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8、一将功成万骨枯

418、一将功成万骨枯

  师徒俩就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对那看似几千万的培训机构资产视若无物,师母都满脸鄙夷了:“当个教练赔得倾家荡产你还没汲取教训?”

  老陈不理老伴:“没问题吧?我还是有人脉关系的,绝对不会干扰你,我只是想把我所有当主教练的东西都教给你,我只是想帮你,帮着……我还是想把蓝风队搞上去!”说完还有些咬牙切齿的悔恨:“是我们两个,把蓝风队搞降级的,我们有责任把蓝风队弄回去,有责任重新让江州球迷拥有一支顶级联赛球队。”

  开车的白浩南想想笑了:“卧槽……”刚说,李琳就赶紧拿装平板电脑的皮绒包打他的手:“规定了不能当着孩子说脏话的!”

  老陈的眼神和白浩南一样无奈,只是白浩南挠挠头重新调整话语:“老陈,你这纯属给我加码,对于烂掉的东西,我觉得捏着鼻子吃烂苹果,不如我们重新种棵树,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利用好你的人脉和关系,操作好未来价值几个亿的青训系统,特别是桂西那个大本营,你要传授给我的东西,随时都可以教,我也需要从头开始锤炼自己带队打比赛的能力,你说呢?”

  曾经随时把脏话挂在嘴边训斥徒儿的老陈,靠在松软的真皮座椅里面,还下意识的回头看看后面被阿依轻声细语交流的外孙,终于感觉到这个徒儿变了,或者说自己真的是老了,新陈代谢这种无法违背的自然规律摆在了面前,有点沉默。

  师母却探头扶白浩南的手臂:“几个亿?你怕是别上了其他人的当,随口跟你吹牛皮,蓉都这边的人都喜欢吹!”

  白浩南笑笑拍下手臂上的手,感觉师母这几年皮肤保养得还不错,吩咐秘书:“给素芬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

  说着车已经拐上城区环线,很快,当李琳汇报陈素芬她们已经顺着有些湿滑薄冰的山路安全抵达市里,准备登上高速公路的时候,那片绿白两色的显眼建筑已经出现在环线快速道旁边,在监狱里面隔离了足球四年半的老陈立刻全身都趴在了车窗上,出神的看着那片越来越清晰的场地,和绿茵草坪上生龙活虎的孩子。

  一一他们也七嘴八舌的趴在车窗边讨论踢球,老陈闻言又朝后面看了看,看挤在一起的外孙,终于点点头:“好,但是所有权关系不能给我,都给素芬吧,我是被禁止参与任何跟足球有关的事业的。”

  白浩南点点头,反手到后面拍拍师父的膝盖,算是安慰那有点凄凉的口吻。

  对一个热爱足球一辈子的人来说,这种行政命令实在是有些残酷,当然,摆在宗明的生命面前,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好在中国人总是习惯于绕开规则行事。

  外籍教练虽然不认得这个老头,但是能看见他身上带着训练营徽标的运动大衣,所以有客气的致意,老陈居然能蹦出来几句哈啰,三克油,让白浩南吃惊不已,虽然那发音也跟自己差不多的抠抠搜搜,但明显是练过!

  老陈没理徒弟的夸张反应,直勾勾的穿过教练,走到场地边缘,双眼贪婪的看着眼前所有的孩子,呆呆的站在那不动了。

  相比自己更熟悉的那个随时都在怒骂的老陈,白浩南现在能明白白发老人心里的情绪,远远的伸手挡住了赶过来的白连军靠近,自己也不过去,就让老陈站在场地边,让他尽情的沉浸到自己钟爱的足球中间去。

  曾经犯过的错无法抹去,但只有挚爱才会促使人焕发新生,这对老陈,和白浩南自己,都是一样的道理。

  忽然,天空就开始飘飘扬扬的洒下白色絮片来,远近到处都能听见孩子们在惊喜的欢呼:“下雪了!”中间甚至还夹杂着溙语的软绵绵口音!

  白浩南一回头,果然是天台上的宋娜和阿依正欣喜不已的双手捧着想去接住雪花!

  老陈却只是手臂抬了抬,好像准备叫喊什么,最后忍住了,转身对白浩南露出些笑意:“还记得么?你十二岁的时候,江州也下雪了,你偷偷翻墙头跟女生看风景,被我狠狠的打了一顿!”

  白浩南哈哈哈:“多谢当年不杀之恩。”

  师母脸色都变了下,老陈却笑着点头:“对!我会一直记得这个教训,青训不光是教孩子踢球,还得叫他们做人成长……这确实是我最应该呆的地方,谢谢你!”

  白浩南还是那嘴脸:“那我也要谢谢你了?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老陈哈哈笑的对远处老朋友挥手:“老白……我们还是成亲家了!”

  白亲家过来的时候眼神简直偷偷摸摸,愧对老朋友的表情让他经过儿子的时候还踹了一脚,白浩南没躲,怕父亲老胳膊老腿闪着腰。

  等到白家五子换上球衣出来在雪花中跟伙伴们开始踢球,老陈整个人都变得敞亮起来!

  接着从下午开始,络绎不绝得到消息的足球界人士开始来训练营拜访老陈。

  一个带过二十年青训梯队,做了十年职业一线教练的老前辈,弟子遍布全国各地的老江湖,不是白浩南那点影响力可以比拟的,甚至连马儿这样的国内顶级球星都得过来客客气气的称呼声陈指导。

  这就是江湖地位。

  不过各方邀约的晚宴,却没能让老陈点头答应,他主动要求白浩南联络老于吃顿饭,他来请客都行,从李琳的整个解说中他已经反复听到于总和嘉正集团的字眼,知道这是白浩南异军突起的最大幕后支撑,既然都还在蓉都那必然是要见一面的。

  于德水这样面面俱到的老狐狸怎么可能在老江湖面前弱了名头,甚至都没在温泉酒店主场宴请,带了女儿就非常客气的安排好地方还先行到达待客。

  老陈身上的草莽气还重些,见过大世面的他比小心翼翼,满脸只想痛骂儿子的白连军豪爽多了,走进包房厅堂就热情的跟老于握手寒暄。

  不约而同的都没带着孩子夫人来,白连军对儿子这种时候还敢带着那个高挑笑脸秘书简直恨铁不成钢,老于主动跟他握手时差点把腰都弯下去了,还是于嘉理赶紧扶起来。

  老陈不在乎这种局面,还问素芬什么时候到,于嘉理比白浩南都清楚,说已经在群里留言到了外环,半小时左右直接抵达餐厅,也就是这会儿的市内交通有点堵塞而已。

  老于就邀请坐下来先喝几杯茶聊聊,白浩南没有怎么在他面前提到过自己这位启蒙师父,但江湖地位和头衔还有经历就值得坐下来聊聊,更不用说白浩南从未跟他提到过自己会把股份转让的打算,开门见山的把这番言论摆出来以后,略知一二的于嘉理都吃惊了,老于更是有点沉默。

  商业运作很忌讳这样的合伙人变动,如果把所有权交给一个从未熟识并了解的人,而且还是很有分量的第一大股东,这对投资那么大的于家来说确实有点意外,而且是刚刚作出这么大决定的时候。

  之前还说不要的老陈这个时候也闭口不提,端着茶杯观察老于父女的反应。

  老于不说话,静静的看白浩南解释:“这个打算是一直都有的,我说过我的目的不是搞青训,青训只是为了给我储备力量,我要去做职业教练,带队冲锋陷阵的教练,而不是商业运作,于儿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对赚钱上市之类的东西不感冒,我们当初搞健身中心的时候就不感冒,现在还是。”

  于嘉理说话:“在商言商,这是投资数亿元的全新产业,对我们来说是全新领域,这一切投资决定都是建立在对你的信任之上的,你有梦想,要当教练我不反对,难道这两者不能共存?”

  白浩南靠在椅背上十指交错,这个动作其实是最近跟张锐学的,很气定神闲:“老于决定全面投入搞桂西大本营,这个动作有点快,我肯定是认同并且全力配合的,但那时候都没想到老陈会在这个大年夜后就出来,本来是想等事情理顺了再慢慢商量这件事的,你们老二位都比较快,这都超出了我的预计,所以也不能全怪我没把这件事说到前面。”

  老陈这个时候才点头:“我可以承担做事,但不会影响商业,我不懂,也不会伸手搞自己不懂的事情,对于我这个年纪的老家伙,特别是因为失手害死了一个很有前途的踢球孩子心里一直有愧的老家伙,有足球场让我继续做我喜欢做的事情,那就够了,吃得饱穿得暖以外的所有事情都交给别人处理,我只管带孩子,这点于先生不用担心,我相信小南。”

  老于客气的点头示意笑笑,但还是没说话,老陈继续:“我要问小南的也是,起码在你真正能得到一线球队,国际超级教练资格证以前,你继续管理或者充当青训机构的股东也不是什么问题吧,为什么一定要交给我?或者说交给素芬。”

  餐厅是带着古典中式风格的两进包厢,墙面都是青砖砌就,周围尽是雕花窗户宫灯帷幔之类的装饰,几人都坐在休闲厅的罗汉床和太师椅边,白浩南在最下首,李琳和于家父女的几位秘书助理站在门口,偷偷看见白浩南习惯性的摸了下巴,脸上依旧是那带点鸡贼的诡笑:“时代不同了,我要当的教练,和老陈那个时代的教练不一样,这是一场戏,可能要演个几十年的戏,我拥有一个自己的青训体系这种事情,越晚被观众知道越好吧?”

  这下连老于都忍不住哈了声:“说来听听看?!”

  于嘉理反而不做声了,撑住下巴静静的看着那个太师椅上的男子,眼神一如当年那个胖妞坐在球场边台阶上看着身边的帅哥。

  老陈也聚精会神的充满了探究,只有老白在东张西望,可能是对儿子这种装模作样的惫懒劲儿从小就看得想打吧。

  好在白浩南没怎么卖关子,更主要是在准备语言:“其实我在溙国带球队的时候就决定以后要做教练,缅北的时候基本上都在做这个事情,连上了战场,那么艰苦的日子里面,唯一能让我熬过来的就是每天钻研足球战术,我那可是拿人命去打仗练战术,整整几年做梦都在想我要是当了足球教练会怎么做,如果不是成天想这个,估计当时我能疯,就像我那两个最好的伙伴,离开战场以后精神都是不太正常的,对,我身边那俩保镖于儿你是看见过的,所以我对我这几年熬出来的足球认识有信心,只不过就像打仗一样,想当个将军,首先得有一支军队能让我指挥,所以我才搞青训,原本我以为老陈还在圈子里,这些东西本来应该是回来以后顺理成章的,这一年其实都是在补这个缺,现在看起来是差不多了。”

  在座的人更感兴趣了!

  白浩南自己都还是想了想:“于儿和老于都教过我,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不是商业,一块钱的东西卖十块甚至一百块才是做买卖,对吧?我不喜欢上市做大做强之类的商业运作当个老板,但我不介意做个商业化的教练,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做一个明星教练,一个彻底商业化,具有很高市场炒作度的教练,把所有光环都集中在我身上的足球教练,我要话题性全都集中在我身上,球迷无论仇恨还是喜欢,都知道我,我所有的球员都得为我服务,是我带着他们去打仗,而不是什么大牌球员来施舍给我,我才是那个明星!这样我的影响力才会超越一切,成为这个足球市场上的香饽饽,无论是压得住球员、俱乐部,还是得到官方体系的收编,我都是当仁不让的那个选择,明白了么?”

  不愧是枕边人,于嘉理迅速把握到了白浩南描绘的核心:“当个人无法从内部撼动体制的时候,你就用商业的力量来从外部改变?让市场哄抬着你去不得不改变?”

  白浩南点头:“体育运动,成绩是一切商业价值的基础,我会竭尽全力的去获得成绩,但市场化的操作,就像造神运动一样才是打造这块金字招牌的核心,老于你告诉过我,噱头一定要真实,我就是这个噱头,我的经历,我的战绩,直到以后会被逐渐暴露挖掘出来各种正面负面的东西,我都不介意成为市场影响力的一部分,但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一个完备优秀的青训系统之上,这是我们最后一张底牌,可以留到最后来翻开,而这之前,不应该打造一个从最底层慢慢爬起来的成功青年教练么?”

  人生如戏,属于白浩南的戏,这才慢慢的拉开帷幕了。

  浪翻天!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