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43、人生没有起跑线,但有无数分岔路口

343、人生没有起跑线,但有无数分岔路口

  白浩南的思维模式是运动员的线性方向,简单直接粗暴而不想那么多,所有一切吹牛逼、大忽悠都得建立在球场训练结果之上,搞不好这个基础之本,其他什么都是瞎忙活,所以训练是白浩南这张大饼的核心。

  傍晚五点不到,三四十个最早训练营的孩子被分到三个组别中去,在卡拉、猜曼和牵牛的带领下示范训练,卡拉那几个黑不溜秋的半大小子姑娘跟着各组做助教,主要是彰显国际化的逼格,中国家长就信这个,看起来洋气就是最有说服力的,哪怕是东南亚和非洲教练。

  白浩南跟宋娜还有白华则在三块场地之间巡视,宋娜和白华煞有其事的换了身白大褂扮科研或者医疗人员,宋娜明显看着和国内人士不太一样的眉眼特征,让家长们更在乎他们的一举一动,更时不时的想探头看他们手里的平板电脑记录了什么。

  其实都是在配合白浩南的观察,所有孩子现在还都只是穿着免费配发的训练背心,三种不同颜色上喷着各自的报名号码,方便白浩南能按照号码让宋娜记录下来。

  三块场地上更像是在做游戏,一百多个孩子站在一起就能挤满半边场地,变速跑、S型绕桩、接力往返跑、跳杆小碎步等项目更像是玩耍的内容,孩子们没有抵触,耍得喜不自禁,时不时能看见一群孩子喜笑颜开的滚翻到地上去。

  黑大叔显摆妖娆,没事儿就能把足球颠得好像跳舞似的,猜曼的脚下小技术灵活多变,杂耍也是他在天龙寺就喜欢玩的花样,也就牵牛最本分,但他的基本功也还算扎实,标准多部位颠球还是拿得出手,这种小细节是最引发孩子笑神经的。

  早期训练营的孩子主要做示范,还能煞有其事的维护下秩序,让他们那些本地家长看见都啧啧称奇,在家娇生惯养的孩子,训练一个把月的足球,起码现在吃饭睡觉的习惯好很多,有些带有明显呼吸道问题或者身体状况不太好的孩子,也明显健壮结实不少,这些讨论的话语,通常是其他外地家长围着询问关心得最多的细节。

  家长都挤在场地外面,欣喜又好奇的审视这场训练。

  傍晚哪怕是夕阳西下,地面辐射温度还是很有热量,孩子们很快开始汗流浃背,教练有统一安排,每过十分钟左右得集体补水,系在围栏上的毛巾更是方便孩子们自己拉着擦汗,仿佛都很少经历这种上百个同伴一起玩耍的状况,乐得格外投入。

  少数可能真是不爱运动或者对这样人多场面比较抵触的孩子,慢慢也就和同伴们区分出来,躲到边上旁观,这可把孩子家长急得不行,使劲凑到防护网边上敦促孩子抓住机会参与进去,特别是看见白浩南他们顺着防护网这样看过去,有对那些躲在边上的孩子指指点点的记录,恨不得上去抽两巴掌了。

  白浩南他们却没有做出什么调整,继续安排各个场地做游戏,大多数都是无球运动,极少数要求接触足球的,也只是看看对球感的状况高低,其中有些明显是稍微练过的孩子就格外突出,这些家长又带着特别骄傲的神情在外面招摇了。

  两小时的训练课时间完成后,整个区域的喇叭就在通知接下来两天的训练时间安排已经出台,贴在了入口处的张贴栏上,敬请各位家长掌握好时间,陪同孩子熟悉新的训练时间安排。

  等乱糟糟的家长们纷纷挤到足球公园入口处才发现,原来已经把孩子们在原来分组的基础上,再一分为二,每个组分成两个不同时段来训练,一天上下午各有两小时的训练时间,除了教练累点,主要是每个孩子在俩小时内能够得到的关注和上场时间就多了不少,每组训练段只有五六十个孩子了。

  主要还是人太多了,免费项目又谁都不想放过,所以白浩南真有点希望罗马里奥寻觅的青少儿教练组能够早点到来,安排宋娜立刻发邮件和公函通知邀请……正说呢,家长扎堆的地方忽然有些喧哗,稍微抬眼看了看,乔莹娜已经笑语晏晏的陪着几个人过来,正是当初在音乐盛典结束后认识的老钟和家人,扎着马尾辫很有摇滚风范的音乐人,老远就对白浩南热情挥手。

  乔莹娜这会儿故意摘了墨镜,还迎着路灯光芒展现姿态,接二连三的被家长们认出来,有点轰动,虽然感觉她跟足球没有什么关系,可明星啊,哪怕是二线歌星,那也是明星,感觉名人效应都能证明到这个上面来了,连带她一块儿气质上更自如的老钟都被猜测是谁了。

  感觉这个训练营的路子真野!

  老钟是热情的:“专门问了麦子,说你们俩在蓉都,特别等到你回了江州,才一家人特别赶过来,这么热闹!来来来!来见你白叔……”

  白浩南的反应也是热烈的,带着参观介绍了训练场地,卡拉还带着一帮自己孩子在开小灶呢,老钟看得津津有味,乔莹娜抓紧时间过去跟儿子抱着叮嘱细语了一阵,然后得带了保姆赶着返回蓉都,晚上还得值班当医生呢。

  她还是拿得起放得下,毕竟高铁这么快,到路边上车笑着给白浩南招招手就出发了,白浩南还看着那克莱斯勒面包车明艳的红色尾灯消失在夜色中,才重拾心情回到场地边,所以说不挂念这些情绪才能披荆斩棘啊。

  可就是顺着台阶往上面训练场走这么点距离,又有不少家长拦截他要聊几句,不光是为了孩子训练,还真有希望合作搞外地训练营的,这事儿对白浩南主要是思路,他还没完全想清楚呢,只起个头让别人谈,一路说一路走到球场边,迫切要求让儿子入营训练的老钟也听了,对白浩南这个可以加入的各地训练营模式也挺感兴趣,准确的说是他老婆比较感兴趣,醉心于音乐的老钟明显没他老婆热衷于投资,平京现在的足校市场乱得要命,他们这样有资金有人脉的家庭是很有兴趣做类似投资的。

  白浩南不置可否,只推说董事会还没完全通过运营方案,挨个叮嘱陆续离开训练场的孩子和家长们注意饮水放松肌肉,不要因为夏季炎热就忽略了恢复休息,千万别在大运动量以后贪凉用冷水洗浴,老钟的眼神就从之前比较夸张的热闹愈发变得专注,邀请白浩南出去喝两杯:“做事看人,多的我不懂,但和那个他们传说在音乐盛典上嬉笑怒骂的老白不一样,你是真心喜欢足球,喜欢这些孩子,聊两句?”

  白浩南看白连军已经和阿依招呼着儿子们一起走,连艾儿都能跌跌撞撞的举着毛巾要捧给兄长们,白豆还在把注意力放到黑妹身上,他就有点莞尔,可众目睽睽之下还真得忍住亲近儿女的举动,干脆让自己走远些:“走吧,就在旁边我有个地儿,还有几个朋友在那边,一起坐坐。”

  这时候就能感觉到急雨堂的存在是个好地方了,起码老钟就是个识货的,从入口处的隐秘,到走进满是竹林和山野气息的棚屋园里,刚来到桌边看见璀璨绚烂的城市夜景就在山下一直连绵到天边的景致,连他那个见多识广的老婆都忍不住赞叹了声:“真是好地方!”

  然后老钟就瞄上那幅书法,有些难以置信的凑近了仔细观察下印鉴和题跋再确认:“真迹?!”

  白浩南装逼还是擅长的,漫不经心摇头:“不知道,他们告诉我是真的,不重要,吃点溙国菜还是江州菜,西餐也有!孩子呢?”其实五六岁的小孩儿估计是下了飞机有点迷糊,靠在母亲怀里打盹,那就随便点了几个下酒的小菜,服务员还有马上拿来轻柔的小毯子,方便把孩子放到罗汉床上酣然入眠,还把绣了急雨堂字样的毯子角给翻在外面了。

  老钟过来坐下点头:“这下我很有兴趣来做个训练营了,平京或者周边省份都行,确实让孩子异地这么远的训练也不现实,刚才听那些各地家长谈起来,对你的训练方式是很推崇的,怎么样?有什么内幕消息可以给老哥我透露下,看在乔子的面儿上,我可是已经帮她把最新这张单曲系列配器全都做好了,然后才过来的。”

  白浩南刚要说话,于嘉理和伊莎进来,说是正要下去训练营看孩子,还是过来打个招呼,伊莎还是那身妖冶的封印连身裙,夺人眼球,于嘉理的淡蓝色连衣裙则高贵不少,迥然不同的气质,让老钟两口子都有点不明所以的起身握手。

  光是看看她们表情,白浩南心知肚明这是来示威的,脱了自己罩着的运动衣给露胳膊的伊莎披上,天气再热,这山上入夜以后降温快:“平京来的老钟和嫂子,乔子的同行,送孩子来踢球的,这我俩朋友,也是乔子的好朋友,都坐下聊会儿吧,嫂子对在平京搞训练营很感兴趣的。”

  白浩南心里还没完全把训练营发展到外地运营模式想清楚,自然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牌,就让于嘉理和对方周旋吧,她擅长,自己则主要是跟老钟聊天,聊聊平京那边的足球圈子,后面端上来的黄酒跟下酒菜都很精致得体。

  结果明显下午休息好了的伊莎才是最精神抖擞参与讨论的那个,毕竟论到加盟特许经营之类的专业模式,服装行业才是最多的,伊莎虽然所有销售都在网络上进行,但实际上从一开始就非常时髦的搞了网络特许加盟,对这个有自己独辟蹊径的思路,更重要的是,她仿佛是带着格外新奇的态度在积极融入这种跟以前不太一样的商业模式,很有点上流社会的社交场面更是那个曾经待在墙脚和网吧的少女最梦想的,说话都有点做作的拿腔拿调了,还得于嘉理帮她调整。

  以至于到了晚上把老钟一家送到酒店,兴致正浓的伊莎居然听了于嘉理的邀请,再约上小婉和宋娜一起返回于家大宅子,准备通宵达旦的在于嘉理的两个秘书协助下,把这个关于足球训练营的全国各地招商体系给整理出来,李琳主要是服侍她们。

  于嘉理明显还带点促狭的心思,她明天又要带着女儿返回桂西了,就是故意要捣乱,还用挑衅的眼神考验白浩南:“要不要一起啊?这么多美女陪着你,你最喜欢的!”

  结果白浩南不接招,让司机把自己丢在足球公园就行了,宋娜又想挣扎着下车去照顾他,这回被于嘉理坚定的抱住了。

  白浩南真没指望什么大被同眠,这会儿满脑子都是自己的足球训练营,以及未来应该怎么走,随手买了几罐冰镇啤酒,拎着慢慢走上球场,已经接近半夜,所有球场上的灯光都已经熄灭,隐约的公园路灯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映在人工草皮上,有点空荡荡。

  球场上收拾得也干净,宋娜逐渐担起俱乐部经理一样的后勤管理来,要求每场训练之后立刻清理球场保证形象整洁,所以一颗球都看不到,还把所有的球场也锁上了,白浩南随意的找个台阶坐下来,依旧还有点晒了一天之后的余温,感受着最近几天有点接踵而至的各种情况,白浩南更习惯于让自己冷清下来,复盘。

  随手打开一罐啤酒,慢慢的喝着,实话说这些关于未来发展的配套工作,之前也有考虑过,但确实没想到罗马里奥的出现把一切打乱加快了。

  毕竟花一百多万跟小罗合影就为了打响名头,白浩南甚至预期的不过是打响在江州的名头,原定是要把人请到江州来做样子的,只是因为小罗的价码太高,才迎合他去了平京见个面,之后除了招收小球员有噱头,其他工作白浩南是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的,自己掌控进程就好,所以他不着急。

  按照白浩南从边境余生中归来的心态,哪怕是十年磨一剑,慢慢挑选些优秀的孩子培养踢球,都是耐得住寂寞的,好些年无人问津他都能顶住寂寞跟压力,生活就应该是日复一日的沉淀构成,而不是以前以为的刺激跌宕。

  但偏偏是罗马里奥的出现,不光是白浩南自己要把事情做好,还得让罗马里奥看到合作的前景,这个也许一辈子只会砸到头上一次的绝佳发展机会,白浩南还是很清楚如果抓住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身边的伙伴有能力有资金,所以才突然一下就让整个局面快马加鞭了。

  这样的场面有点乱,到处都在赶着步点的兵荒马乱,自己要做的就是沉淀下心思,控制住这匹狂躁往前冲的野马!

  正想呢,旁边有点小动静,扭头一看,阿达悄悄的摸过来,亲热的挤到白浩南身侧,还有点哼唧。

  手抚老朋友,白浩南心里愈发安静,还把啤酒剩了点喂阿达。

  狗子更眉开眼笑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