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3、聪明人到处都有

413、聪明人到处都有

  以前乔莹娜笑谑过她们几人一直在一起做公司股东,靠的就是对共同男人的仇恨,单亲妈妈的艰难得靠这种信念来支撑。

  但显然现在有个共同的事业让姑娘们重新拧成一股绳,效果好很多。

  第二天好像是带着点不约而同的意思,乔妈妈也打电话过来,说有位中学校长联系了她,希望能尽快去谈谈训练营进学校的方案,而且最好是从小学到中学的完整体系。

  乔莹娜有点惊喜的立刻带着白浩南过去谈,这种事情李琳就不用跟着当电灯泡了,随便哪位姑娘的父母看了她都会怀疑女婿的忠贞程度,白浩南还问了马儿有没有时间一起的,马儿说他在开会。

  确实是一个小时左右就顺着高速公路抵达了绵林市,这个在蓉都省可以排进前五位的地级市四百多万人口,拥有全国内地都可以排进前几位的电子生产科技产业,还有十来所大中专院校,根本不是伊莎家乡那县级市可比的,所以这里如果搞足球训练营完全可以依托周边就吸纳大量的适龄青少年儿童保持运营。

  挂着江州牌的克莱斯勒面包车在路口接上了乔妈妈,甚至都没邀请女儿女婿到家里先去寒暄喝口水,乔妈妈穿得相当严谨细致的上车就给白浩南详细讲解那位校长的背景:“三十九岁就当上我们这里重点一中林城中学的校长,年轻有为!把这个重点中学各方面都经营得非常出色,现在正在依托林城中学的名气拓展修建林城小学,还要开分校,凡是要进入林城中学的择校费在我们绵林都是最贵的!娜娜也是这所中学毕业的!”

  年轻有为,这是白浩南短短一两天第二次听见这个词,年轻有为的副市长,当初他和伊莎在市里面短暂停留接触过,年轻得他们都吃惊,今天又是个年轻的校长,陡然发现四十岁还可以叫年轻有为的白浩南沉默的点点头,本来于嘉理要他还是带司机来开车的,但白浩南本着不管怎么都当是跟乔莹娜单独相处的机会,拼死抗命,现在把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

  从母亲上车,就跨到后面并排坐的乔莹娜伸手挽母亲:“今天谈完了跟我们一起到蓉都去住两天好不好,有事情要给你说。”

  乔妈妈有点亢奋,没注意到女儿的小心翼翼:“这么重要的事情先谈了再说,几百万的投资啊,你要上班就先回去,我跟小南好好去拜访谈话,我也是市里的好几届优秀教师,认识不少领导!”

  乔莹娜好像看到了母亲身上总要有的那点追求,做个鬼脸靠在椅背上不说话了,看母亲和白浩南交流,男人的话还少些。

  这时候的白浩南显得特别沉稳,不疾不徐的,和五六年前那个只会插科打诨逗麦姐的跑路球员相比,多点气质上的沉淀了,她喜欢看。

  顺着乔妈妈指的方向很快到了中学,进那气派校门的时候被牛皮哄哄的门卫拦住,乔妈妈急切的搬出来校长说话,还不惜拉上女儿来显示实力。

  结果乔莹娜的出现,立刻让年轻有为的中学校长亲自到办公楼大门处迎接。

  说起来她也是林城中学最近十年最有名的毕业生,连那些科学文化上最出名的专家都没有选秀歌手出名,这种情况可不独独是中国的悲哀,全世界都这样,中学生们几乎耳熟能详这位师姐,却不知道学校还有哪些著名成功人士。

  乔莹娜的打扮也配得上她的身份,虽然个子略显娇小,但一件高领白毛衣外面杏黄色短大衣的穿着,既符合这种场合,还展现出她知性歌手的定位,耳朵上的流苏银耳链更显得时尚又别具风情,微笑着接过肯定是临时凑起来的学生方阵献上的鲜花,中学生们脸上的倾慕和兴奋当然不是假的,连带看见驾驶座出来的白浩南都一样热情。

  这时候白浩南还是意识到有司机的好处了,起码能让人把车开到别的停车位,而不是这个所有人等着迎接的大楼正面路口上。

  不过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稍微靠边点下车过来跟乔妈妈一起并肩,挨着跟那位西装革履的年轻校长握手,确实很有意气风发的感受,三十多岁年纪戴着金丝眼镜,上唇刮得非常干净,但下巴却有一小块端正的胡须痕迹,保证了年轻气质的同时却又多了些文化气息,成熟的气息,搞得白浩南都想回头也这么试试看了。

  所以还是得多跟人打交道多学习。

  也正像伊莎形容上次的副市长那样,年轻的张锐校长,跟白浩南沟通起来就比较容易,简单的寒暄之后,白浩南很娴熟的打开手边一台IPAD展示上面的照片,这台眼下很流行的平板电脑在白浩南手里就是个照片展示器,包含了江州训练营、蓉都训练营和已经完成建设的贵黔训练营所有场地外观照片,关于孩子们的训练场面和人潮汹涌的场地盛况更不能少,山地高原训练基地和平京训练营还处在效果图阶段,但现在也能形成包围的感觉,确实是个足球培训大企业的感觉。

  展示马儿穿着训练营教练服跟一众巴西教练站在彩色平板房前面拍照时候,白浩南注意观察了张锐的表情,那眼镜下的双眸没有什么兴奋激动,起码对马儿这个十多年前声名显赫的国内巨星没反应,白浩南就能断定张锐的初衷不是足球!

  三十多岁年纪不认识马儿的,如果说他是热爱足球事业,那就是扯淡。

  但张锐又明显是决定要大力投入足球事业的。

  昨天晚上于嘉理跟伊莎她们讨论到深夜,就笑谈过好像一切都是注定的,连李琳和小婉提前离开她来到这边,都好像是在给她打前站。

  无论乔莹娜还是伊莎,其实都不具备专业化的商业运作能力,起码正规企业管理连白浩南在桂西都只是短暂接触,现在训练营能够运转,靠的就是小婉甚至李琳在潜移默化的带动,她俩才是真的跟随于嘉理耳濡目染了好几年正规操作的,小婉负责实际运行模式,李琳当然是带动正规公司的那种外表,在于嘉理还不屑来插手的初级阶段,正是这两位协助白浩南,协助陈素芬她们接触和适应正规模式。

  等正式进入轨道以后,于嘉理再来就觉得很轻松接轨!

  白浩南现在也有这种驾轻就熟的感觉,上回在县级市好像就是个初演,这次从政府级别上说还不如,所以他更轻松,先把自己介绍,用一系列照片佐证了事业发展以后,开门见山的抛出自己的方案:“我们现在都是以三百万左右为一个训练营的投资规模,然后希望能在本地打造出一个拥有四块场地以上,能同时接待超过一百名青少年儿童训练的场地,教练由我们全部提供,但如果进入校园能够获得跟文化学习挂钩的模式,也是我们现在最急需的,投资或者具体模式都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调整……”

  这才是正规的谈法,我是谁,我有什么,我需要什么,先清晰明了的罗列出来给对方,张锐这时的表情眼神显然比刚才看马儿照片时认真专注得多。

  宽敞明亮的校长办公室里安静了几秒,坐在旁边沙发上乔妈妈想起身说什么,被女儿轻轻在下面拉住了,乔莹娜在京城和省城往来这几年,还是开了不少眼界,看见不少成功人士了,自己的男人也许没那么有钱,但有些气质是类似的,她很相信,大班台对面那个男人也有点。

  果然,张锐几秒钟以后笑着站起身,指着窗外一栋建筑给白浩南看:“以前乔小姐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是没有这座体育馆的,前年我们校内自有资金很充裕,就拆了一栋旧建筑,修建这座全市第一座中学体育馆,耗资二千七百万。”

  白浩南没有被现在国内重点学校的财大气粗给吓着,点头笑笑:“嗯,我可以理解为张校长不在乎这点投入资金,或者说搞这个不是为了钱。”

  张锐满意的笑笑,走出办公台指另一边墙上的大幅图纸:“这是我们去年开始投资六千二百万的小学新校区,能看懂么?”

  前职业球员肯定看不懂,但在山区那几年白浩南几乎天天除了翻烂那本英文版的《足球智商》就是看那几张地图,回国后这一年,也是在不断的看各种训练营建设图纸,站起身点点头:“就在……山边,环境很好,地界也很大。”

  张锐点头在图纸上用手指画圈:“前几年我们这里发生了地震,所以好几所小学建筑受到损害,国家调拨资金只能修缮,我们根据这几年小升初的成绩规模,判断可以增加一所更有师资力量的小学,资金和教师吸引力是我们的强项,林城中学在绵林地区首屈一指的重点中学地位也保证了我们的建校申请很快批复下来,那么在重点中学强调名牌大学升学率的口碑下,林城小学未来以什么为口碑?我的决定是足球,这是一所包括蓉都市在内,都会名列前茅的足球小学,起码是重点打造的特色小学。”

  白浩南不认为是自己或者乔莹娜的魅力导致了这个决定:“这个决定……是什么时候做出来的?”

  张锐笑着指指自己的头:“几天前,当然之前我已经听说乔小姐的母亲到处询问办足校或者训练营的事项,算是个启发,其实我很认同你刚才谈到为什么要让所有孩子都感受下足球的思路,虽然我是个从来不踢球的外行,但我确实记得从我中学到大学,看到有足球这个事物以后,凡是踢球的同学,在社交起码同学圈子中间都能得到比较便利的融入,这确实符合你刚才描述的足球不应该是极少数人享有的运动,应该作为陶冶青少年儿童身体、思想的一个重要工具,但我们的教育模式又决定了这种想法有点天真,不那么容易实施,是吧?”

  白浩南没什么迟疑的点点头:“没错,我之前在教育系统方面推广这个并不成功,但在市场上却获得了很好的反应,昨天晚上滇桐市的副市长已经打电话来要求我们必须在春节前动工,保证开春以后的青少年高原训练杯赛能如期举行,我想有了您这里的经验,我会再前往滇桐市尝试进入教育系统推广下这个。”

  张锐眯了眯眼:“昨天晚上?几点?”

  白浩南没有诧异这个奇怪的提问,摸出自己的手机看看通话记录:“晚上八点二十。”

  张锐笑了:“昨天晚上七点半有个新闻,官方新闻网用比较详实的内容回顾了我们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两年前曾经说过他对中国足球有三个愿望,中国队要世界杯出线、举办世界杯比赛及获得世界杯冠军……你看了有什么感想呢?”

  几年前的白浩南会觉得跟老子有狗屁关系,当官的喊口号已经可以熟视无睹了,那些足协官员不是每次都会语重心长的跟球员们握手,谈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么,马儿他们那一代还可以勉强走在亚洲前列,这几年真是越搞越乱,连面对溙国、香港都会时不时掉链子,喊口号就能当冠军的话,中国队早就雄霸世界足坛了。

  但现在白浩南却立刻想起不久前,不是有人提醒过自己,国家领导人也很关注足球么?

  对,白浩南的脑海里,宛若复盘一样,把那位警察局邓领导的话过了遍,这是个很有前途的事业,这是国家领导很关注的体育项目,他甚至还特别去把白浩南搞这个项目的细节资料都找来看了看……

  这个世上到处都有聪明人啊。

  也许连邓领导都只是记得国家领导说过类似的话,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热烈起来,或者说老于也是感知到这点,但无从知晓大概什么时候火热,这就像大概摸到一注彩票号码,就算不知道哪一期开奖会中,但有心人总会早早的开始做准备。

  但白浩南还是有点疑惑:“仅仅就因为一个新闻?而且还是国家领导人几年前讲过的话,就要投资几百万来搞这个项目?”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