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63、只要你高兴就好

363、只要你高兴就好

  当然,久违的杂音也出现了,几乎就是跟宗明足球训练营这一波突如其来的推广同步出现,针对训练营和白浩南的各种肆意讽刺嘲笑开始喧嚣尘上。

  如果说一开始的声音绝大多数都是那种不明真相的键盘侠,压根儿就没有了解这是个什么东西,就开始带节奏“看见是中国足球,我就呵呵了……”

  “还有煞笔想来浑水摸鱼?足球圈就是被这些家伙搞乱的!”

  “搞足球的就没有好东西,还我最纯净的足球,反对商业……”

  “白浩南,没看过他踢球,但是看名字肯定是江州扛把子嘛,哈哈哈,一听就是个社会人,能搞出什么好东西来,求爆料求深扒!”

  基本上都是不带脑子的肆意宣泄情绪,但不到一天时间,又开始连篇累牍的锁定白浩南攻击:“当职业球员的时候,不明不白的靠裙带关系混进联赛打替补,最后更不明不白的玩失踪,天晓得惹了什么江湖人物,这种人能搞好足球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

  “白浩南嘛,几年前在江州夜场玩得开的人都晓得是个什么货色,荤素不忌,什么样的女人都会上,啷个还没得艾滋哦!”

  “骗子!就是在外地鬼混找到了富婆撑腰,想回来找老本行赚钱!更多的自己猜,这种人生娃儿没得**!”

  最先看到这些东西的,肯定是白华,他全面监控各种网络反馈嘛,开始还报喜不报忧,接着伊莎打电话来,气急败坏的问网上突然开始到处骂白浩南,这是得罪了什么人?

  白浩南自己是从来不上网的,连网络上炒作的力量都是从麦姐那里师从,有了白华这样的现时代网虫,自然是乐得当跷脚大爷不去操心的,开始还有点懵,但是也没什么去看的兴趣:“成天吵吵这种东西的都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不用管。”

  伊莎警告:“这网上的消息可大可小,要是把你的身份全都挖掘出来,这么几个儿子的消息到处乱传,你这名声就臭了。”

  白浩南竟然说:“我又不相亲,要那么好的名声来干嘛,我正好看看这么大的阵仗难道都不能把庄家引出来的话,估计我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伊莎颇有点酸溜溜:“你这魅力大啊,陈姐以前把你骂得那么狠,现在屁颠颠的又舍不得你跑回江州去,乔姐更是专心去当医生,我们这服装公司就成了我一个人支撑,做垮了怎么办?”

  白浩南却在电话里认真:“莎莎,你真的就是想一辈子做这样的买卖生意?现在赚的钱,多了不说,把那几套房卖掉你也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吧,就没想过去出去周游世界什么的?”

  伊莎没好气:“卧槽,你倒是说得轻松,女人最紧要就是有自己的事业,不然我怎么办?指望你?那我就再也不是那个骄傲的阿古拉了!”

  白浩南没再争论,陈素芬也在叫他去看报表了。

  主要是比赛报名表以后的赛程安排。

  陈素芬的回归显然有很大的意义,她才是白浩南目前这个团队中真正在国内特有的体育系统里获得了学位的人,而且作为老陈的女儿,她更能利用好父辈留下来的关系网。

  甚至到监狱去看老陈的时候,她就主动询问了几个叔伯的联系方式和目前所处的管理岗位。

  业内都认为老陈的案子有点冤,哪怕确实是过失杀人,但从内心来说老陈绝对没有害人的心,所以当陈素芬找上门的时候,老陈这些故友都表现出很愿意帮忙的态度,举手之劳嘛。

  再说陈素芬要得也不复杂。

  因为只有她才最清楚,白浩南做的这些事情,最好还是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来展开。

  这是个很微妙的事情,中国足协可以说是全国所有体制内部门被骂得最厉害的,但这个部门遍布全国各地的分支结构却又是最炙手可热的肥缺,因为从白浩南当年还是少年球员开始,随着中国足球市场这么扩大,什么跟足球扯上边的事情,都得让足协插一脚,包括白浩南之前想象自己全部自成系统的搞训练营、打比赛,这都是不太现实的。

  最简单一条,想打比赛请裁判,对不起,所有有资格证的裁判都属于各级足协管辖,没有得到足协许可的比赛,连裁判都可能请不到。

  所以就像在平京的时候那位处级领导不请自来的讲话显示存在感,白浩南在江州一直没有去拜码头,搞得这么声势浩大其实已经有人不满了,幸好这时候陈素芬回来填补上这个缺口。

  原来是老陈的女儿和徒弟。

  中国这个社会,有些人情关系还是非常有用的,特别是老陈遭的这次大罪,往日江湖地位又高,毕竟是江州最顶级职业球队的主教练坐稳了好几年的位子,放到国内也是相当有人面的,到现在还每个月都有人去看望他。

  所以陈素芬走了一圈,接二连三的带到急雨堂来吃了几次饭,就把不少相关手续给拿下来,起码这次云雾杯业余足球杯赛获得了江州市足协的认可,上缴管理费和裁判费用以后,决赛是能请到足协官员来讲话的,陈素芬甚至还获得了一个额外的噱头,凡是这次参与比赛能打满多少分钟的足球爱好者,都能获得一张足协签发的业余足球运动员证书!

  当然是要交点办证工本费的,虽然只有几十块钱,但相比那个塑料壳壳的一两块钱成本,这也是个一本百利的好生意了。

  白浩南他们对这个证不屑一顾,但是对足球爱好者来说,感觉打了一辈子的野球,居然还能拿到运动员证书,这特么简直就是装逼利器啊。

  所以本来打电话来咨询的业余球队、野球队只是奔着最近网络和户外形象广告的热度,好奇来问问,而且报纸广告上宣传的奖品也让人挺新鲜的,获胜前三名队伍将获得训练营巴西教练悉心教导一个月的专业级待遇,而且这巴西教练真是罗马里奥推荐来的行业专家,这样的吸引力还用说?

  广告里反复提到的云雾山脐橙一千斤到两百斤也是从第一名到第八名的附带奖品,感觉都爱要不要了。

  结果再听到陈素芬这个刚刚获得的最新噱头,基本上都是毫不犹豫的拍板报名,然后估计一传十十传百。

  从比赛召集开始,来报名的球队瞬间以踏破门槛的势头,把成年组八十个队报满了,参赛报名费不高,一千块,但是保证金五千,任何比赛出现红牌扣一百,黄牌五十,只要有打架斗殴的行为保证金全扣并提交警察机关处理。

  这样瞬间四五十万的现金就回到账上,虽然保证金要退,这点钱跟白浩南花掉的相比简直毛毛雨,但整个团队还是感觉非常振奋,足球产业确实是能够蓄水赚钱吧?

  况且每场比赛还要收取每队五百元的场地裁判费,如果要求踢真草皮场地还得提高到八百元,感觉之前的八块场地现在立刻就变成了聚宝盆,分分钟都在产出。

  按照很多这种主办方的心态,无非就是想赚钱,把整个比赛进度拉得越长越好,两三百支队的业余杯赛都有人搞过,每场球反正收几百块场地费,每天比赛排得满满当当一场接一场,场地效益率是最高的。

  但白浩南却没多大兴趣,在他看来成年的足球爱好者都是渣渣,身体条件都定型了也打不出来什么名堂,无非就是个爱好,这年龄也不可能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刚刚来参与,主要就是为了跟村委会有个交代,顺便拉动这边的经济热闹些,他在意的还是青少年组报名的十六支球队比赛。

  没错,成年人瞬间报满八十支队,实际上要是放开了报名,上百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八到十二岁的小学生报名只找到十几支队伍,撇开一些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凑到一起,勉强凑够十六支队,这还是报名费、保证金、参赛费全免的结果,近百个孩子有小半都是曾经在训练营训练过的孩子,这让白浩南真有点挠头。

  所以接过陈素芬的报名表来看就漫不经心:“成年组有什么意思,你看着办就是了,我说你跟李琳没事儿站到那场地边板房二楼去摆个造型,都能让这比赛场面井然有序,还开什么会啊,没兴趣,卧槽,这都什么队名,老乌贼,听着就没胃口!”

  陈素芬一指禅戳他:“客户就是衣食父母!你管人家取什么队名,只要不违法什么都行,你就是没看见美女没兴趣!”

  白浩南懒散:“就当是这个吧,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我们搞的小学组比赛,这些孩子很多都没法来比赛,下次我们搞个中学组试试看,想办法在中学范围去推广下比赛。”

  陈素芬的思维也是一根筋:“你又瞄上中学女生了?!那都是未成年少女!”

  白浩南嘶嘶的倒吸气:“你大爷!”

  陈素芬更高兴的戳他:“兴奋了吧!”

  白浩南随便她:“赛程设计你让白华来搞,我就专注这个青少儿组的比赛,八十个队的领队开会你跟宋娜去就足够了,最多带上卡拉,我没兴趣。”

  陈素芬终于认真:“开会主要就是宣布纪律和赛程,更主要是露面摆出江湖地位,免得有人故意捣乱,莎莎也给我打了电话,你这恐怕是有同行嫉妒,毕竟江州现在有这么七八块球场的比赛场地不多,数得出来就四五家,其他都是三两块场地的散布,我们这个声势浩大肯定一来就抢了别人的生意。”

  白浩南也终于露出点视他人为HMP的不屑表情:“这个市场你去看看,到了平时晚上场地都是供不应求的,他们自己的业务都是饱和的,但还是眼红,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最多也就是收点场地费,赚点地主收租的眼前利益,我们这随便哪方面表现出来都是他们比不了的,哪怕我们现在不过几块场地还负债经营,等到开始发力的时候,他们就是渣渣了。”

  陈素芬定定的看着他叹口气:“以前你最多撩妹追女人会说,现在随便讲点什么都是大将之风,她们说你去传销城市都能进退自如的到处口若悬河,你这几年起码口才是练出来了,再拿去泡妞怎么得了。”

  白浩南提醒她:“我这不是还没追上你嘛,你可要把持住,别随随便便就崇拜我!”

  陈素芬立刻恼羞成怒的摆脱精神状态:“放屁!”

  白浩南飞快的左右瞟两眼,确认球场上和周围的人不少,就顺势往后退一步,把动作略大的陈素芬让进身后还空荡荡的办公室,然后就搂她的腰,陈素芬当然要反抗,但能单手劈砖的掌法,现在弯着推在白浩南胸口,好像他这么随手一搂都抵挡不住,还生气的摇了下肩膀,只能说是更添娇柔。

  特么陈素芬什么时候娇柔过了,白浩南得忍住笑,一只手还拿着那报名表格写字板呢,兜在陈素芬的腰上小声:“主要还是个影响问题,你看我公开跟谁亲热过没,一来不想让人觉得我特么窝边草吃得一把一把的,别人看着多好笑,二来也不想把危险带给周围任何人,所以还是等回了蓉都好好追你?”

  陈素芬尽量想讽刺的:“你也知道你吃窝边草好笑?”但双手已经搭到了白浩南肩膀上,如果换成她熟悉的攻击动作,只要这么扣住白浩南的双肩一拉,长腿膝盖猛提,窝边草们估计都得去帮白浩南求医问药了。

  但白浩南显然感受到了肩膀上的力度不是要发力的那种,几乎是心领神会的决定跳过不少心照不宣的追求环节:“那……要不我们出去找个酒店仔细讨论下这个赛程……”

  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得不妥!

  然后就已经腾云驾雾了!

  再重重的摔到地上!

  陈素芬还兴高采烈的来了个武松打虎翻身骑在白浩南脖子上:“哼!我要的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你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摔得七荤八素的白浩南翻白眼:“想不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小姑娘,也开始耍心眼了!”

  陈素芬比三伏天吃了冰淇淋还爽,一步三摇的跳起来跑了,笑得真是跟小姑娘时候差不多。

  留下白浩南挠着头坐起来,这特么的儿女债要还到什么时候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