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2、在美女这个伟大事业上,哪有什么底线

412、在美女这个伟大事业上,哪有什么底线

  但撇开白浩南这位实际上的召集人,七位女士聚会的气氛还是不错的,起码没有什么刀光剑影。

  于嘉理跟伊莎谈跟地方政府打交道的经验,乔莹娜也能听点,她也正在挟自己那点选秀歌手的名气回家乡办训练营嘛,其实之前市里面联系过她好几次,希望能加入各种文宣系统的组织,肯定都是拒绝了的,于嘉理的意见觉得还是应该挂几个名儿,社会职务在办很多事情的时候比较方便,属于典型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陈素芬也跨锅的找郭咲咲说话,浑没把她这点伤当回事:“我们体育系统谁不是一身伤,老南算是很鸡贼的防范着了,你问问他那内侧副韧带断掉的时候不比骨折轻松,等你伤好了我们再练练,你现在这瘦下来,哈哈哈,我可就不一定怕你了。”

  双手一直包裹到手肘的郭咲咲肯定拿不了筷子,勉强用叉子撬点白浩南给她挟到碗里的吃食都慢腾腾,但一身浅色衬衫长裤明显瘦了,而且她本来就肩宽骨架大,衣服都有点空荡荡的感觉,闻言还是小心的用大拇指拉一下绒线帽,随时注意盖住自己的耳边发丝,那里有不少被火药灼伤的痕迹,还在治疗:“瘦了三十多斤……”总有点忍不住露出丝笑容,但发现其他目光转过来,立刻又把声音压低,一点没有人民警察的威风。

  白浩南就评价了:“一个月时间,你这瘦三十多斤还是过头了,哪怕有受伤大量流失消耗的情况,进度还是太快了,慢点又没谁催你。”

  郭咲咲看他眼没说话,陈素芬帮忙打抱不平了:“没催?你没说过她胖,没有催过她减肥?”

  其实注意力都听着的,哪怕还在说话,目光也都转过来,白浩南慢条斯理的不紧不慢:“问问于儿,胖的时候催促下,甚至还故意说些狠话,那都是为了增强减肥的动力,但咲咲这是受伤,而且还一连串伤没养好又开始做修复手术之类,这已经很损耗身体机能了,你还再节食就不好了吧,没准儿落下什么病根子才是狼没套着,孩子也跑了!”

  他纯粹是顺口形容,伊莎脱口而出:“也有孩子了?”于嘉理和乔莹娜也是类似的惊奇目光。

  郭咲咲急得连忙把俩纱布手拿起来摇:“没有,没有!有就不忙着减肥了!”

  这话一出,气氛又是一变,起码李琳看白浩南都是斜眼,连她都反应过来这没几天就用身份证了,而且这一个月还绝大部分都是受伤躺医院呢!

  郭咲咲又发现自己说漏嘴,脸红!

  乔莹娜赶紧缓解她的尴尬:“还是可以抓紧时间了,三十岁以前是最合适的,太晚算高龄产妇总不方便,你们单位上有这些限制没?”

  郭咲咲傻不愣登的啊:“什么限制?”

  坐她旁边宋娜眼里也有点探询。

  于嘉理得忍住笑低头假装吃东西,陈素芬快人快语些:“单位!没结婚就有孩子这样的情况你们单位允许么?”

  郭咲咲的脑回路是有点不同,老老实实从头解释:“我爸妈是要我们结婚,还要请领导……”

  整张长桌子边的气氛都凝固了,而且诡异得让那边玩闹的孩子们都感觉到了,齐刷刷的噤声朝这边看,阿依更是嘴里嚼着吃的眯着眼转头。

  郭咲咲急得一把都抓下自己的绒线帽了,估计她以前也喜欢这么抓她那特勤软帽:“不,不是,不是……”抓到手里才反应过来不是蓝黑色的战斗帽,又慌着想把帽子戴上去,白浩南伸手接住了,站起来帮她细心的戴上,遮住那突然露出来的满头伤痕和一块块的零碎棉纱:“她爸妈是有这个意思,但咲咲直接强调了,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其实要我说,老郭家哪点都好,可能就是习惯了什么都听单位的,要是咲咲辞职了不去干那些危险的工作,可能我才是最放心的……”

  桌边女士们脸上的表情稍微放松些,好像突如其来的这位最后认识女性,也似乎最没有竞争力的女性却鲁莽的触及到了什么禁区线,谁也不愿背负那种和有妇之夫的道德压力吧,但是她们又看见郭咲咲表情先羞涩又有点皱眉,似乎张口想说什么,使劲抿嘴忍住了。

  白浩南看不到她的脸,却自顾自否定:“不过那就对不起咲咲这些年的坚持了,人活着嘛,总得有点追求,只希望下回再冲到前面的时候,能稍微想想别那么楞,能机灵点就别拿性命去拼,只要活着,什么坏人都能抓到,死了,一个都没了。”

  所以郭咲咲就是在众目睽睽下,眸子变得闪亮,下巴都轻轻扬起来,嘴角露出丝骄傲的笑意,可眼圈又有点不争气的红,除了她旁边的宋娜保持微笑不探头看她,其他几位都敏锐的把握到了这种变化,真是跟之前那个局促不自在的伤员有天壤之别。

  乔莹娜带头鼓掌了:“老白呢,确实是没什么文化,但姑娘心思那是最心领神会,这两年又把自个儿的心思理顺了,更是撩人心无敌,这里我们凑一桌也是缘分,你能不能交个底儿,桌子上不添人了。”

  陈素芬和伊莎是最先附议鼓掌的,宋娜笑眯眯的好像在纵容,李琳偷偷在桌子下应该有鼓掌的动作,她还真不客气的没把自个儿当外人。

  于嘉理却慢吞吞的鼓掌:“不添人是应该的,但也得看什么人,上回我们一起吃饭,我就想啊,这青梅竹马的陈小姐是什么样儿呢,到底是因为哪点,才能让老白宁肯跑桂西去祸害我,也舍不得坑了她,今天这一看,就得承认,他这心里确实是有数儿的。”

  这话说得才是极有水平,绕着弯儿都把陈素芬赞美了,体院毕业生非常不好意思:“不,我主要是也没文化,跟他臭味相投。”

  于嘉理笑着摇头:“别谦虚,按说有乔子这样的成熟,莎莎这样的漂亮,还有大琳子这样的干净,宋宋的细心文静,你说再有什么女人我们会心服口服的?郭儿就给了我们个答案,认真得有点轴的样儿,活得简单纯粹,还又高又好看,我可吃不准难保老白还能招惹什么样的特色来,对不对?我还有点好奇豆儿的妈妈是谁呢。”

  乔莹娜一琢磨,都懒得看白浩南了,指着于嘉理:“我看你才是有收集癖!回头跟我去医院看看!”

  于嘉理立刻夸张的吃惊:“真的?你一说我还真觉得是,一条街上哪个铺面没收到,哪个大城市房子没买到,心里就跟猫抓似的!”

  陈素芬都噗嗤笑了:“原来你才是传说中的炒房团?”

  伊莎也会说笑话:“还好你不收集男人!”

  宋娜是文化差异,李琳和郭咲咲是理解力有限,只能跟着嘿嘿笑,伤员还悄悄反手拉白浩南裤子,示意他赶紧坐下,白浩南也夸张的大点声:“不是吧,这么急?!裤子给我拉掉了!”

  急得郭咲咲一下脸红跳起来,随手怎么一抓就把白浩南横抱起来放另一边!

  其他六位姑娘,包括全程笑眯眯的宋娜,都跟李琳如出一辙的张开O型嘴呆若木鸡,这又是个动手派,而且和陈素芬那种炫技派太不同了,纯粹的力量型选手啊。

  白浩南也有点不可置信:“卧槽!”然后才转头:“你们以后出差请约她一起,坐飞机往行李架上放个箱子什么的,太给力了!”

  郭咲咲也有点懊恼的看看自己双手,使劲坐回去才抱怨:“所以叫你别吓唬我!”

  陈素芬终于承认:“你这就是天生神力啊,减肥不减肥都没什么可比的,要不要我介绍你去参加搏击赛,挺赚钱的!”然后还有点喜滋滋:“那输给你也不冤枉,我都怀疑我自己学了十多年的武在干嘛了!”

  乔莹娜她们都哈哈笑,于嘉理还得问,陈素芬不怕丑的凑近了给她看自己眼白上绿豆大的最后血斑,形容自己当初被大力型选手打得有多么惨,李琳都忍不住热烈补充了,宋娜也听得一直捂住嘴惊讶。

  郭咲咲却满脸歉意的看白浩南,像是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用纱布手帮他揉腰:“没弄疼你吧?我没用力的……”

  白浩南耍宝的气哼哼绕回来坐下:“我不要面子的嘛?说举就举,这孩子看见了怎么办?当爹的还有威严没?”

  郭咲咲都委屈的嘟嘴了:“我错了……”

  其他几位连忙眉目传递的招呼着一起看表演。

  所以长桌上确实看不到刀光剑影,白浩南自己都说自己是渣男了,再怼他都没什么意义,至于女人之间互怼,都是掉这坑里的倒霉人,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况且这聪明的雍容,笨的傻气,难得有些戾气的伊莎都被白浩南给磨成了锐气,谁来闹腾呢?

  最后白浩南还敢堂而皇之的先把伤员送回去,于嘉理还在后面遥遥提醒:“孩子也不急这会儿啊,先养伤,明天我跟老白去医院看郭儿……”

  急得郭咲咲出来就拳打脚踢白浩南:“说漏嘴了!都笑话我!”

  吓得白浩南保命式的紧紧抱住她,其实郭咲咲没忍住笑,俩纱布手都悄悄环住白浩南腰了,但是她高呀,那动作始终像白浩南抱着坚韧不拔的女英雄,过路的服务员都偷偷看一眼使劲把头拧开,不然肯定会笑出声来。

  郭咲咲只好叹口气赶紧拉白浩南撤退,懊恼今天穿的雪地靴底儿太厚,白浩南也叹气:“没想到我白浩南这辈子,还有打算买增高鞋垫的这天。”

  又把郭咲咲逗乐了,使劲弯着腰抱他的胳膊,可还是没能顺利的把头放白浩南肩膀上,直到坐进牧马人里面,才迫不及待的抱紧了使劲亲。

  但是等白浩南磨磨蹭蹭把她送回没多远的医院,又坚决的把男人推出病房:“不能被她们笑话!明天再来看我。”

  白浩南下楼的时候,却接到了伊莎家乡那县级市副市长的电话,询问能不能把这个高原基地建设的时间提前些,最好从年前就开始,这样才能不浪费开春以后很多足球队的春训,不是蓉都少年足校这边好几位领头人物都承诺要在高原训练基地搞集训杯赛么,具体的实施方案可以动起来了。

  口气客气得白浩南都怀疑是不是有诈了,但有于嘉理这样门儿清的啊,这姑娘稍一沉吟就点头:“办!明天就开始动,这位副市长的资料我看过,年轻有为,应该是需要大量业绩支持的,这个事儿值得支持,本来就符合你的投资方向,不就是临近春节了各方面开支会高点嘛,值得。”

  等白浩南给马儿那边打过电话,简单约定明天开始分头办事以后还解释几句关于这个时候为什么官员会特别需要业绩,都要过年的。

  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在驱车前往市郊一处五星级温泉酒店,孩子们大多已经到了入睡的时刻,于嘉理就邀请全都一起到酒店住两天,还说是本来就包下整座酒店给所有集团股东今年到蓉都来开年会的,就当是请各位帮忙考察下酒店条件了,再说回头集团股东们和老于也会把参观蓉都训练营作为重点项目,宋娜和陈素芬肯定要提前熟悉下投资方,现在伊莎更是要多参与了解。

  何况最新的情况让伊莎可能连夜都得勾勒出方案轮廓来,明天开始自己的公司怎么制作宣传高原训练基地,族人那边安排哪些人去参与基础建设,哪些人又可以试着培训参与以后的经营,特别是伊莎还强调这一次她要自己做投资方,那需要学习的东西就更多了,这些都得于嘉理手把手教。

  似乎相互间目前这种情敌不算亲人未到,连朋友都谈不上的玄妙关系,正好可以用伙伴来相处,起码相互间都知道这个时候阴毒的坑对方一把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能教坏了孩子不是?

  那可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啊。

  怪只能怪白浩南太花心了不是?

  对,乔莹娜都笑称她们在餐厅最后点了个菜叫男人四十,就是刻成一朵花的泡萝卜,白浩南距离四十还有几年,看他到底能花心到什么程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