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21、傻人有傻福

421、傻人有傻福

  白浩南的职能确实在转变,贵黔的十多天时间基本上没有下场带过队,都是一直旁边观察,外加跟外籍教练们开会,最后确定了七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到蓉都去上学培训,另外有两个因为家长的态度没能成行。

  他自己接着到平京,除了接待抵达的第三批二十名巴西籍教练,就是考察乔莹娜的音乐圈朋友老钟的训练营筹备。

  主要是青少儿球员招募比较难,平京啊,全国的首都,什么样的资本和关系都有,哪怕少儿足校也是全国风向标,连滇南那么偏远的小县级市副市长都能嗅到的敏感讯息,这里早就有大把的人在奔走经营了。

  而且需要向全国推广的模式往往都在平京周边做试行,所以老钟花三百万搞个场地是没问题,但是招募青少儿球员中的好苗子就有很多竞争对手,还得像西南地区的那些训练营那样大面积的免费培训,有点难,实际操作起来以后老钟两口子有点迟疑,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宗连伟那样饱含愧疚之情,也不像乔子那么毫不犹豫的信任。

  但老钟还是热情的,白浩南三人一抵达,就先邀请到自己的录音棚参观,介绍那些动不动几十万上百万的设备,还有整个棚里谁谁谁哪样的明星又来录制过什么样的歌曲,乔莹娜去年的《别醒来》单曲也是在这里录制的,白浩南对明星没多尊崇,也不怎么关心,宋娜是外国人更只是挂着礼貌的笑容,也就李琳一路上小嘴都在惊讶的O型。

  所以老钟也很应景的邀请这位见过面的漂亮东北姑娘录一段?

  应该说他这个圈子见多了带着漂亮蜜儿的男人,白浩南跟乔莹娜之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不惊奇。

  没想到李琳赶紧忙不迭的使劲摇手拒绝了,还一个劲往宋娜背后躲:“我不会唱歌,不会……”

  白浩南也帮她证实了:“以前就荒腔走板的没个调儿,不用费心了,咦?俞……先生吧?对!天哥好!”

  几人正在随口说着什么,前面一间棚里出来一群人,众星捧月似的围着个帅哥,正是当初和乔莹娜重逢后的演唱会见过那位谈吐不凡的帅哥明星俞天,也亏得白浩南记性好,他平时不看电视不看电影的。

  俞天眼睛一亮,把手里的文件朝着旁边人递了伸手:“怎么样?最近罗马里奥会来中国么?”

  老钟站在旁边起哄:“对!再请过来,准保能吸引孩子进训练营!”

  白浩南笑笑:“哪有那么多大明星激动人心,露脸就那么一点,大多数时候都得在场上场下苦练,我们是搞训练营又不是明星经纪,他来趟很贵的。”

  俞天却很有同感:“对!好多人看着演员台上风光,其实拍戏过程有多苦,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更不用说了,老……南有道理,我记得乔小姐是这么叫你的吧?”

  恐怕只是大半年前见过一次,俞天这记忆力和自己有一比,所以白浩南感觉很亲切:“给介绍下,这位是我的球队经理,来自溙国的宋娜女士,这是我的秘书李琳,你的忠实粉丝,能签个名或者拥抱下,准保她能傻乐一个月。”

  实在是看见李琳脸上眼里都在冒小星星,白浩南真没什么嫉妒吃醋的重点推介,前八戒女佛心稳定,可能也是在她这没有明星光环加成,很礼貌的躬身笑笑,俞天也跟孕妇礼貌的握手了,但李琳一改刚才躲在宋娜后面的动作,立刻把手机塞到白浩南手里,甜笑着一脸期待的握紧双拳在胸口激动靠近男明星。

  俞天也多看她两眼,哪怕在影视圈阅人无数,看到的漂亮姑娘得用箩筐来装,但李琳这么干净本真的感觉也很少见,起码要演到这样儿的地步,那得多好的演技了。

  李琳不管,抓住机会蹦跳到俞天的身边忙不迭剪刀手,俞天还有配合她站位,白浩南赶紧拍照,但是有提醒:“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你就不抓住点表白什么?”

  李琳唰的下脸红了,又从俞天身边跳开,夺回手机翻看照片,看都不敢看俞天,但是有悄悄的调出自拍模式换角度偷偷把所有人都拍进画面里。

  在场都是聪明人,现在都看出来白浩南和李琳可能真不是那种关系,俞天却忽然给身边的人小声说几句:“不知道老南这位秘书,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剧组来试镜,我们有个女配可能很适合你来表演下?”

  这个邀请绝对比刚才老钟那个戏谑的玩票建议要诚恳得多,而且恐怕只要是漂亮姑娘,可能都不会拒绝演影视剧的诱惑,但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李琳竟然又是毫不犹豫的使劲摇手拒绝:“不了不了,我工作很忙的。”

  北方的天气比蓉都、贵黔冷多了,但在录音棚内带着暖气又热乎得很,所以脱了外大衣的秘书小西装短裙加丝袜高跟鞋明明是很魅惑的穿着,在她脸蛋上呈现出的表情却纯真得要命,连俞天周围的几个人现在都嗯嗯的点头:“天哥有眼力!真的有那个范儿!”

  “这角色就是量身定做的,绝了,很有新鲜感!”

  “准保亮眼!”

  看着那认真拒绝的表情,俞天也更感兴趣:“不耽搁,就是拍几条十几秒的镜头,最后剪出来可能就十来秒,扮演我的秘书,单独约好时间下组去拍了就行……”还很幽默:“管饭!当然你要拿报酬签协议也行!”

  没想到李琳还是坚决拒绝,在场的又有多半都以为她是白浩南的禁脔,连老钟都开口劝了:“老白!机会难得,天儿的口碑人品那都是一等一的,没准儿这么几秒钟就能红了,别人求都求不来这个机会呢。”

  其实白浩南一直和宋娜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热闹,这会儿转头看李琳,这姑娘也赶紧看他,表情还有点紧张慌乱和委屈,好像所有人都在逼她做什么坏事儿一样,所以白浩南再笑点:“好了好了,她如果求着演这个角色,那也不是这个样儿了,就是个单纯孩子,不喜欢就不去,天哥很好说话的。”

  俞天听出来了,叹口气:“唉,来来来,我邀请大家一起拍个照合影行不行?我来邀请李秘书跟我合影留念下好不好?好歹也让选角的照着您这标准去找啊,尽给找些网红脸,怎么都不对劲!”

  他那一块的人里面就有一直拿着单反相机的,但这次拍照李琳不愿挨着他了,隔了宋娜还有点嘟嘴。

  老钟又约饭局,广招朋友跟俞天一起,白浩南当然不会去,本来就不熟,知道乔莹娜可能也是这几天找机会过来进棚,就笑着告辞了,说回头再聚,主要是出来给李琳一阵劈头盖脸的揶揄:“卧槽!俞天啊,去年你不是迷成那样了么,找他拍照时候都还跟花痴似的,去拍拍戏没准儿就红了赚大钱,你傻啊!”

  傻子却一脸的如释重负:“我妈说别人奔着脸蛋长相来的,就别去上当!”

  白浩南没好气:“要不是怕你刚才哇的一声哭出来,我都把你论斤卖了,生在福中不知福,你如果不漂亮我们当时就把你扔在传销公司了。”

  李琳蹦跳着挽住宋娜:“我知道你为我好,不会非要我咋的咋的,爸妈都没这么啥都惯着我,我就认这个死理儿,别想我去上当。”

  走在中间的宋娜脸上笑得愈发有观音菩萨的端庄,左右看不说话。

  白浩南就不隔着孕妇打情骂俏:“我跟你说,漂亮就是一种天赋,就跟我们现在到处挑踢球踢得好的孩子一样,你漂亮而且气质好,俞天是个有眼光的人,我也看得出来人不错,如果他带你,就像乔子被麦姐带着进唱歌一样,你自己心里明白在做什么,那就能像乔子那样,唱歌是唱歌,工作是工作。”

  这话已经说得很讲道理了,宋娜简直欣赏的点头,李琳还是不为所动的偷偷做个鬼脸,使劲裹紧身上运动大衣:“我学不来乔姐的,别想忽悠我!”

  白浩南懒得跟这一根筋废话了,宋娜却笑笑开口:“可能李小姐这个就叫傻人有傻福,其实很多佛经里面都说傻瓜是佛菩萨,聪明人是凡夫,因为聪明人才会欺负人,聪明人才会作弄人,起心动念,言语造作,无不是罪,能成佛的都是傻子,龙毗现在不也在傻傻的一门心思做傻事么?”

  一边说还是有点忍不住的一边跺脚觉得冷,这平京户外稍微走两步风大得简直跟刀割似的,李琳感觉和白浩南被并列了,乐得一个劲提醒她还是叫自己大琳子,亲切!

  白浩南唉叹口气,干脆去路边买了俩烤红薯跟两位傻姑娘分享,真的有点傻,明明可以去吃香喝辣,却在路边啃红薯乐成了啥。

  聪明人老钟的态度有点拖沓,白浩南也不催促,对方因为罗马里奥访华才那么激动的参与进来,现在考虑利益又推三阻四的观望,他更不会纠缠废话,等着巴西航班过来的几天,除了去考察平京的足校和按照老陈指点去拜访了几位官员老关系,就是租辆车带宋娜和李琳到处逛景点,今年春节后平京郊外还有挺厚的雪,宋娜嘴上不说,眼睛却随时都在盯着市内各种残雪的。

  白浩南多知情知趣啊,先去皇宫让两位只在各种宫斗戏里面看过红墙绿瓦大宫殿的姑娘欣喜不已,结冰的湖面上那就是李琳的主场了,但运动细胞一直不发达的她也就得意炫耀下玩乐方式,真是除了漂亮没什么玩得溜,白浩南稍微上手下,都能把冰刀玩得比她娴熟,宋娜当然主要是看了,但坐在冰车上也很开心。

  最后才是长城,只是这野外风更大了,宋娜围巾手套口罩包裹得极为严实厚重只露出眼睛,李琳走不了多少步子却累得娇喘吁吁敞开大衣,哪怕是为了旅游换成运动衣,但跟着陈淑芬学来的紧身运动长裤和运动套头衫在里面又倍显婀娜多姿,特别是现在的运动衣裤和鞋子都是鲜艳彩色,衬托得她这假锻炼又是种风情。

  总之人漂亮,稍微换点打扮都能有新感觉。

  这姑娘爬在长城上还老是要挂白浩南手臂,让白浩南的内心也许还是觉得这姑娘没去拍戏也是天经地义的好事情。

  所以幸好有宋娜一块儿,有点旖旎也不至于暧昧,李琳恐怕也没卖弄风情的指令,她是真累,可又乐得开心。

  全靠白浩南拖着三人才登上白雪皑皑的古城墙顶。

  哪怕白浩南双手都小心翼翼的扶着孕妇,却还得靠那个累赘来指点雪地和路上结冰走路的窍门。

  也亏得白浩南身强力壮了,比较冷清的城墙上也没别的游客,这样抱一个拖一个的人神共愤画面也不会被人侧目,然后所有的小心思可能都在爬上城墙顶部的时候烟消云散。

  伴随着三个人挤靠在一起都呼出的浓浓白气,周遭大雪封山、万籁俱寂,哪怕白浩南脑海里没有长城内外,惟余莽莽的著名诗词,眼前的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充满了苍茫辽阔的壮美。

  可能是因为剧烈活动才走到这里来,脑海里没有被冻得麻木的发愣,只有面对壮怀景致的敬佩,这样的天地中,人是多么渺小又卑微,可脚下的长城却又偏偏是人力形成。

  早就盼望来看看这种和溙国风情完全不一样世界的宋娜,早就双手合十虔诚的对着周围开始念诵经文,白浩南从后面把双手穿过她的腋下抱住胸口,感觉在欣赏美妙的音乐,李琳又悄悄站他身后,先靠了靠,再好奇的掀起运动大衣的风帽,发现那下面有片没有雪水还很温暖的地方,把头靠在那里,侧着脑袋看周围的世界,最后更是把双手试探着一点点放进白浩南的大衣口袋里。

  可能还是因为周围没其他人,这样三个人靠在一起,身上还慢慢能飘下雪花,周遭空山鸟飞绝的天地中,又透出几分静谧与温暖。

  挺空灵的感觉延续了好久,只是三个人的体会肯定都不一样。

  直到手机铃声飘荡在这个好像已经是穿越时空的世界时候,白浩南反应了好几秒,才艰难的试图找寻电话,还是身后的李琳从他衣兜里拿出来:“咦?乔姐的电话……”一边说就一边接通了凑到白浩南的耳边。

  这样的傻秘书确实是贴身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