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6、大幕拉开上妆台

416、大幕拉开上妆台

  于德水拿定主意以后,立刻摒弃之前资本待价而沽的心态,甚至主动陪于嘉理去绵林洽谈了这份艺体教育培训中心的协议,要知道他几年前就基本上很少出面和地级市以下的政府官员谈判了,现在有点重作冯妇的味道,干净利落的搞定这个协议。

  恐怕掌握着年入几千万校园的张锐也没想到他面对了个什么样的大老板吧。

  反正原本很有可能只是张锐用来追逐政治热点的足球培训项目,被于家父女完美的画了个大饼,一个完全是私人股东所有的教育培训集团,显然比坐拥重点中小学滚滚财源,却每个月只能拿着固定工资的校长身份更有诱惑力,于德水娴熟的用未来前景获得了张锐的全力投入,被牢牢的拴在了教育培训中心这个发展方向上,基本不可能随时撂挑子。

  马儿从蓉都地区找来的人工草坪建设厂家立刻按照布兰克制定的国内训练场标准开始设计施工,与此同时高原训练营也进入了场地平整的后期阶段,高原山地没那么多机械化设备,主要就是当地人手工平整,这也算是带动当地施工就业的承诺之一。

  随着于家那些全国各地的亲戚主管经理汇集到蓉都来开企业年会,阿威也抵达了绵林参与总体把关,白浩南回国后的第二次春节终于来临。

  相比一年前裹着军大衣冷飕飕被遣送回来的样子,白浩南一年内就耗光了自己近六百万资产,有些超乎他自己预料的快速组建起来五处训练营培训中心,哪怕一直亏损并靠着于家提供的近两千万资金在持续发展,但所有人都看好未来。

  这是白浩南在内部几个人之间做的简单总结跟展望,和于老板的年后动作肯定是小巫见大巫。

  于德水在于氏宗亲那边也接连开了三次年会总结,有点出人意料的公开宣布已经在桂西动手耗资七千多万收购那家半荒废的民办大学工程项目!

  也就是牵牛当初收留白浩南的那支乙级队训练栖身的烂尾楼废墟球场周边,整个校区已经成为当地政府的心头之患,于德水花了几天时间跟各方交流以后,决定全面拿下来,以他在省城耕耘运作这么多年的人脉,光是那片区域地块面积的商业地价,就已经不止这个价,能公开拿下来还是因为那块地不允许作为商业地产投资。

  但这难不倒于老板,他的项目就是按照小区模式修建校区,整个民办大学迟迟未能搞定的手续,被他转换为现在很容易拿到的足球培训学校资质,也就是说宗明青少年足球训练营的总部未来将会放在桂西。

  这个一年四季都基本能保证合适温度的亚热带城市,其实很适合作为全国各地到温暖南方冬训的基地,旁边的粤东地区白浩南都去参观过类似的冬训基地,但桂西这个却是财大气粗的不对外商业运营,就是为整个宗明青训体系的各地训练营使用的!

  包括江州、蓉都这样的西南城市,每年都可以有两三个月到桂西去集训,未来发展到北方城市训练营,可能有更长时间需要适宜温度的冬训,那么就有大量的内部球队要前往长期集中住宿培训,全国规模形成以后,还可以把青训主要基地都放在桂西。

  于德水观察几天林城中学和蓉都训练营的各种细节,就发现了青少儿足球训练的一个特点,家长!

  对于十七八岁的成年青训体系来说,很多球员都是独立跟随教练在全国各地打比赛训练,但这之下的就很多是家长随时跟着的!

  青训体系本来就是个金字塔状态,越往上人数越少,十二三岁的孩子比例比十七八岁多得多,这种年龄的孩子大多是都是家里的独苗,是家里寄予很大希望的未来,所以无论是训练营还是各处足校,年龄越小的球员周围就有越多的家长,球场边每天接送陪护观看,当球队到异地集训的时候,家长们都会毫不犹豫的陪同前往。

  这跟白浩南他们当年被扔到体校就没人管,天壤之别。

  这点白浩南在江州训练营刚开张的时候也见识过,那时甚至连街头路边都搭起帐篷来省点住宿费,他也没那个气魄实力改变这种状况。

  但于德水能做到啊,名正言顺的在校区里面除了修建足球场,就是公寓楼,不同档次的公寓楼提供给各地家长租住,甚至有信心把原本比较偏远的民办大学校区打造成新的经济文化社区!

  他多深谙地方政府的心理,哪怕国家层面各种房地产管控越来越严格,但这种教育地产还是完美规避了不少政策控制,地方政府其实是心里偷着乐的,他们需要GDP,需要发展数据和税收啊。

  所以已经在汽车产业收获了好几年的于氏宗亲,下一步就会把主要投资方向转为足球地产!

  要打造出来一个桂西地区乃至全国都能排进前三位的大型青少儿足球培训基地,超过二十块标准足球场地,最终的总投资将会达到六个多亿!

  当然这笔资金在老于手里是滚动发展累积投入的结果,那都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白浩南看到这份计划的时候,也有点吓住。

  老于前些年只热衷于收购房产外租,很少卖掉房产也很少涉足房地产建设,但是这一次也太狠了!

  翁婿俩在除夕前开诚布公的讨论了一下这个发展前景。

  白浩南的大心脏还是不至于害怕,把自己给卡拉聊过的那个租车公司商业运作思路也给老于阐述了一遍:“对我来说,如果想赚钱,我就会选择这种模式,打一开始就做好跑路的准备,狠狠的捞一把走人,所有参与者都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和贪婪才会掉进来,就像我从来没有怜悯过那些传销中的人一样,可我有足球,我就不会这么干,而且天龙老和尚都说我有佛性,我这么做,真的是想为孩子好,不要让他们愚蠢贪婪,也为了足球行业好,原本我不介意花十年二十年时间慢慢做这件事的,您这步子是不是扯得大了点?”

  于德水摸着下巴琢磨了白浩南的诈骗手法,笑着竖点拇指:“你如果搞这种骗局肯定会成功,你知道最核心的在哪里吗?”

  白浩南当然清楚:“噱头很真实。”

  于德水开心的点头:“对!这就是你这个项目的产品核心,噱头一定要真实,真得让所有人甚至你的下属和你自己都觉得无懈可击,那么这个其实还是用后来者的钱填补前面窟窿的模式,就一定能很快的滚动成大雪球,假如这个模式真的做成了,那就是个成功的商业运作案例,做砸了,那就是非法集资的经典案件,可你不这么干,是因为你终究是个好人,就像我当初跟伙伴们走私车辆的时候,我始终明白我做的事情是违法的,到点就收手,这就是我们跟某些人划清界限的地方,绝不为恶,是好人最后的底线,你终究是做到了。”

  白浩南笑笑没得意。

  于德水指茶几上的计划书:“你关于足球训练营的这个项目,最核心的也在于噱头很真实,国外优秀教练,世界巨星、国内顶级明星的加盟,更主要是整理出来一套,普通孩子跟精英天赋共存的理论,这才是最核心的,这跟国家提倡的全民健身也是契合的,我面对各级政府都能大言不惭的讲故事,知道吗,能讲出一个好故事,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

  白浩南若有所思的点头,于德水不是凭空做决定的:“以前我就说了,你成熟稳重下来就有前途,我也说过我会支持你做事,现在证明你做得很不错,哪怕抛开两个外孙女的血缘关系,你也展现出了值得我投资的说服力,所以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会全力以赴,上次你到桂西陪嘉嘉生香儿的时候,就考察过桂西的训练营项目,我让人把这个考察延续了下来,结合你这三个月来在蓉都的发展,是时候全面扩大训练营规模了,这才衬得上你的雄心。”

  白浩南笑了:“我的雄心不在青训上,只是没有青训其他都是个屁。”

  于德水点点茶几:“你说你愿意花十年二十年来做这个事情,实际上要出成绩也要五到十年,这个教育地产的投资商业配套都能带来投资回报,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一笔巨大的固定资产,哪怕经营一直亏着,我们也能从资本运作上面获得红利,所以资本方面不是你操心的事情,放心的去讲好你这个故事,其他的我们来做,这才是把最适合的人放在最合适位置上的做法。”

  白浩南也承认:“您这样的大手笔,让类似张校长这样的教育界也更容易参与进来,谢谢了。”

  于德水摆摆手:“各级政府官员我都接触过,一把、正职副职,进取的、贪婪的,胆大狂妄的,谨小慎微的都有,你在江州遭遇到的挫折很正常,但在蓉都和桂西,有了眼前的基础,一定能做起来,相信我,你早就不是那个靠身体在球场上吃饭的家伙,你一直都善于用脑,未来更加是。”

  白浩南认可以后,他拥有百分之八十股份的宗明足球训练机构,迅速开始稀释扩大资本金,哪怕在春节期间,都能看见忙碌的助理们整理出需要他签署的财务文件一叠叠的,就待年后直接到工商管理部门注册,从蓉都到桂西,甚至几个白浩南都没有听说过的开发特区都需要去注册,据说是有税收优惠。

  其实整个嘉正集团几年来最大的产业改变就是逐渐从汽车工业投资转向了翡翠产业投资,因为于德水认为汽车产业的暴利高峰已经快过去,剩下的都是收割季节,需要播种下一场庄稼了,境外的翡翠产业完美过渡,现在足球运动产业可以作为接下来的重点。

  于氏宗亲们不知道为什么老于会做出这一系列的抉择,他们只习惯于跟随他的方向去运行,但现在也无限清楚这两次转向,都是白浩南带来的。

  那个当初在嘉正大厦投资会议中吊儿郎当的小白脸,确实给整艘大船带来方向,再不服气也得规规矩矩的见面喊一声南哥,年长的都客气称呼老白,白浩南这些天在温泉度假酒店里面真是横着走的螃蟹,当然李琳就是一直跟着螃蟹的跟班了,招眼!

  被后来跟一大堆女眷拥着来的于妈妈喊去谈了好几次话,具体内容不知,但白浩南看李琳出来茫然的眼神,就知道说了也白说!

  于嘉理根本不在意这茬儿,但是颇有心眼的给其他几位都安排了一对一助理!

  陈素芬和伊莎不是带了助理去高原小镇么,乔莹娜上班有助理陪着,乔医生在门诊或者住院部值班的时候,助理就坐外面帮她整理各种相关事宜,孩子的、林城中学投资计划的、联络平京麦姐那边唱片公司的,甚至连医院内部医护同事之间拜年、聚餐、联欢之类的事务都帮忙梳理出来,更不用说每天帮她开车接送了。

  这让从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开始,一直拒绝带着助理的乔莹娜都有些尝到甜头,寻思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延续下去:“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用过这助理秘书随时在手边,连电话号码都能帮忙拨的日子,再自个儿啥都要折腾,确实不习惯。”

  宋娜和郭咲咲的更侧重于生活护理,特别是郭咲咲那位三十多岁有点像月嫂,忠厚本分的派到病房那边说是繁忙的白总安排来暂代他照顾伤员的,郭爸郭妈都有点瞠目白浩南的经济水平,觉得一个普通警察居然配备了生活助理是不是有点夸张,但于嘉理就在微信里安慰郭咲咲这不过是受伤期间的日常护理,不用放在心上。

  于嘉理的意思就是这个,大家已经不是寻常人家的情况,无论安全还是各种工作生活事务,都到了需要人协助的层面,那就试着用用吧,连阿威都有安排呢,还也是个姑娘!

  白浩南每天都尽量到医院陪着郭咲咲吃个饭什么的,这确实变相的让他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所以对郭咲咲的悄悄抗议有点莞尔的刚想小声哄,他的秘书就无声的从房间外进来躬身细语:“找你的电话……”

  郭咲咲瞟几眼还敢偷偷给她做鬼脸的秘书,不由得都把腰挺直了,那身小西装是真漂亮啊。

  羡慕!

  白浩南却脸色一变。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