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9、绝望可以浪荡,也可以看见光亮

419、绝望可以浪荡,也可以看见光亮

  要揣摩白浩南的异想天开思路,只要回头看看他的经历就清晰无比了。

  可以说在进入传销之前都在瞎混,在那个充满打鸡血的世界里,白浩南起码明白了这世上真的有很多盲从的蠢货,他们贪婪无知还很自以为聪明,比以前白浩南以为的HMP,数量比例都多了很多,但溙国和缅北的经历让他清楚这才是人性最基本的模式,如果仗着智商优越感去卖弄去祸害,那也太没有良知底线了,如何利用好民众舆论,怎么在这个炒作博眼球的年代成为话题中心,然后去达成自己的目的呢?

  瑞能和尚跟天龙法师显然给白浩南展现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同样都是利用宗教制造氛围,向恶向善的结果,狂放和内敛的手段,其实从正反面都在给白浩南上课,都有可取之处,也都有做的不太好的弊端。

  缅北不过算是实习期罢了。

  过去一年都好像是在积累底气,积累兵力,现在才开始正式上路,他甚至对自己后面三五年都有个比较清晰的规划,要知道以前可是给自己留了十来年的青训积累时间,现在这猛然提速,才一年左右没什么可以马上拿得出手的子弟兵,就可能要开始投入战斗了。

  听完白浩南对自己教练生涯初期的大概规划,不光是于德光鼓掌叫好,连白连军都聚精会神的听进去了,更不用说老陈脸上带着点溺爱又欣慰的笑容。

  也许只有他才知道白浩南其中蕴含了多少深情,对那块绿茵场的深情。

  曾经无处释放的鸡贼,终于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这种气氛下,陈素芬带着伊莎一起走进包房,都没能让于德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还问女儿不是还有几位朋友么,一起都邀请过来聚一下啊。

  看来于德光跟他女儿一样,都有收集癖!

  陈素芬跟父亲的热络程度远不如于家父女,但是对包房内所有人和睦相处的态度有点敏感,似乎她故意带着伊莎进来的目的都被识破了。

  伊莎不在乎,坐下来就给白浩南热烈讲解高原训练基地的建设进度,基本上已经开始到安装阶段,留下一位助理监管联络她们,剩下就是春季高原训练杯赛的剪彩开放检验了,她很有信心,特别是当地警察部门全面配合,已经组织起镇上第一支球队来,现在的伊莎,比乡亲们口中只是在蓉都赚了大钱的女老板,进一步晋升到了背景惊人的地步,说到兴起,伊莎还索性揽了白浩南的头,响亮的在他脸上亲一口!

  三位长辈只能尬笑!

  但显然白浩南贪花好色的本性这三位比谁都清楚吧,这好像也是他话题性的一部分,事情已经都这样儿了。

  装着没看见吧?

  似乎在那一系列未来要面对的操作面前,这都不算什么了。

  这就像足球运动员们中间那条铁律,如果场上有拿得出手的表现,场外再欢脱也只会被一笑而过。

  于嘉理还特别招呼李琳过来坐下一起吃呢。

  好像都没把这当回事儿。

  回过头于家的大队人马就瞬间清空的返回桂西了,收购一块面积巨大的大学校区,对于信奉手里不留多少现金的于老板也是个需要动点心思的事情,酒宴上他的说法是会清理部分商业地产,这点也得到了于嘉理的证实。

  可以说于德光的经营理念正处在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候,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底层狡黠作风,各种各样的投资收益最后都转化为商业地产投资,不但保证了二次投资,还让地产本身产出租金,反过来再进行别的项目投资,属于一直滚动的利益转化为大量的固定资产,于嘉理后来的投资公司都没有脱离这种框架,直到翡翠玉石交易市场的运营,才算是闯出一条新路。

  而于嘉理全面大展拳脚正式上位以后,新思想的进入也带来对老模式的审视,虽然目前地产价格依旧在不停上涨,但于家主力收购的商业地产反而有危机感,因为根据于嘉理这边的大数据整理,网络交易特别是现在已经开始风行的手机购物,显然对商业门店销售产生了很大的威胁,这两年于嘉理就是全力在揣摩这个方向,如果商业门店倒闭率越来越高,商业地产的价值肯定会一路滑坡,哪怕地产价格坚挺,租金是绝对稳不住的。

  所以于家多年来持有的大量商业地产,正好可以借着这次大动作清理洗牌,在目前地产价格还没有什么变化时候,借着需要筹措大量资金的理由,高位抛售!

  虽然各种政策都在提倡要维护实体经济,但在于德水这种老狐狸眼中,他嗅到的感觉和女儿梳理出来的结论是吻合的,必须调整。

  没这么大的项目理由,这样大面积的转让抛售,可能都会引起政府干预了。

  这个商业机密甚至连助理秘书都退下以后才顺口说了几句,李琳还真是被当做自家人了。

  这也导致最后返家的时候,白连军在车厢里沉默好久才冒出来一句:“好像他们看见的东西,和我们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老陈喝了几杯黄酒,靠在椅背上笑笑没说话,白浩南的解释是:“就像你看见乒乓球跳动的时候,那轨迹旋转意味着什么,我和老陈看球员跑动意味着什么,他们看政策、价格想的东西都跟我们不一样,专业而已。”

  老白嘿了下:“怪不得他们能发财。”

  老陈拍拍老朋友的腿:“不光是这个,活到老,学到老,去年见过小南,我才开始学英语,老于那么多钱,那样的岁数,还在学习网络经济,这才是最根本的,老白,你闲得太久了。”

  白连军没吭声。

  年后的一系列举动确实像组合拳一样快速变动!

  马儿被最新的大动作惊呆了,强烈要求桂西的大型训练基地朝着蓉都省倾斜,他立刻通过蓉都足协去争取一切政策,并且开始对蓉都所有能联络上的青少年足校搞串联,争取成为桂西训练基地的主力军,毕竟桂西本身的足球传统一直都不怎么样,不可能用桂西本地青少儿球员来填充这么大的训练场地,而且当地足校也不太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开敞资源吧,但是急切希望走出西部,打出成绩打上顶级联赛的蓉都可以!

  因为有马儿来张罗。

  白浩南只能催促桂西那边的动作也稍微快点。

  同时林城小学的青少儿足球培训基地迅速开始进行施工建设,力求先于整个小学校区投入使用,因为蓉都市这边的训练营四块场地确实是不够用。

  当然一开春,就有四个年龄组的青少年梯队拉到了小镇上进行春训,带队的居然是老陈,以他在圈子里的地位,现在找寻甲级队以上的教练职务并不是个多困难的事情,教练资格证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业内其实有大把的办法可以规避,最简单的就是随便找个拥有资格证的家伙挂名,实际上由老陈来掌控就行了。

  但老陈推掉了好几个邀请,一直待在训练营,甚至是默默的戴着,不主动站在场边,而是指挥吉敏他们几个助教,毕竟一个导致小球员死亡的出狱教练,这种身份一旦在家长中间传开,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最后陪着一位外籍教练和几位国内助教一起上了高原小镇,伊莎和陈素芬又一起上去了,伊老板当然是去剪彩露脸的,陈素芬则是去感受下陪伴父亲当足球助教的感觉,顺便把三个儿子也带上去了,她妈却以要回家打牌跳广场舞,看过外孙就回了江州。

  好在陈素芬早就不会为这种事情伤感,注意力更学着全都放在绿茵场上。

  因为春节前乔莹娜母女俩跟父母一起返回了绵林,白浩南除了往返绵林和蓉都之间看看儿子,接乔莹娜回到医生岗位值班,督促训练基地的建设,其他时间不是在训练营陪孕妇看其他青少儿训练,就是到医院照顾郭咲咲,陪她做了最后一次植皮手术。

  白浩南也是第一次有幸接触到这种算是美容手术的细节,就是从其他完整又有较强再生力的部位揭下一块块皮肤做拼接缝补,因为还要等待移植部位的重复生长,过程痛苦可想而知,但郭咲咲还是一声不吭的坚持下来了,原本把伤痕当成勋章的她,这次居然做出这么大的努力,爱情的力量还真是巨大。

  虽然当事者都不把这俩字给挂在嘴边。

  相比之下植发还简单些,郭咲咲头上已经能看见黑色一片的板寸,虽然她自己还是要戴着绒帽在白浩南面前遮挡,但白浩南多娴熟的就帮她摘了:“多晒晒太阳,长得好些,你不知道宋娜和阿依以前就是尼姑,她们光头我都看习惯了,你这点算什么?”

  郭咲咲对白浩南泡妞的不要脸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对足迹广泛到这样的职业范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但只是表情眼神流露,忍住了没吭声,而且很快又恢复到笑脸,要出院了嘛。

  最重要的还是减肥成功了。

  甚至有些清瘦的感觉,但对于体重数据她还是有点不满意:“主要是我长期都有锻炼,压秤!”

  白浩南又在病房带着她开始尝试做深蹲这些类型的锻炼:“出院以后,多保持深蹲锻炼,你这身高体形都是固定了的,多增加点力量训练也能保证你的身体反应,特别是下肢力量更强大,在某些危急时刻有足够的爆发力,当然我是不希望你再有把自己扔出去帮别人挡枪子的行为了。”

  全身除了双臂还缠着绷带,已经能正常运动的郭咲咲先甜蜜后警觉:“你要走了?”

  白浩南轻松:“蓉都这边的事情开春以后就基本上进入正轨,我要开始在好几个地方轮流考察下,特别是我们在桂西有个比较大的项目需要我去呆些日子,但绵林也要经常去,所以还是会经常从蓉都经过,回来就给你打电话。”

  郭咲咲的思路确实和普通姑娘不一样:“我能查到你的开房记录和随时所在区域,要是你经过蓉都不来看我,我就去找你!”

  白浩南顺势抱着她靠坐在椅子上,刚才还虎虎生风健身运动的姑娘立刻软了,脸红又紧张的小声:“你……那秘书在外面。”还有个看护助理呢。

  泰迪南脸皮厚:“我现在都提醒过她进来要敲门的。”

  郭咲咲就忽然变得激烈而主动了,反身骑坐在白浩南腿上使劲抱着他亲,白浩南没忍住笑,红脸姑娘抱怨:“又怎么嘛!”

  白浩南艰难:“我总得适应下,人都说姑娘抱着是小棉袄,你这都军大衣了,动作能不能小点,我特么脖子都要折了!”

  郭咲咲赶紧抱歉,可对白浩南作怪的双手走向更是浑身紧绷,双手攥着拳头,好怕自己忍不住伤人。

  结果正在魂游天际的时候,病房门没敲就推开了,郭咲咲嗷呜一声用纱布手抱着胸口蹲下去,白浩南看见郭妈妈进来也只好傻笑,还得拉了姑娘挡住自己的丑态。

  郭妈妈显然也有点尴尬,但坚持住装没看见,神情泰然的面朝茶几自言自语:“晚饭够不够吃呢?也不知道老头自己在家能不能照顾自己。”

  这边赶紧整理好表情衣服带着猴子屁股般的脸色分别坐好喊妈。

  郭妈妈才好像刚看见一样,坐下来更好像顺口的提到外面的秘书样貌真好看,白浩南解释是:“以前我们在传销团队里面解救朋友的时候,顺手救出来的姑娘,她爹妈把她托给我帮忙照顾的,漂亮好看也是我们公司的门脸,今天她爹妈还专门从东北过来看她呢。”

  郭妈妈不知道以前是警察系统哪个部门的,慢慢点头:“嗯,看得出来,是个好姑娘,是要好好照顾。”

  郭咲咲肯定没她妈眼力好,一个劲的推白浩南赶紧去办自己的事情:“出差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回来就给我打电话……嗯,争取下次给你奖励!”说到这个刚褪下去的脸红又染上了。

  这个对白浩南的诱惑力不用说,一个劲点头起身告别!

  等出门上车李琳这傻子都能看出来他眼神不对,鄙夷的瞥他却没说什么,一个劲翻看自己的手机上关于爹妈的抵达信息,说是要独立,远离父母这么长的时间还是想念了。

  白浩南趁机:“你爹妈来,就留在蓉都多陪他们玩玩,周围风景名胜这么多,我先去贵黔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李琳连忙先拍打了他的手示意说脏话,然后再鄙夷:“甭想甩下我,打小我爸妈出门玩就没想甩下我,现在你也别想,除非你讨厌我。”

  面对这么好看的姑娘,白浩南怎么会讨厌呢,还是先回基地才把车扔给司机陪李琳去机场,倒不是他摆架子,实在是不想让人觉得误会。

  更何况接下来自己真是要到处跑,带着可不是太容易撩火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