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5、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415、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专家笑着分分钟搞定。

  白梦丁掉进外公外婆的手里就别想马上回到兄弟妹妹们身边,乔莹娜也得尽量陪着看儿子会不会说出些什么异想天开的话来,还在手机上跟其他几位共享自己的心得体会。

  白浩南连去看望郭咲咲都是军事化的分秒必争,坐在病床边约了马儿谈这个事情,毕竟绵林也算是蓉都周边城市,他肯定也有些相熟的关系,下楼才打电话给于嘉理说了今天的感受,于老板笑称她汇报给老于,毕竟这个新闻不一定老于看见了,但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起码于家之前的投资,可以说押对宝了。

  于德水的态度是立刻提前离开桂西过来度假,关键是要跟女婿讨论究竟能把这个盘子做多大。

  对于老于这样从改革开放就一次次抓住机会抉择的弄潮儿来说,感觉这次押中了一个稳赚不赔的大盘,女婿是行家,又是真心想做事的成熟人,那么能把这个大盘的杠杆做多大,产生多少倍的投资回报效应,就看这个时候追加下注能不能投准地方了。

  如果有把握和足够的利益,老于不介意把全部身家押上来搞把大的。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犹豫,他就不可能走到今天。

  所以白浩南原定准备带着宋娜前往贵黔足球训练营剪彩的行程只能调整,由卡拉和三位巴西籍教练在小婉的陪同下前往,阿威得赶紧过来负责相关建设工作,白浩南还得跟巴西方面申请更多的足球教练,好在人家南美没有春节。

  相比之下高原足球训练基地方案都挺简单了,只需要承建厂家把所有器材设备准备好运送上小镇,加上二三十个运送这些物资的集装箱一起留在那,就能在短时间内把整个训练基地给完善起来。

  甚至连伊莎都没法在蓉都过春节,陈素芬自告奋勇的陪着她一同立刻带了厂家技术人员前往高原小镇,在技术员施工指导下,先把整个场地平整工作做了,差不多十天半个月以后,厂家备好设备材料的集装箱正好也可以开始往高原运送。

  关键还在这个林城的足球训练营进校园的项目,意义比高原训练基地大得多。

  白浩南和马儿连夜讨论关于竞技方面的细节,于嘉理亲自操刀整个培训中心的商业结构。

  白浩南转达了乔莹娜的要求,于嘉理轻松点头,甚至提出自己来承担风险,乔莹娜隔着白浩南思考了会儿,还是在电话里决定让自己的母亲来出面。

  等于嘉理的整套商业运作方案拿出来,于德水也到了蓉都,不用白浩南接,酒店司机自会安排,于嘉理再次批评了白浩南没事儿喜欢去机场接人,或者在蓉都市内东南西北每天花费这么多时间在不同姑娘中间转悠浪费时间,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闲人,得掂量下自己的时间成本,花费在机场路上一两小时,已经可以做多少事情了,该派助理和司机之类去完成的事情就不要自己亲力亲为,哪怕不可避免的在路上,有司机也能在车上打个盹或者审阅文件!

  白浩南这才知道成功人士的生活确实是要付出多少代价的。

  连陈素芬她俩出发去高原小镇,于嘉理都给安排了三位司机和助理一起,看样子是真要培养大家都有老板气质。

  李琳也趁着这句话,开始随时跟在白浩南身边做秘书助理了,乐得一整天嘴都合不拢。

  鉴于大家都在那张长桌子边坐过,不管怎么样这也是自家人,还能有效防范各种妖艳货色靠近,各位都默认了。

  温泉酒店大堂,李琳依旧还是灰黑色的西装套裙,但怎么说呢,那小西装白衬衫都是高腰的,裙子更像是窄窄的环在臀上,可能看了郭咲咲的高度都不是问题,这姑娘就有点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东北身高了,以前很少穿的黑色高跟鞋现在怎么高怎么来,和黑色长袜搭配出来效果就是,裙子堪堪算是全身中间线,下面全是腿,加上李琳一贯有的礼仪架子,特别是比较宽的肩膀,细细的蝴蝶结细绳领带,站在白浩南身边高挑挺拔又窈窕,双手再拿着智能手机和记事本随时在腰间,加上眼里随时崇拜的沉醉小眼神,周围所有人都感觉白浩南肯定是亿万富豪。

  这姑娘还有发自内心的小动作,两人并肩出来的时候,看见白浩南肩头有淡褐色的长发丝,连忙悄悄的帮忙摘了,刚生完孩子几个月的于嘉理肯定是黑发,伊莎最近染的渐变黄色,这色彩应该是乔莹娜的。

  但这细心又贴心的动作,在周围所有人看来都把男人羡慕了一百遍。

  白浩南反而是熟视无睹的在大堂门口站好,等着外面进来前,还在不停的低头跟手机上的伊莎、阿威、小婉他们交流,特别是小婉那边,不停传递一张张贵黔训练营的照片给他看,宗连伟夫妇确实是有些人脉的,剪彩仪式上还邀请了贵黔省城和地方上的领导,不过连小婉都能啼笑皆非的反问这请来工业局副局长、国土资源厅的处长是什么个意思?

  但照片上气氛还是热烈的,卡拉领衔的四位外籍教练加四位国内助教有排场,大幅的青少儿球员宣传照喷绘挂在球场防护网的上半部,这就是伊莎的团队开始运行起来的结果,合并马儿足校以后,这段时间整个拍摄团队就没有停过,每天都在专门布置出来的摄影棚为孩子们拍摄球衣艺术照,好多蓉都家长都来看稀奇,虽然拍摄原片可以免费索取,但要修整过的艺术照成品,那就要付费了,跟外面人像摄影的价位差不多,小半个月就卖了六七万!

  几百个少儿球员呢,经济条件好的还是不少。

  伊莎这么搞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尽量用收入把这个团队全都留下来,收入明显会比以前提升的状况下,希望能把这些年轻人都留下来,而且女性居多的队伍,也能有效平衡下尽是男性的助教团队。

  小婉也提出贵黔那边是不是组织个女童培训队,毕竟宗老板介绍困难地区有很多女孩子都希望能通过任何途径改变命运,说到这里,小婉才承认自己老家就是贵黔的。

  白浩南沉吟几秒钟,抬头看看外面的别克商务车已经鱼贯而至,还是狠心的否定了小婉难得的主动建议,道理很简单:“一旦多了女孩子在培训营住宿,会产生很多不可避免的麻烦,你我都明白这会产生什么后果。”摁了发送以后,直起身,还把凑近了观察他身上运动服有没有遗漏长发的李琳吓一跳,马上堆起讨好的笑容来。

  白浩南把自己手机都丢给她了,同样堆起笑容出门迎上下车来的于德水。

  于老板对蓉都的天气打了个哆嗦,赶紧进大厅:“好几年没来蓉都了,这边生意不好做啊……”然后看见李琳那醒目的漂亮秘书打扮,就指指叹口气,李琳居然敢笑着往白浩南背后躲,真是不怕大老板怀疑她争当小三?

  当然在工作上,她现在确实是娴熟了,绕到另一边迈开长腿领路,不停躬身指引,是个男人都会觉得虚荣心满足,于德水还是先到保姆维护的房间看了小孙女,听说艾儿这个时候还在球场上折腾,提了口气忍下来:“我们家不是这么养生的……等她外婆来了,就不能这么搞!”

  白浩南才知道于妈妈现在还在家里操持宗亲大局,老于纯粹是为着白浩南的事情提前过来的,当然也不排除跟女儿一样想偷懒。

  坐到于嘉理的套房办公桌边,接过女儿整理出来的足球进校园方案,飞快浏览下笑了:“这招我教你的啊!”

  于嘉理眉毛一挑:“我用得更好!”

  老于把文件递给白浩南看,原来于嘉理提出搞个艺体教育培训中心,不光是足球,在这个基础上还有音乐、美术、舞蹈之类,初期专业可以少点,但后面会逐渐丰富完整,重点是一个个培训班都会用兼并的形式合并到培训中心来,整个培训中心是独立法人资格的商业机构,租用林城中学小学的训练场地、教学楼搞培训,这点跟张锐当时提出只能是中学方面独立投资控股有区别了。

  白浩南看看,大概能清楚其中的猫腻:“没什么违法的地方吧?”

  于嘉理笑着指文件中兼并现有培训班的字眼:“是个聪明谨慎的人呢,就会提前安排谁搞个培训班等着兼并收购,这都不用我们提醒,就是留在那等着他自己操作的,项目越多,可以做的文章就越多。”

  白浩南皱眉:“这笔兼并收购的费用就等于是给他的红包?”

  于嘉理还是摇头笑:“那不是老于家的风格,这太容易被查到了,他随便安排个不相关的人持有培训班一定比例的股份,甚至真金白银的投十万二十万进来当这个项目的小股东,以后就能一直名正言顺的分红利了,这份艺体教育培训中心计划是朝着培训教育集团的方向发展的,未来很有可能在新三板上市,这才是未来最大的红利,不违反任何法律法规心照不宣的事情。”

  白浩南只能对商人们的狡诈叹为观止:“就是提前布置个局?”

  于德水一直看着他表情的:“以前你对这种事情很无所谓的,现在又有点道德洁癖了?”

  白浩南有屁的洁癖:“好像有了孩子,就不想再做不能面对他们的事情。”

  于德水点头:“这话没错,但现实就是残酷复杂的,按照这个套路去做吧,我们只是卖个破绽,他懂得利用自然会自己去做,我们装作不知道好了,水至清则无鱼,没有好处,凭什么驱动别人为了这个项目来冒险呢?但水浑到什么程度是个技术活儿,你关心你的足球内容就行了,这些我们来。”

  白浩南只稍微想了想就点头应承下来。

  老于过来的重点肯定不只是这么个足球进校园,而是整个足球产业是不是真的值得推动,稍微休息下以后,保姆抱上香儿坐在白浩南的车里,后面坐着大老板和于嘉理,也就李琳这心大的敢继续漂漂亮亮坐在副驾驶给白浩南当秘书。

  白浩南系统全面的介绍了目前几家训练营紧锣密鼓建设开张的状况,李琳还打开白浩南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展示那些高原训练基地、林城小学工地、贵黔训练营等等实景照片,最后落到那位副市长和张锐关心的这个国家领导人两年前的讲话,已经有网上搜到的视频和新闻页面了。

  于德水坐在航空座椅上沉思了会儿:“收到你们的消息,我也托人查了下这些讲话,这两三年确实是光打雷不下雨,实际事情没干出成绩来,足球联赛里面的泡沫还越发多了,肯定是让上面不满意的,你能早早透过足球看到背后的趋势,这就是个超越很多人的进步跟优势,但这究竟能掀起多大的浪潮来,我们还是要打个问号,毕竟就像小南说的,足球这个圈子里面名堂太多了,贸然进入就是个巨坑。”

  白浩南反而平静些:“不用受到这种言论的影响吧,我们继续做我们的事情,能够踏上步点借到趋势,当然是我们的运气不错,借不上也不会觉得失落,如果真的一门心思想去借东风,说不定心情就乱了,整个全乱套!”

  于嘉理眼睛亮了下:“哈哈,这就是你的恋爱观对不对?渣男恋爱观,撩归撩,反正老子走肾不走心,这样就算分手了也不心疼,始终心头淡定得很,一点不受影响,万花丛中过,不带走一片云彩啊!”

  低头看平板电脑的老于都哼笑了下。

  白浩南是嗤笑:“这是踢球的心态好不好!足球这种东西,踢顺风球当然爽,但点儿背的时候也要不急不躁,不然心态乱了,整个球队状态更糟糕,必输无疑!”

  说着三四辆车组成的车队已经拐进训练营的停车场,于德水看着跟江州训练营差不多的球场建筑还有色彩、招牌,却有着比江州更加齐整的各种年龄段青少年训练场面,到处都是生龙活虎的孩子,甚至四块场地已经有点不够用,这也是白浩南为什么同意马儿到高原去打春训杯赛的原因,很多梯队之外的市民足球爱好者家庭孩子就没法参加普通训练了,必须得立刻扩展所有训练场面,让更多的孩子参与进来。

  林城中小学的训练营是设定的八块场地,到时候能有效分流一部分小球员过去。

  于德水看得很认真:“这就像其他投入足球产业的人,都还抱着投机取巧的心态,一如当年我们走私擦边球的那些做派,小南你却选择脚踏实地的做实业,这些训练场在这个低谷期进入建设起来,逢低纳入怎么都不亏的!”

  既然是国家领导人表了态,以老于的投机心态,那就值得投入,相比以前针对白浩南的信任投入,现在更值得下重注了。

  特别是眼前已经隐隐然有些其他聪明人都看到这个利益点的时候。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