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08、会赚钱还得会花钱

408、会赚钱还得会花钱

  再浪漫也要回归现实,伊莎的兄弟姐妹们都建议赶紧走,那些不要脸的家伙一定会去警察局告密!

  白浩南却大大咧咧的在火堆边坐下来等待:“该吃喝就吃喝,警察来了才好。”

  伊莎已经有些沉迷了,坐在男人身边,白浩南展开自己的夹克,把她包在怀里,温暖的怀抱让姑娘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减,甚至连警察开始成队的走上来,她也没什么激烈反应。

  说起来五年时间,两个人相处的时光确实少得要命,感情终究是要用岁月来沉淀的,时间短,那就只有分量重点。

  这两天白浩南带给伊莎的心理冲击,确实很够分量了。

  白浩南看着,大概有十来个警察,说不定是这个小镇警察所倾巢出动的阵容,甚至还有携带冲锋枪的火力手在其中,他都还是只看着,伊莎有笑着抬头看他,心神皆醉的那种:“我不后悔,从看到你的那天起,我就选择你,我不后悔,在过去的几年时光里,我也从来没后悔过,现在我确定了这点心情。”

  白浩南亲密的嗅一下她的耳鬓发间:“说得我好像马上就要去坐牢了,不用担心,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有钱有势的人可以为所欲为。”

  伊莎惊奇了。

  果然,警察们气喘吁吁的上来,稍微问了几个人,目光就集中到这边的男女身上,还散开队形包抄过来,伊莎的兄弟姐妹想上去解释,被挡开了,一名提着手枪的警察走到跟前,一条腿跨踩在高处,抬了抬帽檐,看得出冬日里也在冒热气:“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有危险爆炸物……”

  伊莎的兄弟姐妹们七嘴八舌:“明明是他们先打……”

  以往也会跟着吵闹的伊莎接受了白浩南扶着腰站起来,再看看白浩南展开手臂挡开自己的兄弟姐妹:“好了,阿南知道怎么处理,你们都过去……”

  白浩南确实不像个犯罪分子,坐在那双脚分开:“东西在我兜里,但不是危险爆炸物,可以自己来拿,也可以要我拿给你们,主要是不用紧张,我叫白浩南,前中超联赛职业球员,现在全国多家青少儿体育培训营的老板,投资几千万,这是我女朋友伊莎,镇上本地人,五年前外出经商,现在是年入百万以上的成功商人,我们回来祭祖探亲,还准备投资本地建设,被本地流氓骚扰,发生了些不愉快,这就是事件经过……要我怎么做,你会放松点?”

  伊莎什么时候跟白浩南商量过本地投资,有点惊奇的回头看他,但不说话的掩饰住表情,摸出钱包把身份证给最近的警察。

  不知道是她一身高级时髦的打扮还是那精致的美甲和爱马仕钱包带来的威力,一看就不是普通镇上居民,当然她镇定的表情和姣好容颜也能给警察不一样的观感。

  面对白浩南的警察,虽然提着手枪,却一直没有拿起来,听了白浩南清晰陈述的话,眼神表情不可能没有变化,白浩南的穿着打扮还有气质也能佐证他话和报案者之间谁更可信:“给我看看是什么东西吧。”

  白浩南在缅北经历过多少次拔枪了,知道这个时候其实是最紧张的,所以拉起衣襟示意,才慢慢用两根指头从里面挟出一颗手榴弹来……动作很慢。

  远处观望的眼神又好多了,但可能只有站得最近的伊莎能看见白浩南是笑着把手榴弹木柄朝着警察提出来的,口中还在漫不经心:“我跟女朋友走的时候,他们就用长刀和火药枪威胁过我们,所以我在体育学院运动场器材室,拿了俩这玩意儿……”

  提着手枪的警察不由自主的放松不少,也只有近了才能看见白浩南展示的木柄尾部就是木头,真正手榴弹这里有个盖,拧开里面有个小洞藏着一根白线和拉环,这什么都没有那就分明没有威胁。

  白浩南当初吓唬皮夹克的时候,一直握住了手柄尾部朝自己,只看前面:“投掷训练弹,也不知道你们玩过没,两颗……”

  放在身边草坪上,再用同样缓慢的动作拿出另一边的手榴弹,一模一样,这就彻底解除了一群警察的紧张状态,这种训练弹除了没火药没拉发系统,什么都跟真的一样,实心木柄套着真的手榴弹预制破片铁壳,砸核桃比较合适。

  但态度还是严厉:“你这也是涉嫌……”

  白浩南坐在那笑:“我不知道你们来这里工作多久了,带头这位领导应该年龄和我差不多,前几天我还在跟蓉都市警察局的领导谈话,他鼓励我们要好好把足球事业推广起来,我们还帮蓉都市警察系统组建足球队,所以我不是一点都不懂法的法盲,但如果你们有时间看看我这手机上的画面,你们觉得这种场面,用什么能最简单制止双方械斗。”

  说着把伊莎的手机递过去,屏幕上就从对方冲上山坡,伊莎的族人们纷纷拔刀相向准备冲撞到一起开始。

  警察只看了几眼,就把手机递回来,他们最熟悉不过这种场面,把手枪揣回枪套里:“既然你明事理,那还是跟我们到所里办个手续,我们要把这两枚训练弹收缴了,对你做一个治安处罚通知书,不拘留就罚款……”

  伊莎还是没忍住要跳:“这是……”

  白浩南抬了一只手就止住她的话头:“对,这样处理是最简单粗暴,你们也算是可以交差的,但我刚才提到我们两口子明明是准备回家乡来投资的,可能要跟镇上领导谈这个事情,你觉得合适吗?或者说你只要收我这个罚款,就要给我开具相应的手续,我这里不做声,回过头拿给地方找上级领导来谈论这个事情,也许你的做法挑不到刺,但你搞砸了一项投资,你还觉得合适吗?”

  警察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可能是出于对场面无法占据执法者优越感的不耐烦,白浩南却继续:“上月底我一个警察朋友刚刚因为抓捕毒贩,上半身挨了火药枪抢救回来,我很敬佩一线辛苦工作的警察,也理解你们工作中的难度,但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我是个明事理,想寻求更好解决办法,甚至是帮你们解决这种麻烦问题的投资商人,难道你们这个县,不优先保证点投资环境?我在桂西和蓉都投资部门已经听得耳朵都要磨起茧子了。”

  感觉在白浩南这里,他身边的一切都能成为信手拈来的工具,起码眼前警察的表情借着他放下的台阶立刻缓和了:“哪里的毒贩?用火药枪拒捕?”

  白浩南转头吩咐女人:“把他们烧的茶端过来啊,还有坨坨肉也端过来,这么辛苦都中午了。”

  其实这几年大多数时间都在当宅女的伊莎恍若惊醒的连忙跑开招呼人,白浩南笑着跟自己的两枚训练弹让开些距离:“真的是想投资,上一次来我就有感觉这里乱糟糟的,当地人过得穷苦也没啥搞头,但那时候叫我来投资,绝对不敢,本地人太横了,但现在我们两口子五年了,孩子也四岁大,好歹也算半个本地人,总想改变下这里,并不是想赚钱,因为我女朋友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母亲和外祖母都埋在这里,我们是真想为这里做点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孩子不要长大了,依旧变成街头流氓来给你们制造工作难度,我这个说法对不对?”

  如果在缅北,白浩南不啻于把眼前的警察设想得更阴暗一些,那些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真是什么都有可能,但在这里,他还是尽量光明,起码眼前这几个警察脸上除了有点敷衍行事,但没有睁眼说瞎话的怪相,随着他手指的方向,那辆红色牧马人骄傲的矗立在坟山旁边,稍有眼光也能看得出来这车不便宜,更不用说还能爬到这上面来。

  钱不是万能的,但很多钱一定是万能的,譬如改变别人的印象,白浩南显摆有钱,但并不嚣张讨厌的派头,让警察还是坐下来,那个拿冲锋枪还多问了一句:“白浩南,是不是就是在蓉都搞天价擂台赛,还跟马儿比赛的那个白浩南?”

  白浩南看他年轻的身材相貌,笑着点头:“二十万不算天价,一个球场都修建不起来,但是却换来了几百个家长和青少年球员的参与,很值得,我想在这里修球场。”

  得到证实的冲锋枪手居然有些激动,悄悄摸手机拍照!

  其他几名警察几乎同声:“什么?球场?”带头那位可能是领导,还忍不住出声:“这算什么投资?那边小学就有操场!”

  白浩南笑了,伊莎这时候带着一群姐妹提了茶壶什么的过来,还有香烟散发,看得出来这里警民融合得好,坨坨肉都不忌讳,还提醒盐巴放少了。

  白浩南等他们都喝上茶点上烟才说话:“这里海拔多少?”

  警察领导熟悉:“镇上2200米,这山坡上,坟山上应该三千左右了。”

  还是那个冲锋枪手反应快:“高原训练法?”他一说,基本上都经历过警校的警察们还是恍然大悟了。

  两千米左右氧气含量比普通地方低不少,但不至于更高海拔那样稀薄得难以生存,在这种地方搞科学化的体能训练可以促进血液携氧能力,而且这么艰苦的地方运动起来呼吸都困难,更能有效调动全身机能都在艰苦条件下不由自主的努力,肌肉关节都能得到很大的强化,属于强迫性的无氧运动,普通人都能受益不少,但这事儿一定得在专业人士指导下才能搞好,白浩南现在明显最不缺的就是专业人手。

  白浩南笑着点头竖大拇指:“对,我自己的高原训练营,国内最著名的是滇南海埂训练营,不到两千米,高峰的时候上面连街面上都是跑步骑自行车的,这门生意好得很,起码我自己以后大量的青少儿球队、成年梯队都需要到这里来训练,真正自带休息区、游泳池、训练场还能看风景的高原训练营,投几百万搞起来能给镇上带来很多就业,也能有效的控制街头巷尾的这种小流氓局面。”

  警察领导都专注了:“怎么有效控制?”

  伊莎也借着奉上东西悄悄的蹲在白浩南另一边,聚精会神的倾听,老实说,之前她到训练营全都是因为白浩南,甚至待在那里都有不舒服的感觉,现在却听得格外专心。

  白浩南已经很娴熟了:“这些场地在平时也是对外营业的,根据我们在各地经营这种球场的经验,年轻人很容易集中到这里来活动,因为他们无处可用的精力正好可以在球场上发挥,哪怕是瞎踢也能折腾,我们可以免费一个场地给本地年轻人用,但前提就是警察所得在这里有个执勤点,我们承担一定的费用都行,足球天然能够把年轻人吸引过来,再加上我们会大量带走本族青少年到外地训练营去轮训学习,这是个良性循环,哪怕不适合踢球的也会在外面学到些东西再回来,训练营再带动住宿、餐厅、游泳池、诊所,这一系列的运营,实际上运动旅游项目完全可以尝试下。”

  在场的人,谁都没听过这个什么“运动旅游”,白浩南自己都是上午坐在这草坡上临时想出来的,昨天晚上运动的时候感受在高原上缺氧状态更有点想法了,现在基本笃定这条路绝对比伊莎把本地人带出去打工要强得多。

  本地的事儿还得在本地解决,而且假若宗明足球训练营有了自己的高原训练基地,这就是个值得吹嘘的卖点,多了不说,马儿说的孩子们外出打比赛,高原集训这些项目不都特么的内部消化了?

  警察领导都有些若有所思的点头了,白浩南才递上最后一级台阶:“那就请警所领导帮我们邀请下镇里的领导,晚上一起吃个饭,我们比较正式的谈下这个事情是不是能落地,也算是警民共建,您努力牵线张罗来的投资项目,怎么样?”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给点红包请吃请喝,可能都不如这样给上最让人舒服的台阶,白浩南明明是前几天听那位邓领导说过的警民共建玩笑话,他现在就能活学活用的给镶嵌到这里来。

  一行人相谈甚欢的下山时候,再说那两枚训练手榴弹的事情,是不是太不知趣了?

  伊莎都有点愣了站在那看着好像多年老友的背影们远去,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捡起手榴弹过去开上牧马人到镇上去会合了。

  感觉到这时候她也才有点比较全面的了解了孩儿他爹是怎么样。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