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7、一直被爱,何德何能

417、一直被爱,何德何能

  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出来了,来接我吧?”

  白浩南还有点发愣吃惊,甚至没能从话筒里面反应过来这个苍老而平和的声音是谁,直到里面还是有点提高音量:“我说你如果有空的话,带着一一他们一起来看我,我今天出狱了!”

  白浩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出狱?你不是还有大半年么?!”

  老陈确实好像洗去了所有的火爆口吻脾气:“自从知道你回来,自从知道有一一他们,我每天都在想方设法的争取好好表现,现在提前假释了。”

  五年刑期,实际服刑四年多,对于他这种过失杀人罪已经算是很寻常了。

  白浩南简直是忙不迭,哪怕眼前的好几处训练营建设事务都忙得不可开交,他还是只来得及给陈素芬打了个电话,自己立刻带着三胞胎兄弟一起上车赶赴江州。

  故地重游的陈素芬和一心要把训练基地搞好的伊莎都没能赶回来过除夕,毕竟她俩一个熟悉运动设备,一个能串联族人和施工方,面对有点雨雪天气的施工现场,决定督战到最后,有了目标就不在乎什么过年不过年,所以现在六七个小时的路程慌慌张张赶回来并不合适,还是自己先去吧。

  当然为了照顾孩子阿依得一块儿,秘书也要带上随时处理公务啊,因为很可能马上往返,宋娜还是留在训练营好好休息,这两天蓉都的太阳不错,但据说马上又要下雪了,从没见过雪的溙国姑娘很期待,天天坐在天台上祈雪,但阿威说附近有座道教名山已经到处是雪了,借着到绵林监督工程迫不及待的去探路。

  从蓉都返回江州现在有两百多公里的高速路,老陈服刑的监狱还不到江州市,白浩南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一边让秘书帮自己拨通于嘉理的电话解释下今天的行程,一边寻思老陈回来以后,整个训练营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全面交给他?

  没错,看起来已经投资超过两千万的五处训练营基地,白浩南还是决定全都转交给老陈,凭借他在足球圈的名声和人脉,可能更有号召力在短时间内得到更多青训孩子的投奔,而自己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全面投入到自己钟爱的教练事业中了。

  眼前这些商业化运作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能重新回到足球圈,重新给自己一个由最低处往上走的台阶,但老陈提前出狱,显然有很多打算又要改变!

  真是计划不如变化。

  靠近江州,整个天气就变得有点阴绵细雨,这样的冬春气候,确实比不上桂西那边适合建立大型训练基地,而且这一年来每当炒作和宣传活动之后,往往是接待培训能力制约了八方蜂拥而至的家长和孩子规模,老于高瞻远瞩的铺垫确实是最符合训练营发展规划,也是最契合白浩南这个让更多孩子参与到足球训练中来的思路。

  这时候白浩南看见天气思考的往往都是和足球有关的细节了。

  真有点心无旁骛。

  哪怕三胞胎在后面玩闹得嘻嘻哈哈,偶然看右后视镜的时候才注意到李琳注目观察自己的表情:“咋了?”

  李琳笑得跟阿达一样:“又要看见老丈人了,最近你都看见好多老丈人了。”

  白浩南面对漂亮姑娘,表情永远是灵活夸张的:“拜托!这是我师父!其次才是素芬的父亲。”

  李琳想了下才问:“这么多老丈人,累吗?”

  白浩南自嘲:“当年是美女就敢上,到现在当然来的都是客了,大家开心就好!”

  李琳却没觉得好笑:“那你现在幸福吗?”

  白浩南看了看车内后视镜笑:“如果我说不幸福,那就是天怒人怨了,多少人羡慕我这样儿,我还是很满意的,就是有点不踏实,怕什么时候又跳出来个孩子说是我的。”

  李琳终于笑,又过了会儿才绕着弯:“那……我爸妈说春节回老家看了亲戚朋友,也要到蓉都来玩些日子。”

  白浩南心领神会:“来的都是客!不过你这……最近这段工作自己满意吗?”

  李琳坐得端端正正,双手交叠在腿上欣喜:“嗯,满意!我觉得还是给你当秘书最带劲,早上一睁眼就很期待工作,我们又要开会见什么人,又要出席什么场合,我做得还行吧?”说到这又有点忐忑。

  白浩南眨巴几下眼:“工作是没问题,你今年应该二十……”

  还没说完呢,李琳一叠声的抓他手臂了:“怎么能随便说我年龄呢!”

  感受着手臂上的力度,白浩南赶紧闭嘴双臂用力把握方向盘,专心开车。

  李琳也默默的把手收回去,还低头玩了会儿手指:“我就觉得这样开心,别总跟我提别的什么,在训练营看见孩子们开心,跟你一块儿工作开心,连你被她们打我都开心,我知道我笨,除了傻了吧唧的笑,做事比婉姐差得都远,更别说她们几位了,我没什么想法,就想简简单单的这样过……”

  白浩南叹口气:“你是没尝过男人的滋味。”

  李琳抬头:“你不是男人?!”还有点小嘟嘴,白浩南光听声音都能感觉到。

  所以只能继续叹气:“好好好,还是你开心就好。”

  李琳认真的想了想小心的问:“我是不是还不够漂亮?”

  白浩南忍住不看她可爱的样儿:“你要再漂亮,那就是绝世容颜,要遭天谴的。”

  李琳终于笑了下更小声:“那你为什么……郭警官不是以前都没联系吗?”

  白浩南也终于瞟了眼凑到中控台边试图跟他对视的姑娘,求饶:“给你说过了,不知怎么就想让你好好的,不敢没心没肺的乱搞了!行不行?我这种人渣啊,活该成天被她们打。”

  李琳撇撇嘴:“我再傻,也知道人渣一定会骗我上床!”

  白浩南嘿嘿嘿的笑。

  李琳就这么把头侧放在挡风玻璃前呆呆的看着白浩南了,好像只有这么点空间才是完全不用随时笑着的。

  不过对她来说,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欣然入睡了!

  白浩南很快听见均匀的鼻息声,啼笑皆非的悄悄把空调风关小点。

  抵达监狱的时候也只是帮李琳盖上件运动大衣靠在放斜的椅背上。

  阿依上次来就没能跟着进去,现在也留在车上看护秘书了,白浩南牵着一串儿子进去,办理手续的警察都记得他。

  有点意外的是师母居然也到了,就是一一他们的外婆,虽然没浓妆艳抹,但衣服也是浓墨重彩了,还烫了赤红色的大卷发,不知道审美是怎么来的,看见仨外孙的反应也不是乔爸乔妈那样的欣喜若狂跟泪奔,居然伸手捏二二的脸蛋:“哎哟喂,你跟素芬居然生了三胞胎?”

  初见外孙的惊喜是容易被三胞胎这种分量冲散,白浩南看另一边座椅上一身灰扑扑羽绒服的老陈,脱下自己的运动大衣过去:“我听说别人是一秒钟都不愿在这里多待,你倒是坐得住。”

  老陈的眼睛不停在外孙和白浩南身上跳跃,心领神会的也脱了自己的外套穿进温暖的大衣里,但还是很恭敬的给站在旁边的警官鞠躬告别,然后才抱起旧衣服和白浩南并肩出门,三三懂事的仰头问父亲冷不冷,白浩南伸手把他抱起来走,他的俩哥哥则没逃脱外婆的魔爪,苦着脸被捏来捏去,二二都要哭了。

  白浩南和老陈如出一辙的客气,对经过的几乎每位制服人员都说再见,哪怕对方偶有傲慢的说出去了要汲取教训,师徒俩都笑着点头。

  但跨出那铁门的刹那,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老陈都朝着三三伸手了:“给外公抱一下好么?”

  三三脸上露出点勉强又不失客气的讪笑,没有拒绝,就变成老陈抱着他了,白浩南顺势把马上要哭出来的二二解救出来,一一有点缺心眼,就傻笑。

  没有人放鞭炮,没有什么跨火盆洗手盆的仪式,但老陈和白浩南对看一眼,都知道对方跟五年前的那个人焕然一新了,只不过经历的途径有点不同。

  老陈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女儿最先询问:“素芬呢?怎么没有一起来,你们有矛盾?”

  看来对白浩南换女人如衣裳的风格还是有点难忘。

  白浩南解释:“春节前去了滇南省一个边远山区小镇建高原足球训练基地,当地政府要求在春季前完工,需要尽快投入举办高原春训杯赛的。”

  听见这个老陈的眼睛就亮了:“自己的?”

  白浩南也有点自豪:“自己的……”

  旁边陈妈却哼哼:“你还行嘛,这么冷的天把素芬指使着到外面去下苦力。”

  白浩南跟师母没隔阂:“我在蓉都、绵林还有贵黔还有三家训练营要张罗,这几天更签下桂西建设一个超过二十块场地的大型训练基地,我们是分头做事,还有好些帮手在各地忙着呢。”

  师母简直慧眼如炬:“姑娘吧?!”

  白浩南不害臊:“差不多!”

  陈妈哼声:“看你这时髦的发型就知道!”

  老陈这才抬头莫名其妙看看白浩南的头发:“这什么东西,被火烧了么?”

  白浩南哈哈哈:“我就烫个头嘛,上车上车,是先回江州你们家,还是跟我去蓉都,江州训练营春节这几天是关门休息了的,实在是各处需要教练人手,新一批巴西人手还有半个月才到。”

  问明白蓉都训练营这些天每天依旧有过百的孩子在训练,老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去蓉都,反而是师母有点犹豫,说自己根本就没准备去蓉都,还约了不少朋友打牌跳广场舞呢,可能是被白浩南的哈哈笑声惊醒了,阿依打开了后面滑门,李琳确实有专业素养了,哪怕眼神还有点迷瞪,还是长腿一迈从副驾驶跳下来气质可掬的弯腰:“欢迎陈先生陈太太,白总和陈小姐已经都安排好了,新春快乐……”

  啧啧,这就是她的工作价值,分分钟把档次感提升到五星级以上,看看这样的长腿黑丝袜女秘书,谁都会觉得白浩南现在干的是大买卖。

  老陈还是见过世面,对白浩南没好气的指指钻上车,但是对阿依这么小的姑娘又有点疑惑,还好三三已经迫不及待的扑进她怀里。

  师母也就充满好奇的跟着上车了。

  李琳确实有自己的职业水准,坐在副驾驶全程后转身扶着平板电脑用最标准的普通话讲解那些她已经说了好多遍的各方面照片,已经成立的三家训练营,两家在建,平京的拟建,桂西的大型基地,还有整个培训机构团队、罗马里奥马儿等人跟白浩南的合影,老陈两口子听得都有点难以置信,一年的时间!

  那个他们印象中吊儿郎当的老南,硬是打造出这样的局面来。

  白浩南乐得专心开车,只是李琳这扭身动作绷紧了短裙,让他忍不住尽在偷偷瞄那美妙曲线。

  这一说就差不多去了大半程,都快看见蓉都外环了,李琳收回电脑,声音依旧甜美的坐正,白浩南才最后解释:“贵黔的训练营就是宗明的父母掏钱开的,我什么用意老陈知道,你回来,我们就逐步把训练营所有权从我这里转移到你那,既然明面上不允许你再从事足球教练工作,那就请你来操持这个企业了。”

  这个事儿以前白浩南只跟陈素芬谈过,李琳惊讶,她成天讲解企业规模、规划,对于整个培训机构未来会做成什么样是最清楚的,譬如说动不动就把奔着新三板上市当成宣传内容的话语,最耳熟能详了,小表情飞快的看着白浩南,还不知道躲在座椅后面。

  斜着看她的师母都注意到了:“几千万的东西,你舍得都给你师父?”

  老陈关心的却是:“你呢?你做什么?”

  白浩南简单:“马儿那边有几个梯队,我过去看看,如果有必要就开始带梯队,我现在的B级教练资格证可以带这种。”

  没想到老陈简单直接:“好,我去给你当助手!”

  一个曾经在顶级职业联赛进进出出带了十来年职业队的主教练,仅仅是因为被开除了教练资格,现在毫不犹豫的愿意给弟子当助手。

  这份对足球的痴念才是真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