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48、伊人背影,在水一方

348、伊人背影,在水一方

  在同龄人中都稍微高点的南山跑起来脚步非常稳,白浩南有时晚上会给儿子们挨个儿按摩下腿,就发现南山的腿肚子是最松弛的,要白浩南说一大堆专业术语他不会,但经验告诉他这种每天大量奔跑运动以后的腿部肌肉,还能这么松弛,起码说明肌肉乳酸分泌远未到绷紧抽筋的地步,这是天生就耐跑的肌肉特质,难不成伊莎把儿子也当成了跑山鸡来养?

  所以南山跑起来有种难以言表的大步流星,也许他拿球不娴熟也不灵巧,但只要迈开步子两三步以内一定会变成大步流星,迅速、强壮的味道好像劈波斩浪的斧头,反正白浩南看见海蒂居然为南山雀跃欢呼了。

  还好白豆没什么吃醋的感觉,跟着傻乎乎的也笑。

  陈家三兄弟则基本上是到处乱抢一气,而且还占了三胞胎的便宜,让对方的小队员很容易陷入好不容易越过一个家伙,一抬头“哎呀?怎么又是他!”,要是能再摆脱看到第三个家伙,那就会再遭遇一次信心上彻底紊乱,感觉始终没能摆脱对方的防守!

  梦丁别看个头小,却实打实的是二哥,是这四个弟弟的兄长,站在后面不停吆喝,这也是整个训练营从一开始就灌输给孩子们的,要喊着打球,特别是叫喊队友的名字,所以这场上就老能听见白梦丁尖声尖气:“三三!!抢啊……”“一一,给我,给我!”

  宋娜都表扬了:“梦丁的声音跟他妈妈一样好听!”

  但比较搞笑的是二二,只要白梦丁叫到他的名字,这二货就会下意识的在原地楞一下,转头看二哥,气得白梦丁使劲对他挥手,然后只要这仨抢到球都是近乎于本能的把球先给白梦丁,而不是前面的南山。

  这种小不点,哪里有多敏锐的大局观洞察力,甚至连抢到球传球的意识都不完整,更不用说还要把球传到位了,但在拼抢中把球往回给却是很保险的做法,特别是按照白梦丁的叫喊把球给他,一直面对前方,被三个弟弟保护着的白梦丁往往都是不停球,直接一脚捅到前面,这点训练程度,连足弓足背都还没能掌控好,但不停球这么一脚打出去的能力却练得有点娴熟了,往往就能穿越中间乱作一团的几个孩子,掉到最前面的南山附近,这时候南山那跑山鸡一样的冲刺大跨步展现出来,真是三五步之内就能摆脱对方,然后就顺着这种大脚步射门!

  好像这种大脚步就是为了契合甩大腿发力的,看起来就身高强壮的南山带球一般般,但借着这股冲劲往往就能嘭的一脚猛抽,打出相当有质量的射门来。

  第一次没进,无所谓,小孩子是没多少沮丧的,让对方发球以后差不多的节奏被三三抢下,又是白梦丁拗到前面,这回南山运气不错,猛跑几步就靠近门框,嘭的一脚打得那球网背后的防护网都在抖!

  周围家长们情不自禁的掌声就起来了,到处一片赞叹:“看看!看看,这孩子才多大,射门这么有力!看看那腿……”

  南山已经转头跟哥哥们欢呼了,白梦丁却很有忧患意识的皱紧眉头一个劲往后退:“二二!退点……”

  同样的年纪,陈家三兄弟真的要迟钝点,二二回应说话都有点口齿不清:“知,知道了!”

  小婉忍不住摇头:“要多照顾三胞胎,他们最辛苦,妈妈怀着生的时候也辛苦!”

  白浩南瞥她眼没说话。

  其实孩子们训练时真的没有练习战术,但白家六子显然是习惯了一起玩,三胞胎又当仁不让的喜欢挤在一起,所以身强的南山在前面,四兄弟一起保护个头较小的二哥成了理所当然,打得也格外得心应手,都有家长在啧啧称赞,或者悄悄传说这好像是几个教练的家属孩子吧,技战术水平感觉高人一等啊,有对手家长忍不住一再高声催促自己的孩子怎么跑位针对,这就是按照成年人的思维来调整了,忍不住了还骂。

  不过没什么效果,这种小孩子如果能如臂指使的说了怎么就能改动,那才是奇了怪,反而经常让孩子束手束脚的回头看父母,白浩南终于小声评价:“喏,我是最反对孩子练习时候家长在旁边叽叽歪歪的,以后要是能不让家长到场边打岔就好了。”

  结果骂来骂去也就是换人,那边白梦丁其实也经常在吼二二,嫌他老是慢半拍,所以自作主张的叫白豆上来换二二,二二下场的时候还对白梦丁做鬼脸,但转头就喜滋滋的去蹲在阿依旁边逗狗子了。

  感觉白豆上来,才是对方的噩梦。

  他是最早跟着父亲在球场上打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个很要命的小动作,那就是没事儿就喜欢踩着球在脚底前后拉,这个动作成年人做起来没什么特别,但也得是比较熟悉球性的家伙,出现在这样的小孩子身上会觉得忽然高山仰止,很成熟的感觉,李琳都笑得直不起腰:“耍帅!豆儿都会耍帅了!”

  白浩南也忍不住莞尔,好像感觉白豆是继承了自己最多那些狗屁倒灶特点的儿子,但在这么多目光面前还是绷得住没表情。

  其实白豆脸上也是这种从父亲那学来的没表情,往往等到对方冲上来抢球的一瞬间,才把脚底的球一下搓出去,然后轻巧的就把人过掉了,激起周围一片的掌声。

  白豆更人来疯,还很多余在别人面前用脚内侧扣球护球,动作都是好看多于实用,特别是这么小的孩子煞有其事做出来,挺让人可乐的,场地周围笑闹得比较厉害,但更多是家长们开始训自己孩子:“看看人家……”

  反正白浩南听见没什么可得意的,只想在背后踹一脚白豆,可能作为教练是真能笑看小球员胡搞瞎搞,但作为父亲,就老想纠正下!

  也是病。

  总之等白豆换上来以后,南山和他同时在前面搅和,攻击力强了很多,倒是把一一和三三累得够呛,半场休息几分钟就换了二二顶替三三,后面就三兄弟自己相互换,反正换了别人也不知道是谁上来了!

  都已经打到半决赛了,白家六子还能打同龄孩子一个七比二,昂首挺进决赛,不过在决赛前还要看学龄组的决赛。

  因为七八岁的孩子一共就三十多个,包括老钟的儿子也在里面,之前单独组成一个组在训练,现在比赛也只有四五个队,上午就决出最后两支队伍,就等着这会儿呢,也让白豆他们和决赛对手休息下。

  只有一个场地在用了,几乎所有家长和孩子都集中到一起来,场地边的广告牌肯定被拍进了很多手机相机里。

  李琳赶着跑下去陪卡拉给被淘汰的孩子颁发了奖牌,顺便抱了一堆冰镇饮料上来,分发的时候还特别给白浩南汇报情形:“那边有个高个儿姑娘好漂亮!跟我差不多高,但是比我瘦,可看着就特精神,穿得也大胆!”

  这一个月其实看见的尽是年轻妈妈少妇,白浩南那特殊记忆材质的脑海里快速检索都没有这样的妞儿,但现在还是不同往日,坚持住没有急色的去看,而是把注意力更加放到球场上。

  单独成班的学龄儿童脚下技术跟跑动动作都跟师弟们截然不同。

  几乎所有正规的少儿足球启蒙都是从七八岁,小学二年级左右开始,这正是孩子们最能接受教导的年纪,身体也处在还有打磨空间的阶段,所以这个组白浩南跟卡拉都带过,有两个孩子是建议家长可以保持长期联系,以后放假都能来免费参加培训的。

  其实来的时候也基本上都是一点基础都没有,但打到决赛的两支队都有两三个孩子让人眼前一亮。

  那种带着球合理而小巧的腾挪变向,两三个人之间轻盈奔跑传球,其中有个孩子更展现出一种特别的带球感觉,也就是用脚领着球往前冲的时候,似乎每次触球都能恰好让球在身体前方不到一米左右的距离,方便他自己后面跟上继续控制,这让盯防他的对手很吃力,白浩南看得都忍不住啧啧了:“卧槽!这就是天赋!作为教练通常教球员这种往前带球的动作,只要有空间踢远点去追,绝对比他这样始终在脚下要有效些,可有些有天赋的孩子,就不能按照普通要求来!”

  可惜站在他旁边的是宋娜和李琳,连小婉都说不上对足球有多理解,她们仨可以说都是因为白浩南钟情这个事业,才把自己所有注意力放在这上面的,然后就算再边上的白连军都不懂足球,也就白华可以嗯嗯的点头认可下,但白胖子的主要注意力还是得在屏幕上,他在随时监控所有参赛孩子的传感器数据和周围监控摄像头的画面。

  技术宅就是这样,感兴趣的永远是技术本身,而不是内容。

  所以白浩南有种看世界杯却没人一起喝彩的讪讪,都想下去找卡拉或者牵牛了。

  和前面学龄前儿童比赛时候的场面不同,几乎没笑声,所有家长都有点如饥似渴的看着这些孩子表演,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还有很多问题,且不说没有战术可言,基本上都是几个孩子随心所欲的在踢野球,但有了正规教导的技术作为基础,那展现出来的一板一眼都很有范儿,甩胯、摆臂、抬头这样的小附加动作都看得出来专业味儿,这还仅仅是一个暑假短期培训的结果。

  于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每当有好看的过人或者配合,甚至不成功的射门,都能立刻换来周围一片掌声,被掌声激励起来的孩子拼搏得更加忘我,很多孩子也愈发不在意身体碰撞,时不时场面上都会撞得人仰马翻,可摔翻的孩子没人哭闹,二话不说爬起来又撞!

  年龄不过是稍微大两三岁,这看起来就感受完全不同,速度、力量、拼搏甚至还带点危险的味道,可这些孩子脸上洋溢着的只有兴奋感,一脚射门打偏了的遗憾,被对方踢到脚,或者自己摔倒以后疼得脸都抽抽的模样,这些感受绝对是在课堂上体会不到的。

  白浩南抱着手臂看得很入神,直到李琳用手指头戳他提醒,才想起来自己要去给冠军颁奖,赶紧趁着还没结束的时刻下去。

  结果走到场地外的角落,正准备让看住球场边角防护网门的阿瑟开门,就发现防护网角落上蹲着个姑娘,吸引他目光的就是对方那白色轻衫基本上就把大半个背露出来了,感觉如果不是脖子后面白色的细带,估计这衣裳弯腰就能掉到腰上去,这也让后背上的黑色内衣格外醒目!

  甚至能看得到光滑的肩胛骨和内衣带之间那些缝隙。

  白浩南就是顺着这边好几个男人的视线方向注意到这的,然后再看见二二和三三半蹲着挤在防护网前,就像俩要逃出国境线的小难民似的,一脸的可怜巴巴!

  那利落的短发和折叠起来蹲着的光溜溜长腿,下面还蹬着双高跟凉鞋,白浩南忽然就知晓这背影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熟悉了,不得不说心里还是跟挨了记大锤似的,就像天龙寺门外广场上那个大锣被敲响一样,心里哐哐的颤动。

  三三机灵些瞥见白浩南了,但一直教导他们在公开场合不能叫爸爸,所以一脸激动的双脚乱跳指这边,于是短发也就这么转过来,那张娃娃脸仿佛从来没改变,又好像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白浩南先开口:“素芬……”

  陈素芬蹲着没动,一只手还搭在防护网上触碰儿子,眼神中不知道蕴含了什么样的情绪,反正不是喜悦激动,就那么蹲着,甚至还有放松,因为白色轻衫都有耷拉滑落下来些,几乎把上半身趴在自己大腿上了,也没言语。

  白浩南刚要说话,就听见里面卡拉吹响了终场哨,白浩南只能快速的点点头:“我们待会儿聊下?”

  陈素芬没反应没动静,白浩南自己转身进去了,阿瑟又跟警卫员似的关上了防护网门。

  这时候有多少双眼睛等着看颁发冠军奖牌奖杯呢,白浩南倒是没注意到陈素芬蹲的地方正好能仰头看见旁边小板房楼的天台。

  看见他刚才和李琳宋娜她们站的地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