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85、生来天真勇敢,梦想却变得抽象

385、生来天真勇敢,梦想却变得抽象

  如果说第一周,所有人都还在试探这个规则,是不是真有二十万奖金,是不是真有一支实力不错的教练组队伍来比赛,是不是真的按照这个比赛规则运行,各方都在好奇的参与围观。

  但是到了第二周,仿佛中国人的天性就出来了,也许放到别的国家人眼里,那就继续萧规曹随的一板一眼继续下去,不就是个踢球嘛,既然证明了是可行的那就照着运行啊。

  起码训练营的溙国人和巴西人都是这么看待的,当然这两个热带国家也都是出了名的随遇而安不太喜欢动脑筋。

  中国人多鸡贼啊,首先是敏锐的发现后出场的要占点便宜,周一上场的意味着要连胜六场才能获得挑战权,且不说连胜六场的几率和周六才来比赛只需要胜一场的比较有多大差别,起码这每天打一场也累啊,更何况天天展现在别人面前,早就被人研究透了,所以第一周显现出来的就是前两天比赛的肯定是傻帽。

  这就是中国人普遍的思维心态,发现了规则里面的漏洞,那就一定要利用,而且这种头脑还人人都有,所以才出现了周一居然大家都让着不上场的局面。

  当然,这在周二就弥补了,当人人都聪明以后,那只能碰运气的话,还是多来几次提高点几率,谁也不愿是那个倒霉的队伍,周六才来划一次拳就被淘汰了也太无辜了!

  这是出赛的心态,接着就是比赛。

  比这个每天比赛的淘汰挑战者赛程更让人可以利用的,就是没有裁判。

  其实没有裁判的足球比赛很多了,大部分野球都没有裁判,全凭场上自觉,但那也几乎全都是没有利害关系的,在一场有可能涉及到二十万奖金的比赛中,第一周大家都还能尽量遵守,第二周明显又被研究过规则漏洞。

  足球运动的魅力有一部分就是错判漏判,这是个有不少犯规行为都可吹可不吹的运动,更何况没有裁判就肯定没有红黄牌这个重要环节,所以周二的比赛开始,只要有了进球,落后一方就开始不遵守自觉原则了,蛮横的抢球冲撞,甚至恶意犯规,领先一方偏偏还不能理论,因为只要发生争吵到斗殴这样的肢体冲突,两队都会被取消资格,甚至会报警的。

  所以第二天输掉的球队在场上如果还能叫恼羞成怒的违规的话,周三的球队就是在肆无忌惮的下黑脚了,甚至从比赛一开始就故意挑衅惹恼对方,两边球队都有脾气比较暴躁也有冷静的,场上场下都有人在不停叫喊不要生气不要上当,但比赛显然失去了不少竞技成分,被模糊了道德行为界限之后的两队极为凶狠!

  甚至有直接朝着别人踢的,三番四次都是靠同队的其他人冲进场内抱住被侵犯的同伴,才能让比赛不至于变成打斗。

  白浩南就是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表情坐在天台上,看着这些闹剧发生的,刘浪坐在旁边,显然他俩能看见的感受和普通观众完全不同。

  其实训练营方面也做了点调整。

  第一周擂台赛以后,白浩南就问过是不是应该在赛前拿二十万现金出来摆在场边,这样更有冲击力的场面才更有爆炸新闻和冲击力嘛,他是不介意被塑造成土豪或者粗俗的。

  同伴们还是觉得太过了,最后折中是做了张一人高的支票,二十万支票的喷绘塑料板,挂在球场边的板房屋檐下。

  这也变相的成为了第二周场面火爆的助燃剂,好像那些在场上输球又输人的家伙,往往就是在看见这张支票的刺激下,心一横,老子得不到,也不让你们有好处!

  这种心态在喜欢打麻将的蓉都人中间很普遍。

  踢过球的就知道,甚至参加过任何一种对抗运动的都有这种感受,只要朝着胜负关系打得火花四溅了,要保持佛系心态,没点仇恨暴戾心态似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输家,像拳击这种要求拳拳到肉的运动更是蓄意挑起对战双方的恨意跟火气来呢。

  所以这种心态一点都不奇怪,可能平时在场外都是文质彬彬的白领甚至斯文人,这一刻奔跑个半场整场以后,心态就有不少变化了。

  周五的时候两支球队终于没能按捺住,可能也是前两天的下黑脚、恶意伤人没得到遏制,今天好像就有点淡薄了心理限制,打了不到三十分钟,被进了一个球的那方,简直迫不及待的开始在场上追着铲人犯规,而且还一脸你有种就弄我的表情,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个没摁住抽了丫的,其他人唰唰的就冲上去开打了!

  足球场暴力,这始终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都是踢球的优良体力,弱不禁风的豆芽菜不会出现在场上,特别是这还有点水准的挑战赛场面上,身体都好,面对普通人单挑不吃亏的人,对自己身体肯定自信,也更容易动手。

  而且球场斗殴的特点就是只要有一个人动手打人,几乎很快就会星火燎原一般变成群殴,甚至更严重的暴力伤害,在比较重视规则的欧美发达国家好像比较少出现这种事,亚非拉特别是中国赛场,从职业到专业再到业余爱好者,就没有不打架的,有些地区甚至踢球就等于打架,仿佛一个个都是带着火药桶来踢球,三言两语不对劲就打得鸡飞狗跳。

  反正白浩南坐在天台上双肘放在分开的膝盖上,啼笑皆非的看见一个替补队员从外围助跑冲上去一个飞踹就把对方踢倒在地,然后自己也有点失去平衡的摔在地上,被狂怒的对方球员围上来乱踢,估计比被他踹翻的家伙还要伤得重,摇着头接过阿瑟递上来的麦克风:“训练营在进行挑战赛规则制定的时候说过,我们只是借场地给各位决出个挑战者来,发生斗殴事件就会提交各个角度的高清监控录像给警察局,一切伤人动手的行为,破坏他人财产的行为,都会通过警察局来找各队领队以及报名表上的各位清查处理,甚至追究法律上的责任,我们是没有义务来制止打架的,各位打高兴啊,镜头都在录像,今天的两支队伍都取消资格了,我建议任何没有参与斗殴的人最好不要靠近阻止他们,这种混乱的场面不光会误伤你们,甚至也可能会让你们也变成参与其中,趁着还冷静,别掺和,我们已经报警了。”

  很多球队或者说野球场地是不会报警的,所有人似乎都不想事情闹大,也不想得罪人,毕竟开门做生意或者为了兴趣爱好走到一起来踢球比赛,弄得进了局子那得是多么缺德的事情,白浩南却有完全不同的思路,出事就报警,毫不犹豫,训练营跟公司这半年来纳税就应该申请警方协助。

  他的话通过挂在场地高处的喇叭迅速传递到球场上,几乎大半的人都立刻悻悻的停住了手,不少还在转头看那高处的摄像头,但肯定有几个完全冲昏头脑的家伙在疯狂追逐踢打,肯定又有相熟的伙伴球友想去劝阻甚至助拳,白浩南像个DJ,依旧是那种不紧不慢的语调:“你们现在看看他们打架的,是不是很傻?身为一个成年人,连自己的手脚都管理不住,还有什么资格谈踢球,还能怎么控制好足球?这就是青少儿时期的培养没有做到位,哪怕不是以踢球为职业,其他任何工作状态中,能够教育孩子对权威和社会规则的尊重,这才是一家好的青少儿训练营最该做的事情,孩子什么都不懂,是任由这种吃了枪药一样看谁都不顺眼的情绪长大,还是变成一个理解规则,理解社会就像球场一样的聪明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成熟的人,这都是少儿启蒙教育的用处啊。”

  真的,从一群人突然开始打架,看台上一片片惊叫和手机镜头闪光拍摄,到白浩南这番危急关头还不忘打广告的死不要脸讲解,场上几乎所有打架的人都站住了,只有那最癫狂的两三个人还在缠斗,但已经没人想去拉扯或者劝阻,更不用说帮忙了。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有点可笑。

  这有点像**犯在一阵抽搐之后觉得整个世界都索然无味了,再回头看自己刚才精虫上脑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恐怕都有些心头一片MMP,脑子刚才是被鬼迷了心窍么,都干了些什么屁事!

  明明就是来踢球的,怎么最后会演变成这样,这下好了,所有打架的基本上都是穿着球衣还有号码,光是对照报名表上的身份证就能一个不拉的被找到,看看那已经有人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这事儿已经不可能当成啥都没有发生过那样糊弄过去了,有人肯定在怨恨这立刻报警的训练营,但更多人怕是都有点后悔,打锤子啊打!

  然后就几百近千人一起,看着那还在追打的几个疯狂家伙,颇有种被这几条疯狗拖下水的冤枉感觉。

  被白浩南快速拉到冷静状态的局面,几乎所有参与者脸上都写着后悔!

  发泄过后深深的后悔。

  白浩南这时候都没叫谁上去阻止:“足球运动本来是个很让人兴奋的项目,热血、激情、技巧、配合、冲撞甚至还有耍心眼,但任何事情都有界限,到了打架这种暴力行为,每个人都清楚后果是什么,也许有人会恨我报警,但我要告诉你,如果你汲取了这个教训,可能下一次就会救了你,这里我解释下整个训练营的名称来源,宗明青少儿国际足球训练营,宗明其实是个孩子的名字,我不知道在座有谁记得这个几年前炒得沸沸扬扬的名字,就是因为青训中顽皮惩戒,被教练踢了一脚,仅仅就是一脚,最后脑死亡丧生,这位教练以过失杀人罪被判刑五年,年入几十万的专业教练,现在还在坐牢,就因为他惩戒过无数次踢球孩子的那么一脚,你能保证你的运气,一脚踹过去不会过失杀人?我来跟你们说说有哪些动作可能会致命……”

  看台上短暂的惊讶以后,到处都是一片嘈杂的议论纷纷,然后又忍不住聚精会神听白浩南说什么,连打得最凶的那几个都停下来了,因为听见判刑之类的字眼了嘛:“宗明足球训练营,使用这个孩子的名字,就是为了告诫每个教练,每个参与训练营的孩子,必须遵守规则,我们要通过足球培养的是优良品性,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从青少儿时期就培养自信和积极的人生态度,帮助青少年在人生中发挥出自己的潜力,而不是这样鲁莽的以身试法,头脑发热的触犯法律,这就是小时没学好,大了混得糟的典范,这恐怕……”

  真的,谁都没想到一个足球训练营的教练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反正刘浪坐在旁边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靠在天台边的屋檐下,好像不由自主的想把自己稍微藏起来一点,因为白浩南这样站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表言论的模样,好像是他最为期望看到,又好像明白自己永远做不到的景象。

  但在刘浪有这种反应的时候,掌声已经成片的响起来。

  白浩南明白这种感受。

  他从溙国到缅北,已经很清楚这种感受,人群,大量的人群其实是很容易被引导或者说煽动的。

  在那个吃老鸭汤的千人宴会厅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能言之有物,打动人心,说出具有吸引力的东西,更能够引导方向。

  起码刚才之前还在伸长脖子看打架,呐喊助威拍照录像炫耀看稀奇的人,现在非常清晰的明白了白浩南的思路,特别是刘浪总结出来的这几句核心,踢球培育球星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通过训练懂得做人啊!

  自己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跌跌撞撞才明白做人道理的白浩南,终于完全理清思路,也知道自己应该朝着什么方向努力了,被突如其来掌声掩盖了一下才继续:“这恐怕才是足球青少儿培训,比送学龄前孩子去学英语学数理化,在这个阶段更加重要的事情,身体好,为人好了,这一辈子差不到哪里去。”

  刘浪都忍不住跟着使劲鼓掌了,躲在天台后面的陈素芬和李琳更是激动得有点雀跃,吉敏等人更是带着笑,甚至有点骄傲。

  这时候能听见警笛的声音传过来。

  场上刚才还怒发冲冠的足球爱好者们后悔不迭!

  这个正反面都有的教学课上得足够深刻了。

  所以很快,白浩南就是要刻意造成这个局面,方便现场说法的扩大影响力,带着阴谋论的轨迹当晚就在网上炸开了。

  这回传播得可不止蓉都这么个本地区。

  ~居然有五百字限制,我又不想开单张,占用一两百字

  很久没在文后说话,实在是自打写石布衣之后,写作内容的调整比以前考虑要多很多,写起来也拉长时间很多,几乎每天写作时间都在十小时以上,这其中还得包含一个月总得出去跟朋友喝次酒,总得带孩子玩两次,男人时不时也有不舒服的那三四天,所以基本上就没什么闲暇时间,好不容易装个吃鸡游戏,分分钟自创飞车蹲中心的绝技,还能一杀吃鸡,也最多一周能玩两三局,连最近跳一跳这么流行的游戏,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