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87、回报
  教练培训班其实连讲师都有点敷衍,三点过下课以后陈素芬还探头探脑的要看白浩南去哪里,被白浩南伸手塞回学院酒店里,出门打个车就走了,没开那辆明显带点女性色彩的红色牧马人大脚怪,也没把训练营的克莱斯勒开过来,宁愿这会儿打车过去,本来体育学院到医学院没多远,白浩南还是绕过了酒吧街和公园,到附属医院的另一边逛了下商场才到医院儿科楼层等乔莹娜。

  人不少,全都是带着哭闹孩子来看病的父母,这寒冬腊月的本来就是孩子生病高峰,白浩南很快就看得有点入神,要是这些孩子都保持锻炼,恐怕抵抗能力也强很多吧,反正每天晚上打电话给白连军和阿依,都说孩子虎得很,能跑能跳的屁事都没有,反而是阿依好像到了冬季反而有点水土不服,宋娜都不太敢随便出办公室了。

  江州这些天也有点冷空气泛滥。

  正想呢,旁边走过的身影惊奇的倒回来:“卧槽,老白你怎么这样儿了?!”

  白浩南抬头看着摘下口罩的王福安,也就是当初收了乔莹娜到他的临床专科实习的项目负责人:“大鼻啊,我这不是来接乔子么?”

  王福安也在训练营入了股的,抢了两股还不到十万块,前几天还去训练营踢球了呢,还是一脸的诧异:“我是说你这衣服!”

  白浩南低头看看刚换的灰色西装,不是很高级,也没多合身,连白衬衫都是新买的,还打了领带,略显花哨的条纹领带,抬头露出个憨厚的笑容:“乔子爸妈晚上一起吃饭。”

  换个人说不定被他的笑容迷惑了,儿科耳鼻喉研究中心的王主任愣了下,再认真看看白浩南的穿着,然后就在不少家长的偷看下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捧腹的那种,飞快从兜里摸出手机给白浩南拍张照片:“丫的……”然后发现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实在是太多人看,连各个科室门口的小护士都伸长脖子在关注,只能摇头对白浩南竖大拇指:“服了!老白,早听说你泡妞一绝,现在全心全意服了!你尽兴,尽兴!”

  白浩南坐在那嘿嘿嘿,但是托王福安把自己换下来的服装手提袋给收拣下。

  很快乔莹娜就出来,哪怕隔着口罩都能看得出她东倒西歪的笑意,然后周围还跟了好几个医护姑娘全都是来看白浩南新造型的,对着站起来的白浩南,乔莹娜强忍驱赶同事,然后使劲拖着白浩南的胳膊一起进电梯,哪怕还有其他病患和医护人员,她还是没忍住使劲伸长脖子看白浩南的模样,眼角流淌出来的笑都能用浴缸来装了。

  迫不及待的到了医院大楼外面,乔莹娜在白浩南帮助下脱了白大褂都还是没摘口罩,使劲忍住笑审问:“什么意思!搞得这么鬼鬼祟祟的!”还前后看:“都没准备点什么?不买点花什么的?”有点不相信的翻白浩南那件西装,终于笑起来,实在是没看见他穿过这样,而且有种说不出的不对劲,怪怪的。

  白浩南启发:“你跟咱爸妈怎么说的?”

  乔莹娜胆子大:“暂时没说梦丁的事儿,最近他们催得也厉害,一直以为我就是没人要的什么过气明星了,着急,都准备在我们那地级市张罗介绍有为青年了,所以给他们表达下真实情况,等回过头适应了这一步,再说孩子的事情。”

  白浩南点点头:“站在咱爸妈的角度来看,希望看见个什么男人?”

  乔莹娜已经眉开眼笑的有点明白,特别是戴着医用口罩,眉眼间更加生动:“哈哈,我现在这样儿,肯定是希望我找个踏实的!不要想天想地的,这是他们对我去唱歌最大的不满!你就故意这样的?”

  白浩南抖抖西装:“老实不?特别选得不合身点,不是名牌、衬衫领带还有点俗气,穿上就显得有点傻,花了心思的!”

  乔莹娜使劲抓了白浩南的手摇:“真的这么想?!”

  白浩南理所当然:“你说我摆个豪华排场,或者买一大堆花,又或者搞个什么惊喜浪漫的东西,给你爸妈看了什么感觉?能教出来你这样女儿的父母看了我搞惊喜浪漫,是高兴还是担心比较多?”

  乔莹娜心悦诚服:“老白,你这开了窍,把心思花到正道上,一下就敞亮了,我这心里都敞亮!”拉着白浩南的手都倒退着走,还有点舞台上的交叉步了,虽然没伊莎那么随时能起舞,但多少受了些专业舞台训练,主要是心情好,身体就表达出来。

  白浩南一把揽了她的肩膀防止摔倒:“这算什么正道,以前是满脑精子十足不知道用在哪里,现在朝着靠谱的方向去考虑就很简单了。”

  这动作更是把乔莹娜温暖得舒坦,靠他臂弯里还是有点嘻嘻哈哈:“但你这个思路……太清奇了!”

  白文盲还得了解这个书面词儿,他自己觉得很正常吧,既然这是做戏给乔莹娜的父母看,那就应该顺着对方的思路考虑,才能把事情处理好啊。

  果然步行到了附近家颇为高档的川菜餐厅,白浩南俨然有种散开精气神的变化,把一直挽着他的乔莹娜又给惊了下:“你在国外那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该去考电影学院当演员啊!”

  傻傻的甚至有点迟钝的感觉,白浩南连招牌式的邪魅冷笑都收敛起来:“天天看阿瑟他们这种傻傻的表情,还看少了?牵牛也老实巴交,稍微注意观察不难学的,只要不跟你爸妈抖机灵,装傻还不会?”

  乔莹娜想想叹服,顺着迎宾带进包房,立刻有点变脸,原来预计只是请父母过来见个面的场景,竟然发现里面坐了满满一大桌的亲戚!

  现如今可能很少有什么情况能让乔明星动容变色了,本来只是四个人坐下来吃个饭认识下,表明关系的家宴,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乔莹娜的身体都僵了下,只要是不愿白浩南面对这样的局面。

  反倒是白浩南没什么停顿,手臂往前轻轻拉了下有停顿的姑娘,两人并肩走进去。

  那种能坐十多个人的大圆桌边基本坐满了,旁边的沙发茶几边还有六七位,现在当然是纷纷起身迎过来,不等站在中央明显带着父母表情的两位开口,一个颇有点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就抢先开口了:“娜娜!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告诉二姨呢,这么大的事情还是你爸妈说了,我们才知道,肯定要跟你爸妈一起来把关啊!”

  可以说乔莹娜从医院出来那一直没散过的笑意几乎掉到冰点,连挤出来的笑容都欠奉,使劲展展眉才能尽量不要摆脸色给父母看:“爸妈,这是老白,白浩南,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没什么把关不把关的事情,正好他这些天在蓉都,过来一起吃个饭,也免得你们再担心我嫁不出去啊……”说几句倒是自在不少了,更重要是一边说一边担心的转头看白浩南,发现这货脸上一点不耐或者反感都没,就是有点木讷的脸上带着讨好的傻乎乎,整个心情又爆发出喜感,立刻释然了,忽然而来的芥蒂就忽然消散。

  是啊,周围不相干的人根本影响不到自己什么。

  乔莹娜的母亲穿得整洁干净并不花哨,这点和她的亲戚区别很大,略显富态并不强势的模样从白浩南走进来就一直专注打量,而乔爸爸则左顾右盼得多,好像更在乎他这些亲友团的反应,自己有点漫不经心,但他身上比较正式的西装衬衫马甲又显出了很重视的样子。

  结果就随着他这左顾右盼,那些亲友团更是随着二姨七嘴八舌的开口:“我们娜娜可是大明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配得上……”

  “当初娜娜在我们那高考比理科状元都没差几分,才女,好多人追求的!”

  “小白看起来很成熟,哪年的……”

  片刻前可能乔莹娜还有点难堪,现在立刻洒脱,自己都心惊这难道也是伴随着白浩南在一起成长么,笑着张罗上桌子坐,结果发现这中间是电动转盘的大桌子能挤下二十个人,她就当然不让的把自己和白浩南安排在父母旁边,自己挨着母亲,其他的随便:“老白很忙,爸妈来蓉都也少,以后还有很多时间慢慢了解,今天就只是相互认识下,上菜吧,服务员上热菜!”

  边说边摘了口罩坐下来倒是跟白浩南小声:“就两三个服务员,我觉得比那天的管家带一堆服务员要自在多了,你不喝酒吧,待会儿还要过去的。”

  白浩南一直在对每个开口的三姑六婆讨好的笑,但这么笨拙就不用开口说了吧,乐得自在的现在还是不开口,点头回应都没,乔莹娜看了他入戏的样子忍不住就是轻轻一巴掌:“听见没!”

  白浩南才惊醒样满脸堆笑:“喝点,喝点,陪咱爸喝点。”还手忙脚乱的去桌子上拿易拉罐的啤酒,差点把自己的筷子给带翻了。

  乔莹娜小翻个白眼才能不狂笑,叹口气抓餐巾帮他挡着宽松的西装角别浸到料碟里面去。

  所有眼睛都目光炯炯看着的,对乔莹娜的旁若无人亲密嗔怪,白浩南的战战兢兢殷勤小心都看在眼里,场面是安静了下的,不管这些亲戚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来,显然他们期望中乔莹娜的男人应该是光鲜夺目,金碧辉煌的,才能配得上他们生活圈子里身边最有名的明星,什么样的身家都不为过,哪里是这么个看起来有点傻不拉几的黑大傻。

  白浩南的人设本来也是想针对父母二人的,傻傻的最能获得父母认可的诚恳样就行了,现在陡然多了这么多观众也不好说变就变,索性这样还懒得搭理周围人呢。

  但乔爸爸手都摸到白浩南打开递过来正在倒上的啤酒杯了,又看周围,感觉很在乎别人意见似的,顿时又激起一大堆三姑六婆的声音来:“还没到喊爸的时候吧,哪有这么轻轻松松就把我们娜娜娶走了的……”

  “小伙子做个自我介绍啊,你到底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在蓉都有房吗?车呢,什么车?做什么生意的,年收入多少……”

  乔莹娜索性给自己和母亲就近倒上点果汁,笑眯眯的靠在椅背上看似方便白浩南越过自己献殷勤,其实是好整以暇的看男人表演。

  白浩南其实真没飚演技,给乔爸爸倒满了啤酒,自己回头把剩下的都倒满然后也不管乔爸爸举不举杯,自己咕嘟嘟的把一整杯喝了,再倒上一杯敬在座所有人,都不怎么说话的,嘿嘿嘿笑着双手捧杯示意下咕嘟嘟又喝了,然后坐回来就双手放在大腿上很拘谨的抹两下,反正呱噪的亲戚们都静了下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这货还是嘿嘿笑着坐那了,众人又七嘴八舌的围上来,那叫一个诠释什么叫五百只鸭子的闹腾劲。

  乔莹娜不烦躁了,看白浩南这样儿就乐不可支,眼里更是流满了瞎子都看得清的爱恋,伸脚踢白浩南鞋:“说话啊,哈戳戳的!”

  白浩南侧转身,其实主要是朝着乔莹娜的父母:“我是五年前认识乔子的,那会儿她边上大学边在外面唱歌,我也在外面打工,我挺喜欢乔子唱歌的,只要她在唱歌,周围那些人啊热闹啊喝酒啊,我就注意不到了,只有台上唱歌的乔子,她唱歌跟很多人不一样,反正是真心实意的在喜欢唱歌,我就天天看她唱歌,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后来出了些事情我到外地和国外去工作,然后去年才回来,我们一见面就还是在一起了,就这样,以后我们也会一直在一起的,我会让她开心幸福。”

  本来还满带揶揄的乔莹娜忽然发现自己作茧自缚了,听着这平平淡淡却不落俗套的解释,忽然感觉没法分辨这段话里面到底是不是真实,一直觉得自己拿捏挺到位的姑娘,忽然觉得有点晕头转向,一如当年发现自己已经爱上这个王八蛋一样。

  现在竟然又有小鹿乱撞的感觉!

  难道真的有真爱?

  就一如自己相信真的爱这个男人那样。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