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28、真的要叫爸爸?

328、真的要叫爸爸?

  在派对上白浩南给罗马里奥的解释很简单:“我得去解决我那私生子的问题!”

  拥有六次私生子争端,做了无数次亲子鉴定的前辈非常理解:“这得处理好,不光是钱的问题,那是生命,延续了你血脉的生命,也许会不屑一顾,但真正抱在怀里的时候,会有种很奇妙的感受!”

  白浩南第二天上午派卡拉和白华去把巴西人们送上公务机继续睡觉,罗马里奥在欧洲还有约好的商务会面,不能到江州去实地考察,但承诺一年内肯定会达成此行,白浩南理解为以观后效,小罗也热情多了,但表达的更多还是对昨晚的热情如火欣赏,听说昨晚他一挑三,白浩南只能说对方这真是天赋过人,比自己还大几岁呢!

  他没走,原定就还要在平京呆两天,打铁趁热,花了这两三百万,本来约定了几个专访,但显然从第二天一早开始不花钱的专访成堆的涌过来!

  罗马里奥担任了国内某家青少儿足球训练营的董事长职务,哪怕是名誉的,这也是个在足球圈能够引起爆炸性效果的新闻,起码在这个还没外国大牌涉足青训体系的时间段里面,哪怕所有业界大佬第一反应都是特么的谁这么有钱烧得不讲规矩了,又一个煞笔开始疯狂砸钱了,但都得承认,效果出来了。

  还好小婉连夜就已经通知了宋娜,整个足球公园严阵以待,大清早就挂上了罗马里奥先生的巨幅画面在小楼整面墙上,好多江州本地的足球爱好者都过来看热闹,可能是想看看罗马里奥会不会亲自来这里吧。

  然后处在市中心的训练营办公机构把所有员工都转为接线生,之前就配置的程控系统这时候起到了非常好的用处,蜂拥而至的咨询电话让十多名接线员工忙得不可开交,还有很多江州本地足球爱好者带着孩子直接到办公室来……宋娜形容有点像带着孩子来请老法师看一下的感觉,她就继续扮演八戒女的角色,还很适应!

  这时候就能看得出白浩南的大局观了,之前在嘉正那边还是有人质疑过他为什么一定要在市区这边收购一家经营不善的健身中心,仅仅就是为了要那些二手健身设备器材?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跟他有利益输送的内幕?

  还几个月都没做出什么成绩。

  但这时候,一家气派堂皇的足球训练营办公机构,近千平米的整楼层规模,甚至还在之前健身中心的主区域搞了块室内足球场!

  加上早上刚刚铺满的罗纳尔迪尼奥和罗马里奥站在训练营标志前的大幅画面,说服力是杠杠的!

  这是瑞能教给白浩南的,场面一定要够震撼,能让人信服,才能带来更大的利益。

  所有在江州的员工都已经忙疯了,所以卡拉立刻带着白华先回去支援,平京本地人白华还在读大学四年级,所以这次只是过去看看,未来具体怎么办,还得他自己决定。

  现在让白浩南略微坐蜡的是李琳。

  只要对对眼,这姑娘就满脸通红然后使劲把眼睛挪开,但过会儿又悄悄晃回来。

  昨天晚上虽然很快就把这傻子推到隔壁去了,但肯定啥都看见了。

  乔莹娜则是很奇特的啥都不问,专注于解渴,大清早才神清气爽的让保姆车来接走了,她这过程确实不需要任何行李,叮嘱白浩南晚上跟她一起出席个晚会就行,换套合适点的西装就是唯一要求。

  又不可能让李琳先回去,这抛头露面的事情,她才是主力,换上那身知性点的长衫和白浩南并肩坐在一起,两人都有点不自在。

  白浩南能做到在镜头前道貌岸然,李琳不行啊,就在酒店套房展开的临时摄影棚,灯光、布景板什么都布满了,这姑娘只要瞟一眼房间玄关那地儿,就立刻能脸红到脖子上去,然后眼神都是兔子那样乱窜的,摄影师都无奈了:“李老师!您能稍微镇定点么,昨天那么多镜头,您是发挥最好的,今天怎么就哪哪都不是了……”

  小婉是不来帮忙的,现在她得衔接平京和江州,毕竟网络上的事情她还不算很擅长,但所有媒体的落地接口是她啊,有点后悔该把白华留下的。

  所以只能李琳跟白浩南一起面对。

  白浩南想劝说点啥的,又觉得没立场,总不能说你把我啥都看了,我要看回来,也不能要这单纯的傻子当成没看过吧,场面还那么劲爆的。

  试了好几次,最后不得不让白浩南自己单独面对镜头和主持人交流,李琳撇着嘴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好像在憋闷气。

  两家自己安排的,然后四五家主动找上门来的,甚至还有足协指定的,都排上队了,真实再现了春风得意马蹄疾,锦上添花云满齐的顺风阵仗,还有几家足球俱乐部、足校来想见面商务洽谈。

  李琳也没说立刻机灵的跳起来充当助理,一直就呆呆的坐在那,看整个套房里面人来人往,连双开门的卧室大门都推开,床上堆满了各家单位的专业器械,大家都很熟悉这种场面了,有些设备甚至能共享就共享,同样的场面一起拍了就行,反正就是份儿每天其实都在做的工作。

  但显然对李琳来说不是每天都在经历的感受,偶尔看看那上午已经收拾过的床头还发呆。

  直到中午放饭,小婉才从隔壁房间晕头转向的出来,到处铺排照顾,询问各位老师餐饮还有什么需求,还把自己那边套房的桌椅都借出来,房间就算了,她要留给白浩南休息,接连面对媒体镜头的车轮战拍了三四个小时,哪怕如白浩南这样吃身体饭的,也知道辛苦。

  李琳自然也被喊过来,小婉只看一眼她那呆愣愣的样子捧着外卖盒饭,也不说什么,借着不停响起的手机铃声就关了门出去,留下孤男寡女自己面对。

  其实按照白浩南以前的风格,没啥可说的,拉上床啪啪就好,他第一次看见轮盘赌啥的之类比较特殊场面,也有这种被冲击的感觉,习惯就行,不就是那回事么,但显然那是以前了,现在白浩南连能看见点女人衣裳的卧室都不去,还伸手帮忙把滑门拉了半边:“你休息下,看下午状态好点不,不行你先回江州,这边完了我得去蓉都,我又有个儿子了,我去看看,能照顾就照顾,要是爱踢球爱跑就带回训练营和豆儿一起。”

  这么说李琳都没有被娇躯一震,还是有点傻乎乎的端着那十九块八的外卖盒饭,眼睛却撇着看墙角,两边户型是一样的,昨天白浩南就站在那跟泰迪似的,所以也有点尴尬的不再说了,随手抓了茶几上的遥控板点开电视,把自己靠坐在沙发里,随意的跳了几个台,没看见和自己花大钱捣鼓相关的足球消息,反而看见乔莹娜的身影,也是,娱乐消息的比重比体育大多了,什么台都在放。

  白浩南是从来不看的,回国这小半年的时间,更是从来不看电视,成天这么多事情可以做,哪怕有点时间,站在球场上陪白豆,都比坐在电视机前傻不愣登强,但现在还是有点惊叹自己错了应该早早看见的这一幕。

  昨晚还没注意到乔莹娜说自己几年来只唱一首歌是什么含义,屏幕上的这个舞台,乔莹娜带着相当轻松的口吻演绎了原本深情款款的《约定》,原来一直还在用不同风格唱这首歌,白浩南无声的靠在沙发上,看着那个一身T恤牛仔裤的女子,站在绚烂缤纷的舞台上游刃有余,嘴角不由自主的挂起笑来,还伸手把音量调小些,眯着眼就能舒坦的打个盹了。

  结果李琳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可能迟疑下,没选择坐进旁边的沙发,而是偏腿就坐在了白浩南的沙发扶手上,把那盒饭先递过来:“我……吃不完了。”

  白浩南抬眼皮看上去,哪怕是这个仰视的角度,还是很好看,他发现自己眼神有溜边的状况就咳两下:“能这么干的一般就两种情况,要么是你父亲,要么是你男朋友,你懂我的意思么?”

  可能是听见男朋友这个词,李琳马上脸又红了,白浩南甚至能感觉到她那小脑瓜子里面各种血液、激素都在涌上脑门,然后迅速变成一团乱糟糟的混乱,这点从她的眼神这个显示器就能看出来,所以回答都是理所当然的:“不懂……”

  白浩南深吸一口气:“我真的没撩过你,从我们在传销团队开始认识,我就觉得你是我们都缺乏的那种干净,干净的人不应该被伤害,仅此而已,我在能够帮助保护你的时候帮助下你,现在有需要你帮助我的工作,挺好,如果你有男朋友了,可以随时选择你愿意的生活,但不是跟我……”说完还指指那门边墙角:“我就是个渣啊,现在在还债!你知道么,已经仨儿女了!别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懂不懂?”

  李琳脸更红了,没有回头看,声音更细得像蚊子:“不,不懂……”

  白浩南只能继续引导,指指那还伸到自己胸口的盒饭:“既然我们不可能是男女朋友关系,那你说我想表达什么?”

  这回停顿了几秒,李琳终于恍然大悟:“你想当我爸爸!”

  对于这种让人拍案叫绝的推理思路,白浩南一口老血直接喷出来:“我!我特……我说这就不是我该干的事儿!”可又忍不住笑啊,强忍着笑,特么肚子都有点疼了,好想再叫李琳重复这句,听着确实有点小刺激,这时候白浩南都有点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变态的思路?

  李琳不笑,使劲撇嘴,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很委屈很憋气的那种:“是嘛!就是这样嘛,咋整嘛,我看见高兴的就想给你说,心里不高兴睡不着也想找你说,我就想天天这么跟你在一起,就这样,上午这样跟你一起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能帮到你,可想着,想着昨天晚……那咋整啊!老难受了!是不是非得整那啥才能天天在一起?”

  白浩南不笑了,抬头看看接过那饭盒,指旁边的沙发:“行行行,不整那啥,休息会儿,就当小孩子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那也是我孩子他妈,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旁人看起来是很尴尬,过了阵就行,我小时候偷看了邻居家小姑娘换裤子,也好久才缓过劲来呢,别在意。”

  李琳不体谅他作践自己的苦心,立刻惊呼:“啊?!你个臭流氓!”

  臭流氓牙都咬紧了,才能忍住不随手这么一捞就把这可爱的傻子抱到怀里来,使劲让自己憋个呵欠出来滑下去些:“行行行,不说了,下午还有很多事儿呢,都休息下,你进去睡是最好的!”

  傻子更不体谅淫贼的良心拷问,却跳起来欣喜:“你累了?我学了按摩的,贼有用了!”还立刻就开始拉白浩南往旁边的长沙发上转移,真别说,这东北姑娘力气就是大,差点把白浩南拉一趔趄掉沙发下,简直有点溺爱的无可奈何:“李琳,你知不知道我特么得花多大的力气来忍着不……”

  李琳其实也巨忐忑,光是听了他这一本正经的语气,就有点吓着,手足无措的站好,可能真是当成听爸爸批评,那慌乱的小眼神白浩南看了居然心疼,感觉都吓得这样了讲道理有屁用啊,心一软:“算了算了,趴着,对吧?”

  傻子就这点好,立刻又喜笑颜开了:“对对对,趴着,呀,你好长,嘻嘻,要是疼就喊啊!”

  被老秦那个蒙古大夫按摩了好多年的白浩南翻白眼:“您尽兴!”

  果然,乍一开始李琳就咋呼:“哇,好硬,你这也好硬,好费力!”

  白浩南还得忍住不顺势**撩拨,光那带着鼻音的惊叹就够让他喝一壶了,但李琳就还是咬着牙使劲,专业运动员的肌肉按摩哪里是跟普通人肌肉状况一样,不发力都紧扎结实,耗力得多,可白浩南偶尔悄悄回头看一眼,看那认真的表情,散乱洒落的发梢,甚至脸蛋上沁出来的细密汗珠,哪怕有点纱帘下落地窗透进来的逆光,都让他不想挪开目光。

  难得两人安静相处的这么一阵,李琳全都屏息凝神的把吃奶劲儿也用出来,光是按个上半身后背,已经累得她两条胳膊都抬不起来,腰更是疼得要命,摁着摇摇晃晃坐回那边单人沙发了还不甘:“晚上!下面留到晚上继续努力,等我休息下……”

  这样儿的姑娘,白浩南更舍不得祸害,尽量漫不经心的坐起来:“晚上我要去……”

  李琳却惊呼:“咦,你怎么趴过的沙发垫上有个坑呢?!”

  你大爷的,就不能装着脸蛋一红没看见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