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302、一切皆有可能

302、一切皆有可能

  宋娜和阿威都勇于承担帮白浩南在外界面前照顾白豆的责任,最后还是没多少威胁感的阿依取得了白连军的许可,这可不是一般的小萝莉,会烧铁水铸佛牌,会潜心修佛念经书,还会法术……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阿依最喜欢站在自动门、电梯门、停车场门等各种大门前面表演这个,煞有其事的前跨步,念念有词的带着仙女范儿双手舞动,门就打开或者关上。

  连阿达都是一脸看傻子的表情跳开,白豆却看了以后立刻成为虔诚的崇拜者。

  所以白浩南很怀疑孩子他妈有点傻,虽然长相继承了自己,但是性格和智商好像不太像!

  也许从小被母亲抛弃,又没有父亲陪伴,即将四岁的白豆有点胆小,而且挺惊恐的,稍有风吹草动就慌乱不已,这让白浩南把责任都归咎到自己身上,从刚见面就发现了这个细节,所以格外想好好照顾儿子,相比之下女儿那边确实是金枝玉叶轮不到自己操心。

  于嘉理听了这个解释很不满意,肯定得了内线通报,知道白浩南把爷孙俩都接过来一起住了,自己也要带着艾儿过来,不过这次就跟上回又不同,老于夫妇俩也难得离开桂西,一起来看看外孙的爸爸,据说老于也好些年没有出来走动了,于妈妈更是几乎没离开过桂西,所以他们一行是坐车过来的,自家的车队。

  白浩南对女儿的外公外婆没多毕恭毕敬,约好了下午抵达,自己午后依旧跟牵牛他们在足球场上带着参与健身的成年爱好者们训练,时间接近五月,正是春夏交错的暖洋洋时分,球场上跑着舒服,阿依带着阿达和白豆在球场铁丝网的角落上玩花花草草也自在。

  所以对白浩南来说,什么全球翡翠出货量,什么北部战区防御线,都不如这一刻的感受舒坦,他愿意为之努力,让自己能尽量保持这份感受,并且把这份感受更多的给予其他人,这就是他现在的梦想。

  一不小心有个新手传球的时候失误了一下,那足球朝着边角滚过去,白浩南想都没想:“豆儿!把球踢过来……”

  白豆正处在爱理不理随心情的阶段,还是阿依戳戳他的肩膀示意背后滚过来的球,穿着小巧运动衣的孩子才歪歪扭扭的过去,迎着黑白两色的皮球漫不经心的踢回来。

  白浩南自己是没什么感触的,也许那极不标准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是外行,但旁边的爱好者们笑:“这是哪家的孩子,踢球的天赋可真不错!”

  前退役职业球员,现任C级教练听了还愣愣转头看又欢天喜地跪到小仙女面前的傻儿子,再问:“这叫有天赋?”

  差不多都是三四十岁的足球爱好者们笑:“这是学龄前的孩子吧,你回头看看其他孩子就知道这算不算天赋了。”

  白豆过来一起生活有几天了,每天都跟着歪歪扭扭的在球场边玩耍,听白连军说去年还频繁生病,到现在都很爱出汗,所以加强锻炼肯定是他们搞体育的下意识反应,所以白豆现在干脆连幼儿园都没去了,就跟着在球场跑跳追狗,基本都在白浩南的视线范围内,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天赋,哪怕他潜意识里肯定要培养儿子踢球,但按照他脑海中的固有概念,大概也得是在七八岁以后才开始捣鼓,之前能跑能跳就行,毕竟技术动作,战术理念这些东西都要有点理解力了才能教授,老陈的少儿足球培养也是从七八岁以后才开始的。

  过早让孩子切入专项训练并不是个多明智的行为,特别是白浩南这两年多少受了那本《》的影响,足球这运动最好是用有天赋有智商的人来踢,四五岁的小屁孩有什么智商啊。

  想着重新拨过一个标准的成人五号球,顺着草坪踢过去:“豆儿,把球踢过来!”

  这次白豆更不耐烦,转身迎着跑两步,直接又是一脚把球踢出来,虽然踢呲了,直接把自己摔倒,那球也滚得完全不对方向,白豆在地上还楞了下才哇的哭起来,白浩南脚下都动了一步,心头却好像看见点奇异的光,虽然怜爱孩子,却不会为这种哭闹就去哄。

  远远的给阿依做个手势,自己抱了个球快步跳出球场,亟不可待的顺着旁边的曲折梯步冲下小山坡,路上碰见其他教练和学员都来不及打招呼,白连军捧着刚兑好的奶也来不及招呼他,就看见白浩南跳上小楼前的面包车匆忙的飙出去,老白摇摇头还是去照看孙子。

  白浩南是想到做到的马上找地方求证,这片高档社区多自然也有幼儿园,一身运动服的他直接上门去说附近的足球公园可以提供春夏季免费的游戏场地,欢迎幼儿园过来爬山做游戏什么的,三言两语给了别人老师觉得可以带孩子去放风的便利以后,就递过那个足球说可能要拍个广告片,能不能让幼儿园尽量大点的小朋友都踢一下,自己站在外面看看就行,还示范了个简单的动作。

  其实就是老师把球朝着孩子滚过去,迎上来一脚就行。

  白浩南当然是找的年轻女老师商量,人家笑颜如花的就答应了,又不是什么非分的要求,就当孩子们做个游戏好了,于是走进孩子们的玩乐区里,召集整个大班、学龄前儿童排成队,一个个迎着球踢一脚。

  白浩南抱着手臂站在玻璃窗前看得有点出神了,孩子可能有三四十个,开始还按照老师吩咐做,后来肯定玩心大发的乱作一团,女老师还很有点抱歉的来给白浩南说孩子们一疯起来就这样,结果白浩南更专注,目不转睛了都。

  这一看几乎忘了时间,忽然手机响起来,一接听于嘉理简直没好气:“生了女儿就没地位还是怎么的?连接都不来接一下,我们都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了,艾儿晒出病来怎么办?”

  白浩南才恍然想起这个事儿,连自己的足球都不要了,跟女老师强调随时可以带孩子过去玩,自己冲出来开了车往回去,分分钟抵达公园正面小楼前的空地,果然已经多了六七辆好车,当初那辆明黄色的悍马也在其中,不过最抢眼的还是那两部宽大的世纪之星保姆车了,应该是看见他的车回来,使劲沉着脸下来的于嘉理其实在白浩南开车门的时候就摁不住笑了,但声音尽量泼辣:“干嘛呢!干嘛呢!成天瞎跑个什么呢!”

  白浩南直接上手,拦腰抱了亲一下,于嘉理又马上变害羞,都当妈的人了还满脚跳:“啊呸!呸呸呸,一身的汗味儿!你跑哪里去了,不是你的训练场都在这上面么,跑哪里去沾花惹草了。”但笑容更灿烂。

  白浩南都怀疑她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安了摄像头,怎么千里眼顺风耳一样,跳开她的巴掌迎着另一辆保姆车过去,因为老于和于妈妈正小心的把小家伙抱下来,保姆在后面把婴儿车赶紧铺排好,白浩南觉得上次那婴儿车就价格不菲了,现在又换了个样式,凑过去先给女儿打招呼:“艾儿好!伯父伯母好。”

  于妈妈都不把他当外人,亲密的凑在小黄毛身边怂恿:“叫爸爸,叫爸爸!”还给白浩南强调:“真的叫过了,很清晰!你真该经常来陪着艾儿!”

  老于却是另外的说法:“正是打天下的时候,不可能两头兼顾,对不对?怎么样,回来以后觉得怎么样?”

  白浩南对于德水不隐瞒:“不怎么样,我原本打算搞的事情有点碰壁,目前暂时靠着健身中心在运营,但我有信心把这事情逐渐做好,思路上面做调整就是了。”

  于嘉理已经跳过来,快嘴快舌:“说得轻松!你看看江州天气这么好,这阳光这么舒服,你就过得这么自在,就知道玩!”

  老于竟然难得对女儿沉脸:“换我,我也不想成天被你打击,这是艾儿的爸爸,不是你的员工,这是两回事你知道么?”

  于嘉理却不怕她爹了:“行行行,知道你对他很满意,你们聊,白豆呢?我就带我妈来看白豆的!”

  白浩南邀请一起登山:“虽然车可以直接顺着弯道上去,但我还是建议没事多走几步,景观还是做得很好的……”

  于德水果然是对白浩南满意:“我每年都要去拜见天龙法师,这两年去听他谈了不少你的事情,他对你的评价非常高,认为你能够尽可能的施展自己才华和天赋,做出一番事业来。”

  白浩南想想问:“做个足球教练也算是事业么?”

  老于也认真的想想笑:“我不看球,更不懂这个行业,但因为你了解了下,光是中国足球这个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破地方,每年都有上千亿市场空间,那这个产业就很值得投入,不过我问过所有能给我提供意见的人,都动不动赞助足球俱乐部,玩资本运作,尽是这些人云亦云的利润点,从来没人跟我说认认真真的做青少年足球培训,这就好比老是怂恿我继续走私车辆、或者贴牌国外制造,却从没想过自己从零配件到生产线自主品牌自主经营的搞,这么一想,我就知道你的选择可能有点难,但方向却是正确的,可能这就是天龙法师说你有大局观的原因。”

  白浩南才想起来,老于确实是隐约有些走私车辆起家的底子,之后靠着地产赚钱了,后来又在投资汽车生产行业的生财之道:“您这思路也够开阔的,我是把足球的思路拿到缅奠作战当中去,你却把投入足球产业跟汽车产业比较,我其实没想那么远,但我想的是既然有这么多球迷,那就有这么大的市场,很多人是带着玩足球的态度想来赚钱,卧槽他的蛋,这种王八蛋迟早会被晾在这海滩上,能够生存下来并且获得最终胜利的,一定得是那些踏踏实实前进的人,我现在有这种踏实下来的心态,还要感谢您指点我去天龙老法师那里学习。”

  听见白浩南冒脏话,于嘉理凌厉的回头用眼神警告,出身不那么高贵的老于却很喜欢听这种调调,伸手拍白浩南的肩膀:“嘉嘉很珍惜你们的感情……卧槽,那就是你儿子?”

  前面于妈妈已经忍不住发出喏喏喏的声音,感觉在唤猪崽似的,于嘉理都满头黑线了:“不要这样!给我好歹留点面子!这让艾儿知道你们重男轻女了该多伤心?”说是这么说,她已经身先士卒的跳进球场里面忍不住朝白豆伸手,根本对她没多少印象的白豆本来胆子就小,吓得转头狂奔,阿达连忙甩开长耳朵跟着去了,其实于嘉理来到这样宽敞的阳光球场上也忍不住撒丫子跑,阿依却吃吃笑着就站在场边看。

  白浩南看着那跑得都要哭出来的儿子,又有点出神。

  正好可能是刚到旁边厕所去的白连军出来了,看见孙子被追得在球场里面乱跑,气得七窍生烟,忙不迭的朝铁丝网门边过来,要去解救白豆,白浩南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他使劲努嘴示意:“艾儿!那是艾儿的妈妈,这是艾儿的外公……”

  白连军都挣扎了两下才反应过来笑眯眯的老头儿是亲家公,但注意力还是在孙子那着急:“别摔着了,别跑这么快……”

  白浩南也满头黑线:“我这么大的时候你不是撵得鸡飞狗跳?等我进了少体校打乒乓球你不是三句不离一耳光?现在他跑跑怎么了?你难道没发现他跑步的姿势有点奇怪,早就该调整下了么?”

  白连军绝对是溺爱败家孙的典型:“调整什么调整,才几岁!”

  白浩南就摆事实讲道理了:“我们来复个盘,你看看白豆跑步虽然姿势不太对,但协调性还不错,跌跌撞撞的始终没倒,平衡调整力是很好的,最关键在于你看他实际上在不停的抬头观察局势,在选择朝着更宽敞没有阻拦的方向跑,老陈当年为了让我们抬头跑,打了多少耳光?这就是天赋!”

  老于站在旁边都笑了:“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觉得比别人强,这可是很容易误判的。”

  白连军更懂行:“你这是要……单独培养他,以后送出国去发展么?要花很多钱的!”

  从小养成走向世界巅峰?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