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26、光,落在灰色的脸上

426、光,落在灰色的脸上

  很多人面对摧残打击,特别是对手或者威胁,都不会凭空哭出来,白浩南这种尿性的家伙甚至会心头有些冷笑,奉送一句h。

  偏偏就是在面对这样可以轻易摧垮自己心底最柔软地方的时候,白浩南特么居然想哇的一声嚎出来。

  可能那样心里会更痛快些,他都不知道别人眼中这样富足美满的家庭一双女儿,自己为什么还想哭?

  当然也是不可能了。

  当着这么多人,还有一双女儿,他只是对那双仰头乌溜溜的关注双眸笑笑,抬头已经是成熟大气的表情,于嘉理站起来和他并肩,心满意足的招呼宾客入席,甚至连白浩南本来应该去给挨个儿桌子敬酒她都招招手让李琳那傻子和小婉去代替了,才懒得管别人怎么看呢。

  其实鼻子一酸也就那一瞬,白浩南抱着女儿和于德水几个老朋友寒暄两句,就回房间了,本来肯定有保姆接过去照顾的,白浩南干脆留下来陪女儿玩耍了。

  他本来就不耐烦商务应酬的推杯换盏,更不用说现在只想把能陪伴儿女的时间都用上。

  于嘉理也不催他,过了阵回来,后面自然有人端着整理好的饭菜:“刚才大琳子居然敢跟我说晚上让你送她回去?”

  白浩南从父亲情怀中扯出来笑:“他大爷的,猪队友就是说的她,我这么帮她还坑我!”

  于嘉理有点水准了:“你没正面回答到底去不去呢。”

  白浩南斩钉截铁:“不去!有那时间,不如我俩自己去看个电影,要不去那训练基地看看吧,我俩刚开始减肥锻炼的时候。”

  于嘉理才满意的坐下来哼哼:“算你有点眼力!”

  白浩南夸张的拍胸口后怕:“还好我有研究过收购计划!”

  于嘉理不解:“收购什么的?民办大学?”

  白浩南摇头:“收购你的心啊。”

  于嘉理先本能的呃了下,但还是没抵抗住白浩南摆出来的深情款款表演甜蜜蜜的靠他怀里:“有点恶心,但对我就是威力十足!”

  白浩南哈哈哈的笑,艾儿听见转头看,香儿也跟着姐姐爬上父亲的臂膀来,于是白浩南就被三个女人环绕了,舒坦得要命,靠在床头还悠悠然的哼曲儿呢。

  结果晚上还真没出去。

  第二天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抵达那个曾经破落的乙级队训练基地,白浩南刚来投奔牵牛的时候,也曾经把这里周围各种烂尾楼转悠过,现在却看见的是一大片热火朝天的工地,从春节立项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原来的废墟烂尾楼几乎都清了个干净,全都在从头建设。

  桂西本来就靠近东南亚,拥有得天独厚的充沛雨水和阳光普照,虽然没有滇南高原那么一直保持比较稳定的四季如春气温,但也没有那么强烈的紫外线,所以天然草坪成长可以跟溙国媲美,原本牵牛他们那个乙级队的正规运动场就是天然草皮的,虽然维护得不怎么样。

  现在自然是推掉了原本的环形跑道,一口气列开三块类似的正规足球场,哪怕只有最早那块场地有人训练踢球,另外两块还在等待施工铺装,相互之间已经围上了崭新的防护网。

  朝着标准训练基地建设风格而去的规模,环顾四周都是建筑工地,远处还有一大片大片的人工草皮小场地正在安装,资金到位的威力确实巨大。

  白浩南的地位也愈发稳固似的,按照他从平京飞过来前的安排,现在唯一能正常使用的那块原有正规天然草坪球场上,也就是他和于嘉理最早暧昧健身的场地,被分成了四块青少年场地打五对五比赛,周围挤满了家长和年轻小球员。

  这里就看得出来桂西训练基地的优势,平京那边的球场甚至还有冰封雪地的场面,蓉都这会儿也春寒乍冷的时节,这里已然是大人孩子短袖短裤的打扮。

  白浩南推着能装俩女儿的童车,自家就是所有者就能这么任性,想顺便带着孩子出来呼吸郊外空气所有人都得小心翼翼的赞美孩子,还要安排各施工单位停止施工,李琳没什么不满脸色,稍微勾肩驼背的躲在小婉身侧,但也拿了个秘书小本在随时做记录的,今天裙子倒是长了些,起码在膝盖上的边缘了。

  于嘉理却把墨镜卡在头发里,舒坦的东张西望:“回来就陆续开始半个多月了,青少儿选拔比赛,单独都可以来报名,跟别人凑队参赛,选拔优秀的组成新的队一点点变化,但基本上都还是每天一两百孩子都来踢着玩,反正没报名费,还能免费送球衣指导踢球呢。”

  二十名巴西籍教练看见先到的自己同胞,欣喜的迎上去,乱糟糟的葡语中估计也是在询问这异国他乡的工作状态怎么样。

  白浩南却从场地边缘临时搭建主席台上,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作为整个浩浩荡荡的参观考察队伍最前列,于德水不来,他当然也不会穿着运动服了,一身儿名牌休闲装束,浅米色长袖马球衫都是立领的,推着童车像推高尔夫球包一样走近些观察。

  他这么一动,都带动整个几十近百人的队伍一起朝那边一动,主席台上本来正在督阵或者分配比赛名单的众人早就随着视线站起来,接着所有人全都恭敬的朝这边站好。

  白浩南终于确认那个身影就是曾经在这块场地上作为教头的仲教练。

  五六十岁的年纪,正处在发不知怎掉,一秃到底的状况,虽然年龄比老陈还小些,但转过来看往白浩南的目光,除了认清以后猝然变得惊慌失措的忙乱,依旧没有充满岁月的思考沉淀。

  简单说就是乱得一逼!

  就凭这小眼神,白浩南也能确定当初很大可能性是这位在网上到处释放出自己的信息跟方位,引来了自己的仇家追杀。

  就为了自己和牵牛开始拉着乙级队的年轻人们,在看不到什么希望的练练练之后走上新的道路,这种人想的不是怎么沟通共赢,却立刻开始抹黑痛骂。

  这点智商还做教练?

  不过他现在是典型的心头p,脸上笑嘻嘻,能有今天的造化,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得感谢对方把自己逼上梁山呢,更何况说到底,事情还不是自己招惹出来的?

  所以白浩南笑着把手推车停在一米来高的看台前面,随着时间推移,他已经越发不太在意那庄家对自己的威胁,更不在意这种小人行径的存在,脸上没有眼镜框之类伪装,抬头春风拂面的笑嘻嘻:“仲指导好!没想到能在这里再遇见你。”

  别说白浩南身边花枝招展一身贵气的于嘉理,也别说周围十来个穿着西装的男女助理秘书甚至保镖,还有外围那些翻译、巴西教练,就凭这么大的规模排场,站在中心的白浩南还推着个童车,也知道他身份不凡了。

  于嘉理还使劲的定睛看看:“啊呀,真的是以前那位教练!缘分缘分!”

  她是真的不知道白浩南当初被惊吓跑路离开桂西的缘由就在这位身上,但这种口气更吓得仲教练手足无措的站在看台上,这么居高临下给大老板说话怕得罪人,跳下来又感觉太谄媚丢不起那人,进退维谷的模样白浩南看了都尴尬:“我只是来参观下,你现在是临时过来帮忙,还是已经在参与这个基地项目了,要不要跟着介绍下?”

  给了这样的台阶,才让仲教练好像如梦方醒般跳下来殷勤的跟着走:“我……我,是这边足协介绍过来负责竞赛部的。”

  白浩南想想摇头:“竞赛部你不合适,如果你还愿意在这边做,我会建议把你换到外联部门去,也就是负责跟足协还有各种职能部门打交道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仲教练简直惊疑不定,表情都随着白浩南的吩咐跌宕,于嘉理好像看出来点什么,笑着退后点跟小婉并肩,还叫李琳上来给自己左右站着遮点太阳!

  大概的看了一圈儿到处忙碌的工地,确认四栋二十层的公寓楼、食堂、办公以及教学楼等方位以后,白浩南也从仲教练这里知道,这种文教用地,特别是原定于是属于民办大学的用地,某种程度上内部建设怎么搞,居然都可以自作主张,内部基建科只要随时向管理部门报批就好,基本不怎么管的。

  偌大个校区就像个独立王国,怪不得那位绵林的张锐带着那么舍我其谁的大老板气质!

  白浩南有点笑,把已经有点不耐烦坐童车希望玩耍的女儿交给了于嘉理,自己和仲教练回到场地边,在一片忙乱的接待中坐到主席台边,然后就又一言不发的开始观察场上的孩子,仲教练开始还想套近乎的递烟、寒暄,李琳已经很熟悉白浩南习惯的从自己兜里拿出个小纸本跟一支笔放到他手边,然后对这边做个手指放唇前的噤声动作,小婉那边干脆冷冷的伸手挡了:“白总不吸烟,谢谢不要打扰。”

  说不定白浩南走了以后,小婉她们反而从牵牛那里可能会得知点什么,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跟这个秃头画上等号。

  白浩南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奔跑跳跃射门盘带的孩子们身上了。

  他不在乎有没有娴熟功底,而是观察那些孩子的运动机能,因为有了训练营,可以说十二三岁前的孩子都可以从头练习,在专业熏陶下少儿球员那点年龄技术上的差距很容易被弥补,重点还是天赋和热情。

  回到国内已经一年出头,真正开始接触青少儿足球训练,从白豆触球开始,也有快一年的时间了。

  这时候的白浩南已经在脑海里面有了相当的感受参数,同龄阶段最好的体质和普通孩子几乎能一眼看出来。

  但是对于足球的天赋还要困难些,有些孩子要到十几岁甚至二十多岁以后才会展现出过人的天赋,足球场上大器晚成的例子比比皆是。

  所以足球青训的球探工作历来就是个非常重要的活儿。

  欧洲那些顶级俱乐部青训梯队里面往往有上百人组成的球探部门散布到全世界各地去淘好苗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白浩南可能最适合的就是做球探,他对无论大小的球员们动作有相当深刻的记忆印象,回过头也能放电影一样娓娓道来的复盘叙述,这点从他最近频频在蓉都的训练场边评点各种比赛球员特色强弱点,就能可见一斑。

  这时候的白浩南,已经见过数千名从学龄前到十六七岁的足球青少儿,这等于拥有了相当大的考察样本数,这种对样本的熟悉和梳理恰好是白浩南的强项。

  所以他在手边的纸本上不时的记下几个孩子球衣上号码。

  很偶然的因为点声音,他把目光转到场地边一个角落,那里似乎有个身材瘦小,甚至有点羸弱的孩子被好几个同龄人推推嚷嚷,始终没什么反抗的抱着头蹲在那逆来顺受。

  就好像白浩南当初在垃圾堆看见那被同类围攻得遍体鳞伤的阿达一样。

  他曾经说过,自己就是最好的模板,高大健壮,也许没那么天赋超群,没那么特点鲜明,但最四平八稳的身高体型,从八九岁开始就非常清晰的会成为最后可能被教练青睐的角色,因为保险,这样培育十年以后,不会有大的纰漏。

  而视野中那个孩子,感觉就是这种选材模板中的垃圾。

  但比当初看见阿达惨状的时候还犹豫了下,现在的白浩南立刻起身在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跳下主席台,走到那个场地的角落,顽劣的孩童们看见他过来一哄而散,一如当年的野狗们,露出那个坐靠在广告板上,使劲抱着膝盖抵御抗拒周遭伤害的孩子。

  陈旧的t恤和短裤,脚上的球鞋也是最便宜的帆布鞋,而且大拇指的地方明显磨损得很厉害了,除了说明家境不好,就是这孩子花了不少时间踢球。

  所以白浩南蹲下来尽量柔声:“愿意跟着我去踢足球么?”

  孩子有些难以置信的猛抬头,看着眼前穿着不凡的成年人,没有丝毫的犹豫,带着满脸的泪水使劲点头!

  白浩南定睛看看笑了:“好,那就不要哭了,男人应该是面对所有事情都流血不流泪的,走吧。”

  孩子颇为拘谨的小心起身跟上他转身的脚步。

  白浩南忽然从自己前方的那些主席台人员,甚至于嘉理伸头的目光中看见一丝诧异,不解的回头,赫然发现这个孩子居然是罗圈腿!

  就是天生外八字走得特别一瘸一拐的模样,孩子已经尽量在控制自己的步伐了,可还是没法弥补身体的缺陷,对上白浩南的目光,甚至有种被枪毙的面色如灰,就像他肯定不止一次遭遇过的摒弃一样。

  白浩南却笑着招招手,让孩子走到自己的手臂可以揽着的状态一起走:“你知不知道巴西曾经有个天才,一直陪在那个球王贝利身边的天才,他就是个腿部畸形的家伙,可足坛上永远都有这个人的名字,我觉得你跟他很像!”

  孩子仰头难以置信:“他……叫什么?”

  白浩南肯定:“小鸟加查林,你未来就会是他!”百度一下“梦想为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