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55、后知后觉,爱已经遥远

355、后知后觉,爱已经遥远

  穿着中学生校服确实会带来点心情上微妙变化,起码幼稚和任性都显得理所当然,陈素芬好像也不用给自己找理由和伪装,特别是看见那些迷彩服新生们如鸟兽散结束了站军姿以后,有的男女生欲盖弥彰的走到一起,有些其他穿便服的过来献殷勤,更有些忙着冲向食堂呼啸而去的场面,嘴角就不由自主的挂起点笑意来,这让白浩南看得更加入神。

  陈素芬当然知道他在看,快速的瞥他一眼重新收敛表情看远方:“整个大三,我不得不办理休学躲在屋子里不敢出去看见任何认识的人,不愿跟爸妈联系,更不愿看见跟你有关的任何事情,拼命的健身、打货、打版、卖货、看书,做一切能够投入进去的事情让自己保持愉悦的心情,才能保证孩子的健康,我对你是按了删除键的,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漫长很难适应的一段时间,这能算是完全退出了你的生活吧?”

  白浩南还敢嘲笑:“所以我说不能走心,一开始就别走心,没东西可删那就没那么难适应,不过这也是屁话,我在缅北认识那母女俩,能让我在那里呆了三年多,哪怕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走心,逢场作戏就是了,我迟早是要回国的,可待在一个成天听见枪炮声的训练营里,每天看着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兵送上去,没多久血肉模糊的抬回来,这时候有个女人每周开车过来看我,另一个则几乎每天在电话里跟我聊几句她做了什么又要准备做什么,等到翻脸的时候,就知道难受了,我理解。”

  后面的声音有点飘,很明显。

  陈素芬的眼神终于可以正视白浩南,这时候顺着军训生们退场,好多学生开始进来踢球了,应该是刚刚面临要开学的时间吧,新生可能是提前来军训,反正好些还穿着军装的新生也迫不及待的加入进去,有两个踢得还不错,颇有些如鱼得水的味道,白浩南哪怕侧身坐着,眼光还是停留在那边。

  哪怕身上还穿着幼稚的廉价运动服,但这眼光已经截然不同了,带着专注和成熟的淡定,甚至和当年那个靠在主席台边场场偷窥比赛阵型的老南都不同,没了那时的狂傲跟不屑,就是淡定,好像几十分钟前那些耍宝的不要脸不过是随手拿起来戴上哄孩子的脸壳面具。

  所以陈素芬反过来看了几秒,不得不开口:“看出什么来?”语气前所未有的平静。

  白浩南笑了笑收回目光:“你看那个脱了军装里面红T恤的孩子,野球出身从没接受过专业训练,这从他拿球和处理就很明显,但是很热爱,应该打了好几年,有很多实用但难看的习惯动作,所以打起来很有实效,那几个跟他一块儿的高年级学生很喜欢他,时不时的热络几句,他这进入大学以后的人际关系起码不会差了。”

  陈素芬也仔细看了看承认:“好像是,以前……我们大学也有这种进校因为踢球、玩牌、打游戏跟高年级关系很好,很快就到处融入一片,最后还动不动混到学生会甚至留校的,不过混砸了的也多。”

  白浩南点头:“什么路都有正反结果,这就是我搞青训,普遍青训的目的,青训的目的当然是想从中选拔优秀天赋的孩子,但对青训教练来说,足球训十个和一百个区别并不大,反正都是成片的听哨音做基础动作,稍微有过专业训练的孩子放到外面踢球就绝对不同,你看那边那个穿黄色球衣的学生,绝对是在某个专业体系呆过几天的,天赋一般般,但已经高出在场不少了,我想在选拔之余,尽可能把这个面铺开,让更多人热爱参与,一来提高整体水平,二来这些孩子能从中受益而不是只能走上专业路子,这就是良性循环,能够得到很多家长支持的青训了。”

  陈素芬肯定有点心惊怎么谈话变成了这个,可控制不住自己的追问:“可参加专业训练都是想出头的,家庭投入那么大,最后只是学点皮毛,家长怎么愿意?”她就是专业院校出来的,对体育行业的体系最清楚不过。

  白浩南笑:“所以我免费啊,贪便宜这个心理抓住了就行,如果有个武术培训班全都是免费的,只要来,都能学,不过拔尖的就签合同,包就业,你说对你们练武术的吸引大不大?你们这行业比足球其实更惨,对不对?”

  陈素芬想不通:“免费?那你就一直赔钱?”

  白浩南摇头:“我一个人搞当然赔钱,但我在军营里面培养新兵的时候就想通了,培养新兵打仗收不收费?因为这不过是在一大块生意里的一部分,踢球想进专业是为什么,当专业运动员无非就是想赚钱嘛,我们这边培养出来只要有部分能送进自己连锁健身机构当教练,那就是解决了就业,我在桂西搞那个足球健身中心是可行的,现在二十多个点两百多教练本来就要优胜劣汰,如果还要扩张教练数肯定大量需要,最主要的是我这么搞来的青训孩子基数就很大,从中发现好苗子的可能性就更高,现在职业球员买卖价格已经有点离谱了,哪怕我卖青训球员而不是成名的球星,两三个就能把一年的培训费赚回来,更不用说我们现在发现光是食宿费、装备等周边费用就能有利润,现在城里人条件好了,各家各户不一定指望孩子能成大球星,身体健康,不沉迷游戏、毒品之类是最低目标,足球培训这个产业绝对能赚大钱!”

  其实从大学开始就勤工俭学做教练的陈素芬更听得懂,艰难挪开眼光到球场上:“但你说你这些培训都是给老陈的。”

  白浩南笑得跟个孩子一样:“我没告诉他这个决定,打算当成明年他出来时候的惊喜,昨天还在给乔子说,我的梦想是当教练,其实从老陈带着我这就是心头倒懂不懂的目标,一直都是,这几年彻底想清楚了而已,如果我有钱有产业,有完整的青训体系和各种帮手,再当教练是不是就得心应手,可以把所有精力放到比赛本身上,而不是那些盘外招,这几年我学到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一切经历都不会白费,哪怕做球赌球买通裁判这些生儿子没**的事情,我以前做了也就做了,一身清白是不可能在这个圈子混下去的,再龌龊的事情我也拉得下手来,只要有必要,不违反我做人的原则,未来就算不乱来,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陈素芬赶紧抓住机会嘲讽:“你还有原则了!”

  白浩南一直都在笑:“有啊,高高兴兴的问心无愧,真的,如果没有孩子,我对谁都是问心无愧,从小我没亏待过你,就算我俩那啥,我也是让你满意了吧,没孩子牵扯你,说不定你现在嫁了个好人家开开心心的,偶尔想起我也没什么怨恨的。”

  陈素芬脸上的嘲讽是真实的了:“你说起来倒是轻……”却没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交叉内翻撑在大腿上起身:“好,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其实当初也有我执迷不悟的原因,你确实一路警告了我的,就到这吧,跟孩子吃个饭你就回去忙你的事情。”

  白浩南摇头:“来都来了,我多看几天各种学校踢球的状况,你也能多陪几天孩子,我不会死缠烂打,你怎么高兴怎么来,我都行,那有个眼镜店,我买个戴上,这特么太招人看了。”

  陈素芬想哼哼的,哼不出来,招人看的原因还是主要因为她,特别是这身校服。

  回去的路上有点出乎意料的堵车,这也就罢了,几乎所有过路的公交车上挤得满满当当,目光都会停留在这俩装逼穿中学生校服的家伙身上,特别是副驾驶的姑娘还这么漂亮,再次印证了那句不能全怪校服丑,但靠颜值撑着走啊。

  白浩南一点不着急,心安理得的欣赏,不过没伸手过去,陈素芬开始有点烦躁的,后来就认命了,低头玩手机。

  因为有仨熊孩子,白浩南提前打电话给阿依让她直接到酒店自助餐厅会合,挂了电话给陈素芬解释:“平时在江州为了回避那个庄家,我们一贯都是躲在包房吃饭,难得出来还是让孩子多体验下正常点的状态,等我把地形搞熟了一起到外面吃,希望你赏光。”

  陈素芬明显没脾气,毕竟现在的白浩南跟五年前相比就像换了个同款不同色的型号,她适应起来有点难。

  毕竟无论哪位女性,跟白浩南以前大多都是在床上交流,相处时间也都不长,只有这个陪伴了十多年的姑娘,还尽量想清除这些记忆的姑娘,冲击感受从她经常低着头手指却在手机屏幕上一点没有划动过就看得出来。

  白浩南注意到手机也早就换了,伊莎却没换,当初他买的一模一样两个苹果手机,伊莎那么新潮的却一直没换,可能她待在公司比较少出门?

  穿着校服背着双肩包的孩儿爹妈走进四星级酒店大堂开始,继续当仁不让的是目光吸引器,还好黑框眼镜能掩盖点白浩南的长相,还显得有点书卷气,等直接抵达自助餐厅时候更是全场瞩目,因为仨孩子立刻尖叫着扑向当妈的,陈素芬一直保持的冷静表情也立刻散开,笑着蹲下去分开手抱儿子起身,剩下慢点的二二拖着她的运动裤,差点没把这橡皮筋的裤子拽下来!

  幸好有阿依跟过来招呼住了:“太太好……”

  对这个穿着一身白色小蕾丝连衣裙的寸头小萝莉,陈素芬只关注了下,核心精力还是都放在儿子身上,一直抱着到KTV式的转角沙发座位上,白浩南放了书包开始愚公移山,各种菜肴端过来,分成好几种,仿佛还记得陈素芬喜欢吃比较清淡的食物,或者说他俩从小就趋同的饮食习惯,端了盘放在她面前,然后就一边跟阿依聊她今天下午怎么样,一边摘个娃过来照顾着吃东西,间或才自己快速的糊弄点填肚子。

  所以陈素芬的视线还是忍不住一直在观察男人,曾经这个自己非得端菜买衣伺候好还没个好脸色的男人,感觉像离婚几年后再看见,前夫已经变成了自己希望的那样,却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复杂感受吧。

  阿依倒是挺高兴的,说自己下午在高层落地窗边循着地图欣赏了这座巨大的城市,跟江州和蓉都都截然不同的城市,还把房间里关于这座城市的旅游商务宣传册子都挨个儿阅读了,有点体会到游历跟在庙里修行的区别了,还嘻嘻:“阿班现在很羡慕我,他就是个书呆子!”

  陈素芬打量了下这个仿佛自己当初年纪的小萝莉,再看看白浩南肯定带点讥讽的表情。

  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是很幸福的,以至于有对年老的外国夫妇从座位旁经过的时候面带微笑的看了看,老头竟然主动问要不要给他们拍张照,手指阿依放在桌面上的手机。

  白浩南愣了下反应过来YES,白发老太太还怂恿跪坐在沙发上的阿依朝“父亲”靠紧些,前小尼姑做个可爱的惊骇表情,被老头儿捕捉成了精彩瞬间,陈素芬也有哭笑不得的配合,老头还要求了她好几次,反正拍了好几张,白浩南千恩万谢送走,埋怨阿依不担起对外交流的工作来,自己喂饭都忙得很。

  阿依的英文发音远比他好,高兴的拿着手机翻看成果:“宋娜都说你就是要多说,跟欧美人士交流多了,发音习惯才能解决,这张好看!我发给她们!”

  白浩南鄙夷这些溙国老外,低头用英语跟孩子交流,得益于训练场上外籍人士比较多的特点,连一一都能娴熟的回应:“OK啦!”

  陈素芬更加觉得自己格格不入,除了完全跳过了对白浩南的改造,甚至连他现在的语言环境都融入不了。

  曾经休学一年的体育大学生英语水平能说得很溜的,凤毛麟角。

  感觉自己像乡下来的。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