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61、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

361、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

  半个多月不见,陈素芬好像已经找到那种让笑容如影相随的力量。

  迈开长腿走过来,主动从阿威开始握手:“我是宗明足球训练营在蓉都筹备处的陈素芬,很高兴认识你!”

  阿威都感觉要仰视她了,实际上身高没这种差距,连连笑着握紧摇两下:“叫我阿威好了,嗯,我也是训练营的……外联经理!”

  宋娜有双手合十的自我介绍,还特别强调了自己只是负责运动后勤事务的秘书,而商务财务甚至行政方面都是小婉在管理,哪怕之前肯定问过乔莹娜还是伊莎,陈素芬还是把最不起眼的纤瘦助理多看了两下,这姑娘有点小心,甚至面对于嘉理时候都敢不卑不亢的态度都收得一干二净,怎么隐身怎么来。

  也就李琳这没脑子的刚轮到她,赶紧热情的展开手臂拥抱:“真帅!老姐,看着就让人欢喜!”她俩都高挑,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一个利落爽朗还有点中性,一个温婉笑容可掬。

  最后的卡拉夸张:“真的是你?!当初你可是个黄毛丫头还扎着辫子呢!”

  对于这个曾经在蓝风队效力过两年的外援,陈素芬也有拥抱,牵牛就被她重重的用指头戳开,让已经张开手臂想拥抱个的牵牛失望不已,接下来还有惊喜不已的布兰克跟杜尔斯,简单两句英语自我介绍说得有点急,但肯定也是反复练过了,在粤州匆匆一别之后,他俩看见过的陈素芬已经改头换颜,甚至连见面的各种细节都排演过。

  李海峰不需要排演,就能立刻展开配合,给热情不已的村委会官员介绍宗明训练营未来规模有多大,目前在江州只是个起步,陈素芬又能客气的寒暄自己主要是来向这边训练营取经的,因为蓉都正在准备按照这种模式筹建训练场。

  这还真不是假话。

  等到寒暄一番把村委会的人送走,一帮人就在场地旁边的崭新集装箱会议室里集中,还没有桌椅,甚至连空调都没有,陈素芬相当具有教练导师风范的就在唯一那张原本工程方用过的白板上勾画讲解了下蓉都的情况。

  应该说暑假之前,白浩南刚筹备免费训练营的时候,的确和于嘉理考虑过大面积招收加盟商一样在全国各地开办训练营分部,这肯定是青训机构下一步的必由之路,只有大面积在各地展开青训,才能尽可能接触到更多有天赋的孩子,也才能让很多不具备天赋的孩子健康接触足球并从中受益,但在具体怎么做上面,等到开始接触实务以后有点受阻。

  毕竟让大多数地方的合作者掏六百万以上建设场地规模,来营运这样一个还没有得到市场验证的项目,让很多人打了退堂鼓。

  盈利模式是个很大的问题。

  最重要的就在于白浩南一开始就打着免费培训的旗号,这必然导致投入回报期很长,甚至比当初的足球健身中心投入回报还慢,相当多的人恐怕都是急功近利的,就连乔子那个音乐圈的朋友老钟两口子回平京以后准备打探了下,反馈也是现在平京价码可不便宜,且不说几块场地要撑得住门面够大,光是这块足球培训的许可证就不容易拿,那边卡得非常严。

  让于嘉理那边再无止境的投入,老于再支持,也不可能拿几千万出来打水漂,如何探寻个尽可能短平快看到盈利模式还能有效回避教育培训资格等问题的扩张方式,确实是暑假培训营后期白浩南想得比较多的。

  于嘉理的习惯性思维所以才是走政府关系。

  谁知道发展进校园的途径有点受阻以后,这个打着农家乐幌子的模式却有点柳暗花明。

  所以当仁不让的假如在周边城市复制这种模式,蓉都是最好的选择。

  不光因为这个一亿多人的大省迄今没有顶级联赛球队,算是个足球空白地,而且在蓉都还有天然的一帮伙伴愿意参与假如。

  乔莹娜刚把这个方案拿去请生物酶他们考察下市场,他们就提出来一个据说目前在京沪地区很流行的投资方式,把整个项目平均拆成一百份,所有原来职工球队的伙伴们自由认购,一份十份都行,但无论多大的股东都没有经营权,只能是交给白浩南这边来运营,约定两到三年以后开始分红。

  白浩南这边实际捣鼓出来的“农家乐”模式花费在三百万元左右,等于花几万块就能买个小股东,当初两支职工队可有五六十号人,而且还实打实的都是医生这样的中高收入者,对于普遍缺乏靠谱投资渠道的中产阶级来说,这场争夺购买股份的热闹堪称白热化,最后每人最多限购三份,乔莹娜都没认购到。

  具体操作肯定就是陈素芬当仁不让了。

  当初那个在职工健身中心还能调侃白浩南公开讲课口才的陈素芬,这两年恐怕在社会上愈发摔打出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韧性了,飞快的拿水性笔在白板上勾勒一个大圈表示蓉都那四平八稳的城市:“众所周知,蓉都一直是个非常具有休闲精神的城市,作为曾经西部地区唯一的甲A主场,足球氛围更是非常好。但根据这几天的考察,几乎所有商业性足球场地都得在环线之外,从地皮成本的角度来说,绝对成本比江州还高,所以就跟我们脚下的训练场一样,转换思路,把训练营以农家乐形式放到郊外,并且用举办比赛的形式来推广培训生意,这绝对可行,现在我们已经挑选了几个备选地点,邀请各位在完成这片训练营以后,就集中转战蓉都……”

  整个训练营成立四个月左右,直到暑期招收全国各地孩子才算是正式运作,再到现在几乎所有参与者一直保持着有点单调的训练科目,现在忽然就冒出来一个新的分部,几乎所有人都有些惊喜的欢呼。

  连阿威、宋娜他们都有些期待的想去那个相当有名的天府之国去工作旅游一番,掌声立刻就起来了。

  李海峰都蹭着也能站在这里参会了,举手询问:“那是不是我们也能把急雨堂开到蓉都去?”

  阿威傲然:“当然可以!”

  大家的掌声再热烈些。

  最近几天经常有跟陈素芬还有生物酶他们打电话沟通的白浩南,抱着手臂笑眯眯的站在管理层的背后给两位巴西教练做翻译,好像业绩的提升,都比不上看见那个神采奕奕的姑娘那么赏心悦目。

  陈素芬肯定也觉得自己状态好:“谢谢大家,所以当前我也就是过来学习取经的,希望能陪同大家办好江州这次足球杯赛,然后再把成熟经验移植到蓉都,让我们的蓉都训练营也能为整个训练机构做出贡献!”

  最后用一个相当有风景的鞠躬结束讲解,李琳都好奇的询问她体重了,实在是陈素芬这样看着不胖,却充满力量弹性的苗条身形让她很羡慕。

  这时候外面嘭的一声响,大家转头一看,正是那几个小崽子已经乐不可支的在外面场地上踢球,把一个专门适用于他们的三号球重重的踢到集装箱板房墙壁上,力量还很不错,看见孙子就挪不开眼的白连军连会议室都没进,一直在外面跑着帮孙子捡球。

  布兰克有点惊讶的观察了几秒给白浩南使劲点头:“不错啊,这几个孩子无论是身体反应,还是这个年龄具备的基本功,都相当有天赋啊,这也是你们招收的协议小球员么?”

  听得懂英文的宋娜跟阿威立刻偷笑,白浩南只能煞有其事的点头:“确实是由他们的家长交给我们来培训的,还请两位多费心了。”

  布兰克已经有点见猎心喜的跑出去了,杜尔斯好奇:“那座听起来也巨大的城市,有美妙的夜生活吗?”

  白浩南竖大拇指:“绝对比这里更热情奔放!”

  杜尔斯就悄悄决定了:“如果后面的教练还没抵达,我可以先去试试看。”

  整个团队的工作分工立刻开始提速!

  好像大家马上看到了非常清晰的目标,全力以赴的把这座新训练营用比赛的方式运转起来,然后再投入到新的蓉都训练营建设中去,小婉马上回去召集自己的人手要把这边的板房填充完善,教练组、后勤部门都得抓紧,因为阿威说他托人在溙国制作拍摄的训练营足球广告就要拿到了,一旦整个足球赛全面推广招募参赛队,可能大家又要来一次超负荷运转!

  但似乎所有人都不觉得累,哪怕现在还没多少高额收入,兴冲冲的各自开始投入,当然也有几位是故意拉开距离留给陈素芬的。

  高挑姑娘落落大方的走到白浩南面前伸手:“我跟莎莎已经谈好,接下来我就会逐渐退出服装公司的经营,直到全力投入到足球训练营和足球教练资格获得的工作中来,这段时间在江州,我也会参加你们的足球训练,不会嫌我基础太差吧?”

  白浩南握了下那温热的手掌,却没顺手而上的小动作,一握即放:“嗯,你来参与足球训练营的运作管理是最好的,毕竟以后老陈才是这个训练营的老板,你来帮助他是最合适的,老家伙现在再好学,也总有些东西跟不上时代了。”

  陈素芬笑了下,神采奕奕的那种:“没有,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是想进入你的教练团队,不是他的,就好像我也会去考取那份足球教练资格一样,我希望能够一直跟你共同工作,这才是我从小的梦想。”

  白浩南终于意想不到的愣了:“你是真的想来当足球教练?”

  陈素芬笑笑:“我已经拿到了太极拳、跆拳道和空手道教练的资格证,瑜伽和健美操教练的资格证也拿了三年多,其实你别忘了,从小我也跟着你踢过不少时间的球,只是后来怕变得太壮了不好看,才选了武术运动项目的,我有信心比你先拿到合格的教练资格。”

  初中都没念完的白浩南忍不住嘟哝:“我觉得相比之下,应该称呼你女学霸而不是校花!”

  陈素芬有点恢复当年的少女功力:“学霸用来称呼乔姐那种差不多,你还是继续履行你要追我的计划吧,怎么样,下午送我去见老陈有时间没?”

  当然有,白浩南主要是避开在外人面前跟儿子们的交流,看白连军像个老教练一样把一群孩子都拎回去,连阿依和阿达都跟着走了,才和陈素芬直接去老陈那。

  这时候再两个人单独相处,心境明显不同,陈素芬先开口:“我那辆车你扔在哪里?”

  白浩南还竭力想了下:“桂西?应该在桂西。”

  陈素芬就吩咐:“有借有还,把这辆车还给我是个合理要求吧?”

  最近早就花光了二十年积蓄,一直在当伸手党的白浩南没法豪气的说我给你买一辆了,只好指指正在操作的方向盘:“这辆给你怎么样?最适合家里有三个儿子的漂亮妈妈了,现在最流行的香槟金,衬得上您这高贵公主……”

  陈素芬这件还故意做旧的宽松背心,很有街头风的气息,翘了二郎腿手里玩着墨镜看他:“嗯,使劲贫,这还有点像当初那个老南,但我还是要我自己的,只要曾经是我的,我就一定要拿回来。”

  白浩南听懂了这句一语双关:“好,有空介绍你跟桂西的于小姐认识,你俩学历高又都这么漂亮还有主见,一定合得来。”

  陈素芬哼哼的靠回椅背上:“回到蓉都,乔姐不意外我想跟你在一起的决定,还祝福我,莎莎就有点旁敲侧击的开了我好几次玩笑,我看她是心里有点不得劲的,够得你头疼。”

  白浩南摇头:“我从来不头疼,大家是朋友就来去自由,其实我都不建议我俩结婚,何必呢,真结婚那就是签了合同,你说我这花花肠子不是惹你烦么?”

  陈素芬的关注点却跟以前不同了:“现在一个个都是有名有姓的大家闺秀,没有那些野女人了吧,有没有兴趣给我挨个儿介绍一下?”

  白浩南只能看她一眼摇头:“不说,我怕你打我!”

  陈素芬似笑非笑:“你认为你不说,我就不家暴了?”

  白浩南也是一哆嗦。

  惨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