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40、终于在挣扎中回到肉体

340、终于在挣扎中回到肉体

  四百个孩子。

  四百个大部分只有四五岁,讲道理不听,还基本都是精力旺盛,到处乱窜的男孩。

  可能有些人本能的想法就是太危险了,要是其中有个传染病,突然爆发一片疾病怎么办,这样的体育运动,要是摔伤甚至更危险的后果怎么办,谁来担得起这个责任,搞起来太麻烦太大风险了,还是退回去什么都不做吧,有了这样的心理推卸思路,也就怪不得这种人一辈子碌碌无为的混吃等死。

  成功永远是给那些敢于冒险和执行力强大的家伙准备的犒赏,只是这其中真正能大概率获得成功的,还得有缜密的思维和对风险危机的预判跟预防,有问题不怕,找到解决防范的措施就行,就怕胆大还乱来,那才是找死。

  白浩南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把孩子们大概的划分出来,这个时候之前一个月带着这么大孩子积累的一点浅薄经验还是起到了作用。

  按说白豆这么大的孩子正处在对道理、规则、世界观都懵懂无知的阶段,很难用道理沟通的,以白浩南这些日子到附近那所幼儿园时不时去观摩的感觉来看,也许就是嚎啕大哭都能莫名其妙的传染整个幼儿园,哭成一片。

  但训练营的三四十个孩子却和幼儿园有点不同,也许孩子喜欢跑跳玩耍是天性,足球训练可以说一直都在玩游戏,这确实比普通幼儿园老师们费尽心思的想让孩子懂事明理要简单些,起码一群孩子放手在球场上滚翻奔跑,就足够释放他们的精力和天性了。

  白浩南对几百个孩子的运转有信心,他也想测试下。

  现在这个划分不针对体质、智力或者更加朦胧遥远的足球天赋,仅仅是区分教养听话,明明之前还公开鄙夷了听话老实孩子的培养方式,但在做这第一次初选的时候,白浩南还是遵循了这点,让李文东他们把孩子们尽量整理出来排队走到面前,白浩南和卡拉只是简单的让孩子们敬个礼做抬手一起击掌的动作,根据孩子的反应快速划分成有礼貌反应很热烈的,有反应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最后是冷漠、反感甚至拒绝交流的,就这么三大类,分出来以后就给他们手腕戴上颜色不一的运动腕带,通知家长们可以带着孩子去办公室报名填表了,先一起基本跟队训练两天,第三天做正式手续完善,那时候才开始展示食宿跟训练计划。

  家长们又迫不及待的挤在门边想靠近白浩南询问这个分组究竟代表什么,到底哪个组才是最好最优秀的,哪怕是要交钱也要把自己孩子送进最好的组里面,白浩南想想把注意力带开:“这是巴西青少儿足球训练的初步手段,技术核心是什么肯定不会随便说,但我跟罗马里奥先生的合约中,他的巴西籍青少儿教练将会在两个月以后陆续抵达中国,目前这座投资两千万的足球公园还只是训练营的经营探索模式,一旦确定方式,我们将会在全国各地推行训练营落地,配备教练和管理人员,目前初步思路是全国各省尽可能保证一座在省会,也免得各位这样带着孩子千里迢迢的来,如果在场有一定经济实力和社会关系,希望能够参与到这种训练营经营管理中来的,可以另外提出联络方式给我们单独洽谈,现在这个分组不说明什么,抓紧时间让孩子多休息准备下,今天下午五点过,我们就开始第一场训练课程……”

  几百个孩子,成倍增加的家长,光是分发不同颜色的球衣和填表登记,就是个浩大的工程,有些脑子活络的立刻带着孩子就到公园门口的二层小楼去排队办理了,白浩南看着这球场上的阳光愈发明晃晃,人数也在开始分散减少,才有些口干舌燥的回办公室这边来,叫了白华和运动专家的,他们却拉着卡拉这边的孩子要做个十几人的同步测试,白浩南的六个儿子当然都入选了,闻讯赶来的白连军老泪纵横的站在球场边,一脸忐忑又不敢相信的从一大堆孩子里面想辨认出哪些是自己的孙子,除了传说中的三胞胎,其他都有点难。

  靠近集装箱小楼,白浩南接过李琳递上来的水瓶,咕嘟嘟的灌了大半瓶,体力消耗虽然不大,但面对这么多人,观察那么多的表情反应,理直气壮的编造些让人信服的真话,白浩南觉得反正比在军营的时候难,毕竟那时候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王老爷,有天然的阶级高度,说什么都必须听,现在哪怕有罗马里奥的光环加成,还是要大不少难度,这些全国各地的家长,比缅北山里面的青年人还是要难缠得多。

  白浩南从来不会把谁都看成善良的小白花,当然眼前这位例外:“这么热!你在外面干嘛?去去去,要么去帮小曼她们开始报名整理,要么就……算了算了,你还是到空调房里去。”

  李琳一边讨好的笑着拉开门一边用后脑勺对玻璃滑门,只张嘴对口型微声:“她们……好厉害的!”

  看来笨归笨,几位孩子妈之间的气场她还是能感应到。

  不过白浩南跨进来得到的就是掌声了,从一屋子姑娘加阿威都鼓掌,于嘉理笑吟吟:“不错不错,老于说你有领导才华,终于开始走上正道展现出来了,值得庆贺。”

  乔莹娜也点头:“看你面对很多人的时候,正像阿威说的,终于有点领军打仗的味道,和我站在台上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我只在乎自己的歌声就好。”

  伊莎眼睛亮亮的,但不说,起码不会在这些人面前说,嘴唇轻咬的动作分明是在控制自己。

  白浩南直接上手,过去揽住她的肩膀:“南山就丢在我这里吧,我会好好照顾的,你们也可以工作生活自己过得轻松自在些,以后怎么样那是以后,起码一切选择权都在你自己手里,开心些……”

  伊莎绝对听明白白浩南的意思了,抬手就是给他一肘子,猝不及防的白浩南差点没疼得滚下去,阿威都忍不住心疼的哎一声帮着痛了,白浩南却直接把伊莎搂着拖拽倒在沙发上,表情稍微惊慌下的伊莎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假摔,脸蛋立刻涨得通红,想反抗却被白浩南死死抱住了,众目睽睽下简直羞愤难当!

  天晓得当年她是怎么可以当着陈素芬跟白浩南腻歪的。

  可能那时的少女真是想得要少一些。

  于嘉理连忙欲盖弥彰的去遮李琳的眼睛,伸脚踢白浩南的屁股:“看着呢!看着呢……”

  阿威先叹口气才邀请:“走吧走吧,吃饭,你回来这个会所才算是正式开张,就等着你去试菜呢,朋友越多越好。”

  于嘉理可不仅仅是朋友:“弄好了?是按照我说的那个宗旨搞的?”

  阿威不在乎话里谁是主导:“差不多吧,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尽管提意见。”

  那就赶紧,哪怕白浩南居然还不太乐意去,想留在这边看儿子和这么多的少儿球员,于嘉理都毫不犹豫的下命令了:“儿子还有得看!先说正事,你就这样在山坡上搞四块场地就能把几百个孩子甚至更多的培训生意做起来了?赶紧的!着急待会儿去开房,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九九!”

  脸蛋已经从羞怒开始变成绯红的伊莎差点蹦弹起来反驳,被白浩南压住了,乔莹娜更明白伊莎纠结不忿的心思:“好了好了,我们先走,你俩跟上就行,小李对吧,你去把小婉也叫上,我看一说报名她就跑去忙了,叫上,还有谁都叫上。”

  李琳连忙服从起步,于嘉理还叮嘱:“就叫小婉,给她说清楚是有正事要谈,她是什么?商务秘书、总助管理,这种报名填表的小事情就应该安排人做,人不够就招人,乱搞一气才是浪费,赶紧的!”

  李琳早就被她使唤惯了,吐吐舌头加紧跑还差点绊了一跤,白浩南瞄着都本能的差点弹起身扶,这回被伊莎抱住了,阿威再叹口气出发:“宋娜她们也应该到了,走吧,不远,就在旁边的山上,我把导航坐标发给你。”

  空调房办公室里就只剩下白浩南和伊莎了,他反而把手松开来,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姑娘,哪怕是孩子妈了,伊莎那白生生的脸蛋依旧青春飞扬,但目光复杂多了,白浩南能确认其实当初的伊莎目光就是复杂的,只是那时候的自己还有点傻乎乎的天真:“不想去就不去,我从不约束自己,更不会约束你,我能保证把南山带成个男子汉,你可以过得更自由自在,你懂我的意思吧?”

  伊莎怎么会不懂,飞快的看了下周围,其实是在避开眼神交流:“你真的没爱过我?”

  白浩南尽量不笑出声来:“我特么谁都不爱,连孩子我都是在试着告诉自己要尽量爱,因为那是我的责任,但你说把几个分分钟以前还是陌生的小孩丢给我说是必须疼爱的,是不是也要先来点前戏预热下?”

  伊莎像冷笑更像嘲笑:“可这四年!我连跟一个人都没有上过床……”

  白浩南抬手阻止了她:“你是在较劲,这种经历我也有,以前我从来不在乎,只要不丑得恶心让老子硬不起来,谁都可以上床,但在溙国当和尚的时候,我就有意的跟自己较劲了,在缅北更是,一群勤务女兵跟在周围都不碰,两三年时间除了偶尔来看我的女人,我再也没有那种随便上床的心思,因为我关心的事情早就不是上床或者跟谁的感情了,你也是,我猜你最多不过是因为我把你带出来的,要是你跟别的男人上床可能有点对不起我,或者认为我要是回来会因此不认山山跟你,你想多了,要说我喜欢的是那个曾经在山上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漂亮小姑娘,而不是现在纠结在这种狗屁感情里面的哀怨女人,我这些年真是看了不少生离死别,也眼睁睁看见不少人死在面前,死了屁都没有,所以你现在又漂亮又有钱,还有自由跟事业,还不高兴?那就是矫情!”

  说着就站起身来:“南山跟着我绝对比跟着你有出息,因为我的心态就比你好,就像你当年的心态比周围所有的小伙伴好一样,眼光和心态才能决定未来,以后想孩子或者想找我,随时来,我们床上咖啡厅交流都行,但其他时间,卧槽,你我都有大把的事情要做,哪有那么多空虚寂寞,真的……”说着更是摸出手机打电话:“牛儿!我跟你说,马上找人安排下,起码今天下午开始连夜搭个棚,把球场搭个盖子顶棚,最简单拉个遮阳防晒的布也好吧,热了这么多天我没想到,你看见这么多孩子也想不到?赶紧的!”

  伊莎走出来的时候若有所思,目光倒是亮了很多,一直在看周围所有,白浩南则不停打电话,走下来到停车场和到处家长拥挤的地方时候,还得伸手帮伊莎维护空间。

  所以两人爬上红色牧马人的时候,伊莎开车都是理所当然了,白浩南看看手机上的导航地图有点诧异:“卧槽,阿威的这个餐馆搞到什么地方去了,那边山上!”

  伊莎的思路还是很清奇的:“这两三年是谁去看你?”

  白浩南查看各种微信留言的动作都停顿了下:“一个……有点像你的小姑娘,但是脾气比你坏多了,不过更单纯,我本来想把她妈搞到手的,她妈说话的声音跟你也很像,结果最后当着面杀死了我最好的战友,打那以后,凡是知道这事儿的都不在我面前提她们了,于儿其实还在跟她们在缅北做生意。”

  伊莎试着感叹:“有点……传奇哦?”

  白浩南收起手机靠在副驾驶像个老板一样笑:“你也够传奇了,山里面的小姑娘到了蓉都能开公司赚大钱,这都是你的本事,我最多不过是顺手帮你换了个环境,所以你才是最厉害的。”

  哪怕车开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伊莎还是飞快的扭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再看眼前的道路:“可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假如我从山上下来,也绝对不可能走到今天,五年不到的时间,几乎没吃过苦……起码没有山上苦。”

  说着就把手放到白浩南的腿上了,只是可能动作不太熟练,距离没估计好,放到裤裆上,白浩南顿时眼睛一亮:“你这意思是再试试减震?”

  伊莎就把越野车朝着旁边山坡上的杂草丛里打方向盘了……

  这等改装越野利器,实在是居家旅行之必备啊。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