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07、烽火一笑戏猪猴

407、烽火一笑戏猪猴

  按照伊莎的战术理念,直接仗着山坡高低,这么多人一起冲下去才是最牛逼的,多有气势的冲锋砍杀啊!

  白浩南不屑,还叫那个阿萨卡的兄长带着人去把车上准备的鞭炮拿下来放,买的时候伊莎有解释过,以前上坟还要一群人开枪助兴,现在当然只能用鞭炮代替。

  看看山坡下攀爬上来的几十上百号人,显然是纠集了另外一大群族人,一起气势汹汹的过来讨说法,阿萨卡他们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你一个人?”

  白浩南潇洒的点点头,双手揣在衣兜里这么下去了,还回头笑嘻嘻的示意伊莎好好摄像。

  两边站满了人,感觉在看中间的斗牛场。

  白浩南走到人最多的地方停住了,其实距离伊莎那上面也不过十多米距离,还好周围没树,不然连树上都会爬满了人,好多人伸长脖子想靠近些看,这回就还有人在旁边出声支援:“别怕!他们就是一帮杂碎,就知道乱搞,一起上!”

  后面有些看不到的催促前面蹲下,白浩南也被提醒得蹲下了,双手依旧揣在军绿色的宽松夹克衣兜里,双脚并靠像个刚下蛋的芦花鸡一样蹲着笑嘻嘻,但这时候没人会觉得男人是毫无战斗力了,再看看他好像堵住了靠近坟山的这片光秃秃山坡关口,真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笃定,面对这么多乱糟糟扛着棍棒刀剑的人,都没有慌乱的模样,肯定给周围围观族人、街坊邻居留下了深刻印象,昨天看过的忍不住小声显摆那看似一两下,却打得屁滚尿流的场面多么英明神武。

  不得不说白浩南的新发型还是帅,把他有些吊儿郎当的气质用嘻哈风体现出来,轮廓分明的多了些立体感,也许从相由心生的角度来说,以前的他脸上有点圆滑的漫不经心,现在却多了些外圆内方的坚定,心头比较有主意的感觉。

  所以伊莎拍了会儿背影,居然悄悄跑到侧面拍,她不承认的内心还是有点迷恋,白浩南发现了侧脸对她做个凶狠的鬼脸夸张:“赶紧,回去!”

  伊莎吐吐舌头蹦跳着退回去却只是一两步之外,不愿意远离。

  对面的人确实也走近了,这回带头的几个男人年纪真的大,倚老卖老的中老年满头皱纹还有飘散中长发束在脑后那种,走近白浩南前还停步歇息了下,实在是就算当地人这样攀爬山坡如此远,还是有点喘气,顺便也等后面乱糟糟的一大群人全都挤上来。

  白浩南依旧蹲在那无动于衷,还低头观察了下这光秃秃的地形,这里的贫瘠问题就在这里,看起来到处山坡山脉却没什么树,只有长不长的乱草,所以种不了多少庄稼也养活不了多少牲口,不知道是高海拔的原因,还是天气气候,伊莎说再往里面几十公里倒有一片水草丰美的地方有野生动物,那以前就是男人们打猎的天堂,但现在都是自然保护区了,所以这里努力都做不了什么事情。

  就在他低头观察地上的时候,那几个男人拥着昨天被两记重击,打得现在头上还肿起来的皮夹克站在了白浩南身前一两米的地方,正好他蹲着,也让本来站在低处的几人没压力,敢理直气壮的开口:“我们讲道理大过天,是来要赔偿的,伊莎订了亲逃婚,按照我们族里的规矩,当年拿了彩礼,现在赔钱!十倍赔!”

  伊莎立刻在后面破口大骂:“卵子个彩礼!什么都没,喝醉了骗哪个狗日的,我都不知道是谁订亲,欺负人就打打杀杀,打不赢就讲道理!”

  白浩南转头无奈:“昨天说什么来着,谁来处理?多什么嘴?”

  伊莎立刻又吐吐舌头闭嘴了,但有不服气的仰脖子,手机倒是端得稳。

  白浩南回头才平淡开口:“对嘛,什么都用谈才是正确的做法嘛,我的答复是,我不认,我们国家的规矩是自由恋爱,你拿得出来什么赔偿款项收条欠条去法院告,我们再走程序,拿不出来证据就是敲诈勒索,什么规矩都大不过国法,少给我讲什么规矩。”

  其中一个老男人指皮夹克:“你把他打成这样,赔钱!这就是证据!”

  白浩南还是摇头:“昨晚拍了照的,他拿刀砍我我才反击,活该,如果不服,也可以去法院告,我奉陪,还有什么说的?”

  被打得半边脸都肿胀着的皮夹克早就按捺不住:“说特么个屁,砍死他个狗日的,一起上!”唰的一下突然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拉出来一根锈迹斑斑的螺纹钢筋,还抱了棉布把手的,很显然昨天拿着那没什么战斗力的长刀被羞辱以后,今天汲取教训换了沉重的钢筋,而且白浩南现在手无寸铁的蹲在地上,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就是这样,还是没敢一个人冲上来,等着后面的人一起,所以白浩南可以抬头笑着质疑:“我说你把我打死了,那就是大事情,警察肯定要管了,我这个婆娘你搞得到?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本来都要发飙招呼自家人冲上去的伊莎闻言都差点噗嗤摔倒,看着身前两三步外那个蹲得规规矩矩,双手揣兜里跟老母鸡一样的男人,真是又想踹他一脚又想抱着亲昵,实在是太难看见这样的男人了。

  面对这么多挥舞涌上来的刀棍,还泰泰然说这种风凉话。

  皮夹克哪里有这种思考的理性:“老子要搞的女人,就一定要搞到手!这么多女人老子都搞过了,死了也不亏!”

  白浩南脸上只能露出个老子千人斩都没说话,你还敢白门舞雀雀的讪讪表情。

  舌战群傻显然是没有成效的,白浩南就在皮夹克周围一大群同伙叫嚣着冲上来要对他动手的刹那,突然跳起身!

  应该是所有人都认定他会大杀四方的,连伊莎都是这么想,稳稳的端着手机,都没有叫嚣反扑,哪怕那群她的族人全都集中在高处跃跃欲试的涨红脸积蓄怒气,但这样两帮人手持刀棍冲撞在一起的后果是什么,白浩南很清楚。

  在李文东的家乡他亲眼看过,这跟缅北那些战斗还不太一样,那起码是在某些政治因素调动下产生的战斗,参与者都是身不由己的裹带其中,眼前这种算什么?有什么好处?

  鸡贼如白浩南最烦的就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瞎搞。

  所以经历过带走伊莎的当年,他再来当然会悄悄做点准备了。

  穿着军绿色夹克的男人跃起身的动静还是把对方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米八几的大个儿站在高处突然展开双手,好像大鹏展翅一样的所有人都看见他手里有两个什么东西!

  皮夹克高举的钢筋都愣住了,因为白浩南脸上也没打杀时候的狰狞怒火,甚至有种眉开眼笑的亲密,双手前探的动作更是好像在高喊:“老乡开门!我们是红军……”

  对的,当年红军好像就是从这一带厮杀过去爬上雪山的。

  反正就是在这种感受下,皮夹克真是不由自主的空着那只手下意识接住了东西,周围看清他手的老男人们已经炸了锅!

  皮夹克这才看清自己手上居然是一颗同样带着锈迹斑斑的木柄手榴弹!

  而白浩南另一只手同样也拿着另枚手榴弹,还轻轻的搭在了皮夹克拿着钢筋的手背上!

  因为所有能看见的人,都看见这静止的一幕,白浩南竟然是把两根白线上的金属环套在自己中指上,然后轻轻的用双手拇指食指分别捏住手榴弹的尾部,晃晃悠悠的随时都能把白线拽断!

  这片土地上的人恐怕应该算是这个国家都最后收缴枪支的地区,他们普遍认得这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军用手榴弹!

  哪怕没看过,可能也在现在铺天盖地的抗日神剧里面见识过,谁都知道那拉弦以后会是什么后果。

  之前好像还在说自己死了也不亏的皮夹克差点膝盖一软就跪下去了,螺纹钢筋真是应声落地,砸到他脚上都一动不敢动,本能的抬着双手掂着沉甸甸的疙瘩,深怕自己手没跟上,那手榴弹的自重压断了白线!

  周围所有人呈放射状的朝身后方向不要命的连滚带爬转身跑!

  特别是皮夹克周围这些背后就是下山坡的家伙,一转身就有人脚下拌蒜落地葫芦一样往下滚!

  但这个时候哪怕是滚也比被手榴弹炸死强啊!

  伊莎都惊呆了,手里的手机晃了下,但还是坚定的站住了,脸上开始狂热的发光!

  卧槽,这才是自己的男人嘛!

  站在白浩南身后的本家人稍微好点,看不到白浩南手里是什么东西嘛,一个个伸长脖子好奇得要命。

  瞬间就能把周围几十上百米清场,留下一地的坨坨肉、长刀、钢筋、木棍,几乎就是散落一地,往下冲跑的那些家伙早就把手里东西扔开了,还是有几个被手里东西搞得头破血流的,然后所有人退出偌大的圈子,再小心翼翼的又伸长脖子看!

  白浩南也讨厌,居然先扭扭屁股,做了个查尔斯他们跳舞的动作,很风骚也很尬舞的那种弹腿后退,皮夹克连忙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跟上,这就在掌心,他更加确认这有几十年风霜感的东西绝对是真货,哪怕生锈的铁疙瘩依旧能让他的手感觉冰冷!

  谁敢赌这个东西有没有失效呢?

  可白浩南又调皮的哼着当当当,朝前几步,皮夹克只能随着他的步伐后退!

  两人的脚步甚至都是同边的契合,像探戈,又像那什么鸭子舞!

  白浩南再旋转、跳跃、摇摆……

  皮夹克都只能乖乖的跟着,而且随着白浩南的手举高放低,完全不经过大脑的配合踮脚弓腰,远远看过去真的好像两个男人站在山坡上跳舞!

  哪怕是伊莎的亲友们,看清都还是有点变色,不由自主的稍微退远些。

  只有站在两三米外的伊莎已经要笑疯了!

  举着手机蹲下来笑得肚子疼,但还是勉力记录,这会儿想的都是要带回去给……其他姑娘看,她也实在是没有其他朋友啊。

  白浩南的舞姿显然在当年的肚皮舞、白猪舞的基础上又有提高,现在还能边跳边说话了:“我呢,就喜欢伊莎,你还纠结这个订亲之类的事情不?”

  皮夹克真是一叠声的不了不了。

  白浩南摇头:“大声的告诉大家!”

  皮夹克中气不足的刚开口:“我……”

  白浩南就摆出拉面的妖娆动作,立刻把对方声音拉得急切高亢:“我再也不提订亲的事情……”

  白浩南不着急:“还有呢?”

  皮夹克不顾一切:“我再也不敢打伊莎的主意……”

  白浩南继续:“还有呢……”

  一直这样还有呢,皮夹克挖空心思得整个人都气喘吁吁了

  白浩南看看现场周围一片沉默的遥远身影,感觉跳完一曲,才终于手上把手榴弹木柄给抓住拎回来轻描淡写的:“滚吧!”

  皮夹克如获大赦般珍惜这点自由,赶紧转身跑,然后立刻被脚下的沉重钢筋绊翻,狼狈的滚下去,引起一大片松口气的哄笑,皮夹克也顾不得了,滚到几十上百米外自己人的人堆里,才站起来,想回头骂什么的,都最后灰溜溜的全跑了,估计是怕这边居高临下的把手榴弹扔过去,那真是叫要命!

  看着眼前的丑态百出,伊莎眼泪都笑出来了,看白浩南把双手揣回兜里,显然是取下了拉弦环才重新做个无可奈何的摊开手:“你看,我就不喜欢打架,这样说说话跳跳舞解决问题多好?”

  伊莎刚止住的笑又直不起腰,但马上联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严重到立刻没了笑意:“他们去报警怎么办?他们肯定会去报警!”说完就拉了白浩南的手臂要跑,这个时候不顾一切的就要跑,红色牧马人正好能够起到翻山越岭的作用!

  白浩南笑着接过她的手机停止拍摄,顺势抱住她:“好了,我又不是傻子,敢这么做就有我的理由,不过就是让你觉得轻松些,我们也有不被人打扰的时间嘛。”

  伊莎还是着急:“可……!”

  白浩南低头就亲上去了。

  有点风,站在山坡上,就在坟山前,母亲和外祖母的注视下,周围远远的全都是高高低低族人围观中,应该是符合伊莎心目中最完美的浪漫场景,曾经为了追求人生价值逃出去的小姑娘,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所有人面前,被这个有力的臂膀抱着亲吻。

  伊莎陶醉得只有刹那承受,立刻就激烈的回应,那不管不顾的势头,让白浩南都怀疑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姑娘滚烫的脸蛋和双唇,热烈狂野的动作都要马上在这荒山坡热乎上了!

  兄弟姐妹们倒是能应景的把鞭炮点燃,真是个喜爱浪漫的民族。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