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38、强大的基因遗传

338、强大的基因遗传

  一一是陈素芬的大儿子,俩弟弟自然就叫二二和三三,现在被李琳和小婉忍俊不禁的牵着穿过人群,李琳戴着口罩都忍不住眉开眼笑,因为一直有人在问这是她们谁的孩子,其中就有东北口音称呼的大妹子,这种感觉实在是新鲜。

  但因为三胞胎多半都会早产,所以实际上怀孕时间差不多的三兄弟比伊莎的儿子年龄出生日上要大快俩月,可身材却比弟弟瘦小不少,不光因为三兄弟当年共享资源在拥挤环境出生,索洛.南山这种少数民族基因,伊莎就身材高挑的基因也有传递,乔莹娜反正是怀疑伊莎家的血统绝对在当地都算是混血的,毕竟在实际上还奉行基督教、佛教和各种自然崇拜的那些山区,往来流动人员从宗教信仰的复杂就可见一斑。

  顺便说一句伊莎的全名,索洛.伊莎前面是姓,但后面的名儿第一个字得是父亲的最后一个发音,所以白浩南这个最的小儿子……起码目前最小的儿子,必须叫南什么,所以哪怕乔莹娜经常开玩笑叫小山儿,伊莎还是遵循传统的给儿子取名南山,户籍注册都叫索洛.南山,没白浩南什么事,因为在蓉都买了房还有产业纳税,又有乔莹娜在医院衔接出生证之类关系,据说还找了某位认识的警察姑娘帮忙,都顺利上到了户口,这年头在蓉都这个温柔的城市,似乎单亲妈妈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南山就是最高大的,五个兄弟中明明他才是弟弟,可能血液中也有母亲的彪悍,昂首阔步的冲在兄弟前方,蹦跳青石台阶还不停回头给哥哥们炫耀,梦丁明明是兄长,中间还隔了三个弟弟的小哥啊,斯文得多,一贯笑眯眯的跟在南山后面跑,其他仨完全是跌跌撞撞,但考虑到他们父母的身体基因可能真不用太担心未来,只是这个成长阶段有点起步晚了而已。

  最乐呵的应该是艾儿,从小在家当成掌上明珠的她,忽然有了这么一群哥哥,而且身边没了随时生怕磕碰到的保姆和外婆,刚学会走路都没多久的她还是尽力挣扎着跟在后面爬,咯咯咯的笑声就没停过,让跟在后面的于嘉理都感慨了:“这么一看,艾儿过去还是孤独,家里条件再好也没有这样几个哥哥陪着长大的感觉好,我都羡慕她了,五个……不,六个哥哥!”

  乔莹娜已经从小憩中清醒过来,把口罩拉得严实些东张西望:“你看看,他认真做事了,好像就能把事情做好,现在,现在我只担心那个什么仇家,希望不要再来让他的事业毁于一旦,多少钱我都愿意付出买个安宁。”

  于嘉理哼哼声:“应该是那个仇家不要露面才是最明智的,你还没看见老白身边那两个保镖,一看就杀了不少人的,他居然专门从缅北找来就负责照看那个大儿子!我觉得应该一视同仁才公平,找十几个保镖来,对不对?”

  乔莹娜忍不住哈哈的笑,伊莎也戴上了遮阳帽,她不是为了遮挡容貌,而是江州七八月的地表温度能到四五十,她可珍惜自己的白脸蛋了,但还是不太好融入,有点冷笑。

  可这种冷笑没维持多一会儿,爬上最顶部的训练场就得变。

  上面的人是最多的,简单的形容就像养鸡场遍地都是叽叽喳喳鸡仔的那种,挤满了孩子,怕有三四百,但大多数都站在网状场地外,挤在那充满羡慕的看笼子里面的孩子训练,实在是上面站不下他们的家长了,全都尽量把孩子撵上来,让他们多看看多感受下,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孩子忽然醍醐灌顶开窍拥有足球天赋并爱上这个运动,但实际上大多还是嬉闹追打,又要被台阶草坪外面的家长隔了老远吼。

  所以场地里面原本就在训练的三四十个孩子格外显眼。

  卡拉带着的,阿哩和阿瑟果然虎视眈眈的站在场地两个角,眼神冷峻的瞄着任何走上来的成年人,李文东和猜曼则跟着黑大叔当助教带孩子,包括伊莎在内,走上来只需要一眼,就能辨认出那一大群正在场边听卡拉笑眯眯讲解动作的学龄前孩子里面,谁是白豆!

  不光因为那张脸蛋和白浩南实在是有点雷同,最主要是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他正小心翼翼的捧着手喂小黑妞喝水!

  白浩南看了都有点自叹不如。

  卡拉这个五岁的女儿也一直跟着在足球训练,身长腿长,满头麻花辫,黑乎乎的穿个粉红色的运动短裤和淡绿色运动背心,已经有与众不同的女孩儿模样,一口白牙跟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被肤色衬托得格外显眼,以前经常被阿依招呼着协助照顾白豆的,现在却抱着手臂坐在旁边人工草坪上,有点生气的样子,然后白豆就一脸谄笑的跪在旁边,一手拿水瓶喂,一手还捧在小黑妞下巴边接着,动作别提多殷勤了!

  就跟他爸一个德性!

  乔莹娜和于嘉理一看见就是这个反应,然后伊莎很有一种出了恶气的感觉连哼三声才笑出来:“好啊!找个儿媳妇是黑妞!我看你就知道乱搞的下场了!”

  白浩南好气又好笑,可他真顾不上去拆散儿子的初恋,带着运动专家先进旁边的集装箱板房空调屋里去:“卧槽,江州这种天气,传感器使用起来不会有问题吧?”

  阿威已经从楼上下来了,自然是喜笑颜开的,还给白浩南带了毛巾:“真棒,中国太大了,你这个推广出去以后,好多人!”

  运动专家忍不住多看了眼这个普通话软绵绵的小伙子,但还是先坐在桌边打开箱子,把里面用分割海绵固定起来的十几片传感器和箱子另一边的平板电脑都打开来看,顺便给白浩南指点使用方法:“这箱子其实也是充电座,用完之后用这个无水酒精片擦拭了插回箱子里就能充电……”

  一直不太喜欢使用电脑的白浩南终于有点挠头,但也总要学啊,正好这时候白华也从楼上下来,曾经的球迷协会秘书长现在穿着件训练营T恤,肥胖的胸口都把T恤勒出罩杯来了,但从狭窄楼梯走下来都是摇摆的,除了体型原因就是乐,看见白浩南还一脸骄傲:“网站!两天两夜,到了江州我就开始捣鼓网站、建立官方联络的各种新媒体形式,微信、微博、论坛、公众号,这些架构以后我来负责好不好?我有信心做好……”

  白浩南马上跟看见大救星似的:“来来来,你来学这个,以后给我当技术助教算了,不过刚才你说那些也你干,我得站到球场上去!”无论用多少高科技,白浩南终究还是信奉一切都要到球场上去验证,就像和尚最终要体现在念经上。

  说完接过阿威已经递过来的碎钉球鞋换上,推开另一边的滑门直接走进一片热浪滚滚的球场!

  其实这会儿才上午九点过,还不算最热,孩子们也已经到了上午训练的尾声,再搞,就容易让孩子中暑了,的确是得大量补水。

  接着进来的李琳和小婉招呼五个年龄相仿的弟兄赶紧来换上球衣球鞋,阿威很斯文的站在旁边,伸长脖子看白浩南的背影,又忍不住重新看这五个神态各异的小不点,脸上只有羡慕和细腻,这让最后走进空调房的乔莹娜和伊莎都觉得很有好感,小歌星还连忙摘下墨镜和口罩表示尊重:“你好,我是这个家伙的妈妈,听说你是老白的溙国朋友,感谢对他的照顾和帮助,哦,萨瓦迪卡!”

  阿威的双手合十都是慢悠悠的:“迪卡,你们好,欢迎你们来他的训练营,也欢迎你们回到他的生活中。”

  伊莎听了忍不住快速和乔莹娜对眼,于嘉理对这俊俏帅哥不温不火的文静态度已经习以为常:“啊,这么热,我就不出去了,艾儿也不用去了,就在这里,阿依呢?”

  阿威靠在球场那边的滑门边:“在市区那边的公司帮宋娜,据说那边都是希望能入营的本地家长,光是报名表这些日子就发出去超过五百份,这边还一直只是建议他们参观,这都三天了,如果他再不回来主持场面,可能有些人就不耐烦离开,我真是想不到中国人这么多,这么热爱足球,平时都看不出来啊。”

  乔莹娜有伸手帮儿子系鞋带,伊莎则喜欢帮儿子打理得帅气,球衣是扎在球裤里还是放外面,她都要比较,所以没看见陈淑芬的三兄弟还是习惯性的开始找人:“妈妈,妈妈呢?”

  乔莹娜协助李琳:“是爸爸,以前不是经常问爸爸在哪里么,现在开始是爸爸带着你们了,来,戴上这个,到外面去跟着爸爸,还有去认识你们的哥哥,那个哈哈哈……正在跟黑色小姐姐玩的就是你们的哥哥!对吧?对吧?”只要一看见白豆那模样就真的忍不住笑。

  阿威敏感:“是……你们不喜欢黑人?很在乎族裔?”

  乔莹娜赶紧把笑声忍住,介绍伊莎:“她就是我们的少数民族,漂亮!老白最喜欢了!”

  伊莎又是哼哼,不知道是自嘲自己的感情状况,还是骄傲容颜,但拍拍凡事都要争先的儿子后背,送出滑门也站在门边,紧抿嘴唇看着那场上的身影,双手抱在胸口,一条红黑亮色的过膝百褶连身裙和昨天的长裙感觉又不同,似乎洗掉几分清新文艺的少女气,多点妩媚的成熟味儿,耳朵和手腕上的复杂彩色吊坠之类更有种野性另类的美,主要还是脸蛋颜好。

  阿威就多看了几眼,当然不是色心觊觎的那种,而是感觉到了这位年轻妈妈不怎么愉悦的心情,回头再跟慵懒打个小呵欠的乔莹娜比较下,还是忍不住要帮白浩南分忧:“身为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喜爱一个男人,已经是佛祖保佑,你还这么漂亮,那就更是天大的幸运,如果还纠结埋怨,是要被佛祖怪罪的。”

  伊莎怼于嘉理那是理所当然,转头看这个俊俏又诚恳的小伙子,特别是那可怜巴巴还有点羡慕的表情,语气没那么凶狠:“我不信佛!你这意思还是我错了?”

  阿威真是又双手合十轻言细语:“姻缘、感情都是天注定的,既然已经有了感情那就珍惜这份存在,而不是带着愤怒和怨恨去伤人伤己……”

  那边的运动专家和白华,正低头挨个儿把传感器附着到孩子的足球长袜里,闻言还是没忍住再看看这啰嗦的帅哥,小婉和李琳是早就习惯了,伊莎竟然发现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对方既不生气还能绵绵不绝的慢条斯理说话,回头习惯性的找乔莹娜求助,这位已经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了,但有噗嗤:“好了,来都来了,开开心心的,晚上还要见过那位秘书呢,我请大家吃饭。”

  阿威大包大揽:“我来我来,我跟浩南刚刚开了家会所,正在试菜,中午就过去,一定安排好!”

  于嘉理飞快的跟乔莹娜交错眼神,但那边带着微笑闭着眼,所以挪过去和伊莎会合了,两位昨天还很看不顺眼的姑娘这会儿居然有点深有同感的默契,这帅哥对白浩南的感情可真够深的。

  白浩南不在乎这些费心烧脑的事情,已经站在场上,忍不住拨了个三号儿童球就挑起来颠,不过离开两三天,感觉足球对他的吸引力比儿子还强,但想起前两天小罗玩球的动作,那种颠球时候用脚尖绕球一周的花活儿,本能的想试试,结果只是稍微提了下脚就失败了。

  天才,那才是天才,白浩南再次理清了自己脑海中的思路,哪怕现在酷暑夏日的太阳已经慢慢升到高处,也没能让他昏了头,过去和卡拉低语几句,算是了解下情况,把两片传感器放到卡拉指出来的一个孩子袜子里,就转到足球场的护栏网边上,开始对着外面的孩子们鼓掌大声:“可以准备进来了,但是朝着外面传话,我们要开始对大家进行招收测试了,家长们也可以上来看了,抓紧时间,年龄大点的赶紧对着外面下面喊一下……阿哩,把这边的门打开,让孩子们进来,但是要排好队!”

  潮水般的孩子,大多数都是学龄前儿童,完全带着游戏般的心态挤进来,到处都在推推嚷嚷,但多半还是带着好奇又崇拜的眼神看着这些穿了统一训练营球衣的小球童们。

  南山和梦丁,跟三胞胎一样,也穿着这种绿白相间球衣走进来,不由自主的站到了大哥身边。

  白豆看了眼五个跟自己差不多一般大的小子,最后还是选择对旁边的黑小妹热情,捡起地上的毛巾展开要帮对方遮太阳!

  天晓得这么黑的小妹妹晒不晒太阳又有什么区别呢?

  天性!

  这绝对是白浩南的天性遗传!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