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24、心无旁骛的夯实那点基础

424、心无旁骛的夯实那点基础

  乔莹娜不接受这种挑衅的火气,笑笑点头握手:“人是那个人,但不是老公,算男朋友吧,也祝你找到那个值得等的人……我这边还在讨论新歌的事情,谢谢了。”

  托俞天的福,那位女歌手深深的看两眼几个男人,还是转身回自己的录音棚了。

  老钟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事情,很兴奋:“能把这首歌唱出正统的味道来!可登大雅之堂的味道,乔子,你上路了!”

  乔莹娜淡定:“真心想唱好这首歌给老南个惊喜,他为了足球训练营培养青少年的事情很辛苦的,尽我所能帮帮他也是本分。”

  白浩南没心没肺:“很惊喜!”

  老钟摇头:“不是你俩郎情妾意这么简单,现在主流市场很割裂,要么情啊爱的,要么愤怒发泄,很少有能把正能量的歌传递出这种感受来,如果操作得好,这就不是走市场化的道路,可以攀上大树啊。”

  乔莹娜还是不着急:“攀不攀大树,我们也只是希望通过青训,通过歌曲,能尽量带给孩子们一些正面的东西,真心实意的,我们没太考虑经济回报,我那份医生的收入还不错,养一家三口也不难,我爸妈还有退休工资呢。”

  在场都当她开玩笑,哈哈哈的笑,音乐总监说晚上叫麦姐开庆功宴,也斗胆请天哥赏脸。

  俞天却表情正经不少:“可以,晚上我还有个局,反正确定了地方早晚肯定到,跟麦子聊下这首歌的版权,我们公司尽量拿过来做主题曲,能行吧?”

  白浩南装着忐忑:“给我的,我们训练营做广告要用的!”

  俞天拍他肩膀:“同一首歌的版权分很多种,我们要的仅仅是影视版权,你是体育类别的商业授权,还有电子版权、演唱版权等等,怎么样,晚上再细聊,老钟也到,我现在不是很想灌唱片了,听了这两位的,我那都是什么破玩意儿啊!”确实脸上有些意兴阑珊的味道。

  白浩南反过来安慰他:“我八岁练球,十二岁才发现没多少天赋,但还是咬着牙打到二十八,现在还准备培养别人,跟这些有天赋的人比天赋那真是自讨没趣,我们也没跟你比演戏啊,差不多弄弄就行了,不就是卖名气嘛,你真以为你的粉丝是听你唱歌啊。”

  乔莹娜都忍不住呵斥孩儿他爹:“怎么说话呢!”

  俞天却有涵养:“呵呵,差不多是这个理儿,周围尽是吹捧赞美的,就真以为自己唱歌有天赋了,行行行,回见,我得收拾这个局!唱什么歌啊!卧槽!”

  看一贯斯文儒雅走俊彦人设的俞天学白浩南口吻转身,乔莹娜都莞尔,等别人走了才伸手掐白浩南一把:“行了!我不需要攀着他去发展,你不用费心跟他套磁!”

  所以他俩同心呢,都不需要解释,白浩南无所谓:“你知道我话痨嘛,再说帅哥多聊会儿,宋娜也觉得孩子看了会长得漂亮些!”

  前八戒女被提到才站起来祝贺,李琳赶紧跟上。

  乔莹娜心情也好,还总结:“好像是要有竞争有压力,才有这种争胜的冲动,才能唱出这种感觉哦?前面好多遍都没过的!”

  白浩南正儿八经的感谢:“宗明未来永远的主题曲了!娜娜想下能怎么利用,像我们以前的僧人念经那样?”

  宋娜赶紧双手合十:“我想想,想想……”说到这又笑容满面:“真的,歌很不错,确实可以那样用呀,我们当年上万人一起念经的样子,好壮观,好震撼,龙毗真是影响了好多人,原来佛经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传递!”

  乔莹娜瞟眼白浩南:“对他来说,这些不过是副产品吧,他在意的就只有足球,好了好了,我也去收尾,今晚吃饭一起!我这痴情人设也是被你俩破坏得不行了!”

  李琳还纳闷自己做错什么了。

  不过到了晚上,最激昂的就是老钟,现在因为版权的关系,刚录制的新歌都不可能随便外流,能听见的也不可能偷录,但是他已经打包票可以把这歌拿去走上层路线:“华夏祖先为什么重视礼乐?就因为很多集体感和政治观念通过言语来说教,会显得很突然不好意思,看看现在的官文已经和普通人说的东西都是两套文字了,但是音乐可以作为润滑剂和粘合剂,很好的把这个差距连接起来!”

  还引经据典:“《礼记·乐记》说:“乐也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故先王著其教焉,《诗序》里面也说……”

  白浩南看这老家伙甩着马尾辫摇头晃脑的掉书袋,还是欣赏李琳吧,这姑娘心眼笨,还是马上感觉到白浩南的目光,还回个傻乎乎探询的眼神,多赏心悦目啊,白浩南就跷二郎腿当大爷,开始寻思自己那些事情,明天巴西教练们到了,照例在平京找个地儿狂欢热烈庆祝下就带到桂西去,接着……

  麦姐注意到他走神:“喂!老南,乔子这歌推广起来以后,你这训练营可是要拿股份才能感谢乔子这份心意啊!”

  白浩南表情夸张的收回心神:“啊?一家人还讲究这个?”

  乔莹娜笑眯眯的看,偶尔跟身边的宋娜低语几句,她的助理好像都是跟小婉一个模子学出来的,非常在意的把自己后退隐藏,不上桌不靠近,哪像李琳那样没心没肺,看来于嘉理没少吩咐,白浩南都看出点苗头来了。

  老钟还在强调:“我这么多年,你说迎合各部委,揣摩上意的恶心玩意儿还见得少了?这种音乐最重要的就是得发自真情,深入人心,又有很高的艺术水平,真正能做到影响人、感染人、熏陶人、鼓舞人,刚解放那一二十年是出了很多优秀音乐作品,就具有这样的力量,所以至今能够广为流传,这些作品才可以说是当代中国的风雅颂,看看现在写那些歌功颂德的东西都是什么玩意儿!”

  白浩南是看不懂这些文人的东西,可后面匆匆赶来的俞天显然就懂,和喝了几杯愈发狂放的老钟说得还比较有缘,不过他不怎么喝酒,抽空让助理比较正式的递交了份协议书,算是从商业法务的角度确定拿下这首《破晓》的影视版权,他这边真的准备启动足球题材影视剧了,甚至连片名都打算直接用破晓。

  还没正式上市,已经保证了这首歌有六位数的版权收入,乔莹娜的价位目前也就这样,但假如这部电视剧红了,主题曲也红了,那就多半会水涨船高,所以有些她这样二三线的歌手跟经纪公司,甚至不惜自掏腰包都要上这种当红小生的戏。

  俞天这个面子给得很够了,乔莹娜还是当成是给自己男人面子。

  白浩南也就更认真和对方讨论关于足球上的细节,很明显俞天是个连越位都搞不太清楚的外行看热闹,但有自己钟爱的球队和球星,这也算是明星人设的一部分,就凭这个就能圈粉不少,他在保持体型上也健身锻炼没有间断过。

  所以白浩南允诺等这边剧本出来,他会全面的看一遍有什么外行话没,另外对片子里面关于足球比赛的场景设计可以提出专业意见,当然他主动提出来是免费帮朋友的忙,甚至还可以借比赛训练基地作为拍摄场地呢。

  这么说起来,麦姐都觉得自己的格局是不是跟这俩比小了点。

  等饭局散了,忙碌的各位又开始奔赴下一个局的时候,白浩南他们这边反而都回酒店了,上了女助理开的经纪公司商务车,乔莹娜终于没忍住激动:“真能跟俞天合作,那还是能让更多人听见我的歌!”

  副驾驶的白浩南是真淡定的笑,指自己脸侧,乔莹娜会意的伸头过去亲一下,他就喜不自禁的值了值了。

  乔莹娜解释,毕竟除了当年的选秀大赛,她一直再没有登上过全国性的平台,《别醒来》也是歌红人不红,最后卖的影视剧也是歌比剧红,不可能超越她自己的级数,但俞天这样国内一线当红小生的主打剧用了她的歌,那就真是往上拽,各方面都会有提升,起码麦姐这边也有更大的支持,上了更高的台阶呢。

  这也契合了宋娜说的傻人有傻福,越是心无旁骛的专心于把事情做好,而不是玩空心思自作聪明的去钻营,越能夯实自己的根本,当机会到来的时候才能抓住,乔莹娜在自己人面前还是有点自豪自己这一年的选择,起码孩子、男人、医生、唱歌都没耽误,完美!

  白浩南这时候来泼冷水:“人红是非多,我这堆糟心事以后迟早会咬到你,先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得多。”

  可能是喝了几杯红酒,乔莹娜难得嗤之以鼻:“咬我?我身边所有人都知道你什么样儿,你当初在医学院的时候泡那么多护士女医生,来找着我看笑话的还少了?我这心理素质啊,就是从那时候练出来的。”

  白浩南不以为耻的嘿嘿笑。

  李琳还敢好奇的打听有多少护士,她看到过的只有白浩南回到蓉都第一次和老朋友们见面那些匆匆来去的倩影,乔莹娜终于可以掰着手指细数她知道的风流韵事了,宋娜都使劲眨巴眼睛,和她在溙国看到的龙毗区别太大了。

  所以再接了巴西教练们,宋娜也不跟着去热闹喧哗,甚至完事儿以后大部队开始转战桂西的时候,她还选择跟乔莹娜回蓉都去:“桂西我去过,就不好奇游览了,而且回蓉都和阿威他们会合以后,我得准备返回溙国解决我们签证的问题,又要过段时间才能来中国,就不去桂西让于小姐觉得碍眼啊。”

  还想把李琳也带着一起走的,这姑娘却有个很响当当的理由:“我爸妈在桂西,我回去看看他们总是应该的吧。”

  乔莹娜说她难得聪明一回,她还得意洋洋呢。

  所以再从平京前往桂西,难得是白浩南和李琳单独相处的极少时光。

  哪怕有一大堆巴西教练,她也比往日积极热烈得多,在航班上就进进出出的用点这段时间积累起来的日常英语招呼教练们,忙得让空姐都怀疑这个动作规范的美女是不是在抢她们的工作内容。

  当然,绕着弯提高服务质量的根本,还是让白浩南坐普通舱都享受到了头等舱待遇,因为人多得超出了头等舱的座位数,所以为了拉拢关系,所有人都坐的普通舱,这姑娘悄悄从酒店给白浩南带了白拖鞋,上机就服侍他换鞋靠椅子上当大爷,她还有板有眼的按照空姐路数来,随时询问有哪点不合适不满意的,白浩南笑得没边,随便她折腾,高兴就好,自己却没多会儿就盯着外面翻腾的云层,开始沉浸到复盘思索中。

  老钟还是看到了苗头,承诺马上开始建设训练营,争取在两三个月后就开营,在今年暑假来大作一番,但招生的问题起码这个阶段还是很难解决,所以整个北方地区起码现在白浩南是不指望了,小婉在江州虽然收取了好几十家申请加入训练营体系的各地报表,但无论于嘉理还是老陈,这个阶段都倾向于先把手里这几家给经营好,等待桂西大基地投入以后,再开始铺开局面。

  所以三个小时左右的航程中,白浩南脑海里反复萦绕的都是球场上的那些孩子,还有自己接下来的这几步棋。

  好不容易收回思绪,感觉到肩膀上的分量时,侧头看见李琳又靠在他肩膀上酣然入睡了,这姑娘是真的心大。

  白浩南这种可能天生就心思细密的性格,如果不是曾经经历过大量的姑娘,真的很难想象这种性格是怎么活下来的。

  心大的李琳在抵达桂西的时候,还特别提前跑空姐工位那边去娴熟的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这边可是亚热带二十来度的气温呢,自然又是小西装小短裙黑丝袜,很是吸引了整个客舱特别是男性旅客的目光,哪怕白浩南推的那行李箱都是她的,还是显着白浩南跟特么亿万富豪似的,还有一群外国人围着衬托。

  所以出来就气得于嘉理给她屁股上一巴掌:“你还真不介意自己小秘的身份,低调点不行么,我妈她们按照家法治理小三的话,老白都保不住你!”

  的确是,小于老板都已经尽可能靓丽出行,明黄色包臀裙和大开领尽显曼妙风姿了,敌不住这位的基本条件啊,光是那衬衫上的黑色小丝带领结和衬衫下巴掌宽的黑色短裙,就够让人心猿意马了,难道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现实还真就是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