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60、保持冷静,继续前行

360、保持冷静,继续前行

  不过白浩南自己确实也想举办比赛。

  老陈说青训就毁在学校参加比赛急功近利上面,白浩南觉得要一分为二的看,学校这么搞确实是在毁人,但如果自己在校外搞比赛,那就没有这么大的危害,或者说主动权一直在自己手里。

  这也是为什么找教育部门前后试探联络了三四次,不是要价甚高就是不温不火生怕担责,于嘉理都有点对江州这边教育系统摇头的情况下,白浩南不是很在意的原因。

  中国足球这摊浑水有多黑,一团乱麻有多大,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如果一开始就能高歌猛进的砍瓜切菜,那才是见了鬼。

  进不了校园那就不进吧,虽然中小学肯定是最大的足球训练阵地,但想想现如今城里面家长对孩子望子成龙的心态,名牌学校挤得跟名胜景点一样,到处口口声声说减负,其实放学以后孩子们都在到处补课加班,这种情况下,白浩南也不觉得训练营进入学校能得到多好的对待,最终还是一群极少数孩子踢球的场面。

  他想要的是大家都能踢,只有踢球基数上去了,才能有大量有天赋的孩子被发现。

  足球终究还是个对抗性的运动,练再多都不如比赛,除了训练营内部自己以赛代练,暑假训练结束时候的杯赛盛况还是给白浩南留下了深刻印象,这种锦标赛还是要搞,真正让孩子感受到比赛的快乐,这肯定比一遍遍枯燥在场边练脚法抠细节效果要好,更能事半功倍。

  李海峰这个建议也有点鸡贼,算是娴熟的利用规则,所以白浩南很支持,不光小婉去协助,连李琳也被派过去,毕竟论到跟村委会之类打交道,李海峰带着漂亮秘书助理的派头还是很能镇住场面的,她俩也一文一武的擅长配合。

  然后白浩南自己当然是完全投入到训练营来观察两位巴西教练的工作。

  九月开学季之前,本地招收了七八十名学龄前孩子,这是天天来训练两小时左右的,分成早晚两个班,然后还有近一百名七到十岁的小学生,周末来练两天。

  暑假期间一直超负荷运转,面对三四百孩子的训练营教练团队工作人员显然轻松不少,感觉更有心情面对孩子了。

  特别是看了布兰克跟杜尔斯的训练细节。

  足球训练的好处是哪怕换教练,需要更换的器材也没几样,无非是绕杆、锥桶之类的小东西摆放位置或者组合形式不同,唯一说得上新增加的新鲜玩意儿,也就是几张皮坐垫,弹性很好的那种海绵沙发坐垫,丢在地上让孩子们站在这垫子上,光着脚做各种迎接有球的训练,刚开始踩在绵软弹性的垫子上,孩子们很容易就摔得七零八落,傻乐得在地上打滚,但多练得几次,全身的平衡感都在提升。

  一个班孩子训练的时候,卡拉、牵牛他们基本上都散坐在旁边聚精会神的看,行家看门道,他们当然会想这些别出心裁的训练项目是为了练什么,外面的本地家长更是叹为观止,巴西来的教练就是不一样。

  白浩南也看,只不过他更多是坐在边上和白华一起看,看他的笔记本电脑上各种复杂的实时数据,现在白胖子已经能非常清晰明了孩子们展现出来的数据,心跳脉搏、血氧浓度、血流速之类了若指掌:“我们大量收集的这些数据反馈到医科大那边,他们不停的修正程序和开发新的检测项目,确实能给每个孩子都形成一份详细的运动数据库。”

  白浩南一如既往的鸡贼:“回头挑几个优秀点的把这些数据整理打印出来,搞得好像很高级的诊断书那种,送给家长,人家不就觉得免费来参加个足球培训,还得到这么详细的数据分析,多交点营养费也千值万值啊!”

  白华也不是个迂腐的,嘿嘿嘿的点头笑。

  白浩南双手后撑在草皮上问后面蹲着的李文东:“怎么样,是天天跟着学足球,还是帮你找个普通学校去读书?我们现在还没什么学校关系,反正就是掏钱去当插班生,你……八岁,二年级还是三年级?”

  李文东有点内向,这点和他大伯李海舟区别很大,当然李海舟说不定也是去参军以后才变得虎起来的,所以这小家伙训练之余基本上都跟在阿哩阿瑟他们周围不做声,存在感很低,说话也小声:“二年级……我不想去上学,我想就呆在训练营。”

  体校生白浩南并不觉得非要看书学习才叫成才,但显然起码的读书写字还是要会:“不可能当文盲的,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在训练营能干什么?”

  双手抱着放在膝盖上的孩子有点着急:“我什么都能做,搬东西!捡球,帮着跑腿,谁叫我都能做事的。”

  白浩南笑着伸手过去搂住他让孩子别担心:“你就想一辈子都打杂?难道你不想风风光光的回去在你父亲奶奶的坟前给亲戚看你有出息?”

  八岁的孩子,都能被他这么鼓动起来:“可,可我不知道做什么。”

  白浩南指一直在帮布兰克和杜尔斯当哑巴助教的阿哩阿瑟:“你踢球到底有没有天赋还看不出来,他俩有,平时多跟他们学,他们练球也是最刻苦的,然后跟猜曼和卡拉学英语,放着俩老外在身边多说多练,掌握了外语你就多了比别人多一点机会,一个月以后我再看看你有什么进步没?”

  李文东立刻蹭着坐到猜曼他们身边去了,虽然还不敢主动开口说什么,但积极的样子倒是逗得溙国年轻教练开始跟他比手划脚。

  白华手上忙碌,耳朵都听着的,等孩子走远了才说话:“他……各方面身体条件都不突出,可能小时候营养不好,又或者是在乡下也有点娇生惯养没干过多少活,反正我觉得运动细胞估计和我差不多。”

  白浩南放松的点头:“我一直没把足球看成多了不起的东西,就是个游戏,但除了能带来踢球快感,还能改变很多性格、精神上的东西,这也算是个尝试,我们不是要他踢得多么好,而是因为足球变成积极向上努力的人。”

  即将大学毕业的实习生若有所思:“老大您这境界有点高,但这种孩子常规的还是要送进学校完成义务教育吧。”

  白浩南忍不住有点抱怨:“卧槽,我感觉我们这里的孩子就像农民工的孩子一样,连我那几个孩子异地想要正常读书都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你知道威少配合他们一直在打通教育部门的关系,那胃口……我不说了,怕颠覆你这个大学生的想法。”

  白华做个鬼脸:“谁还不知道啊!学校里不一样?也就您,可以既坦然接受,还有自己的原则。”

  白浩南大力拍胖子的肩膀:“会拍马屁!很有前途!”

  这胖子身上手感真的好。

  白浩南就这个态度,同样是拿钱开道,宁愿花钱给农村这种钻空子的产业变化上面来,也不愿拿去行贿,不是觉得后者有多肮脏,而是觉得拿去养肥几个官员,不如滋养一堆老百姓,以他当年掏二十万就可以进国家队的机会,他都宁愿拿去夜场挥霍了。

  所以李海峰那边砍瓜切菜的把项目定下来了,其实就在山脚下的村委会附近公路边,原本有几个乡镇企业村办工厂之类,早就生产不景气倒闭了,厂区院子都是荒着的也没人收拾,作为堂堂的江州直辖市主城区近郊村委会,都能被评选为“软弱涣散”村组织,没什么经济发展能力,只能指望这边的高档住宅社区扩展过去征地,可一直在市里挂了农业柑橘基地的这片山地又不允许随便给与房地产开发用地,为难着呢。

  足球“度假村”几乎是一拍即合的就通过了,甚至还急不可耐,上午谈定签了协议中午打了先期五年的场地租用款,下午那建筑施工老板的工程车辆就从山坳里的院子里开出来推平拆迁了。

  快马加鞭开始施工的场地很快,毕竟修建的是球场而不是建筑,甚至人工草坪需要先做水泥找平,比那真草皮还麻烦些,而迅速平整好的真草皮场地做了排水系统以后铺上土层就能开始培育草皮了。

  每天都会过去充当施工监督的布兰克也算是感叹了下中国人的建设效率,据说他们那边天然长成的草坪才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崇尚自由快乐的巴西人在工程进度上拖沓是出了名的,更不用说稍大的工程只要涉及到各种审批手续就会无限扯皮冗长。

  白浩南都没好意思告诉他们,按照中国人不太在乎规则的习惯态度,这片球场准确的说都属于没有获得任何政府审批手续的违章建筑,当然也拿得出来一大堆说明这是村委会许可进展的“体育农家乐”项目,获得了有关部门默许却又随时可能被换个说法的尿性,大家都很心知肚明了,如果老是纠结这个事情那也没法做事,所以球场迅速完成后连房子都没修,又摆放了一长排两层楼的集装箱建筑,总之就是随时能拆了变得啥都没有的状况,色调依旧是阿威要求人设计的绿白两色,才旁边经过的干道和环线高速路上就能清晰的看见。

  本来应该过几天就去蓉都接孩子的,白浩南天天待在训练营看布兰克他们训练和各种录像带,一直没抽出时间来,在白连军百般催促下,本打算找个下午晚上的时间坐高铁过去开车回来,结果陈素芬自己把八个孩子一条狗带回江州来了。

  下午两点过,大家都兴致勃勃的在新训练场周围参观,接下来这边肯定会作为训练营重点,足球公园那边就主要搞接待了,毕竟那边整体看起来高档些,配套比较完善,但从场地本身来说,肯定是这边更规范,能指望之前那个地产商配套能把足球公园的场地做得多好?

  宋娜和李琳穿得比较正式,九月依旧有三十度的午后温度下,还是高跟鞋小套裙迈步陪在村委会几名官员和李海峰旁边介绍未来的配套规划,小婉则跟在白浩南身边听他和阿威商量马上开始的比赛宣传,白连军则跟卡拉和牵牛关心这些塑料草皮会不会有有害挥发,对在这里训练的孩子有危害没有。

  建筑老板能做的肯定只是土建找平,球场还是专业施工单位来做的,只是原本五十万左右能完成一座七人制球场的成本,也在布兰克的要求下提高了。

  先期也没有好高骛远,三块可以分拆成九块儿童场地的七人制人工草坪,加上一块天然真草皮一字排开,中间那两块七人球场还能合并成一个标准十一人大球场,所以整个占地也就是不到两百米的长度然后六七十米的深度,甚至说得上精致。

  重点就是在场地分隔中间,搭建了两条四层高的背对背观众看台,本来从成本考虑打算砌水泥台子的,结果设计方案发到桂西那边,于嘉理看了财大气粗的一笔勾掉,全都换成漂亮的钢骨架搭玻璃钢座位,也就多花几十万的事情嘛,要做就做到好。

  于是这片业余足球或者说野球场地,破天荒的多了排很正规的两米高看台,杜尔斯说这能够有效的带来球员跟场边的互动,完成以后走在这里,白浩南忽然才意识到这是个看似不经意,其实很特别的改变。

  国内的各种球场,除了专业级的体育场和学校大操场,从训练场到野球场地都几乎没有看台,还寸土寸金的直接把隔离网树在在场地边,但这里却只是把整个场地围起来,里面就用看台和松散的绳网分隔,无论是青少儿球员的家长,还是来踢球的成年人带老婆女朋友,都有个正儿八经的看台了。

  多少年轻人在学校球场上挥洒汗水就是为了博得看台上女神的笑脸关注,能带着女朋友或者家人来踢球肯定有不一样的感受,而那些家长在防护网外面层层叠叠挤着看孩子训练比赛的场面,在这里都会得到改变。

  这就注定宗明足球训练基地这片场地从一开始,起码在江州就是很有特色。

  两行几十米长的看台钢架跟大棚似的,还变成了内部可以存储东西的仓库,一举几得,众人正站在这大棚侧面笑说应该做个门加把锁免得调皮的小球员们钻进去捉迷藏。

  然后就看见那辆颇为高档的克莱斯勒转进球场边的停车场,停好,接着后面滑门拉开,真的就跟刚才大家开玩笑说的那样,一群熊孩子如同野狗扑食一样呼啸着冲下来,然后水银泻地般散开,捡施工没收拾完小石子的,扯那些的废弃防护网边角料橡胶条的,急着在路边撒泡尿的,冲进场地在人工草坪上打滚的,还有条长耳朵狗跟着一起疯跑,刚才还颇有点空荡荡的崭新场地立刻能有乱世的感觉!

  等阿依慌乱的提着一把拴狗绳跳下来东张西望,驾驶座那边陈素芬下来了,一件宽松的米色背心,腋下能看见里面黑色抹胸的那种,然后一条黑色紧身运动裤,侧面带着白色英文字母“Keep Calm and Carry On”,完美勾勒出浑圆结实的长腿跟翘臀,偏偏又蹬着双厚重的黑色高帮马丁靴。

  潇洒阳光的运动朋克范儿,再加上随手摘了大墨镜挂在胸口的洒脱动作,眼神更是轻易锁定了这边的人群挥挥手,和上次来到江州那混乱无助的表情区别判若两人。

  反正连从来都对自己身高笑容感到自信的李琳,都赶紧伸长脖子看一眼白浩南。

  阿威都忍不住吹口哨了!

  卡拉看见自己的女儿海蒂,才有种原来你消失这么久去了哪里的恍然大悟!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