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09、顺风而起扶摇上

409、顺风而起扶摇上

  白浩南的大局观和细节融合,可能就是老陈十多年来反复锤炼的结果。

  他能坐在这俯瞰小镇的山坡上想到这个利用高原集训来作为投资突破口,也能注意到十来个警察是步行爬上山来的,他固然可以热情有加的邀请领导或者最来事儿的那位冲锋枪手一起开车下去,但显然能把这一群人都招呼好,才不枉他最近一年多线程操作技巧大幅度提高的能力。

  有些事情,往往就是一两个不起眼的人把事情给搞砸了,白浩南在这上面已经有了深刻教训。

  所以等到一行人走到镇上街面,白浩南已经用大量的足球圈内八卦跟警察们聊得火热,倒是把一群躲在镇子口准备看他锒铛入狱的家伙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小镇上的警民融合对于邀请吃饭喝酒也不拒绝,中午饭就这么解决了,好像在伊莎生活了十六年的家乡,他们永远都跟政府是两个不同的位面,关系再好也是层级分明的区别。

  白浩南从未在她面前展现过和政府官员打交道的能力,甚至还知道他不喜欢这么干,但白浩南自己都有点惊讶,反正相当顺畅的就把事情给开展起来,这顿花费不过几百元的汤锅还没吃完,警察领导已经把负责经济的副镇长给邀请过来,坐在饭桌边一起谈。

  伊莎本地人身份终于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对于这个曾经在镇上人人都记得的白脸漂亮姑娘,镇里面干部都耳熟能详,对于她这几年在蓉都做网商赚了钱,其实也是族人内部众口一调,整个镇上都流传好久的说法,所以现在伊莎要回来投资足球训练中心,这就跟外地客商来投资是两回事,等于是本地出了个金娃娃,还又有个相当厉害的男朋友。

  白浩南曾经以为这种事情应该于嘉理才最擅长,最起码也得小婉配合出马,但实际上伊莎坐定了这个回家乡投资的身份以后,展现出来的头头是道让白浩南都吃惊。

  最关键一点,伊莎脑子很清晰,谈场地建设、安排施工、维护、员工就业等等时候她全力争取自己的族人来承担,保证让这些人获得就业机会,在这个连办厂都很难的小镇上,旅游风景区真的没开发出多少就业机会来,伊莎承诺会用最正规的管理方式来改变本地懒散的工作生活习惯,争取把这彻底搞成个产业。

  但是一旦涉及到资金、投资方式、未来前景等部分又立刻交给白浩南,白浩南毕竟是搞了两三个训练营,最近又跟马儿合并足校,说起这些细节来非常清晰,他更知道如果傻不拉几的把几百万资金砸进来会瞬间被吃得一干二净,只有挤牙膏一样牢牢的把资金捏在手里才可能把事情办好。

  所以白浩南表现出来的就是娴熟,娴熟整个建设流程,这些都会从外地请专家和施工队伍过来,基本上全套原材料都是外地弄过来,只有基础劳动力会用本地人,不会雇佣本地建筑公司,不会跟这边财务挂钩也不需要这边任何形式的入股,独立核算自负盈亏还要争取各种政策优惠,这可是不会产生污染的环保健康产业,理应获得各种政策倾斜补助的。

  还要拒绝各种本地财政贷款扶贫资金之类,吃饭前白浩南还是抽空悄悄给于嘉理打电话说了这个事情,高原训练于嘉理不懂,但深谙这些地方政府门道的于姑娘提醒他,钱都自己家里掏,别留下什么雁过拔毛的机会,后患无穷,再说这又不是多大的项目,三锤两下的赶紧搞定,都要过春节了,她还很期待全家都到蓉都来呢。

  当然她期待的肯定不是于家的春节假期。

  住在度假酒店里面的两口子多呆了两天,把镇上领导见了个遍,划定了镇口右侧一片山坡谷底区域作为未来的地块,这荒山小镇什么都紧缺,就是没法耕种的荒山地到处都有,白浩南这不怎么会用电脑的,还得伊莎要白华传过来一系列的现有训练营照片,展现给镇上领导。

  这时候再次感谢阿威把训练营的形象打造得清新靓丽,白华甚至根据伊莎发过去的山地照片,用一顿饭时间就大概做了张模拟效果图,一个充满健康气息的高原足球训练营将会在半年内矗立起来,这是白浩南比较保守的说法。

  就这么两三天时间,单凭白浩南和伊莎口头这么表达,可能更多是镇上领导上网查了下,发现白浩南的训练营真是炙手可热的真实,又不需要他们掏一分半厘,在没有看到一点资金到位的前提下,就相当正式的在那片谷底区域现场举行了奠基和签约仪式,白浩南心头还有点好笑,几年前看见于嘉理这么搞的时候,他还觉得多高大上遥不可及,结果风水轮流转,自己和伊莎居然也来搞了个缩小版的。

  其实到这时候还什么公司实体都没有,先拿到镇上一系列审批材料,那位副镇长和警察领导甚至陪同一起到县级市办理全套手续,也主要是带路拜见些领导,又参加了两天好几场会议,约定好初步勘察动工时间,白浩南和伊莎才带着给人效率极高的印象返回蓉都。

  一起走的还有一辆市里面提供的大巴车装着三十多个族里的孩子,一位市里面的体委领导和那位副镇长一起到蓉都省会参观青少年训练营,这些孩子当然也是以冬令营的说法前往,这时候白浩南和伊莎才知道破坏义务教育是个多大的责任,但如果足校那边有教学力量,这事儿也就不是事。

  这点行为肯定给市里面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族里面的兄弟姐妹当然对带走孩子再无疑虑,现在都在等着开工上班呢,据说整个伊莎寨子的族人现在走在镇上都有点趾高气扬了!

  白浩南只能叮嘱伊莎要用管理公司的方式来约束好这种场面,伊莎鄙视他还没自己管理公司的经验丰富!

  旋风般的投资交流,让伊莎这个从来没跟政府官员打过交道的姑娘,不到一周时间就从镇长到副市长、局长之类握手结识了个遍,坐在回家的车上还有点不敢相信:“看起来那个市长好年轻哦,你一说他就明白!”

  现在她俨然是顶着衣锦还乡的青年企业家头衔来投资家乡,甚至有几个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市里面政府部门要跟伊莎结对子保持联络关系,好把她树立成典型。

  二十二岁的年纪,从十几岁出去打拼到现在回来搞这样的投资,确实值得当成好些部门的业绩来书写下。

  白浩南自己也在适应:“可能我们之前接触到的都是省城、直辖市的大城市,很难接触到高级别政府官员,很难看到有决定权,跟这些小镇、小县级市的领导感觉还是有点不一样,有混日子的,也有想做事的……反正跟我印象中足协的官员不一样。”不过他那关于足协的印象几年十几年前都没有变化啊。

  伊莎把厚厚一叠各种招商资料、已经写着她名字的训练基地经营公司合约,还有各种审批复印件等等文件都放在膝盖上翻来覆去的仔细查阅,还是有点难以置信:“这么容易就办到了?”

  哪怕在蓉都,当初她们成立风铃神画的时候还是费了不少周折,全靠着乔莹娜那些师兄圈子帮忙才顺利把公司手续办理下来,现在感觉整个县级市的运转起来效率惊人,好像上面领导发话下面什么事情都顺理成章的高效率完成。

  白浩南点头:“以前没搞过,其实我们几个训练营这么立起来都有些取巧,于儿她们最熟悉这些做法,但你这个可能还是沾了你这么年轻就回去投资的光,还是少数民族,这几个优势抓在手里,我看他们是要把你当成典型来培养的,还是建议你多跟于儿交流下。”

  伊莎再次听到于嘉理的名字,想了想:“这个高原训练基地是我的,我来投钱建立,全都是我的,但你来管理。”

  白浩南夸张的惊讶:“你很有钱嘛!难道都不给南山留点?”

  伊莎坦言:“回去把手里所有的库存处理了,还要开会给员工讨论如何转型,不一定全都愿意跟我走,加上我自己存的钱,肯定不够,但是房子拆迁以后,我那部分都折算要现金,应该就够了,实在不够找乔姐或者陈姐借点,她们肯定也会支持的,不也是支持你么?”

  白浩南笑:“我特么感觉自己就像个做传销的,素芬跟着我做教练,乔子也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要在老家搞个训练营,你也是……我这压力很大啊。”

  伊莎确实有点慎重其事,和乔子做决定时候的轻描淡写是两个极端:“这是我五年来,甚至应该是十几年来卖土豆再到卖衣服存下来的钱,看你好不好意思挥霍!”

  白浩南赶紧表示哪怕徇私舞弊也要帮高原训练基地争取各种客源。

  车厢里洋溢的气氛绝对是过来时候比不上的,伊莎还主动透露了自己的工作思路:“风铃神画主要是两个部分,客服在线销售,产品包装宣传,后面也就是拍照啊,美工啊这些,那么这两部分依旧是网上客服销售,我听陈姐说江州那边光是热线电话就接得忙不过来,网站、网上报名之类的运行是我们熟悉的,而产品包装这边可能就直接整体成为企划部门,先回去给你的孩子球员拍照,每个人都拍,让每个孩子都有做明星的感觉,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包装,感觉整个训练营很正规,很了不起的样子?”

  白浩南差点撒开方向盘鼓掌了。

  他自己都是亲身经历过的:“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以前在梯队踢了那么些年都没觉得自己是职业球员,真正还是到了队里做宣传,拍了那种几层楼高的大喷绘画面,才感觉自己是专业人员,拍照的时候装得那个牛皮哄哄哦,好!好主意!一定要搞成很专业摄影棚,每个孩子都来装模作样一下,家长也觉得高大上是不是?”

  这热烈讨论的对话一直持续到了蓉都,经过南面环线的时候,白浩南刚想偷偷发个短信或者语音,伊莎都主动了:“距离那个警察医院蛮近的吧,顺便过去看看,好像警察也不是那么讨厌。”

  白浩南简直喜出望外,伊莎又想起来打听:“真的是在体育学院找到的训练手榴弹?”

  白浩南得意:“让素芬去找的,体育系统八十年代到处都有这玩意儿,据说是为了备战备荒,搞体育的肯定都是打仗的好手,得练!”

  伊莎从座位底下摸出来感叹:“警察所的人不提这个,族里都以为你是多高多深的背景,看来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说着却灵机一动:“你说我把这个带去吓唬你那个警察怎么样?”

  白浩南捂头:“陈素芬被她打得那么惨,你难道还不汲取教训?对一个刚刚被火药枪打得差点毁容的暴力高手,你这样去撩拨她,万一没忍住把你打飞了,我咋办?”

  伊莎被他的表情逗笑了:“真的有这么厉害?”

  白浩南严正警告:“陈素芬就是不相信这个,要去跟她打,什么结果你也看见了,千万别以为你那点三脚猫……不,你是一点打斗能力都没,全凭狠劲,人家一只手就能把你打得满天飞!”

  伊莎终于有点相信了,还很期待去跟那铁塔般的女警察见面。

  结果白浩南厚着脸皮也不怕被郭妈妈看见,带了伊莎上楼,然后扑了个空!

  打电话一问,郭咲咲自然是转到乔莹娜介绍的美容整形医院去做修补了,那姑娘还惊慌的叫白浩南别去,匆匆忙忙的又挂了电话。

  白浩南自然是顶着伊莎嘲笑的声音打电话给乔医生询问地址,乔莹娜却叫他赶紧回训练营去,儿子们都已经接过来,几个月不见多陪陪!

  言下之意就别尽顾着泡妞了。

  伊莎也想念南山,赶紧催促着过去。

  对还有半个月就要春节,这次终于能所有人团聚一堂了吧?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