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23、如果没有跌倒,怎么学会爬起

323、如果没有跌倒,怎么学会爬起

  只有白浩南和卡拉一起,带了白华参与这场派对。

  白浩南的鸡贼再次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没带着这些外国客户去什么夜场,不是花不起那钱,而是没必要让小罗的形象在这种方面大张旗鼓,左搂右抱的回酒店很光荣么?

  就租用了酒店的一间小型宴会厅,巴洛克风格装修的那种能容纳一两百人,然后就让今天白天搭建各种舞台、电子屏、桁架设备的推广公司直接把设备半拆卸转移到这小宴会厅里面组装起来,因为一口气把一单业务又扩展了大半,推广公司喜出望外的还白送了电子摇头灯、泡泡机等各种舞台设备,反正对他们来说都是一股脑拖过来安装而已。

  下午的三四个小时就是安装时间,但白浩南没有要他们的任何人员,这是不对外的私密活动,让卡拉把他刚刚勾搭的那些外国朋友约了十多个过来,女性占多数,这肯定都是不用给钱的,重点是叫上了昨天酒吧那个女dj,当时白浩南就觉得那个满头蓬蓬长发的丰满黑姑娘在dj台上挺有表现力的,这场派对就她来掌控了,反正也没多少人。

  花枝招展的美女们晚餐时间就陆陆续续搭乘那几部租用的威霆、奔驰轿车从酒店地下停车场直接抵达现场,二十位吧,外籍模特占了一半多点,小罗一行才十二人呢。

  根本不用踏出酒店暴露行踪,其实外面街道上还有很多粉丝摆出彻夜等候的态度,白浩南他们却陪着小罗一行推开宴会厅大门。

  一身外贸名牌货打扮出来的白华已经尽量让自己像个社会人了,黑t恤小马甲,紧身小脚裤和运动鞋再加洗剪吹的发型,明显是刚刚短暂的晚餐时间捣鼓出来的结果,但是从跟随白浩南看见小罗一行人从电梯出来,就有点呼吸紊乱,等到突然被那漆黑一片,紧接着突然爆发动感音乐、强劲节奏的五彩缤纷翻滚灯光扑面而来的刹那,顿时眼花得要晕过去。

  其实白浩南也觉得这个dj故意把爆发的落差做得太猛,本来静谧的酒店通道几乎都要跟着摇摆起来,还好地面的高级厚绒地毯有点吸音,但巴西人们却秒进状态,立刻跟着音乐抖动起来,有个胖子甚至比小罗还激动的冲进去。

  然后那一秒钟都能闪亮好几下的幻彩灯光中,时而看见到处都是香衫佳丽,时而又是各种神秘妖冶的暗影身姿,特么再丑的姑娘这会儿画个浓妆站在这里不用搔首弄姿,都能被灯光p得美若天仙,还不停的摇摆!

  其实都是灯光的错觉!

  号称夜场桑巴王子的小罗这一刻显然也舞神附体,立刻融入进去,等白浩南走进来关门的时候,借着那近乎于半瞎子的灯光状态,艰难发现小罗已经神鬼莫测的摸到了那个临时搭建的迷你dj台上,跟那个蓬蓬头上罩着耳机的丰满dj开始共舞了!

  比下午玩球的时候灵活得多!

  白浩南都不得不回想了下自己也快二十年的夜店生涯,仿佛自己距离世界巨星还是有很大差距,这么一比,自己那些撩妹的搂搂抱抱简直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他从来都觉得夜店男人很少能跳出什么好看的舞姿,大多数都跟肥猪一样难看的尬舞,但不得不承认小罗这时候舞神附体,背身倚着姑娘跳舞的小动作,和他著名的牛尾过人没什么区别!

  所以眼睛也有点定定的看着那个立刻沉浸到狂欢中的精灵,眼神毫无追逐周边那些热情似火身影的反应。

  卡拉当然也是无缝接入这种玩乐状态的,唯有白华,基本上已经懵逼,继第一感观的声光冲击以后,眼前的声色犬马可能都让他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穿着比基尼的高跟鞋美女端着酒杯酒瓶、点心和……嗯,便签铅笔都在一起的托盘过来挨个笑语,好像这里可以卸下所有伪装,随意勾搭周围的任何人,男女不限,有着急的立刻就搂抱着在摇摆了。

  白浩南不动,哪怕托盘轻轻碰他也只是礼貌性的接过一杯,然后随意的往后退两步,这边正好有张大沙发,宽宽的扶手让他可以坐在那不至于完全被眼前的身影挡住视线,继续出神的看着那个远处愈发癫狂的身影。

  有那么个瞬间,红色为主的爆闪灯光下,白浩南却好像看到曾经无数个只有枪声跟爆炸的夜晚,还有火光在闪动。

  所以他一直特么有点出戏,没法让自己醉生梦死的倒进去,这就像天龙老和尚都说他有佛性了,现在还有什么乡村神婆来给他传递主的旨意,心底真是难免一阵冷笑。

  甩甩头把目光离开小罗,也看见旁边呆若木鸡的白华,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去玩儿啊,走近些,站到你的偶像身边看他在做什么,然后再看你还是不是那么崇拜他……”说完自己也有点好笑:“哈哈,别凑太近让他们打了啊,我建议你端个托盘装兔女郎,哈哈哈……”

  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但白华就呆呆的按照他指的方向点头走过去了,当然这点头也可能是错觉,灯光闪得太厉害了,看什么都在群魔乱舞。

  然后一转头差点吓一大跳,因为那个矮个儿就坐在这张沙发上,慢悠悠的在观察白浩南,关键是这样的环境下了,那副墨镜还是没有摘,装逼到一定境界了都!

  四五十个人,多半都是美女的比例下,这两个男人坐在沙发和扶手上的造型,让白浩南怀疑难道对方也跟阿威一样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但南美哥们儿的审美观不太一样吧,所以笑着还是从扶手溜下去举杯示意:“这样的安排还满意么?”

  这特么都是合同之外的了,哪怕不是傻不拉几的找个酒吧包场,这一晚各种费用下来也是小二十万呢。

  矮个儿有点花白头,但发质却是非裔那种短促浓密有点卷曲的感觉,就像洗碗钢丝球一样,这会儿笑笑,把目光从白浩南这边移开,用同样不太标准的英语回应:“你不喜欢?”

  其实这位dj的音乐掌控力是真不错,主要是靠节奏跟灯光来烘托气氛,实际上音乐并不是震耳欲聋的火爆,不用声嘶力竭的聊天,白浩南也满意:“喜欢,但现在觉得是工作,那就要让你们高兴。”

  花白头发翘着二郎腿,接过美女托盘送过来的一杯酒,和白浩南一样对热情火辣的眼神摇头,然后也有点出神的看着那个最瞩目的身影,巴西人们都还穿着橘黄色t恤,所以在爆闪灯光下格外醒目,现在好像一前一后两位肤色不同的凹凸身形把小罗夹在中间摇摆,快活似神仙吧?

  dj音乐似乎都是围绕小罗来的,跟着他的动作、状态,周围众星拱月一样的气氛来烘托,甚至还能操控灯光朝着不同区域推波助澜,时不时再来片噗嗤的喷气和漫天泡泡!

  感觉确实是花了大钱的,不过白浩南记得昨天瞥过眼价格表上,干冰机也不过四百五十块吧。

  他的脑子里面正在萦绕这些有的没的,花白头开口了:“就这样了?”

  白浩南以为他指的女人:“随便,要带回房间,几个都行,反正都是我结账,不过别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免得曝光了不好收场,现在谁都有手机拍照摄像,不值得。”

  花白头停顿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在揣摩白浩南的单词发音:“不值得?你真是打算搞足球青训?”

  这些单词就是专业术语,外行翻译做不到,白浩南点头:“目前是,全部精力集中在这个上面,我要做中国第一!”说完才补充下:“虽然看起来像个笑话。”

  花白头没笑:“下午我了解了下,你作为职业球员的时候没多成功?”

  白浩南不觉得羞辱:“我的天赋上限就摆在那的,不可能像他那样……”

  花白头顺着白浩南的酒杯致意方向笑了下,灯光下看不明是什么样的笑,只能从他开口感觉在笑:“天赋?”

  拖长声音的单词发音,终于能听出些嘲讽的意思了。

  白浩南还不至于狂妄到随便嘲讽小罗的地步,哪怕心里没多顶礼膜拜,他也知道不需要在这个时候表现,所以不做声。

  花白头重新把目光收回来放到白浩南的脸上,侧脸,于嘉理那花痴妞就喜欢看白浩南的侧脸,其实黑不溜秋的也就是算得上硬朗而已,白浩南感觉了几秒后转头和对方点点头,可那副墨镜还是阻隔了他能够看到对方的眼神,根本不知道对方想什么。

  花白头拿酒杯指了指小罗的方向:“喜欢这样的天赋?如果你是搞职业比赛的,我可以给你介绍一打,他只是个幸运儿而已。”

  敢说罗纳尔迪尼奥是幸运儿?

  这话太特么狂妄了,哪怕是经纪人,也不能这么说小罗吧,白浩南已经有了丰富的谈判经验,摇摇头:“我不是搞足球俱乐部的商人,我只……对,如果确实有合作的机会,我非常希望你能介绍一打足球教练给我,价廉物美的青训教练,我希望培养更多中国有天赋的孩子踢球。”

  花白头却又把墨镜转向了那些交缠在一起的身影中,嘲讽的口气更加不掩饰:“中国?你们现在很有钱,但足球……不是有钱就能踢好的。”

  对于长年霸占足坛排名前三位的巴西,对于被号称足球王国的巴西,可能就像中国人看乒坛的态度吧,所有中国之外打乒乓球的都是渣渣!这种王之藐视是与生俱来的,甚至都说不上羞辱。

  白浩南却觉得有门:“我不喜欢争论没结果的东西,这可以是个初步协议,我会需要大量的青训教练,各方面的,所以如果你有……”

  花白头忽然指东打西:“培养成这样?天赋顶尖的光彩不过两三年?”

  这口气中也太没有把小罗当回事了吧,没错,罗纳尔迪尼奥最为光彩的时间就三四年,而且还不是连续的,零散分布开,可就是这么三四年好像不经意的努力展示下,基本上都获得了几乎所有足球运动员毕生追求的那些荣誉,世界足球先生、金球奖之类,真的很容易让人想象,要是他自律些,不说啥都不做到枯燥的地步,哪怕是稍微减少点挥霍天赋嗨翻天的比例,哪怕几分之一,一周只嗨一两次,会不会把他传奇的生涯延长好几年?

  白浩南笑了:“嗯,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遗憾,我深有同感,十年前我也沉迷于每天的夜场嗨翻天,但真正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明白了方向以后,我就忍不住想把我这点经验传递给孩子,传递给有天赋的孩子,让他们在球场上快乐,还能不走上……我那些失败的老路。”说到这里的时候,白浩南还是客气了下,拿自己当贬低的对象,但言下之意就是避免像那位爷那样。

  花白头怀疑的口吻凑近些:“你能做到?”

  白浩南懂谈判中的夸大诱惑:“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破解问题的密码,而且你得相信中国人,在中国这是个每年几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大市场,我有信心跟所有合作者获得巨大利益!”

  也许这就是成熟的结果。

  别人寻欢作乐的夜饮聚会下,卖弄风骚或者皮肉、雄性激素的背后,真正有掌控力的人却在借此获得巨大利益,眼前这一切不过都是幌子,都是工具。

  花白头不知道是不是在判断白浩南这句话的真假,有几秒的停顿,带着思索的停顿,然后摘下那副墨镜,近距离的面对白浩南,三四十厘米距离上的两个男人面对面:“认得我么?”

  灯光闪烁有延时,加上那张脸也是黑黢黢的,所以只有轮到瞬间白光闪过,白浩南才能确定这张满是皱纹的成熟男人脸和他的身材特征全部契合上,刹那真是不由自主的虎躯一震,然后用上华语:“卧槽!你大爷的,卧槽!卧槽……”

  自从踏上战场后,能让白浩南这样忍不住一连串卧槽形容的人物已经很少很少了。

  花白头还很感兴趣又很满意的凑近些模仿白浩南的声音:“窝草?”

  他确实配得上白浩南的惊诧。

  独狼,罗马里奥。百度一下“梦想为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