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44、一步千钧
  训练就这样平稳的展开了,白浩南的态度很有些出人意料,起码出乎家长们的意料。

  三天后的训练总结时候,白浩南没有淘汰任何一个孩子,包括其中有些明显不具备多出色运动天赋的孩子,白浩南邀请他们继续留在训练营进行训练,只是分组确实开始有些不同了。

  还是根据训练时间批次的不同,分成两批八个组别,能同时在四个球场训练四个组,每组也就四五十个孩子,大部分孩子都一样,不过身体协调性明显不够的孩子终究还是被归到一组来,他们的训练内容更多是游戏和锻炼跑步,因为根据白浩南在体校长大的经验,老体校白连军都认可这一点,运动机能的缺失,也就是连走路都会同手同脚的人,平衡感和运动感知明显不足的人,再怎么练也不太可能茅塞顿开的变得身手敏捷,这种游戏训练与其说是让他们具备体育特长,不如说是在治疗身体机能缺失,白浩南甚至给其中一些相当失望的家长提醒尽可能把这一个月的训练坚持下去,以后再多陪孩子加强体育锻炼,起码在身体素质上不会吃亏,不至于因为这点缺陷导致未来心理生理上的失败。

  真正的运动员,其实都应该是身体天赋高于普通人的存在,不是人人都能靠练习达到那个程度。

  到这个时候,白浩南还是不愿轻易否定任何一个孩子,哪怕他们可能都不会知道这样的筛选有多么冷酷。

  所以其他孩子全都接受一样开始逐渐增加足球项目的训练,年龄大过学龄前的孩子凑一个组,另外还有独立的一个组,似乎才像尖子生一样,汇集了最热爱足球的孩子,不是说他们在四五岁的年纪就体现出了多大的天赋,而是对足球有种发自内心的喜欢,到了球场上就迫不及待的喜欢去跟足球打交道的那种。

  这个班白浩南自己亲手带,训练内容还是差不多的,家长们开始鼓噪了一阵,没发现区别,就慢慢淡下去了,然后就是每天待在球场外面看训练。

  多少还是走了些,除了连迎着滚来的足球都没法踢到的那种运动机能缺失孩子,还有些是抗拒集体运动或者不喜欢跟别人打交道的孩子,卡拉都有个女儿不喜欢运动只爱看书呢,这种想当然的被家长带来过希望实现父母梦想的孩子,很显然是在浪费时间,连父母都觉得和别人比较以后不用再浪费金钱了,毕竟外地过来这样耗费还是很大的,再望子成龙也不至于在这样渺无希望的路上走到黑吧。

  走了好几十个。

  白浩南本来是想劝说多少还是就当锻炼下身体的,但自己没这个立场,各家有各自的教育心态,多嘴也不会改变别人家孩子的命运,所以来去自由,不过这时候再陆续赶来的家长孩子,就会被劝说还是等下次训练营招募了,因为训练开始进入轨道。

  最基本的单人有球训练……

  有搭档的双人带球训练……

  三人组、四人组的有球训练;

  从最简单的触球碰球,到面对面传球,开始试着颠球;

  以及孩子们分成组别对赛,所有一切对足球的熟悉,最后都要归结到上场去奔跑、冲撞、踢打……

  但主要还是以游戏的形式进行。

  虽然很明显孩子们还处在跌跌撞撞的状态中,相互比赛的样子也游戏大过于竞争,但不同天赋和身体条件的差别慢慢显现出来了,又有不少家长开始相形见绌的打退堂鼓,想把自己那明显不可能在足球运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孩子带回家。

  反而是白浩南当众集体劝说了一次:“站在训练营的角度,四百个孩子的训练指导,哪怕有收取营养用餐费和住宿费、服装费,但实际上训练营还是每天都在高额付出,为很多未来也不太可能是训练对象的孩子付出,这是为什么?仅仅是希望这些孩子体会一次暑假夏令营,体会到踢球的快乐,掌握哪怕一点点比同龄人熟练的足球技巧,理解运动规则对自己的教导,以后单凭这一点运动经历,可能在他以后的小学甚至中学生活里都会受益,这个夏令营既然已经开始了,半途而废的带着孩子回家,不如让他们快乐的完整体验,别的不说,这里的孩子踢球的能力比他们大上两三岁的普通孩子已经有了点技术优势了,不是所有踢球的孩子都能变成职业运动员和国家队,重点是让他们得到个锻炼身体有益的爱好!”

  可家长们的急功近利,或者说迫不及待又去寻找其他梦想,还是逐渐带走不少孩子,甚至连任何离开手续都没有办理,这让训练组不得不每天重新统计一遍孩子的数量,但卡拉和牵牛,还有猜曼都是好脾气,或者说对白浩南很信任的心态,平静的持续下来。

  不到三百个孩子了。

  最繁忙的应该是白华,运动医学专家在这边指导了几天,就跟完全调整好心情的伊莎一起返回蓉都了,白胖子全面负责电子技术支持,除了每天把二十套传感器安装在孩子们身上收集运动数据,还申购了一批可以云储存的高清摄像头,不光是方便监控记录训练过程,提供给部分把孩子交给训练营以后回家的父母能随时查看孩子的训练情况,还把训练视频压缩剪辑以后编号发到网站上去宣传。

  再加上他的外语能力,看来这些粉丝会的领导级宅男确实都一个个的多项全能,连白浩南提醒他是不是要考虑即将到来的大四生活了,白胖子都乐不思京,好像待在美食繁多的江州就足够让他喜不自禁了,还能每天都沉浸在这么多足球事务中,决定大四的实习季都让哥们儿去糊弄,自己最后撰写个跟这大数据相关的当成毕业论文就行。

  伊莎走了以后,白浩南的生活也立刻变得简单规律,除了带队训练,可能就是把时间花在和儿子相处了,面对六个儿子的生活,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头大无比的手忙脚乱吧,在白浩南这里却没想象中难,稳定下来后他先带着三胞胎去监狱探望老陈。

  于情于理,都应该把外孙带来看外公,自己也要把足球训练营的工作给老陈汇报下。

  只是鉴于三个小不点在车上可能的闹腾,让白浩南还是带上阿依充当助手,阿达也来了,一路上都能听见阿依轻言细语的教小孩子念经,当然每个孩子肯定也都得到了阿依女王赠送的佛牌加持幸运。

  白豆对自己的弟弟们肯定是无比推崇阿依的,这小姑娘就要求他们称呼自己为阿姨了,听着她自己还带点童声的音调坐在面包车后面跟三个小屁孩一口一个阿姨怎么,白浩南有点忍不住笑。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来监狱的感受就不同了,只是阿依拿着外国护照居然没能获得进入许可,只好让她带着阿达在外面看守车辆了,白浩南牵着三个一模一样的小不点走进探监室的路上,接受了各种好奇的问询,连全副武装的军警都忍不住对这仨露出笑脸。

  所以老陈又走进来的时候,刚转身对警察鞠了躬,就看见了被白浩南故意摆在会面台子上的一一,而且还是穿着一身球衣的小不点,立刻有若心灵相通似的,激动的凑上来端详:“这就是……白豆?还是?”

  白浩南调皮,从台子下面又抱一个起来!

  接着还有一个!

  三个一模一样穿着球衣的小不点,顿时让老陈嘴都闭不拢,声音都哆嗦了:“三,三胞胎?”

  本来站在白浩南身后的警察之前还故意忍住表情看白浩南耍宝,现在也笑,但是没制止白浩南把孩子放台面上,毕竟这样的三个孩子谁看了都有种目不暇接的美好!

  白浩南得意:“我跟素芬生的!”还指挥儿子:“外公!叫外公……”

  三个奶声奶气的发音,让老陈都忍不住老泪纵横了:“好!好好好……”但马上又埋怨:“怎么带到这里来,小孩子来这种地方干什么?不好!”

  白浩南无所谓:“什么都要看点才最好,待会儿把师母的电话号码给我,之前是不知道素芬的情况如何,所以也没去打扰师母,这两天刚忙过就来看你,顺便请师母到我那么边去带孩子,你不会担心师母和老白搞黄昏恋吧?”

  老陈眉毛都立起来想骂人了,看见外孙还是忍住:“你个王……算了算了,训练营搞起来了?他们都在踢球了?踢得怎么样?哦,对叫什么?哪个是老大,老二呢?”

  白浩南指孩子裤裆:“老二在这里,哈哈……”

  隔着探监室的防弹玻璃,都能感觉到老陈想给孽徒一拳的心情,但还是目光接触到了外孙,老陈瞬间又能平和下去:“唉……真是一看见你,我什么修行都不见了,你还叫师母?”

  白浩南悻悻:“这是一一,二二,三三,大名!据说户口本上都是姓陈的,不过到现在我还没看见素芬,完全忙不过来,现在整个训练营还有两百六十三个孩子,全都是这么大的,所有人都在怀疑到底有没有必要从这么小就开始训练,我也只是做试验,本来打算招几十个孩子就够了,结果遇见了罗马里奥……”

  老陈像听天书一样等白浩南把过程描述下来,白浩南倒是轻描淡写:“八月了,我这边争取通过教育部门联系上一两家小学,开学后我们出钱出教练到小学里面去带孩子搞校队,现在可没你当年那种少体校了,可能我也只有从小学校队的途径慢慢重新模仿你走上职业教练的路?”

  前面基本上都还带着笑容把目光停留在白浩南跟孩子身上,唯独听到这个,老陈的眉头忽然皱紧:“错了,不能这么搞,你的心思我是明白的,现阶段这么多训练营的孩子来训练,你都是免费提供训练,基本上是赔本赚吆喝,尽可能让所有来的孩子都有踢球和尝试的机会,这是对的,但如果把少儿足球训练拿到小学里面去,那就错了,你会害了一大批孩子,因为学校是有领导,是要出成绩的,那就只能加大运动量,你就是这种模式过来的,各种加大量的训练以后,哪里还有精力学习文化知识?你的队友中间练废了多少人?发育不良,骨骼畸形,心脏损伤的有多少?你还不知道?你难道还要打算把这种错误的路子再走一遍么?”

  被老陈骂了二十年,以前基本当做耳旁风的白浩南这一刻却有忽然背上出冷汗的感觉!

  少儿足球教练,说起来轻轻松松不过是份职业,但换个角度从孩子的角度看,稍有不慎就会让孩子的成长走上不归路,在这重意义上来说,简直就能决定一个孩子未来人生的方向。

  但就此束手束脚不去争取了?

  现在的白浩南不会这么想:“就是不要把功利先放到孩子身上?让他们先顺着自己的爱好去踢球,直到发现其中那些真正有天赋的孩子?”

  老陈的神情才缓和些:“嗯!千万不要在小学阶段的孩子身上要求成绩,因为他们中间大多数人是不可能走上职业足球道路的,绝大部分孩子球没踢出来,学习也荒废了,全都成了废品,哪怕那些打上更高一级球队的孩子,也都早早的住在学校没人管,学了一身坏毛病,抽烟喝酒打架,简直就是文盲加流氓,这就是在害人了,任何家长都不可能允许这样!”

  白浩南自嘲:“对,我不就是这样么?”

  老陈终于带点慈爱的态度:“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我和你爸其实从小就给你灌输了很多职业运动员的要求习惯,你不过是发现自己足球天赋不如人以后开始混日子了,但足球是个看想做的运动,你的看和想绝对是国内顶尖的,关键就在做,受到天赋上限,但如果能用前两者弥补也是可以出头的,以前我没这么多时间来思考,更不懂得怎么教你先做人再做事,现在,你一定要把这些道理传授给孩子们!”

  白浩南不禁有点挠头:“这个事儿……我也得给你说一声,据不完全统计,我现在有六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个待定。”

  老陈难以置信的啊:“六个?谁?跟谁?”

  以白浩南的厚脸皮都有些赧然:“呃,反正就是那两年胡搞瞎搞的结果……”还是想给自己捞回来点面子:“不过,你抱给老白那个儿子现在球感很不错,另外还有个少数民族的身体条件也很棒!”

  老陈差点把没有的胡子都吹翘起来了:“还有少数民族?!”

  他这辈子最大的冤家估计就是这个徒弟!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