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4、和其光,同其尘

414、和其光,同其尘

  难道就真是楚王好细腰?

  白浩南当然不懂楚王好细腰这个典故。

  但如果是几年前的他,肯定会想都不想的嗤之以鼻,不就是上面当官的拍拍巴掌,下面耍猴的人立刻腆着脸跪舔么?

  显然这会儿白浩南摸着下巴有点沉思了。

  曾经他以为自己能混迹在超级联赛如鱼得水是自己牛逼,其他所有人都是HMP。

  一连串跑路的历程,让白浩南肯定领会到那句别错把平台当自己的本事,没有国内这种物质条件、社会状况、经济水平,有屁的足球联赛,有屁的高收入跑车美女,身体再好,脑子再灵光,落到缅北那片炮火纷飞中,就是条乱世的狗,甚至还没阿达活得太平。

  抛开整体环境谈个人奋斗和个人前景,都是耍流氓。

  这时候的白浩南想的是,这位领导人就真的爱足球?真的是他个人爱好,是个娱乐运动,还是如同自己在乱世中体会到的,这是样工具,又或者再像于德水说的那样,是个经济发展项目?

  总之他不会把昨天的副市长、眼前的张校长、前些天的邓领导、再往前的于老板都看成是HMP,更不会认为这些人就只是在献媚。

  这是些看到了事物发展规律的聪明人,天龙和尚跟佛教管理委员会注意到僧人足球可以带来的影响力,那就能在溙国佛门中推行足球,所有人能在这个项目中各取所需,庄沉香意识到足球对自己的困局有帮助,特区就会优先发展足球运动,踩上了这些快速通道,才是白浩南在东南亚活得如鱼得水的根源,而不是当天龙和尚的弟子,庄沉香的面首。

  张锐的解答和后来于德水的说法如出一辙:“你也是聪明人,见过世面更是和体制内官员打过交道,就不是那些街头巷尾的蠢妇愚民,国家领导人真想做什么,难道就会全国立刻相应做到令行禁止?这是没有思考能力和社会眼光的人才会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其实就我这么一个中学校长,我要求门卫礼貌接待、甄别来宾、保证安全,这样简单的命令,就有很大的变数,还不能我自己去说,对不对?”

  乔妈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听得聚精会神,但显然有点思维跟不上,旁边的校长秘书倒是一直在奋笔疾书的做记录,乔莹娜轻笑看白浩南。

  因为白浩南翘起二郎腿笑着点头:“对,一个门卫,如果得了校长亲口给他吩咐怎么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估计第二天就会耀武扬威的像拿了尚方宝剑那么显摆,校长能看得出哪些人是有水平有背景的,门卫看不出来,恐怕三天两头就会得罪人。”

  张锐也笑着坐回大班台后十指交错:“所以我得吩咐助理,助理告诉后勤部,后勤部通知保安队,队长给门卫讲,一道命令层层传递,复杂的肯定走样,简单点又达不到效果,所以只能反复敲打,今天要求严格管理检查身份,明天下通知整顿门卫迎客态度,后天可能就得要求不许跟门口的家长嘻嘻哈哈,一个中学尚且如此麻烦,更何况国家,所以两年前说过的话重提,背后蕴含的意义很多,最起码也是对这两年发展的情况不满意,相应的会有些大动作推动出台,这样的机会如果不抓住,那就怪不得人生无法到达自己向往的高度了。”

  白浩南欣然点头:“谢谢张校长的点拨!”

  张锐也客气:“没有你们希望开办训练营的起因,我也抓不住这个机会,所以共赢才是我们的目标。”

  所以说聪明人之间说话轻松呢,三言两语敲定了校方出钱建设,训练营只是提供资质和教练,蓉都省第一座外籍足球教练进校园的中小学训练基地就这么敲定了,整个基地建设也由专业的训练营方面提出方案并承建,校方是唯一投资方,连教练工资都由校方承担,宗明主要是负责给林城中学提供专业配套服务,所有决定权都在校方手里,但是可以邀请乔妈妈来担任培训基地法人。

  白浩南心领神会的表示一定会尽快把整个方案完成递交,到时再具体商谈投资总额,正式的合同协议也在那个时候签署,好像双方一拍即合都没有小镇县级市那边要立刻落实到合同备忘录的地步。

  乔妈妈自然是惊喜不已,原本以为白浩南不过是来初步洽谈下,感觉几百万投资的项目,都得相互考察好几回,怎么就搞定了呢,老了老了当一辈子的老师,怎么还能当法人?

  张锐还叫上了学校的总务处长、后勤处长、基建处长一起出发,白浩南三人开车跟着他们的帕萨特轿车,到已经基本完善小学建筑施工的新校区去实地勘察了下,这片校区确实在山脚下,鉴于前几年发生过大型地震,所以靠近山体可能会产生滑坡自然灾害的区域空得很厉害,如果都用来做足球场,七八个少儿足球场都是没有问题的,白浩南用手机拍了些照片,承诺一周内就会派施工设计人员过来,因为今天已经连夜叫江州那家施工公司前往邻省伊莎的故乡做现场施工测量了,张锐笑称可以找蓉都的承建商,毕竟这方面的工程能力,蓉都比江州传统上都要强很多。

  白浩南笑着点头说好。

  全程主要是跟总务处长寒暄的乔莹娜偶尔抬头看看,这位处长以前教过她数学课,能叙叙旧。

  午餐还是校方宴请的成功校友,还很正式的希望乔莹娜能为母校唱首歌,请专人专家写词谱曲再做成唱片级别的东西,学校不差钱。

  乔莹娜笑着解释那是编曲、乐团等一系列的工作,自己会留心安排下,钱就免谈了,给母校做点贡献是应该的。

  没有喝酒的宴席上宾客尽欢,乔妈妈是最高兴的,一个劲给张锐介绍女儿现在的医院是多么高级,又是在什么样的国家级专家研究中心深造,蓉都的训练营又是多么漂亮多么热闹,还提到上个月整个蓉都连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训练营花二十万摆擂台。

  张锐都带着礼貌而文雅的微笑回应,餐后众人一起送这三位上车。

  浅金色的克莱斯勒高级面包车都开出去要转弯了,乔妈妈还在意犹未尽的回头看:“张校长人几好哦,几客气哦,听说他工作年轻有为雷厉风行呢,怪不得能做得这么好,听说市教育局要他到局里面当领导,他都没有去呢。”

  白浩南在后视镜里跟乔莹娜飞快的对视了一眼,都有点诡秘的笑意。

  还是驱车去接上了乔爸爸,然后直奔蓉都,直接前往训练营,白梦丁跟兄弟妹妹们都在球场上以练代玩呢。

  换到副驾驶的乔莹娜有点紧张,为了化解这个情绪,还是把两人对视的话题拿出来:“张校长……你觉得怎么样?”

  白浩南笑:“聪明人,也是个谨慎人。”

  乔莹娜懂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白浩南还是笑:“两次提到那两个工程花了多少钱,我就有感觉了,但具体怎么做,得请教于儿,你就不用参与了,反正不花你的钱。”

  乔爸爸在意的是原本几百万不用花了,乐呵呵的强调立刻要在蓉都买套房子。

  这时候连乔妈妈的眼界都比他宽广些:“那既然这是个连张校长都觉得很有前景的项目,我们要不把这笔钱拿到别的地方去再搞一个?”

  白浩南反而摇头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把这家和学校联合的训练培训中心搞起来,非常漂亮非常有规模的搞起来,必要的时候甚至从我们现在的梯队里面借调人手给他们……对,就是这个思路,短时间内就要帮林城中学打响名头!”

  说到这里有点哂然的自嘲:“卧槽,说得口口声声不要想短时间内出成绩,不要让打比赛毁了孩子,其实到了我手里,还不是一样!”

  乔莹娜反而镇定下来,伸手盖在他放在排档杆上的手背:“不一样,你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这些孩子好,这个出发点不一样,做起来就有很大的区别。”

  白浩南想回手反摸表示感谢,乔莹娜紧紧的包住他的手背不松开。

  乔妈妈又欢喜女儿女婿的感情,还埋怨自己的手机拍照功能不好,乔莹娜叹口气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老白还是用的我的二手货,你把这个新的拿去用吧,我再买一个。”

  乔妈妈虽然使劲推辞,但还是接过去先给拍照,拍女儿女婿的亲密,于是整个后程手机拍照的咔嚓声就没停过,乔莹娜还得叮嘱母亲不要随便把这些照片公开给外面看,毕竟自己还算是个公众人物,喜滋滋的乔妈妈埋怨说知道。

  白浩南把车滑进训练营后方了,为避免一群儿子涌上来的局面,叫门口的阿瑟去把梦丁叫出来,最后还是阿依谨慎的陪着出来,但和站在驾驶座门边的白浩南对对眼就转身进去了。

  里面穿着球衣短裤球鞋,裹着运动大衣,头上袅袅冒着白烟的梦丁抱着一堆自己的日常衣服,艰难的绕到侧门边,几乎都看不到前面的路了,看见副驾驶下来的乔莹娜才撇嘴告状:“妈妈!今天豆哥摔我……”

  乔莹娜一口截住儿子可能噼里啪啦说一大串兄弟姐妹的名字,帮他接过衣服:“来,上车换衣服,看这边,这是你的外公外婆……”

  坐在后面航空座椅上的乔爸乔妈已经惊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么大个外孙站在面前,更靠近门边的乔爸都要跪到车厢地板上了:“这这这……”

  乔莹娜忽然有种说不出的自豪和骄傲:“今年就要满五岁了,白梦丁!上车,梦丁!”

  一贯比较机灵的梦丁有点东张西望的往车上爬:“外公,外婆?”

  乔妈妈已经嚎了一嗓子,从座位上跳起来老泪纵横的扑向外孙,吓得孩子扔了手里的东西,转身就往车外跳,还好乔莹娜一直带着笑意靠在门边,一把抱住了儿子,梦丁口中犹在:“啥子事!啥子事哦,黑老子一跳!”

  乔莹娜立刻忍不住翻白眼:“跟谁学的……”

  梦丁一个劲往母亲身上爬,心惊胆战的看车里,口中漫不经心:“谁?爷爷啊,爷爷教的,还有豆哥!不,是黑大叔教的!”

  白浩南的儿子们已经开始体现出来跟普通人家孩子的不一样了,乔爸乔妈则好像看见了绝世好宝贝,争相从车门想挤出来,乔莹娜还是把儿子送回去:“爸坐后面!梦丁也是第一次看见外公外婆,你们不要表现得这么吓人好不好?”

  乔妈妈已经把成立足球培训中心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带着哭腔一边伸手拍打女儿,一边颤抖着去摸外孙:“你,你,谁叫你一直瞒着我们……”

  乔莹娜理所当然:“那会儿老白在国外做事,一没结婚,二没看见人,实习期毕业证都还没完成,我没头没脑的带个孩子回家,你们不更吃惊,我有老白的朋友照料,忙着唱歌上演唱会,也没多麻烦,现在不是皆大欢喜么?”

  乔爸爸想说什么,但看着白梦丁的样子终究还是忍住了,用尽所有注意力去跟孩子语不成调的咿咿哦哦,结果反而得了梦丁的鄙夷。

  白浩南绕过来把车门关上,先开走免得待会儿小王八蛋们一窝蜂出来遇见坏事儿:“先回酒店吧,梦丁刚运动出了汗,也需要洗澡换衣服。”

  梦丁挣扎着从外婆怀里探头:“老白!今天我会颠球了!”

  乔爸乔妈立刻又惊诧外孙对女婿的称呼,乔莹娜不动声色:“老白一直在外面跑,三教九流都在结交,足球圈什么人都有,所以不能让人知道他有孩子,万一谁起了怀心思针对孩子那就太不划算了。”

  光是想想乔妈妈已经不寒而栗,一把抱紧了外孙:“谁!谁敢伤了孩子一根毛我跟他拼命!”

  梦丁拼死挣扎,感觉像被人贩子给抓住了,外公的双手更像魔爪,回头看着笑眯眯的母亲,简直有点不相信她怎么会把自己丢到这么危险的境地,开始干嚎。

  幸好有白浩南笑着跟儿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等到把车停在附近的酒店,白梦丁已经能够勉强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对外公外婆执意要陪着给他洗澡,还有些难以忍受。

  白浩南跟乔莹娜只好靠在门口精神鼓励,看两位老人喜滋滋的放满一缸子热水甘为外孙孺子牛,当爹的小声:“只是短暂借给你爸妈玩玩,不可能给他们带,一看就是溺爱败家型的。”

  乔莹娜有点出神:“对……”

  但聊了好几句忽然还是低声问:“你打算对那位张校长行贿?”

  白浩南笑了:“这得问专家。”

  乔莹娜看着卫生间里的天伦之乐轻声:“哪怕这个社会再黑暗污秽,我都不希望有违法的行为破坏我们这个家庭的完美。”

  白浩南慢慢的点头。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