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01、韩剧三宝初见效

401、韩剧三宝初见效

  接下来的周一有多忙,可想而知。

  白浩南得前往马儿的足校考察所有教职员工,马儿的说法是能用还是用,但一个都不要,他也没怨言。

  小婉那边其实更忙,江州本地接待来自全国的各种合作方只会更多。

  白浩南他们在蓉都完成的这次足球学校合并,带着马儿的名头传得非常快,起码很多圈内的都知道,也愿意传播这个消息,能让马儿信任并接过他的足校,白浩南似乎就得到了一个很强大的背书,马儿多年来的人品确实没得挑,哪怕还有认定他没有热血义气的人,也必须承认马儿从来没坑过谁,而且骨子里有种川地的精明狡黠,他不会吃亏的。

  所以找到江州本地训练总部的人只会更多。

  那么能派过来的就是小曼她们几个,从财务到法务过来协助工作,上午就坐城际高铁过来了,吉敏开车去接的,他简直有点后怕!

  要是周六的时候他脑子一热,答应马上返回足校训练梯队,结果第二天就风云突变,训练营反而把足校合并了,那他才是真的里外不是人,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早上接了白浩南的电话,立刻跟阿哩一块儿开着那辆高级面包车接人。

  然后白浩南这个时候最能倚仗的陈素芬却帮不上忙了!

  因为这妞儿被郭咲咲打得鼻青脸肿!

  一大清早白浩南看见双眼通红的李琳时候,才知道这档子破事儿的!

  李琳在宾馆照顾陪了陈素芬一宿,郭咲咲也跟着端了一晚上的冰水啥,最后被单位临时叫走才满是歉意的跑了。

  陈素芬觉得相当丢脸,三令五申不许李琳给白浩南说,要不是这妞儿被小婉各种催命电话打爆了,也是要被扣在宾馆不许回训练营的,郭咲咲肯定更不敢说,李琳都证明这是白浩南公开说的老婆了,结果被她打成这样儿!

  白浩南给她打电话,郭咲咲都不敢接,这老实姑娘!

  白浩南能咋办?

  还不是只有一边打电话给乔莹娜,请她中午帮忙看看或者联系下医院,一边忙着在足校奔波,马儿的足校距离蓉都市区七十多公里,白浩南需要陪着马儿见的人太多了!

  可以说对于宗明训练营在整个蓉都省的开展都豁然开朗,这堆工作不可能换时间的。

  这一忙,就马不停蹄的到夜里快十点,才把又是一场夜酒喝完打车赶到宾馆去,李琳一脸忍俊不禁的悄悄开门把白浩南放进去,标准间的一张床上,陈素芬左眼眼圈都是青的,下巴和一边耳侧更带着淤血紫色,一抬头看见白浩南就愤怒的指李琳,结果一动,又疼得整张脸都抽抽!

  比这个更惨的恐怕就是当初阿威被打的那样,不过白浩南在战场上肯定见过太多惨不忍睹的,所以没惊讶没表情的凑上去仔细的观察下:“好了,都是皮下出血,最多一个月都能消散了没痕迹,不用担心。”

  陈素芬说话都像嘴里含了东西:“我恨你!”

  白浩南不跟她争论,回头沉脸看李琳:“医院检查没?”

  李琳赶紧忙着从旁边床头柜找出来袋子:“我在训练营忙着安排孩子住宿,是乔小姐派车过来接着去医院的,照了片的,还有核磁共振……”

  白浩南没少跟那个黑乎乎的小卫生兵打交道,虽然看不懂核磁共振胶片,但对于那些打印的诊断单子看得懂:“哦,肋骨骨裂一根,小趾骨错位矫正,皮下组织挫伤十二处,嗯,谁给我解释下两位武林高手是怎么决定要比武的,不会是为了争夺绝世美男我吧?”

  李琳噗嗤,陈素芬都咧着嘴疼得直抽抽的嘿了,白浩南没表情:“老子上周才面对上千球迷观众说了打架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你居然去打成这样,她多少斤?一百八十斤是肯定不止的,你呢?细胳膊细腿儿的,一百斤有没?成天美腿瘦腰的,你跟她那号儿每天都在拼命的警察比花拳绣腿?!”

  陈素芬使劲的把嘴撇上了,没听到安慰却得来一堆父母般的责骂,不过她好像又跟普通姑娘撒娇赌气不一样,更像是犯了错该被骂的样子。

  白浩南点到为止,转头看旁边支着耳朵满脸讪笑的李琳:“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换个人没准儿要看陈素芬脸色,李琳马上嘿嘿嘿的开始往外倒,真还别说,叫李琳动脑筋比较难,她来复个盘好像也能口齿伶俐的说个珠落玉盘嘎嘣脆:“等到了陈小姐联系的拳馆,就在那个,那个绳子围起来的台上,她们就脱了鞋和外面的大衣,热身以后开始,反正我看见郭小姐一呼就上去了,陈小姐……嘿嘿……”这时候终于看了眼陈素芬,疼得歪眼斜嘴的伤员一个劲想叫她别说呢。

  白浩南还能说啥?

  陈素芬那些花架子他最清楚不过,面对普通人肯定能打个出其不意或者占据上风,但碰上真正的狠角色,特别是这种搏命打法的家伙,白浩南只能长长的叹口气,拿自己的房卡递给李琳:“你也累了一天,早点去休息?”

  李琳这傻子居然脸红红的接过去转身跑了。

  白浩南听房门关上,才脱了自己带满烟酒味的运动大衣,再把里面的运动服也脱了,只剩下件前后都印着宗明足球训练营LOGO字样的绿白两色运动T恤,蹬了脚上的鞋子,盘腿坐到陈素芬的床上掀被子,陈素芬从聚精会神到一脸惊慌的想挣扎:“今,今天……不方便……”

  白浩南哭笑不得:“我知道是哪根肋骨裂了,推拿按摩是活血化瘀的基本办法,我好歹还从老秦那里学了好几年吧?明天再休息一天,就要开始运动恢复了。”说着更是从自己的运动大衣外兜里摸出一瓶红花油来,然后真脱光陈素芬的内衣开始做按摩。

  陈素芬又有点甜蜜的趴好,使劲扭头想看着白浩南操作。

  有点香艳,更有点触目惊心,白浩南都纳闷了:“你们这是在切磋武艺么,你确定她不是故意在收拾你?”好歹也是青春飞扬的年轻姑娘,练武术又不是那些户外项目,陈素芬身上还是挺细皮嫩肉白生生的,现在到处青一块紫一块,被白浩南手指触到就哎哟哟,含含糊糊的承认:“我叫她公平公正的打,不许留手……她就真的不留手了!我的八卦步还没施展出来!哎哟……”

  白浩南只能又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我特么真是不该成天让你打着玩儿,你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也就我!白浩南!成天随便你怎么打,你知道不?!记好了,别成天出去跟别人瞎比划!”

  陈素芬委屈极了:“传统武术和她这种亡命搏击两回事!我们要保护传统……”

  白浩南手上重点就止住了陈素芬的怨念,疼得哎哟哟的反手都掐白浩南腿了。

  不过等白浩南大汗淋漓的全身按了一遍,陈素芬估计是被药效镇住了疼又有点媚眼如丝了,怂恿白浩南脱都脱了不浪费,白浩南当然是点火就着,谁曾想刚发车没多一会儿,陈素芬就开始尖叫大骂了!

  原来白浩南忘了洗手,特么到处都沾上红花油了!

  这一晚可真够陈素芬折腾的,骂了白浩南半宿,不过感觉伤倒是好了大半,起码精气神有了。

  第二天一早服侍完好不容易开始睡懒觉的陈素芬,白浩南帮两人都请了球场上的实操课程假,然后带着场边亭亭玉立的李琳赶往训练营去,这一天又是一大堆事儿。

  昨天伊莎据说也来啼笑皆非的看了陈素芬,还把牧马人停在楼下方便陈素芬去医院的,现在正好给白浩南凑合上,李琳对白浩南的评价就是:“你俩可真够吵吵的!”

  原来昨晚她在另一边听了个全套!

  长期住酒店的白浩南好像是听谁说过,为了床头布线简单,很多酒店都是床头挨床头的,真是见了鬼!

  不过忙起来,李琳也就没有追问那些个尖叫声是什么含义了,但忙完了晚上依旧跟白浩南一块回宾馆去,哪怕现在小曼她们三个姑娘已经住在训练营了。

  哪怕是趾骨错位,也都是调养伤,多年习武经历陈素芬也不是没受过伤,只是在对打中输成这样还是让她很有些悻悻然,等白浩南回来就能一起吃饭,然后打太极拳恢复了,据说这才是活血化瘀的最佳办法。

  陈素芬这一躺四五天,一周的足球场上实操课都没去,还得是白浩南去看了看课程内容,啼笑皆非的回来给陈素芬在教材上划重点,他是真不屑这些已经明显落伍的训练手段的,但考试要的就是这些内容。

  乔莹娜和伊莎很有默契的你来我不来,既来看望了伤员,还时不时心照不宣的把白浩南拎走,于是忙得不可开交的白浩南只是给郭咲咲打了几个电话,那姑娘都没接,白浩南对她肇事逃逸的行为很不满,又发了两条短信恐吓人民警察尽早投案,也没回应。

  陈素芬都在开始戴着墨镜上课了,都顺口问到郭咲咲这罪魁祸首怎么污蔑传统武术的,白浩南一边说压根儿没联系上,一边心头突然开始有点打鼓!

  她那未婚夫就牺牲在这个岗位上。

  郭咲咲和白浩南重新见面的那个早上,姑娘作训服上就沾满了泥水痕迹,工作危险艰辛可想而知。

  再不喜欢看书看影视剧,白浩南好歹也陪了多少妞儿进了多少次电影院,那凡是好事来临,过个马路都会被车撞的桥段还是耳熟能详了,韩剧三件宝,癌症、失忆、治不好更是嗤之以鼻的听了无数回。

  联想到李琳说当晚郭咲咲也是突然被局里连夜叫走,这念头一起来,白浩南心里忽然开始紧张,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等他下午到了训练营根本坐不住。

  从训练营出来立刻驱车前往,先去距离环城比较近的那个新小区,第一回用指纹打开小区门又冲上楼用指纹打开锁,一开门居然有点心悸!

  之前空荡荡的窗明地净两居室房间里,现在忽然多了茶几沙发电视柜,甚至还有崭新没来得及拆开的平板电视纸箱放在地上,门口更是摆着两双男人拖鞋,白浩南还反应了下,才想起来估计也很难找郭咲咲穿的女式拖鞋,床上的枕头已经变成了两个并排,还盖着鸳鸯戏水的枕巾,到处都是一种正在走向美满生活的积极筹备,然后却戛然而止的中断。

  这一刻白浩南真有点吓着了,一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释放行为,慌乱的在整个房间里面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转了好几圈,阳台上、窗帘后,连橱柜门都打开来挨个看看,好像那傻大个儿会躲在橱柜里跟他逗开心似的,顺便还发现了简易衣柜里面居然还新添了几件男人衣裳,虽然都是秋衣秋裤之类白浩南绝对不可能穿的老土款式,但崭新得折痕都没消,这妞儿不知道新衣服应该洗洗过水么。

  更心慌,他似乎都能想象到当初郭咲咲为什么会好几年都走不出来的心境了。

  这跟失去战友的感受不一样,起码对白浩南来说不一样。

  没再停顿犹豫,快步关门下楼,开车前往警察分局那个宿舍区,毛毛糙糙的克莱斯勒差点把警察局停车场的杆儿给撞了,换来协勤对驾驶者的观察:“驾驶证拿来看下……”

  白浩南的腿都在无意识的使劲快速抖动:“你们局……最近没出什么事情吧?”

  协勤眼神都赶得上侦探那么威猛了:“你什么意思?!”

  白浩南也发现有点语病:“快点快点,我是家属,我特么来看我……局里郭咲咲认识不,她没事吧?”

  很难理解,白浩南为什么会对郭咲咲突然有这么紧张的感受,五年前恐怕任何女人都不会让他紧张,或者说他刻意不让自己紧张任何人,但现在,仿佛这是第一个让他突然意识到会失去,又会难过的人,哪怕重新相逢只有那么短短的几个小时。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是这么奇特,可能白浩南那无限冰封,千锤百炼出来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功夫,正在被亲情和爱情消融的时候,正好就遇上这么位姑娘。

  再说其他谁也没这样生命危急的时刻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