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25、从来只有锦上添花,自古罕见雪中送炭

425、从来只有锦上添花,自古罕见雪中送炭

  用于嘉理的形容就是,跟开了光似的,这个以前只会傻笑的妞儿现在随时发光,一颦一笑都勾人!

  李琳委屈的把自己在商务车坐到最后一排,但确实不会掩饰自己亮晶晶的眸子,也不知道她在兴奋啥,而且她那长腿怎么坐都不行,还得侧着并拢悄悄伸前面两位中间。

  于嘉理发现了又开始收拾她!

  白浩南抵抗诱惑的方式就不看,坐上车接过于嘉理助理递上的民办大学收购文件来看,一直靠在座椅上头都不抬,他不看收购金额、操作方式,只关心最后的平面图,最后场地建筑的布局,现如今已经动工到什么程度,还信手朝后面伸手,一直像个小媳妇被于嘉理揶揄调戏的李琳错愕下,于嘉理都帮她着急:“笔啊!机灵点……”

  不过她又伸头看白浩南涂改效果图:“还不满意?”

  白浩南嗯:“这次看了几个平京的足校,旁边有个室内滑雪场,白色气球一样把滑雪场罩在里面,我问了下费用并不高,搞一个,这样就有室内训练场了,比花大价钱修体育馆好,主要是醒目有噱头!”

  于嘉理稍微妖娆点撑着下巴:“我有什么噱头没?”

  白浩南分分钟秒收文件,从自己脱下来的运动大衣兜里摸出三支色彩斑斓的棒棒糖:“比女儿先得到礼物嘛!”

  于嘉理没他不要脸,快速回头看了下后面假装不注意,其实伸长脖子的秘书,神速一把抓过棒棒糖笑骂:“教坏小孩子!”

  白浩南错愕了:“啊?真的是棒棒糖,专门给你买的,那两支是顺便给艾儿和香儿买,我觉得你吃棒棒糖的样子很好看!”

  于嘉理这才认真捏捏感受下,发现真是,嘿嘿嘿的笑着拆开:“听她们在群里说你有次给伊莎送了那个棒棒糖嘛。”

  白浩南不提那茬儿,热烈怂恿:“舔一下,由下往上,舌头,舌头,卧槽,你这舌头真够长的……”

  于嘉理竟然被调戏得脸红了,都特么生了俩女儿,还有恋爱的感觉啊,喜不自禁的咬了棒棒糖踢他:“泡妞真是越来越厉害,老实说!这趟出来到处乱放电没?”

  李琳这傻不拉几的真以为在拷问,还急着想解释。

  白浩南先委屈:“我现在上街连女人都不带看的,更别说泡妞了,对,你问问李琳,在机场我们吃肯德基,我一听是母鸡翅膀,立马就不吃了,碰都不碰!”

  开车的司机和副驾驶的助理都忍不住笑了,李琳还没反应过来呢,于嘉理哈哈哈的转头:“那就是在泡你了,逗笑你没?”

  有点紧张的李琳真没觉得笑点在哪:“我们在机场吃的拉面呀?”

  于嘉理鼻音都笑出来了,车厢里一片哄笑声中,白浩南只能默默的捡起文件继续翻看,摊上这样的笨秘书也是没谁了。

  但人人都心情好,他自己也笑。

  车队抵达酒店,小婉已经以标准职业经理人的姿态带着好些人员等在门口,干净利落的指挥安排好二十位巴西籍教练的各种事务,甚至还有翻译用葡语询问教练们需不需要用车去游览下这座南方城市的。

  这让白浩南根本不需要忙碌耽搁,直接回家看女儿就好,李琳还想跟着去,被小婉悄悄伸手拉了她的小西装才醒悟过来,赶紧摸手机:“那我问问啥时候回爸妈家吃饭!”

  谁都以为她给父母打电话呢,结果白浩南的手机上接到短信:“等你一起去爸妈那吃饭哦!”

  白浩南手脚麻利的把短信删了,揣兜里面对已经从于家宅子台阶上冲下来的女儿,一只手接过艾儿,然后把女儿飞腾上天,三岁小女孩咯咯咯的狂笑,把旁边的于嘉理和后面跟着冲出来的保姆于妈妈都吓得够呛。

  但白浩南确实有手劲嘛,挽着花的把女儿放在肩头,才去关心下话都不会说的小女儿,感觉这个更轻,轻得像一朵棉花,但不飞来飞去的折腾了,就一直放在臂弯里,跟老于和他的几个人谈话时候都抱着,艾儿也趴在另一边,好像一年到头很少见到父亲,这样的亲昵有种难以言表的黏性。

  换做别人在谈这种公务的时候抱着女儿似乎很不合适,但白浩南就抱着,还俩,香儿很快在父亲的臂弯里香甜的入睡了,艾儿更好奇的看父亲侃侃而谈,一度还轻轻伸手去摸白浩南的喉结,让于德水的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带着笑。

  原来他这几个人好像发现个宝库!

  这次收购民办大学的商业行为非常顺利,而且后面一系列改造审批都很通畅,于德水的团队也才逐渐搞清楚,这种文教用地上没有流转价值,上面所有的地产物业都不能对外销售,哪怕有百分之二十可以买卖的,也只能销售给文教单位譬如培训中心之类办公办学,不能预销售也不能做别的用途。

  所以这种有着严格限制条件的土地在别的地产商眼里毫无价值,再黄金的路段只有三分之一甚至更低的地价他们来开发也没有搞头。

  但显然,有了足球训练营就可以把这种巨大的落差填平。

  这里的地产不需要卖,就是用来出租给家长孩子作为宿舍的,当然修好点按照公寓档次还是叫宿舍啊,十来岁的孩子有爹妈到训练陪伴生活是很正常很符合情理的事情嘛。

  这家整个足球训练营大本营的设置是可以容纳超过两千名各年龄段的孩子,那就是两千户家庭,配套的商场超市、办公楼教室、教师楼、专业培训中心、研究中心、医疗中心,七七八八的算下来接近五十万方的体量,十几个亿就能拿下,在现如今这个省会级城市房价高烧不退的时代,类似的商业地产随随便便翻几番,而且还不像这里已经获得了用途保障。

  况且别的地产商可能需要预销售才能获得建设资金,但在老于这群宗族关系的投资方眼里,只要确定了项目必定能迅速的筹措起海量的资金,关键就得看利益。

  他们甚至更青睐这种保持长期稳定回报的项目,而不是一锤子买卖,这点又跟普通炒房团不太一样。

  结论就是用足球训练营的模式来做文教地产,是个蕴含了暴利的产业!

  桂西这个项目算是试水,如果真的成功,那就如法炮制的前往国内其他一二线省会城市同样的搞!

  能在多少年内把大型足球青训基地开遍全中国去!

  做球员的时候没少挤在队友中间看那些财大气粗的赞助商来开发布会,普通人普通球员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人一掷千金的广告赞助根本就不在意,哪怕蓝风地产搞俱乐部也没指望从俱乐部本身赚钱,人家玩的都是资本运作,玩的都是规模。

  那时候白浩南不懂,今天轻而易举的能听懂了,点头确认明天一早前往现场考察,抱着女儿送几位出门,艾儿也趴在父亲的肩头睡着了,于德水自然是坐在红木沙发上巍然不动,看助理保姆过来把茶几上收拾干净,再看白浩南依旧抱着俩女儿舍不得放下的回来坐了:“以前我还觉得你可能是有点偏爱能踢球的儿子,现在想来并没有?”

  白浩南小声摇头:“踢足球很苦的,儿子去摔打下无所谓,真是自己的女儿,才舍不得去吃苦,不过也随她们,喜欢也不反对,不过我们关于女子足球部这块本来是要几年后才建立,但现在已经有部分女孩子成立了训练队,据说还是有穷困地区很艰难,这种队伍能帮她们改变点生活,那就也慢慢做起来吧,总之好像所有人都在赶着我不停的往前面冲,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控制这个局面了。”

  于德水笑:“你自己脱胎换骨,自然就会吸引带动其他人前行,作为投资方来说,也最乐意看见有这种带动力的人,平京怎么样?”

  白浩南没提那首歌曲,只是谈了谈可能会有合作的足球题材影视剧,于德水是有点羡慕的看白浩南一手一个女儿的悠然稳定:“当年我在这个上面没想清楚,嘉嘉长大的时候,我基本上都在外面,全靠她妈妈带大,所以现在……艾儿她们得在我这边长大,你过来看看就是了。”

  于嘉理走进来,更满意这样的温馨场面,从白浩南那分了个女儿过去瘫靠在沙发上跟抱了个宠物似的,还撵于德水走,剩下年轻的爹妈抱着孩子晒了一下午太阳!

  晚上哪有让白浩南陪秘书去吃饭的时间,于家有个热闹的欢迎宴会,反正在酒店的李琳都被小婉带过来了,小婉现在是以宗明足球青训营总公司的副总裁身份出现,本来不管事儿只掏钱的董事长是于嘉理,总裁是白浩南,现在董事长参与得越来越多,总裁也更换成陈素芬了,但实际管理运营的却是副总裁。

  那个当初在传销团伙内脆生生的像个爽口小萝卜的削瘦姑娘,现在已经成了面色镇定,干练娴熟的职场丽人,只是明明还年轻的岁数,却把自己打扮得有点老气横秋,深灰色的小西装配长裤,标准整齐的齐耳短发和黑框眼镜,看起来怎么都没她身边秘书耀眼,哪怕李琳身上看不到半点妖艳的东西,副总裁还得小声叮嘱秘书:“小八的抓周怎么可能耽误,于总母亲很在意的,你就一直低着眉毛不要看他好不好?”

  李琳吐舌头,但还是悄悄给经过打量她的每个人送上笑脸,小婉叹口气不多说了,也许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吧,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反正带满的就是欣然笑意,看起来和李琳见人就笑差不多。

  很多地方都有这样抓周的习俗,周岁来抓东西预示着未来的前景,但于家差不多就是这样半岁不到的时候就安排了,白浩南抱着艾儿站在好多人围起来的罗汉床边,于老板的外孙女嘛,自然是有很多人捧场的,甚至商界朋友之外还有不少体制内的官员,满满当当把二楼的餐厅座无虚席,现在更是有点热烈的看着于嘉理把香儿抱出来,好像全场都多有礼貌的,掌声都是控制得很不错的轻微,生怕把孩子吓着了。

  有钱还真是可以为所欲为,连还在襁褓里的香儿就已经过上被所有人尊重的生活。

  特意铺上红色吉祥纹样的罗汉床上摆了一支笔、几本书、崭新的钞票、洋娃娃甚至还有几串金灿灿的镯子!

  这些预示的含义白浩南当然能猜到,不过他不在意,在意的是低头一直逗弄女儿,问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当初选的什么,艾儿依依呀呀的答非所问,让白浩南觉得心都要融化了,靠在罗汉床边配合大家演出就好。

  于嘉理却很认真的在她母亲指导下好像还有拜天祭祖的言语举动以后,才慎重其事的把香儿放在罗汉床上,然后才跳过来有点紧张的挽着白浩南的胳膊,立刻有摄影师给拍照,所以她还挤了点笑容出来。

  白浩南好奇艾儿:“大女儿选的什么?”

  于嘉理好气又好笑:“什么都不选!坐那发呆东张西望,可把所有人给急得了,哎哟,香儿怎么也……”

  没错,香儿也是坐在罗汉床的那边,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东西,再环顾周围,看看那么多神情各异的陌生脸,虽然没哭也没什么反应,于嘉理想伸手引导被她母亲严厉的用眼神制止了,这姑娘就蹲在罗汉床边,像竭力露出脸的小孩子一样把半张脸从罗汉床扶手边给升起来,使劲对那边的女儿做鬼脸吸引注意力。

  功夫没白费,香儿迟疑下,还是慢慢朝着母亲的方向开始爬,手脚都摸到了那些东西,代表知识文化的钢笔、书籍没停留,财富象征的钞票首饰也没有多看,于嘉理都屏住呼吸了,看女儿把触碰到的洋娃娃都推到一边,然后也爬过了她挂着的扶手边,勉力扒拉着罗汉床的边缘,朝着白浩南这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半岁的小孩子恐怕连腿部都还没有支撑起全身的力量,可所有人都能看见那还有点皱巴巴的小脸蛋上充满了笑,手舞足蹈的朝着父亲和姐姐笑得很开心。

  当然松开手挥舞的后果就是,立刻朝着后面摔倒下去,不等密集的人群发出惊吓声,白浩南一只手伸过去接住了女儿,香儿更加开心的直接扑进他怀里,靠着刚刚熟悉的臂弯开始扭来扭去的寻找躺下的位置了。

  曾经那么拒绝被感情俘虏的白浩南,应该怎么都没意识到,自己也是女儿未来生命的选择之一,低头看着那安心蜷起来的小身体,还有懂事伸手帮妹妹拉下衣摆的艾儿。

  白浩南号称万花丛中过不带走一片花瓣的铁石心肠,居然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

  以前被摔打羞辱,战场上折磨痛苦那么多,都没流过泪,现在居然怎么都忍不住。

  可能只有蹲在他旁边的于嘉理仰头看见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