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49、三个和尚没水吃

349、三个和尚没水吃

  所有参与了比赛的孩子都能得到一块精致的金属小奖牌,用绿色的缎带挂在脖子上,还有一份经历了这个月训练营的证书,小小的拿在孩子手里很上镜,而冠军和亚军除了也有这两样,每人还能得到一尊水晶玻璃的奖杯,篆刻着比赛的名称,只是亚军的小点。

  这是宋娜习惯的教育方式,溙国似乎随便什么社区剪纸比赛都能煞有其事的颁发奖杯,她认为这能极大的提升孩子们的荣誉感,也能留下深刻印象,这些孩子们从小到大可能才是第一次拿到奖牌奖杯,有些人腼腆,有些人激动的挨个儿从白浩南手里接过去,有支队的小孩儿还很机灵的一起对白浩南和卡拉鞠躬,齐声喊:“谢谢指导!”另外几个小孩儿连忙跑回来照做,引来周围不少的掌声。

  白浩南有点心神不定,所以拿着刚才宣读冠军队成员名单的麦克风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其实应该我感谢你们,感谢在现场的这些家长,是你们给予了孩子踢球的机会,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我知道在场有很多人也是顶着不少家庭内部的压力,把这一个月的时间拿来送孩子踢球,甚至还每天陪伴在这个江州郊区的地方,宗明训练营最应该感谢的是你们……”

  大部分家长应该都是看见过白浩南在开训时候大放厥词的,却想不到这时候会如此客气,愣了下才有好多掌声回应,也有大声喊谢谢教练的。

  白浩南笑:“今天这些孩子会陆续离开返回家里,但希望足球这个爱好能伴随他们尽量长久些,一片空地、两块砖头都能让你们没事练练颠球,玩会儿射门,等你们进入小学以后,很多同学都会崇拜你们的球技,你们会很爽的!”

  孩子们不知道能听懂这个不,反正学龄后的孩子是懂的,有几个还兴奋的哈哈笑,一脸回去就要显摆的模样。

  可白浩南把话头一转:“所以足球对大多数人的用处也就到这儿了,这最多是你们的爱好,而不是职业,不可能走上专业赛场拿名次,不可能让简历看起来更牛逼,除了奔跑和运动带来的快乐,表面上看足球没有什么用,这是团队运动,一切都取决于你能处在什么样的队伍里,所以如果想为了这个得到好处,我更建议去打乒乓球或者羽毛球。”

  家长们安静了,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个教练,其实稍有思考能力的人,就知道白浩南说的是实话,大实话。

  连李琳都满脸惊讶的偷偷摸摸了:“我的妈呀!他咋能这么说咧,这不是吓得别人不敢送孩子来踢球了么?”

  小婉嘴角拉起来一点点诡笑,宋娜则是完全的信任,甚至有点崇拜的双手合十,红润的厚嘴唇念念有词。

  白浩南果然再急转:“但是踢球的快乐是金不换的!未来怎么样,这些孩子会面对很多压力和挑战,但足球能始终伴随他们在任何状况下坚持过去,譬如我!三十岁以前的我,除了能打上职业联赛,其他生活一团糟,后来更是差不多沦落到要当叫花子的地步,但始终还是足球在陪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能用踢球缓解情绪,踢球来认识朋友,踢球来保持身体,能够承受足球比赛中的失败伤痛,就能坦然面对生活中的磨难,哪怕这些小朋友以后是当科学家、工程师、医生、律师,都不妨碍他们能快乐的踢球,起码在走上球场时候会快乐!”

  这下家长们鼓掌就真心实意多了,但还是有人吱声:“不能打职业,那就真的赚不到钱没有前途了?”

  白浩南还是笑:“反正我这里足球教练薪水是高于普通工资水平的,我觉得吧,足球虽然只是个体育运动,但这个行当对这个社会是很有用的,起码我觉得现在社会上蛮多不满情绪,暴躁急躁的情绪,到足球场发泄下就好了,别说踢球,到比赛现场吼个九十分钟,我都觉得能保证一个星期的情绪良好,所以这一次的暑期培训班,虽然只有十来个孩子显得比较有天赋,但其他孩子说不定要到十来岁才会开窍呢,我希望大家以后能保持踢球,获得这种不被生活打垮的心态,这些孩子在别的行当成功的几率会更大。”

  宋娜骄傲的轻声:“龙毗是有大智慧大慈悲心的,我们已经把种子撒播到几百个孩子的心里……”

  小婉偷偷看她眼,估计觉得这肯定是被传销洗脑了,还是重度昏迷的类型。

  但总有些家长带点思索的表情了,白浩南笑着招呼学龄前组别的决赛开始,这才是最后的完场表演,结束以后整个训练营算是顺利完成,起码半个月以后才会开始新的训练营,这段时间足够整理方向、复盘经验教训了。

  不过对方小球员都齐刷刷的跑上来了,白浩南跟卡拉却没看见白家六小只出现,球场上没有遮拦的,那边的广告牌边阿依和海蒂都在跪着干什么,白浩南没在麦克风里面催促,直接走过去看,二二正哭得一脸泪水,只是还没飚出声来,三三脸上的泪花也差不多了,几个兄弟都蹲在他们周围,一一使劲撇嘴:“妈妈……妈妈走了……”

  不说还好,这句话一出来,二二立刻扯开嗓门声嘶力竭的哭了,三三立刻跟上,然后全场都看着这边了,马上连白梦丁都开始抽抽喊妈!

  阿依伸手抱住了二二,把这孩子搂在自己胸口上,三三是主动扑过去的,一一就从后面抱,一起抱住她放声大哭。

  四岁的孩子,哪怕还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显然母亲的离开带来那种难受就只能用哭了,全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这边,白浩南没觉得尴尬,只是有点心疼,特么这不是自己造的孽让孩子来承受么,阿达也能趴在地面挪过去一脸谄笑的希望能有帮助,然后白浩南就看见白豆居然也哇的一声哭出来,然后顺势使劲抱住了海蒂!

  呃,这小王八蛋到底是真的想念他不知道在何方的妈妈,还是趁机揩油呢?

  南山立刻不为人后的跟上也抱,他人高手臂长嘛,连白豆和海蒂一起抱,剩下白梦丁委屈的发现自己哪里都轮不上,也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这堆惫懒儿子,白浩南刚有的点情绪笑了,一手揽了梦丁让他抱着自己大腿哭个开心,顺便拿起麦克风给周围介绍:“这支海蒂队肯定就不能上场比赛了,我想这就是少儿足球的意义,让他们锤炼意志不要喜欢掉眼泪,好了,我看那边刚刚领了奖牌的奥特曼队小朋友们都还没换球衣,有没有兴趣来跟这边的恐龙队大赛一场啊。”

  家长们的哄笑中,欣喜不已的家长连忙让孩子填补了空缺,白浩南撑着膝盖凑近了看完全沉浸在悲伤中的儿子,再稍微抬头看看外面,隔着防护网的外面确实看不到那个白色轻衫的身影,白浩南顺手抱起白梦丁,还摘了阿依背上的一一都往外走:“走吧,出去看看,如果真的找不到了,我带你们去找妈妈!”

  真的找不到了。

  陈素芬不知道触动了哪点心思,反正就不见了,一直下到足球公园下面去,随便找了个路边的男人问问,别人都能印象深刻的点头:“对对对!是有这么个美女下来打了个车就走了!”

  白浩南想想干脆:“好,一起去蓉都,马上就走,阿依也跟着去看看那个美丽的城市吧,有大熊猫哦!海蒂去不去?”反正训练营结束了,就当是放个假。

  一群孩子欢呼,刚才还哭得伤天动地的二二都懵懂的跟着欢呼几声,但眉眼之间还是悲切的,就凭这个白浩南也不介意连夜驱车。

  让阿依先带着孩子们去洗澡换衣服吧,趁着这点时间白浩南给伊莎打了个电话,这一个月,她跟乔莹娜心照不宣的错开时间各自来了回:“陈姐?本来是说的直接返回蓉都吧,先去了江州?”

  白浩南简单明了:“一一他们看见了反而哭得厉害,我也把南山都带回蓉都陪你几天?”

  伊莎应该有喜色但话不好听:“怕不是陪我吧!”

  白浩南的无耻到了新境界:“嗯,主要是找素芬认错,我是真没心没肺,把她还搞得这么气冲冲的就没有必要了。”

  伊莎哼哼两声:“已经搞了?”

  白浩南居然批评:“我们主要是谈话……嗯,关键是也没说上话,就看看孩子,她居然就转身走了,这得给孩子多大心理阴影?”

  伊莎却无所谓:“这有什么?我们族人都是从小看不到父亲的,还不是一样长大,好了好了,开夜车注意安全,快到了给我打电话。”

  白浩南还得通知宋娜她们啊,卡拉也要知道女儿去哪里了,最后还给陈素芬的母亲打了个电话,上次从老陈那里回来,给师母也打了电话的,结果居然说是在外地旅游,想想当年初陈素芬从小也没跟爹妈多亲,这位当妈的心比较大贪玩也是一绝。

  确认她还没回来,陈素芬不去她那就应该回蓉都了,白浩南检查了下克莱斯勒没什么问题,就开着车出发。

  才晚上八点过,七个四五岁左右的孩子在后面那叫一个闹腾,之前的悲伤肯定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还好有阿依全程掌控局面,阿达和海蒂也能起到不少的辅助作用,不然这几兄弟能把后座全都拆了。

  白浩南自己也开得比较小心,好像从来没这么小心开车过,以低于平均时速的水准抵达蓉都已经接近半夜了,孩子们早就在后面跟丧尸过境一样到处随便趴着挂着都能酣然入睡,又得全靠阿依把一个个扳正了在座位上蜷好,连海蒂都躺好了,用准备的小毯子盖上,她才翻到副驾驶来无声的抱着膝盖,看白浩南开车抵达另外一座更加灯火璀璨美丽的城市,反正和江州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白浩南都带着自豪:“平原城市,看见没,我们稍微上高架桥就能看遍整个城市夜景,和江州那种山城不一样,都很美!”

  阿依总归还是孩子,眸子闪亮得一直都兴奋,对外面闪过的商业中心、夜市、橱窗、灯箱广告牌都很好奇:“这是中国最好的城市么?”

  白浩南骄傲:“比这漂亮更好的城市多着呢,以后有机会都能挨个儿去看。”

  阿依还是那个要求:“你要带着我!”

  白浩南点头。

  面包车滑过那条仿古酒吧街的时候,喧哗依旧,白浩南却仿佛再也不属于这种五颜六色的地方,灵巧的把车滑到后面,转进停车场,还有闲心找看车的老头儿询问了下,结果对方说没看见白衬衫短头发牛仔短裤的高个儿姑娘,特别是那露背那么让人印象深刻的。

  等白浩南把孩子分两趟抱上楼,穿着一身家居睡衣的伊莎诧异:“没看见陈姐回来!”还展示了自己的手机:“打电话是关机了的。”

  乔莹娜也连忙出来接过儿子,爱不释手的抱着怀疑:“如果是班车或者高铁早就应该到了,难道是坐的慢车,有卧铺的那种慢车,那得走一宿呢。”她是真的把两地间的交通工具理了个遍,不过她自己来选的飞机,那种两头登机花费一个多小时,只在天上飞半个多钟头的航班,说是感觉快,也不麻烦,主要是足球公园距离机场近。

  白浩南苦笑:“那就这么想吧,可能想自己冷静想想……”打量下孩子们的房间:“没了保姆,我来照顾孩子吧,在江州也没个机会。”

  乔莹娜抱着儿子,眯他一眼轻笑:“那你眼睛在看什么?”

  白浩南的狗眼是在乔莹娜的吊带丝绸睡衣上瞄了好几下,嘿嘿嘿的笑,正好伊莎抱了南山指挥阿依的房间:“那边吧,原来保姆休息的地方,老白你还杵在那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洗洗睡?”

  乔莹娜火眼金睛:“笑什么笑,我们要彻夜长谈!你先睡吧。”

  伊莎眼角一挑拖长声音:“老白……?”声音转折充分证明了有内涵。

  白浩南就搓着手做兴奋的样子:“一起,一起!”

  果然挨了两边的踹。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