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13、曾经战场如局,如今局如战场

313、曾经战场如局,如今局如战场

  应该说白浩南自己也没想到他会承担起这么多人的期望来。

  这些人能够毫不犹豫的聚集到他身边,可真不仅仅是为了学外语捡垃圾吧?

  或多或少都有些期望,对平淡无奇生活冲出新局面的期待。

  这种沉甸甸的责任可能是以前的白浩南绝对不会承担的,但现在却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仿佛他就是应该拉拽着这样的团队向前。

  战场上的指挥官,要肩负更多这种期待和责任。

  所以他的心境不需要再练,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到球场训练上面来,各个年龄段都有,虽然黑孩子的比例大了点,但大家都相信只要正式开始招募学员,这几个家伙只会变成点缀,牵牛负责最日常的基础训练,卡拉则针对更多创新方式的趣味性,白浩南主要观察,他最擅长的观察,积累所有能够复盘的直观感受。

  猜曼也不过二十二三岁,虽然只能说溙语,但在天龙寺球队的时候就是以神出鬼没的快速穿插见长,这点比白浩南在蓉都那职工队的老周还更特点鲜明,而且东南亚爱好者对球感的熟悉让他在下三路很有自信,虽然冲撞能力面对牵牛那几个曾经专业队的足球健身教练差得有点多,但只要能合理避开冲撞还是有优势的。

  而阿哩就是均衡,保持了东南亚人的灵活基础上各方面都挺平均,敏捷、迅速、弹跳和最关键的冷静都在平均水平上,虽然脚下基本功差得有点多,但如果二十四小时都把踢球当成生活工作,吃饭脚下都没事玩着球,又有专业指导,这点门槛并不难。

  重点在于他和阿瑟确实是从一开始,白浩南就觉得具有踢球天赋,原本应该仗着他在缅奠人中难得的一米七几灵活身高打出点名堂的,现在来跟猜曼配前锋,就是最常见的一高一快。

  但这个高也就是在缅奠算高,江州就很一般了,估计搁到中国北方那都是矮子,既然不去庄沉香那里,那就来江州跟着白浩南走条特别的道路吧。

  相比之下阿瑟虽然矮到了平均身高,但可能从童年开始这就是个毫无安全感的机警家伙,一见面白浩南就想象他拿着球,眼睛都在忙不迭的观察所有方位,是比白豆更加提防周围一声一响的家伙,所以白浩南要的就是他这个机警跟无时不刻的抬头观察局势,甚至言传身教的把自己那个拦截后腰的所有细节都传授给他。

  除了这仨之外,牵牛只能当助教,就是卡拉的三个半大小子姑娘了,因为卡拉的原因,他们从小在家乡已经接受过比较系统的训练,只是还没成才,和国内各级梯队早早讲究阵型这些整体因素不同,他们都是在自由自在的乐天派青训中长大的,是用喜爱足球的方式来玩球,更乐于在球场上杂耍逗乐,不在乎胜负锦标。

  卡拉都承认,这种练法其实都是为十五六岁开始进入欧洲球探视野以后做准备,因为进入职业梯队以后,有大把的战术阵型训练,不太爱学习这些复杂东西的非洲孩子最好还是等成年以后接受这些东西,不然前期很容易反感。

  但不管说什么,人种天赋的差异,这是个必须承认的客观事实。

  黑色人种无论是在肌肉属性还是运动敏捷性,几乎所有关于运动的天赋,他们都会高一些,连那个不爱踢球的老四小黑妹,撒开腿冲刺,都有长腿小鹿的强烈弹性,所以归结到足球场上哪怕同一个球,脚法差点意识差点,他们就是能后发先至的冲刺并抢到身位,如果再加上卡拉这种家传的足球爱好,反正十六岁那个老二据说是很有可能去欧洲梯队训练的,如果没有战乱破坏了整个国家的正常运转的话。

  这六个加上牵牛当守门员,就能有个小场地训练的队形了,足球健身教练们加上来健身训练的野球爱好者组队和他们打对抗,人多的时候十多二十个野球爱好者还得排队接龙,毕竟在江州遇见这样几乎全是外国人的半专业队伍很难得,又不要钱,所以野球爱好者很喜欢跟他们打,还很快发展到邀请去外面和野球场地对战,白浩南有时候懒得跑,夜间开放了个场地给野球队,只要来约着跟这支队伍打的,打赢免场地费,但输了就乖乖的给钱。

  本来这只是个他想限制什么破队都来图新鲜的思路,结果很快在江州市的野球圈里面传开了,接连来了好几支球队都铩羽而归的给了场地费以后,水平口碑就比较清晰了,有些爱好者开始琢磨着呼朋唤友针对性找人组队来跟这支被称为宗明队的外籍队伍打。

  但无论白天晚上,来健身的野球爱好者们看见最多的还是那个篮球场被收拾出来称为一群小孩子练球的地方。

  整个足球公园有四块七人到九人的场地,平时牵牛带着外籍人员训练的场地其实只占用了一块,其他的都是健身中心的教练们带着野球爱好者在做各种专项提升,晚上固定的七点到九点才会开放一块对外打对抗,根本不在乎出租场地给野球爱好者那点收入。

  所以无论是健身中心内部打点练习赛,还是外面来挑战宗明外籍队的爱好者,经常都会看见六个孩子跌跌撞撞在重新调整过的篮球场上做基础训练。

  卡拉亲自带队,白浩南经常抱着手臂靠在野球场网边,虽然时不时叫过猜曼、阿哩他们提醒些细节,但大多数目光都停留在孩子们这边。

  这些趋近成年人的外籍人士踢球,只是白浩南准备用做噱头,未来都会逐渐成为孩子们踢球的师兄、标杆和追赶目标,整个训练营的核心还是会放在孩子身上。

  这就有点奇特了。

  白浩南的身份已经是对外不隐瞒的,卡拉更是足球健身中心的招牌,随时都能从墙面宣传、易拉宝和传单上看见前世界杯球星、老甲A外籍球星之类的称号,所以这两尊专业人士的名头其实是很有吸引力的,起码健身教练们基本都不用到外面去拉业务,两名职业球员掌勺的足球专项训练健身中心已经在江州足球爱好者中间有了名声,这段时间其实来报名参加健身的爱好者不少,白浩南都跟着签了几次名呢,当然没卡拉合影的次数多。

  可这俩招牌却经常把注意力放在几个小孩子身上,托李文东的福,两个亚裔孩子混在黑孩子中间不会轻易让人联想到白浩南身上,只觉得眼见着,两个孩子玩球的动作就一板一眼起来,这是非常清晰可见的,特别是李文东这种八岁多的孩子,本来就是标准的青训萌芽时间,从零开始的接受专业指导,动作非常到位。

  主要还是各个年龄段都有,三四岁到七八岁,一共六个孩子成天嘻嘻哈哈,连李文东都经常泛起些笑容,只是他脾气不太好,容易生怒不会控制,但对着一群比自己小的孩子,又是远比自己以前漂亮舒服的生活环境,常常又不好意思的被教练罚去跑圈,反正卡拉和白浩南对他的处理都是只要发脾气就去跑圈,慢慢学会控制情绪,让这个从小缺乏教育引导的孩子自我感受。

  于是那些来健身训练的足球爱好者都挺喜欢在等待的时候,靠在球场边铁丝网看这群小孩子练习,很快就有人试探着问这种训练费用怎么算,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来看看,白浩南略显意外的惊喜,稍微考虑下就回应有十个名额,免费一个月左右,但是要带来球场上测试以后才能决定能不能参加训练。

  瞬间就报了三四十个孩子!

  免费的东西在国内真是不要太抢手。

  白浩南脑子多灵活的,商量算计下就把白豆的生日庆祝和这次测试合并到一起来,定了个周末亲子游园活动,各家都能把自己的孩子带来参与,每家赠送嘉能足球健身中心和宗明青少年足球训练营的亲子T恤三件,免费的蛋糕和饮料安排,特别把一个场地布置得有些节日喜庆的气氛,全体教练姑娘都上阵做服务。

  唉,不得不说李琳仅仅就是穿个印花白T恤,下摆打个结配一条牛仔短裤和彩色板鞋,站在球场门口的遮阳伞下负责迎接孩子的笑容,都引得那些带孩子的爸爸心神不宁!

  宋娜也难得换上类似的装束一起参与,不过她还是知道扬长避短,不和李琳那高挑长腿比特点,就穿条很有民族特色的筒裙吧,搭配白T恤也好看,躲在树荫下拿刚果、溙国、缅奠、中国四色小旗子摇晃,有点出神的看着乐疯了的白豆跟阿达在那么多孩子堆里面跑:“五月十三号的生日,如果这个生日是正确的,那孩子的妈妈就应该是在七八月左右有的宝宝?”

  工作人员都是白色,来宾们是蓝色同样图案的T恤,黑色紧身训练衫的白浩南还是习惯把自己抽身出来站在旁边观察,闻言楞了下:“七八月?”

  宋娜小害羞下:“最近我不是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就想得多点,豆豆应该是七八月之间有的,我问过伯父,他说他是拿到了医院出生证明才给豆豆上的户籍,时间不会错,要不你拿那个证明去医院查查孩子妈妈是谁?”

  白浩南漫不经心:“之前就看过,名字分明就是随便乱写的,七八月,嗯,我还真不记得是谁,那些日子就是我刚刚遇见追杀前后,过得很是混乱,除非找到具体的人查查DNA之类才能确定。”

  宋娜不意外:“豆豆还是要有妈妈,这样他的成长才是完整的,你有没有注意到他其实有点害怕孤单,很喜欢粘着阿依她们这几个姐姐。”

  白浩南笑:“我以为他是跟当爹的学,这么早就开始喜欢追着姑娘跑呢!”

  宋娜还是温柔:“你忘了?我是小学教师,见过的孩子那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未来成长以后的心理状况和完整家庭是有很大区别的。”

  白浩南有点粗枝大叶:“你说了算,阿威不是说想给他当妈妈嘛,卧槽,你看那个小孩子动作好灵活……”

  以宋娜的清心淡欲,都忍不住做个鬼脸:“你是不是这些天没看见阿威,有点想他了!”

  白浩南嘿嘿做惊骇表情,他知道阿威专注于搞那个餐饮会所,最近都有点废寝忘食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还要从溙国请不少人来,他在这方面拥有别人难以匹敌的资源,何况还有个那么溺爱他的母亲。

  卡拉设计了一系列的游园节目,他不知道国内那些套圈、敲锣、猜灯谜的保留节目,反而很有新意的把健身房里的器械搬了些出来,划船机、蝴蝶机、杠铃、哑铃、平板支撑的垫子,每家父母带着孩子都要快速测试一圈,小孩子跟着跑跳一番就行,最后还有奖品,这样已经进入初夏的午后,阳光绚烂得已经有点过头了,全家人在这种绿化成荫的足球公园玩乐一番也确实很有亲子乐趣的,所以场面非常热闹,有些热爱足球的父亲还很在意测试成绩,卯足了劲带孩子勇攀高峰。

  可能很多年轻夫妇都好久没这样一起玩乐了。

  殊不知小婉她们笑眯眯的组成个小团队,看似当计时计分的助手,却在挨个家庭拍照收集资料,并且给每个孩子都贴上巴掌大的号码圆标,主要方便白浩南辨认记忆。

  因为整个活动都免费,好些足球爱好者还介绍了自己的朋友带孩子来玩,反正一分钱不要还能得三件大小T恤,陪孩子有吃有喝的玩一下午,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大大小小的孩子都超出预计了,七八十个孩子是有的,人满为患的吧球场挤得满满当当。

  虽然只是在江州本地足球爱好者的狭小圈子里面聚集起来的人数,大多数也肯定不符合白浩南的要求,但之前白浩南最缺乏的第一手小球员,竟然用这样歪打正着的方式找到了,如果不怕亏得多,就凭这里可以瞬间就搞出上百孩子训练的场面来,反正都是免费,父母也不会对孩子有多高的期待,训练营更不用承担责任。

  如果是以前那个鸡贼的白浩南,多半就决定临时改变计划,就这样顺势小打小闹的先搞起来。

  但现在抱着手臂的白浩南很专注,借着足球公园是个小山头的地形,站在略高的地方俯瞰,因为人数太多,宋娜也赶紧去帮忙了。

  他非常沉得住气的看着那些孩子出神。

  有点像在那座突前山头上审视下面漫山遍野的战场。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