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06、阴魂不散不要脸

406、阴魂不散不要脸

  白浩南不太喜欢打脸,因为没好处还得罪人,社会我南哥,一贯都是讲究以理服人,鸡贼赢天下的,为什么要打脸呢。

  从踢球就看得出来白浩南属于典型的能传就不要多跑,能骗就不要多追,能下黑脚撩拨对方火气,那就不要硬碰硬的正面刚,这才是他鸡贼人生的标准信念。

  但装逼就比较擅长了,站起来走到桌边其实没靠近对方,起码在刀刃的两三倍距离之外,更重要是站在让开的这桌人椅子旁边,现在各地稍有档次的餐馆都是这种高靠背的木头椅子,齐腰高靠着比较舒服,这样也方便让出角度给伊莎拍摄,还顺手在桌上抓了根牙签叼在嘴边抱着手臂,几乎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脸上了,却不说话,只是看着这个吊炸天的家伙大骂伊莎背信弃义,不讲规矩贪图享受,嗯,还不守妇道,放荡乱搞……

  伊莎有瞬间是发怒的,差点把手机拍桌子上,但看白浩南转过头来对她笑,就有点忍俊不禁,感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真的舒坦,回个甜蜜的笑容,继续双手捧着手机取景。

  这如同郁金香绽放的美丽更激起对方妒火,也更显得他接下来不堪入耳的一连串辱骂像个小丑,之前还听得一愣愣的围观族人街坊邻居们,仿佛在白浩南那看猴儿戏的表情引导下,都有点看这拙劣的表演。

  连一直耀武扬威做出冷酷砍杀状的流氓同伙们,可能都在这种上百人围观下有点尴尬了,手里平端几斤重的长刀斧头也累不是,所以转头提醒针对白浩南:“跟他废什么话,砍死他个狗日的!”

  号称要重新当伊莎男人的皮夹克,才恍然大悟的重新指着白浩南:“有种上来单……卧槽你玛,看什么看……”可能还是觉得单挑白浩南这么大的个子不靠谱,不得不采用流氓惯用招式之无理取闹。

  白装逼好整以暇的指自己:“对吧,我就说了你应该找我吵吵,追女孩子呢,最重要是赞美,吹捧,你看这么漂亮的姑娘,哪怕我们的儿子已经都四岁了,还是这么年轻美丽,就算生气的时候都让我看了还想再看,那就更应该时时刻刻赞美,而不是你刚才这样骂,对吧?大家年轻的朋友追女孩子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汲取这个经验教训……”

  其实餐厅里基本只回荡着皮夹克们怒骂的声音,其他人全都聚精会神的不做声,现在听了白浩南习惯性站在足球场上对家长和小球员们有点循循善诱的婆婆嘴口吻,更安静下然后爆发出突然的哄笑来,还有人在后面鼓掌。

  伊莎自然是跟自己那一桌的姐妹女眷笑得心花怒放,还有飞吻回赠,仿佛又变成那个神采飞扬的宝蓝色美丽身影,奔放而狂野的小狐狸。

  白浩南骚包的四方抱拳致谢,皮夹克有点措手不及的被他俩撒了狗粮,还成了反面教材,气得直接冲上来就朝着白浩南挥刀:“卧槽尼玛,砍死你个狗杂碎……”

  哪怕大多都知道这样的窄边长刀砍不出多大的伤害,但如此杀气腾腾的动作还是让哄笑瞬间戛然而止,伴随嗡的一声不由自主惊呼,白浩南却有条不紊的单手抓了旁边的靠背椅举起,嘡的一下迎面挡住了这刀:“我跟伊莎是自由恋爱,我没娶,她没嫁,我们情投意合成了夫妻,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打要杀,还有没有王法,还讲不讲法律?”

  听起来他这好像有点迂腐的回应,周围观众族人大有些不了然的表情,可伊莎却眼睛亮晶晶,她有点明白白浩南的意思了。

  那刀真是没什么威力,砍在木椅上都没能陷进去,弹开来又是恼怒的一刀:“讲尼玛的法律……”

  白浩南左手抓了木椅再次一挡,可几乎所有两侧的人都看见他右手从身后抓了另一把椅子,接着以大风车的招式就砸过去了!

  真的,就皮夹克和他们身后的同伙没看见,被眼前这把椅子挡住了。

  餐厅里面的高靠背椅子,如果用来打架,威力最大的方式是什么用?

  白浩南给出了标准答案,力臂最长的扇形击打!

  也就是抓住靠背的最上方横杠,使劲从身后拉扯起来,把整个椅子四方的座板部分当成流星锤一样绷直了砸下去!

  甚至还很有技巧的抓握部分是滑动轴的感觉,那一米多高的椅子就带着最大限度的物理钟摆砸下去!

  用来格挡的椅子挡住了皮夹克的视线和注意力,等他发现白浩南把椅子拉开时候,另一把椅子已经带着完全无处躲藏的迅猛砸到他身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徒劳的把手举起来想挡一下,结果连刀带人直接被砸翻在地!

  动作就是有这么迅猛,感觉从皮夹克气得冲上来砍刀不过一两秒时间,好像皮夹克恼怒的砍了两刀,这边的回应就是泰山压顶的一下。

  在高靠背木椅散架的灿烂特效中,直接打趴下!

  力量可想而知!

  然后白浩南也没痛打落水狗,而是放开椅子一脚踢开那把长刀跨过地上痛苦哼哼的皮夹克,朝着那些还举了砍刀斧子的走上去:“还来不来?”

  真的,那些刚才还显得桀骜不驯的家伙,真是被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儿凑近就下意识的齐刷刷退一步,特别是看见白浩南好像做扩胸运动一样顺手在两边长椅靠背上摸一下,慌不迭的想遮挡,结果白浩南只是手掌经过,倒是惹得周围又是一片哄笑。

  白浩南没有傻得走进一堆刀斧里:“给老子滚!”没有大吼没有声嘶力竭,就这么平平常常的一句,却像更有力的鞭子,接着后面突然传来惊呼,白浩南一回头正是那皮夹克摇摇晃晃站起来抓椅子想砸他,就被白浩南顺着这个转身半蹲,来了个标准的重拳击打在小腹上!

  任何拳击教练恐怕都会教导挥拳不光是拳头手臂的力量,而是整个身体带动手臂发力,这才是最符合力臂的发力方式,足球场上的任意球高手们,无一不是擅长把整个身体都当成发力力臂的专家,白教练当然是最明白这个道理了。

  只一拳,就打得皮夹克呃的惨叫,全场都能看见他的身体跟着拳头弓成虾子一样,然后猝然倒地,这一拳应该实际杀伤力比刚才那看似璀璨的木椅散架还要狠,起码好久都缓不过气来,虽然不会留下多大的伤,但这会儿真是疼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地上徒劳的嗬嗬。

  白浩南若无其事的站直,还是面对正想顺着这下一拥而上的刀斧手们:“还来不来?”

  第二次的同样问话,就带着难以莫名的威压,双手更是撑在两边的靠背椅上,轻轻拖了就往前走,好像这次一言不合就要双手舞动椅子猛砸!

  上次空着手都忍不住后退一步,现在只坚持了一秒钟不到,有一个人转身而逃,其他立刻跟上!

  白浩南既没追,也没得意洋洋的回来坐下:“走了!莎莎,也差不多了,明天上坟再说吧,过来结账!两把椅子的钱一起结了。”

  伊莎都愣了下,才收起手机起身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过来柜台刷卡结账,转头对里面大多目瞪口呆看着打过场面的族人、街坊邻居们挥挥手,出来挽着白浩南的手臂:“吃了六千多块……就这样了?”

  白浩南嗤笑:“我是怕他们出来拿车子泄愤,砸伤砸坏都是小事情,要是做了什么手脚,我们开回去路上出车祸那就不划算了。”

  还好这帮气势汹汹而来的家伙明显还没想到这个,白浩南爬上自家的越野车,接了姑娘找镇上最好的度假酒店住进去,车自然也停在大院里给点钱看好了,对于晚上还有雪霜的零下天气,白浩南还打开了后窗充当冰箱,谁叫那后面还放着几扇牛羊肉呢!

  伊莎直到白浩南提了两人那点行李箱上楼,才满脸是笑的尽量瞧不起:“不是最瞧不起打架嘛?还不是要打架解决问题。”

  白浩南悻悻:“老子还没出招呢!他们就萎了,真是没想打架的,谁叫他上来就用刀砍,难道我真的给他砍啊,说一万句有时候还不如打一拳,不打架是在规矩还比较健全的地方,特么再乱点,老子都敢动枪了!”

  伊莎夸张的哎哟:“男人这个时候最牛逼了,吹牛逼!”说是这么说,脸上却是信了吹牛逼的欢喜样儿。

  白浩南哼哼的收拾了她,不过对伊莎翻来覆去问他要出什么招,都不透露。

  本来他以为这样就过去了,不过是帮小流氓嘛。

  结果第二天上坟的时候又阴魂不散的来了。

  伊莎这族人的上坟习俗也是现实得可以,也许正是把牧马人当了一夜的冰箱,反正第二天那两支竹枝都还是翠绿绿的,冬天可能也就这种植物容易翠绿了。

  上坟的地方就在老寨子后面的一个山包上,用伊莎的话来说这叫坟山,每个寨子都有自己独立的坟山,地位是比较高的,不许游客外人去,其他寨子的随便去了也会引起械斗,白浩南听了械斗就是一脸不以为然,心头一阵MMP,用踢场球来解决多好的事情,非得打打杀杀,关键是还打杀不出个什么来。

  也许是昨天在餐厅公开宣布了要去上坟,今天远远看过去都有不少人往坟山去,伊莎是指挥白浩南把牧马人给开上老寨子去的,顺着机耕道这么尽显攀爬能力的看上去,白浩南还觉得很过瘾,伊莎说她当初买这个车,还照着帖子上介绍花钱改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把车开到妈妈和外祖母的坟前,给她们看看自己努力的结果!

  白浩南很支持南山他妈的壮举,但是对伊莎在爬山期间做的事情感到很……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另类的做法!

  把一张张崭新的红色钞票卡进美工刀划开的竹枝里!!

  两支竹枝差不多一叠吧,白浩南对连号的新钱厚度吃不太准,感觉应该是一万,全都红红绿绿的挂在了竹枝上!

  要不是山坡上越野擂坡坡需要全神贯注,白浩南都要找手机来摄像记录这种插花艺术创作了!

  当然改装后的牧马人无论减震还是轮胎性能都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车身特点的威力来,不愧为攀爬之王的称号,白浩南当年热衷玩小跑车的时候肯定也玩过这个,娴熟!

  远远的看见那山坡上连片连片的坟包,伊莎完成了创作,又拿过脚下的塑料袋,把早上在酒店吃早饭时不知道消失去哪里搞回来的一袋辣椒面、油盐调料之类东西在塑料袋里面搅和,当然她是戴了个塑料袋当手套的,让狭小的车厢里弥漫着浓烈的酱香气息,白浩南感觉自己都要变腌肉了,伊莎看看周围高高低低各种看热闹的族人特别是同寨的亲友,,叫停了车:“拐个弯横着走……对,就在这里吧,下车,来拿这个。”

  白浩南就像个瓜娃子一样从副驾驶接过那两支挂满钞票的竹枝,更觉得自己像个搞杂耍的小丑,当然他是不会觉得尴尬了,还给周围认得的亲友显摆,换来别人一阵阵敬仰的惊叹,白浩南就能猜测到钞票的命运了。

  伊莎挥手让几个兄弟过来搬下各种鸡鸭牛羊祭品,主要是牛羊比较费力,两个人搬比较合理,高原缺氧嘛,白浩南好像想到了什么,但伊莎已经满脸严肃的过来了,示意举着钞票竹枝跟上她,身上没有任何披麻戴孝的姑娘大踏步走在前方,但高举双手拉着两张绿色和白色拼起来的绸带,白浩南还得小媳妇一样亦步亦趋,后面才是抬着的东西。

  车辆横着停在坟包的侧方,好像也是为了给坟山上的祖祖辈辈看,一行人在足有几百人的注视下走到正面,才向前,伊莎开始用族语悠长的高唱,内容白浩南不明白,但感觉跟当初山歌对唱结对子也差不多,然后姑娘一挥手把绸带挂在坟包上,才让白浩南到坟包前插上两支竹枝,就像普通内地上坟上香似的,要他并肩一起,两口子认认真真的磕了头,再把竹枝给烧了,连同上面的纸片片一起!

  白浩南没想过这是不是个犯法行为,他也想不到这茬儿,但人家这风俗好像就是这样,还把烧得正旺的竹枝拿来引燃了旁边的两个火堆,两口子各点一个,接着伊莎接过亲友递上的长刀,利落的几下砍了鸡鸭头让兄弟姐妹收拾,自己再砍牛羊肉!

  这个有点累,白浩南看出来操作方式主动接了班,伊莎没了严肃表情,甜蜜的笑着蹲在旁边指点他砍成拳头大的肉块,又叫自己的姐妹用那塑料袋里的调料浸渍了,用准备好的铁丝竹签穿上,插在土里,挑在火堆上方烤肉!

  周围不少人都过来帮忙,当然也就是用自带的刀砍一块来烤上,这拜祭先人的行为最后居然是烤肉!

  完全就是聚众BBQ嘛!

  怪不得这么多人来看,怪不得买这么多肉。

  闻着那阵阵飘香,白浩南对这族人简直佩服,然后还没等他吃上,就看见一大票人举着各种刀枪棍棒的东西来了!

  有点烦,白浩南相当心有不甘的放下手里刚烤得有些滋滋冒油的一大块肋间肉,提醒伊莎:“摄像,摄像,烦死了!”

  但这一回,很多族人都跟着他拔出身上的长刀,跟着白浩南一起走过去了。

  白浩南更觉得有点烦,抢老子的主角光环!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