司机回头就给我说了的,你俩约会去了还让公司的人都嚼舌头,不许给傻子说啊,我去逗她。”说着就挂了电话。

  白浩南纳闷这有什么可逗的,收起电话看前面转角就到了。

  李琳的手机果然响起来,从铃声刚出来,她就像拿了个烧红的炭球,甚至捧在双手都颠了几下,才咬紧牙关端起来接听:“喂?”

  不知道于嘉理问了她什么,这姑娘紧张兮兮的回答:“就一人儿,我也在和教练谈工作!”

  白浩南听了这不打自招,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隔着话筒他几乎也听见于嘉理在笑,然后李琳莫名其妙的喂了两声没反应才挂上电话:“我说错什么了,你笑什么?于小姐都听见了!”然后难得有些抱怨的伸手过来,在白浩南的臂膀上拍打了两下,运动员的肌肉确实硬朗,哎哟又娇滴滴的委屈了:“疼!”

  白浩南不给她解释,娴熟的把车沿着路牙子给靠过去停好,老李腰上还围着围裙跑出来,忙不迭的擦手:“来了?来了?”

  这个一辈子都在干普通岗位的男人没什么强势啊,只能说所有外面受的气可能都搁家里了,白浩南一边招招手一边绕到副驾去帮李琳开车门,这姑娘反射弧终于抵达重点,一只手修长的用手指尖压着红润的嘴唇吃惊:“我是不是说了也在和教练谈工作?咋能说跟你一样的回答呢?我真笨!”

  老李正好接上:“琳子就是笨!老南你费心多照顾些!”

  从健身中心开始老李就这么喊白浩南,现在白浩南却怎么听都怪怪的,环顾周围:“这地儿……这个小饭馆做起来收入好么?”就是最普通的路边门脸,周围不少餐馆杂货店的人都在门口探头看,豪车威力巨大。

  老李更被奢华之气满满的宾利给晃花了眼:“雅……致吧?六百多万的那款?哦,我都只在电脑上看过。”

  白浩南不怕揭短:“老于家的,我也就装装逼给外籍教练看,怎么样?没带什么上门礼物,就晚上包个场,几十号人在这吃喝……你这地儿能扯得开么?”

  开一辈子车的老李眼都挪不开了:“没看见于总开过这个……好漂亮。”

  白浩南索性把车钥匙递过去:“行行行,你自个儿拿去开几圈,我找嫂子说话去。”

  老李又推脱了:“算了算了,这么贵的车,我技术再好也防不住有人蹭我,看看就成,看看……”

  白浩南把车钥匙塞他手里不管了,转身朝只有五六米宽的门脸儿走进去,李琳快速看眼老爸,使劲挺直腰恢复往日手机和记事本叠在双手中的标准姿态,跟上白浩南的脚步去了,趁着白浩南掀开店门透明挂帘时候小声不满:“咋能这么叫我妈,辈分乱了!”

  白浩南嗤笑她:“那我叫你嫂子?”

  李琳居然又脸红,但面对热情迎上来的母亲之前,还是快速的理了下自己的齐肩中长发,在蓉都就跟着伊莎也去染了个栗子色到金黄色的渐变,这会儿搭配服装,确实有种成熟的职场气质,特别是规规矩矩站在白浩南身边的时候,小眼神都是带着满足和幸福的看白浩南。

  因为李妈妈刚欢畅的要伸手抓白浩南的手臂,他敏捷躲了下然后郑重其事的介绍:“我们公司的企业形象代言人,总经办秘书,还有蓉都训练营的总经理,李琳这半年的工作做得很好,还上了好几次蓉都的报纸和电视呢。”

  李妈妈的注意力却全都在白浩南这儿:“她会什么,还不全靠你帮衬!”

  以前听这句话,可能真觉得是客套,这会儿白浩南回头,果然看见李琳脸上写满了委屈,甚至有点想哭的样子还勉力又堆起笑来。

  这半年多李琳有多努力在尽量把所有工作做好,白浩南还是都看在眼里,老实说拿个几千块的工资以她的外表容貌,还有这堆唬人的名头,说出去可能都没人信,但这姑娘还是当成自己最骄傲的业绩,结果捧着回来就是当头一盆冷水。

  为什么没有梦想,没有勇气追寻梦想,灵魂早就死了,连躯壳都只是随大流的活着等死的人那么多,可能就是这样被自己最亲近的人带着善良的用意给残忍抹掉了。

  怪不得李琳看见天马行空自由自在的白浩南会这么惊艳,也许这才是她最向往的生活吧。

  白浩南没安慰她,甚至都没劝说李妈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可能为了随便几句话的劝说变个样?只是笑着转头对自己的秘书:“刚才不是给外籍教练说了要搞个派对么,你安排下,怎么才是最符合巴西教练们的喜好,就像我们在平京酒店接待罗马里奥他们、后来外籍酒吧里接待这些教练一样,搞出点氛围来?”

  李琳有点吃惊的张着可爱小嘴,被父母所谓的打击教育治理得已经不习惯于自己思考了,但起码现在也有点火启动的可能性:“布置?”

  李妈妈已经接过话头:“她会个什么,笨得那样儿……咋弄,我来!”

  白浩南不紧不慢:“这是我们企业内部的商务活动,该算账算账,是李琳自己分管的工作,该怎么结账,是不是满意最后整个活动的评估,要不要扣钱,这都是她自己在做的,我不管。”说着居然就走了!

  李琳还急了下,追上几步:“我……”

  白浩南随意:“想想以前怎么做的,我们有钱,有活动资金,假如这不是你爸妈开的店,你会怎么做?”

  李琳愣愣的站了几秒,脸上就忽然绽放出以前从没看到过的欢欣笑容,那种好像忽然开窍的喜悦,激动的把手机拿起来扬扬又摁在胸口,好像在宣誓又好像在下定决心:“我懂了!我一定会做好!”

  白浩南笑笑走过店门外的人行道,招呼老李:“走吧,给我当司机,去溜一圈儿?”

  李琳又吃惊:“你……不在这里,去哪里?”

  白浩南吊儿郎当:“那么多大老爷们儿,你不觉得应该去找帮美女来么?”

  于是在李琳和她母亲的瞠目下,白浩南真的大摇大摆带着老李去找美女了!

  有种要把老实巴交的李爸带坏的感觉。

  李妈妈都翻来覆去问找什么美女呢,李琳却深吸一口气,摸出自己的手机开始联络找人。

  没错,总经办的秘书,训练营的老总,她早就不是那个傻乎乎站在传销团队里面不知所措的小白兔了,这些年早就见识过各种父辈从未经历的场面,早就超越了父母们的眼界,只是还没习惯自己做主独当一面罢了。

  现在感觉被白浩南直接推上去,忽然这么镇定的想想,艾玛,这么点屁大的事情不是全都经历过嘛?

  也许在父母眼里,这么个店面就是他们所有的产业,但在脑子里好像忽然贯通的李琳眼里,这算什么?

  有什么可困难的?

  自信心可能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