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1、暗流涌动万事兴

411、暗流涌动万事兴

  感觉于嘉理对其他妞儿的兴趣比白浩南还大一些。

  甫一见面把俩女儿扔给白浩南,就打电话给乔莹娜组饭局,接着在群里邀请都来,忙了一圈儿放下手机才表扬白浩南:“不错啊,以前觉得挺爱使性子的伊莎还有那位从没见过的青梅竹马都很爽快的答应了,乔子还说把那位女警察接过来,你在蓉都经营得很不错啊,这是准备以后长期待在蓉都的局面了么?”

  白浩南还得招呼跟着于嘉理的十多号人马,自打有了女儿,这排场就保持住了,助理秘书保姆都是打过照面的,哪怕看见腆着肚子的宋娜也都装着眼瞎,哪怕心里都在骂狗日的有钱人乱来,脸上一个个的很有职业道德。

  于嘉理就跟宋娜亲热些,挽着走低声:“喔靠,明晓得我一大堆人,还不避讳点一起来接机,故意要给我难看么?”

  一直保持谦和微笑的宋娜终于有点局促:“我……”

  于嘉理叹气:“我知道,我知道,你肯定是想退一步躲在幕后,他舍不得嘛!”

  宋娜低头解释:“我只负责球队内部管理,这次过来协调下这边的青少年球队后勤的,没,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正好在陪白豆逛街,他……很孤独,特别是跟弟弟们比。”

  于嘉理看眼已经凑在童车边弯腰和妹妹叽叽咕咕的白豆,索性转头吩咐自己的队伍:“好了,我这边一家团圆你们先去酒店熟悉准备,有什么情况我再打电话。”

  但助理和保姆们还是尽责的把儿童用品跟童车送上了面包车,然后才目送这一车大人孩子离开。

  因为被于嘉理嫌弃,阿达就喜笑颜开的趴在副驾驶了,阿依和白豆一直在后面好奇的看着艾儿和她的妹妹,快三岁的小姑娘似乎已经很习惯面对这个场面,细声细气的给阿依解释:“香儿,妹妹叫香儿,哥哥,这是妹妹。”

  白豆撅着屁股撑着膝盖看婴儿摇篮呢,使劲点头,好像两个妹妹让他有了责任感,腰都挺起来,伸手想尽量的帮小妹把摇篮保护好,阿依一声不吭的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看,眼睛亮亮的看着这兄妹三人。

  于嘉理瞥一眼给宋娜是这么解释的:“不生了,两个女儿我已经很满足很喜欢了,艾儿和香儿,于梦和于想就是我的梦想,把女儿教育成长得比我更加优秀,就是我最成功的投资。”

  宋娜嘴皮动了动没说话,但眸子里可能不太认同这种观点,从后视镜里看见白浩南也在撇嘴,她就轻轻笑。

  于嘉理伸脚尖捅司机:“吱声啊,对不对?”

  白浩南一叠声点头:“您高兴就好!”

  于嘉理吩咐孩儿爹:“老于春节那两天才过来,我也是打着先过来考察你这个训练营的幌子才能提前,累死我了都,一到春节前后,从企业到政府再到各种关系,最忙的就是这段,连年这么搞早就烦透了,今年我不管了,天大的事儿我也要开始放假休息!”

  白浩南讨好投资商:“到地方我给您捶腿!”边说还边从方向盘上撤只手在于嘉理的黑色长袜腿上捏捏。

  于嘉理居然还害羞了,连忙把脚收回来给宋娜抱怨:“西南地区有点冷!又没有北方城市那样的供暖,特别遭罪,你在这边还习惯吗?”

  宋娜始终笑眯眯的,示意身上的运动长大衣:“以前从来没穿过这个,现在都舍不得脱了,连腿都保护住,特别暖和。”

  俩都是热带地区的姑娘终于就这个保暖问题谈了一路。

  其实到了餐厅包间,宋娜还是把运动大衣脱了,露出里面的白色长衬衫和绒线背心,宽松阔腿裤平底鞋的娴静居家风格跟脸上浓妆有点反差,哪怕在中国生活了大半年,还是改不掉这个化妆习惯,先到的伊莎已经把空调开得暖暖的。

  这姑娘就红色滚边旗袍袄子,既有过节喜庆,还有些年轻的俏皮,连发型都是两边抓髻的扮相,很得孩子们喜欢,一直围着拉她的旗袍裙要摸。

  涮海鲜的长桌子跟上回的日料长桌差不多,依旧喜欢从网上找寻选地儿的伊莎就为这个拿定主意的:“乔姐接警官去了,陈姐开车,我只好留下来照顾孩子。”

  白豆呼啸着冲进自己的弟弟中间,好像几天不见有说不出的想念,艾儿的融入肯定要差点,背着手腼腆的看着小半年没见的哥哥们,但是有笑,把怀里的小布熊抱得紧些,还好白豆马上给弟弟们介绍了最小的妹妹,三胞胎一脸夸张的惊讶,梦丁得挡着别让南山对小妹好奇摸脸蛋,阿依自然是无缝融入到孩子们中间当阿姨,阿达则被撵过来趴在白浩南脚下,好像他俩都成了比较嫌弃的呆在长桌角边。

  因为好像光是看着一堆精力无限的孩子,女人们就能忽略白浩南,起码表面上忽略了。

  招呼了茶杯,伊莎有点缺乏技巧的在这种场合主动谈起那个高原训练基地,谈了自己来投资和跟政府打交道的感受,脱了厚绒大衣的于嘉理一条墨绿色方领连身包臀裙优雅的翘起二郎腿,专注倾听后才开始轻言细语的指点自己看法,听得出来是尽量在减少吩咐的口吻,可她说话就是这个调调,但伊莎依旧认真的频频点头。

  宋娜应该是不太在意听这些的,但也聪明的没有趁机过来跟白浩南独处,静静的坐在旁边假装聆听。

  连李琳去招呼了各种菜肴进来,都知道过去先看看新生小姑娘,然后抱着艾儿不撒手了,只是偷偷看白浩南的眼神比艾儿还幼稚,但是她一身黑色小西装短裙和白衬衫的秘书打扮,在这里只会显得腿长还特别,白衬衫上的小系带跟鞋带似的,好看!

  敢靠近白浩南的异性仿佛也就是端菜的女服务员。

  能坐十来个人的长桌子旁边有休息区,孩子们都在沙发茶几边玩闹,显摆这几天各自得到的玩具要跟妹妹分享,艾儿也有一大包给哥哥们带来的礼物,所以女性都集中在他们旁边,愈发显得白浩南和阿达在桌子边孤零零的。

  这货也没霸气侧漏的过去显摆自己的所有权,除了偶尔抬头欣赏几道靓丽身影和看看那边已经在开发游戏的儿女,主要坐在桌子角忙着跟教练组和马儿他们发微信交流,阿威在贵黔,小婉在江州分别都很忙,但也知道于嘉理今天到蓉都,对他有时间讨论工作比较吃惊。

  然后随着稍微纷乱的脚步声,陈素芬和乔莹娜左右陪着郭咲咲推门进来了。

  陈素芬是个有点侠气的姑娘,好一点不计较自己被郭咲咲打得鼻青脸肿,齐耳短发高腰毛领夹克和黑色弹力紧身长裤跟高帮运动鞋一眼就透露出她的运动特征,走进来还春风满面的带笑,这也给做了不少心理准备的于嘉理点惊讶,目光不停的在她和郭咲咲之间晃悠。

  实在是论外形,郭咲咲这太高人一截了,比一身浅蓝色绒呢大衣的乔莹娜高了快一头!

  一走进来,反正所有孩子都吃惊的仰头看这高个儿阿姨,阿依都呆滞了,可能在她的成长经历中确实没看见过这么高的女性。

  哪怕郭咲咲照例被她那件蓝黑色警用大衣裹得只露出上半张脸,头上还戴着宽大的绒帽,但还眉目之间还是带着明显的女人味儿。

  她有些下意识的想弯腰驼背缩脖子,但看见白浩南笑着站起来,又勉力的让自己站直了,只是眼神东游西荡的不知道看什么,明显很不适应这种场合的感觉,白浩南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于嘉理已经迎上去伸手:“叫我于儿好了,你是素芬,你是咲咲姐,对吧?”

  论年纪,她和郭咲咲确实算大点的,陈素芬笑着轻握下:“听了很多次你的名字了,感谢这几年对老南的帮助。”

  能听懂话音的伊莎和乔莹娜都飞快对看下,包房里面成年人好像稍微静了下,白浩南都觉得于嘉理要是应对不当,会不会被陈素芬立马来个飞天神技了,却听见艾儿妈轻笑:“缘分,这就是缘分,这几年可不是我在照顾他,得自己帮自己,我们也一样。”

  陈素芬眉毛展了展,她本来就有点娃娃脸,表情更显灵动:“嗯嗯,老南的妞儿确实是水平越来越高,怪不得出国以后溜达一圈还放不下你。”

  于嘉理更笑:“他是放不下我的钱!”

  陈素芬都哈哈哈了,郭咲咲却有点皱眉,于嘉理跟她握手的时候,只勉强从袖子里面探出来一个包裹着纱布绷带的疙瘩,大拇指能稍微独立点活动下的状态,但所有部位都是封住的,乔莹娜介绍:“植皮手术做了三次还没完,很坚强……”

  于嘉理赶紧小心翼翼的轻轻捧下就算是握手:“听老白讲了,是英雄,疼吗?”

  郭咲咲却没傲然的表情,飞快看眼白浩南低头笑下:“没事,小伤没什么。”目光又飞快的在那群孩子身上兜了圈。

  陈素芬确实不计前嫌,仗着个儿高帮郭咲咲脱大衣:“以前学武总想着自己能行侠仗义,结果呢?还是你最棒,真正的侠女!”

  郭咲咲有点不自在的企图自己脱大衣,但双手都没法达成,只能被动的让于嘉理和乔莹娜协助陈素芬帮她摘下来,露出里面一身宽松的对襟衬衫和长裤,明显的男款更像是病号服,所以一边飞快的又瞥眼白浩南,一边小声回应:“工作,不过是工作罢了。”

  白浩南反而坐下来,放了自己手机在桌面上,眼神温和的看着那边的姑娘们,好像那是多么华丽的衣裳,李琳难得有点眼力的跳起来去接过没任何标志衔位的警用大衣挂上,宋娜只远远的双手合十对郭咲咲温和的笑下,看来的确是有见过面。

  伊莎招呼干脆坐到餐桌边来:“吃东西吧,郭警官能喝点什么?吃呢,什么东西不能吃?”

  郭咲咲更不习惯成为关注中心,就像她不喜欢因为身高走到哪里都被看稀奇一样,终于用求救的眼神看白浩南,白浩南拍自己旁边的座位:“好了,我吃得那么清淡,我照顾她吃吧,你们喜欢吃的吃那口涮锅,香辣味的,我都饿死了,孕妇和唱歌的也来吃这个清淡的。”

  哪怕是同一张长桌,怎么坐也颇有含义吧,这样的理由反而让大家好像都松了口气,乔莹娜脱了大衣过来坐下时候还逗了下阿达,狗子趴在地上游开了,不熟!

  好像不再那么纠结关系地位的伊莎变成最活跃的,这可能也跟她最近忽然开始频繁跟各方打交道有关,拉起旗袍裙袖子就张罗涮虾:“虾,全下了,还有螃蟹,那什么贝壳,放点,多放点,于姐能吃辣的吧?”

  于嘉理横抓筷子笑:“虾蟹贝壳都说了,提到我,差点以为你要把我烫了!”都嘻嘻的笑了,分别赶菜进锅子的时候还有相互问,陈素芬做事就喜欢撸袖子到手肘上的大动作和乔莹娜手术般精确小心的轻拿轻放能形成鲜明对比,宋娜温柔的笑着给身边的郭咲咲轻声说自己其实也不能吃什么,就坐着看看吧,伤员的局促才好了不少,桌面上一片和睦。

  陈素芬给自己倒杯啤酒手长的对正面:“初次见面,先敬你一杯!”有点大大咧咧,但也是认真的。

  于嘉理连忙端杯子,毕竟以前听到过这位青梅竹马很是不忿其他女性的,都想看看酒杯里是不是有毒了,可陈素芬的眼睛又足够清澈干净,声音更没气呼呼:“我生了三胞胎,但都不如你生二胎,经历过一次生孩子的痛苦,还能再来次,那确实是有勇气,敬你!”

  看她豪爽的仰头咕嘟嘟喝下大杯啤酒,面对县级市领导都是浅酌一口的于嘉理也笑着小口小口的喝掉一整杯,从容的喝完才回应:“你那还是比我遭罪很多。”说完给自己再倒上一杯橙汁举起来:“那我就敬在座各位……嗯,算我七位女士,乔子,你上回不是唱老白八个大甜瓜车上装嘛,怎么还差一位?”

  桌边的成年姑娘们齐刷刷的转头看旁边沙发茶几边,阿依若无其事的坐在那招呼小孩子们到她那领点心吃呢。

  接连得了好几双白眼的白浩南简直觉得莫名其妙,谁说就非得点兵点将算上数儿了?

  他从来就没算过数儿好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