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31、只见锦上花,少有雪中炭

331、只见锦上花,少有雪中炭

  别醒来……

  就仨字的主题,乔莹娜能唱得荡气回肠,而且是在这样一首前后反差极大的歌曲中,温情脉脉的前半截就像见多了的情歌,后半截却充满了主宰的强劲动力,特别是到了副歌最后的高潮,差点要燃烧起来:“不管冷眼嘲笑,别看繁花似锦,我只要我的目标!”

  “不管对错是非,不想天使魔鬼,我从来都不会喝醉……”

  “因为我是我的绝对!”

  “梦永远都在,我是我的绝对……”

  “无论你在哪里与我再会……因为,这是我们的约定,对不对?”

  那开场时候看似清新干净学生妹的打扮,却反过来把麦克风卡在座子上,搂着长杆唱摇滚了。

  万人会场跟爵士酒吧的区别还是很大的,特别是展现这种冲击力的时候。

  观众们有点疯狂,只要听到别醒来的音起头,哪怕是第一次听这首歌,都能跟着朗朗上口的呼喊。

  一首成功的口水歌,一定要有朗朗上口的简单旋律,但超越口水歌的就得在朗朗上口里面是否还蕴含了情感。

  可能感觉一直以来的《约定》全都成了铺垫,各种各样的铺垫,听了好几年,出其不意的在这样一个不怎么重要的晚会上忽然被这首气势磅礴的《别醒来》给终结了!

  而且这首歌也充分展示了乔莹娜的功底,后来有专家评价她在这首歌里面娴熟运用了多种唱腔形式,嗓音的多样性跟爆发力几乎达到了一个巅峰。

  明显不是仓促之作,应该是十年磨一剑般准备了好久,但却选择在这样一个场合发布,确实是唯一的遗憾。

  但猛然转低文静的“这是我们的约定……”以后,整个体育馆空间里居然鸦雀无声!

  而“对不对”,还是仨字,尽显温情。

  用百分之四十来铺垫,百分之五十来宣泄,百分之九来给约定画上句号,百分之一却让人泪流满面!

  因为台上的乔莹娜已经满面泪光了,坐得再远的高层看台也能在灯光下看见那些晶莹的反光,好些女性观众早就感同身受的嚎啕大哭,更多人用手背遮住脸,想掩饰自己心头被拨动的那一处。

  谁没点过去,谁没点梦境,谁没点使劲包裹藏在心底不堪回首的秘密。

  越是嘴里放荡不羁的,越怀揣那点舍不弃。

  全场简直轰动。

  看那娇小的身形爆发出澎湃情感以后,又收敛回去,摘了那眼镜,深深的鞠个躬就下台了,后面上来的主持人想叫住她废话几句的,估计导演叫停了,特么这种音乐盛典,能遇见这种场面就是烧了高香,再来画蛇添足那真是要自己打脸。

  唯有白浩南跟没事儿人一样,一直翘着二郎腿跟前面的帅哥聊天,听得不怎么认真,歌词更难得去琢磨,乔莹娜下来也只是礼节性的抬抬手帮她把座位拂两下,脸都朝着帅哥的,这场面估计让他身边坐的几个明星真有点怀疑他的性倾向。

  乔莹娜走进嘉宾席座排之间,还是有很多认识不认识的明星跟她握手,镜头一直跟着呢,蹭个热点谁都会,不过她过来也没什么激动热情的大动作,中规中矩的坐下,也翘个二郎腿,手握拳头轻轻在嘴前敲几下,好像刚才只是出去买了把青菜,白浩南又顺手摸自己西装上兜里的手巾过去示意下她的脸,嘴上还是在跟那帅哥废话:“罗马里奥的绝杀是捅射!我觉得这跟他出身贫民窟,一开始的训练就走歪门邪道有关系,而且用脚尖捅射太特么鸡贼了,速度快,方向乱,力量又特别大,最适合在禁区这么搞!”

  那帅哥看了眼乔莹娜,对她的淡定树大拇指:“好听!这首歌肯定能红,老白也特棒,我上午就看见他跟罗马里奥站在一起的新闻了,我是罗马里奥的铁杆球迷!”

  乔莹娜轻轻擦脸上泪水,不卑不亢:“谢谢天哥!老白就这点好,蹲酒吧卫生间门口都能跟保安聊得起劲,昨天跟那罗什么还用英文瞎扯呢,早知道就帮你要个签名了!”

  那帅哥配合的做遗憾状:“就是,就是,谁知道他来了呢?签个名合个影就好了!”

  白浩南连忙热情参与:“昨晚有个妞陪他的,要不要今晚找来陪你,也算是间接的近距离接触了?超近零距离的,哦,还有负数呢!”

  帅哥本来就是后转身坐着的,差点没噎住,然后坐他旁边的女明星,还有白浩南周围明显都支着耳朵在听的几位明星,哗的一声笑开了,前排那女明星演得最好,笑得都上气不接下气被呛住的样儿,花容失色,帅哥连忙拍后背帮忙舒缓,但也不是省油的灯,转头对一脸好气又好笑强忍的乔莹娜摇头叹气:“是是是,遇见这么个主儿,你这辈子的确够精彩,也够操心的,还是做梦不要醒比较靠谱。”

  乔莹娜只能跟着叹气:“做梦做梦,做梦都想他别这么不要脸!”

  白浩南又一脸正气的批评了:“表演!尊重台上的表演好不好!”

  前面那女明星再次一口气没上得来,又咳了一连串!

  帅哥一边温言安慰,还一边悄悄对白浩南竖大拇指,顺便求他闭嘴。

  白浩南若无其事的双手插十指抱膝盖:“我这话痨人设从小就不崩,聊起天来,连我自己都怕……”

  周围又笑成一片了。

  乔莹娜直到散场,还在鄙夷白浩南:“俞天,出了名的行为正派,年纪轻轻影视歌三栖一线大明星,平时我都挨不上边说不上话的,你好歹给我留点脸面,动不动就来你那些荤段子!”

  白浩南满不在乎:“特么谁都知道我跟你像那歌里唱的,总得有个人当不要脸的陈世美吧,你以为我听不出来,歌词里面不满着呢!”

  乔莹娜吃惊了:“卧槽,你还真听了我唱什么感情?中心思想你不把握,就专门挑剔那点小情绪,你还是不是爷们儿!”

  白浩南搂肩膀:“行行行了,我觉得吧,我俩是最相互明白心里想什么的,不跟那傻子似的……”

  刚说到这里,穿过明星通道的侧面忽然就跳出来傻子,李琳真是用跳出来,一脸崇拜:“好听!好好听!”

  她旁边小婉都有点不想认识这种脑残粉的表情,一个劲低着头拉她,不然感觉李琳就要彻底拜到乔莹娜门下去投降。

  白浩南看见傻子心情也好:“哟,不错啊,你还能听懂这么复杂的歌?”

  有点出奇,李琳却立刻缩头缩脑的不看他,还抱小婉的手臂去了,白浩南隔着那反光的镀**蟆镜都能看出来她的小九九:“咋了?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错事?”还刻意把声音严厉些。

  果然蛤蟆镜躲避目光,几秒间就承认:“那哈……那,于总打电话来,知道,知道乔小姐来了。”

  白浩南不惊慌的哦:“嗯,所以你就啥都倒腾出去了?”

  李琳赶紧摆手:“没,没……”但明显底气不足,声音都是逐渐小的,还敏捷的换位,拉了小婉挡到身前。

  乔莹娜饶有兴致,观察白浩南逗姑娘,顺便观察这俩妹子高高低低的不同神态。

  白浩南只看眼小婉,这姑娘就直接交底儿:“于总说她也去蓉都,出发打电话。”

  白浩南没忍住牙齿缝里呲了声,有点牙疼。

  但转过头来看乔莹娜,却发现这姑娘脸上带着兴奋的光芒!

  狗日的婆娘肯定还在做梦!

  但原定的结束后吃夜宵或者什么的没能顺畅,因为四人顺着明星通道出来,在后台明星车辆上下点,就被一大群懂行的媒体记者给包围拦截了:“乔小姐!这就是你在歌里提到的人么?”

  “这就是你们的约定?这首新歌发行以后,你还唱约定么?”

  “乔小姐……”

  旁边还有麦姐跟好几个穿着打扮都艺术文艺范儿的家伙站在一起嘬烟,全都是一脸老朋友之间热情惯熟的模样:“老白对吧,听麦姐提过无数次你的丰功伟绩,回来就好,回来还真不是一般人,一来就点燃了娜娜的这首歌!爆了!”

  乔莹娜自然是带着三位靠近这边,记者们想尽量凑近点听个只言片语,但后面出来的明星也多,有些烟瘾大的也凑过来,几乎都是很自来熟的那种和乔莹娜还有白浩南打招呼,对站在乔莹娜背后的李琳跟小婉也多看几眼,明显李琳身上停留的目光多些。

  俞天也出来了,还扶着那个咳得差点肺痨三期的女明星,主动过来凑趣恭喜麦姐,然后却把话题停留在白浩南身上:“老钟!他,他才是重点,昨天晚上跟罗马里奥宣布合作搞青训营的就是他,啧啧,你看乔子能念念不忘唱几年的男人,能是一般人嘛?”

  不说还好,刚才还只是寒暄般说点客套话的几个文艺范儿眼神都变了,特别是俞天提到那个穿机车皮夹克的,还扎了马尾辫的中年男人可能年轻时候是唱摇滚的,手里拿个保温杯立刻直了眼:“卧槽!卧槽……哥们儿!卧槽,如果不是今天有这场子,我上午就带孩子飞江州去了!不多说了,什么价儿,开个价儿,我必须走这个后门,把我那小子给塞进去,我这辈子能不能和罗马里奥站在一块场地上踢几脚,就指望这小子了!”

  连乔莹娜都有点愣住了,小心翼翼开口:“那罗什么……这么牛?”

  一群男人捶胸顿足般:“牛逼大发了!”

  结果之前还咳得跟林黛玉那女明星倒冷不丁来一句:“得,老白说昨天有一妞儿陪那谁的,今天介绍给你们沾贵气吧。”

  哄的一下,中年男人们真有人问:“电话号码呢?哪怕聊一宿也能想象啊。”

  再带来哄笑一片。

  可拿保温杯的老钟是认真的,把保温杯都夹咯吱窝下了,双手抓白浩南的手:“小麦正在要我给乔子配器,这事儿你一句话,今天熬通宵我也找齐人把事儿办了,什么人都去给你找来!”

  白浩南不懂什么叫配器,但笑了点头:“我们过两天回江州,老罗一年内也应该会再来中国,你那孩子有兴趣,这不正是暑假嘛,可以送到江州我们训练营去练练,价格么……免费的,所有人都免费,当然食宿路费得自己承担。”

  老钟肯定意外:“免费?免费赚什么?你知道我今年送孩子去足校一年多少钱嘛,还不带给教练请客吃饭大保健的……”众人有点起哄,他肯定借着请教练自己也没少去,远处品级差点的小明星,特别是网红们有点羡慕这些大佬的热络,更是对今晚最红的乔莹娜羡慕不已。

  白浩南摇头:“格局不一样,看这事儿就不一样,我们是普遍撒网,重点培养,普通孩子来主要是强身健体健康成长,光是点食宿费其实已经能基本保证这部分的收支平衡,但重点在我们有能力从孩子中间筛选出我们认为能踢出来的重点培养,只有天赋过人的,才会被单独签约小灶培养,最后他们能够打出来,才是我们的利益所在,我们不在乎一年两年的亏损。”

  麦姐还是忍不住要秀关系:“对对对,你现在真是不在乎,恐怕再也看不到你跳肚皮舞了?”

  白浩南就做个摇摆几下的动作,众人立刻笑得其乐融融,俞天也笑,但却看着白浩南眼神要认真不少:“下次如果罗马里奥再来,希望能叫上我,我们再好好聊一下,我想做部跟足球有关的片子。”

  白浩南和他对视一眼,伸手握握笑:“好,不会忘,到时我让乔子给你打电话。”

  众人赶紧都要求同等待遇。

  所以等上了车,从头至尾一言不发的李琳才从冰封中出来一样带点颤音:“俞天!艾玛!我妈成天在家看他的连续剧……近距离看好帅!连耳朵上的疤都那么帅!”然后给白浩南科普,这位年少成名的帅哥前几年遭遇过一场车祸,断腿毁容,好不容易才恢复,但名声不减,还愈发的大红大紫了。

  小婉已经摘了墨镜,坐得规规矩矩笑一下不说话,脸蛋也有点红。

  李琳有朝着话痨方向演变的趋势:“他们都好好!好有趣,好平易近人!”

  白浩南不好打击她,乔莹娜轻笑下:“你只看见强盗吃肉,没看见强盗杀人。”

  李琳明显听不懂的摘了墨镜啊?

  乔莹娜只好跟白浩南一样放低点要求逗小孩子:“那你该跟他合影拍照啊,打着老白的旗号多简单?”

  李琳居然敢反扑了:“你就打着他的旗号!”

  乔莹娜点头:“就是,所以这样的男人才值得等待。”

  小婉又静静的笑一下,但是被乔莹娜捕捉到了,伸手骚扰:“笑什么!”

  小婉还想了想:“你觉得值得等待的,大部分情况下还有更多比你更好的人也会注意到,嗯,这是我的感受。”

  乔莹娜简直激赏:“老白!你这俩妹子绝了,我还想看看那个萨瓦迪卡又是何德何能!”

  正在跟司机边上麦姐叙旧情的白浩南莫名其妙。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