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10、一切皆有缘

410、一切皆有缘

  蓉都宗明足球训练营的盛况,首先满足了从山区市镇过来跨省考察的官员,稍微有点出乎白浩南意料,并没停留吃饭,看了一圈到处拍照,就等着他过来以后跟马儿一起合影,然后马不停蹄的往回走了,据说是市里面两会马上就要召开,他们也要回去汇报,这个事情能让好几个部门大书特书。

  对于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贫乏的县级市,这个在大城市毫不起眼的几百万投资项目,背后可以带来的市场前景,特别是让一直乱糟糟的重点旅游景点有个梳理的切入口,还是有人能看到其中好处的。

  甚至不在一个省都是重点,毕竟假若属于蓉都省,省会珠玉在前,这样的偏远小县级市不过是邯郸学步,但对于滇南省这边,那就是个可以跟隔壁省省会画上等号的事情,各省市之间的竞争其实是很激烈的。

  听着马儿分析的一些体制内信息,白浩南目送大巴车远去,问已经很擅长迎来送往的马儿:“关键还是孩子怎么样?我带来这些少数民族孩子。”

  马儿笑:“他们还看不出来,刚从江州过来那几个小娃还可以,有两个我觉得有前途,技术底子和气质都好。”

  白浩南没敢显摆都是自己儿子,但热切的询问是哪两个,马儿远远的指了南山和白豆给他看:“也是这几天到处跑了下,有点反省,我心是好的,但在圈子里呆得太久有些东西习以为常,也正好是你这个远离回来的家伙才能点醒我。”

  原来白浩南去山区,有了眉目以后肯定还是把这件事给马儿电话沟通了下,也算是给自己陪伊莎离开几天找个理由,总不能给人感觉,卧槽,之前说得那么好,结果现在到处忙得不可开交,你陪女朋友游山玩水去了。

  马儿却是个认真踏实的人,立刻就到整个蓉都的各家足校、青训梯队去宣传了下这个事情,想在节后春季筹办个高原集训杯赛,以赛代练是十五六岁以后的青训重要环节,然后却在这几天的接触中发现更多问题。

  可能以前他把自己定位成了旗帜,一直想尽办法去赚钱支撑这个青训,却放松了培训细节本身,这次走了一圈发现太多的问题,电话里给白浩南说起来都有点愤怒了,原来有些青训教练为了尽早出成绩,十岁不到的孩子就开始搞力量训练,脚上缠沙袋,身上背沙袋背心之类,这种负重训练短时间内那确实是立竿见影,只要拆了沙袋比同龄人的力量和爆发力都要强很多,但对于发育不完整的孩子搞这一套,恶果却是显而易见的,也许就在那两年帮教练拿到比赛成绩,之后的发育和身体都堪称摧残,孩子一辈子都毁了。

  虽然不是马儿自己的人,但这样的行径还是让他气得不行,以前真是太过相信这个体系。

  白浩南没得意洋洋:“我也就是想能不能找一条独立于原有体系的路,只有资金保证了,才能谈现在这样的外籍教练培训,慢慢来吧,不着急。”

  可白浩南当初撩拨马儿的火气,却让马儿有些急切了:“你晓得我有些社会职务,在政府那边也有些关系,现在我完全相信你会把这档子事做好,在教练方面我是帮不了忙的,资金更不是我的擅长,我想我应该去争取更多的政府资源,蓉都也要开两会,我也是政协委员,我准备答应去担任足协方面的职务,我们两兄弟好好协作,把这势头给保持下去,不要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干扰了,怎么样?”

  也许这就是马儿和魏大侠的不同,市井之间可能更喜欢那个嫉恶如仇,动不动就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热血男儿,但白浩南从骨子里更崇尚马儿这样谋定而后动的大局观,也许以前他没资格跟马儿这样的大师兄交流,他也不懂什么叫方向,这时候有点明白了。

  有些人注定是不一样的,就像马儿在足球场上永远都习惯昂首挺胸的掌管全局,魏大侠很多时候都是埋着头猛冲,他们在生活中必然也有这个区别。

  所以远远的只看了眼儿子们,白浩南还是选择和马儿出去喝酒了,他们都知道,这个春节以后新的一年到来,可能都有很多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需要在酒桌上讨论,这也是国内,起码足球圈内很常见的情况。

  伊莎进了训练营也只短暂的找儿子抱抱,因为看到小腹隆起的宋娜和已经是齐耳短发的阿依就上了天台打招呼,李琳还小心翼翼的靠近孕妇旁边。

  但伊莎脸上逢人便笑的表情态度,让陈素芬都吃惊:“不就是听说你们要在山区搞个高原训练基地嘛,心情一下就好了?”

  伊莎过去还抱了她观察墨镜下的伤势,眼圈的淤青已经好完了,主要是眼球出血只能一点点消散,现在还有绿豆大:“心情是很好,看看南山以后,你待会儿陪我回公司,叫上乔姐,我们最后开个公司会议,所有员工就正式转到为训练营服务的大方向下面来?”

  陈素芬更惊讶了:“这么大的变动?”

  伊莎确实是心结解开了一样,主动招呼宋娜:“我下定决心了,宋小姐也一起聊聊?以后我们就是一起做事的同事,还请你多指教。”

  宋娜有点受宠若惊,以前这位可是大多都爱理不理的。

  而白浩南在外面喝到酒意正酣接到短信,今天就是吉敏开车,阿瑟做保镖,李琳当带队来接他。

  又过了一俩小时才完成应酬的白浩南上停在门口的悍马车,有点纳闷:“不是叫你俩回江州了么?”

  阿瑟忙着帮他把车后座门打开:“太爷叫我们还是陪少爷过来,保证少爷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然后看见司机是吉敏,白浩南又舍不得:“你在搞什么名堂?你是当青训教练,甚至还有可能再往职业发展的,这么晚来开什么车?”

  吉敏嘿嘿笑:“他们没驾照!外籍教练更麻烦。”

  白浩南就指派李琳了:“那你还愣着干嘛,学驾照啊。”

  李琳提前紧张:“真的?我能把车开好?”开车了还是解释:“于小姐吩咐的,她说你现在应该随时配着司机、安保和助理。”说完又小心的问:“现在你去哪边?”还贼兮兮的悄悄用手势比划东南西北,好像白浩南有好多行宫一样。

  喝了一晚上酒的白浩南啼笑皆非,伸手就给她额头弹一下,可能酒后是重了点,李琳连忙疼得捂了额头躲回座位那边去。

  白浩南回训练营,去看在被子里睡得东倒西歪的白豆,他的弟弟们都被各自当妈的带去疼爱了,现在蜷在阿依的怀里还打鼾。

  前小尼姑睡得也蛮安详,只有阿达立刻兴奋的站起来,对狗子招招手白浩南就不过去牵扯被子了,开门的宋娜一起无声息退出来关上门才说话:“老太爷都发现了,白豆跟他一起睡觉就闹腾,只有阿依或者我陪着才会安静,跟几个弟弟一起都不会这样,他们一起睡觉闹腾得很。”

  用脚像带球一样逗着几乎要绕腿而上的狗子,白浩南默然回卧室,宋娜还服侍他倒热茶:“你在这边做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威少都说你太有大将之风,做得很棒,他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晚几天把贵黔的训练营工程安排好再过来过春节,很期待在中国的第一个春节呢!”

  跟她好像白浩南没那么多惶恐,还心安理得的接过孕妇的茶,阿达已经舒坦的反过来要白浩南踩肚皮了,所以一心二用的白浩南主动把郭咲咲的事情讲了下:“其实以前真的只是撩着玩儿,没什么关系更谈不上感情,这次见面就觉得她整个人都是乱糟糟的,所以,有点……”

  他本来不用给宋娜坦白的,但好像心里也有些什么需要开解。

  果然宋娜坐下来还是双手叠着的温柔恬静:“所以龙毗就帮她开悟嘛,我见过郭小姐了,她这次能逢凶化吉,也是龙毗的福泽。”

  论到帮自己男人开脱花心,这位有顶尖的功力,白浩南都呛了口茶:“这受伤还算是逢凶化吉?!”

  宋娜轻笑:“我为郭小姐念经祈福了的,好像能看见她的精神过往,如果不是她的双臂挡住了危险,恐怕她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昏迷几天,以她那么漂亮的脸蛋都暴饮暴食的心态,我不认为这个劫她自己能躲避过去,全靠龙毗给了她希望,要活下来,要漂漂亮亮的希望,佛祖说一切都是有因果的,一切皆有缘。”

  白浩南其实还是要脸的,起码在宋娜这里要:“你就是念经念傻了,我服侍你休息,一直到生孩子都让我来照顾,前段时间照顾于儿积累不少经验了,接下来可能要到处开营,正好我俩也可以到处看看,带你看看中国有多大。”

  宋娜也破天荒的享受了,眼睛一直都是明亮亮的,说是甜蜜不如说是幸福,靠在床头提起她的父母过来看望了几天,最后没忍住去周游中国了,实在是看她的精神状态和周围环境就知道过得满意,中国的辽阔多变让溙国小老百姓很吃惊,白浩南则寻思孩子生出来是不是就有两种国籍的可能性?

  两口子讨论着腹中孩子的话题,跟普通年轻爹妈也没什么区别,直到都有些疲倦才相拥而眠。

  顾着亲热儿子的乔莹娜她们也没空收拾白浩南。

  但接下来几天,白豆确实是显得有点孤单,哪怕有很多青少儿训练营的孩子在训练,但肯定都是有父母陪伴的,白浩南又忙,所以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白连军和阿依带着他,好像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和弟弟们终究是有点不一样的,时不时站在足球场边发呆,连阿达都能感受到小主人身上的寂寞。

  白浩南当然注意到了,但公众场合下他不亲昵孩子是一贯的,忙到夜幕降临后,才有机会带着白豆出去玩,阿依和宋娜自然也一起,风俗文化街风情古镇之类在蓉都比较多,每天逛不同的地方还不重样,戴上眼镜框和口罩的白浩南常常把儿子骑在脖子上,想尽可能的给他点温暖。

  阿依好像又抽条了一点,显得更瘦了,感觉都没走王八步的阿达重,却背着手到身前倒退着走,还问宋娜:“像不像我们那时在首都和妖僧斗法时的三个人?就多了孩子。”

  宋娜轻轻捂嘴笑,怀孕都没耽误她化浓妆,露出来的眉眼算是回应了。

  回想起来是有点感慨,当时惶惶然的三个人过街老鼠一样躲藏着穿行在首都,现在斗转星移,却多了自己的孩子,白浩南牵了宋娜的手轻轻握紧些,嘴上却像个当爹的提醒女儿:“好好走路!狗牵仔细点,这么多人走丢了怎么办。”

  宋娜悄悄捏他掌心不知道暗示什么。

  一家几口的样子还是很吸引人的,高大健壮的男人带着漂亮端庄的妻子,脖子上欢天喜地的儿子,还有那十多岁的女儿和笑呵呵的狗子,再看看可能第三个孩子的存在,谁看了都觉得这是人生圆满的状态。

  正在圆满,白浩南的电话却响了,于嘉理如有千里眼:“又在陪你的外国小老婆逛街?来了来了,各位美女终于聚齐了吧,我这边已经上飞机了,来,艾儿给你爸说句话,叫他来接我们。”

  两岁多的女儿声音糯糯的,血脉相亲的感觉跟阿依这鬼精灵还是有天壤之别,比面对那群成天上蹿下跳的儿子温柔多了,还很不要脸的嗯啊嗯啊亲了好几下才挂电话,连着逛了好几天,感觉是在做孕后散步练腿的宋娜都羡慕了:“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女儿呢!”

  白浩南承认:“我是怕女儿以后找个我这样的王八蛋!”

  宋娜不顾肚子都哈哈哈了,赶紧去机场吧,她还特别把自己摘出来,说自己和阿依打车回训练营。

  怎么可能,白浩南给她普及了桂西过来需要多长的时间,更重要的是于嘉理怎么可能放过大团圆的辉煌局面。

  她真该来看看白浩南当年看个演唱会带九个妞的壮举。

  社会我南哥心头都没什么波动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