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98、你脚踏着山河一步步走近我

298、你脚踏着山河一步步走近我

  其实白浩南也没有跟壮观的佳丽团队发生什么超出幼儿园界限的行为。

  甚至他都恪守不酒驾的准则了,出来在路边步行一段才打车回到自己车上睡觉。

  接下来就是三天两头邀约人来这边的夜场喝酒玩耍,自然也真是成了这群佳丽口碑相传的南哥,不管吹嘘什么一夜开酒几十万,其实一个月消费十来二十万的客户在任何夜场都是重点VIP了,而且连这些姑娘们都知道南哥是喝业务酒,小费酒钱从来不含糊,自己却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举动,还雨露均沾的哪位业绩不好照顾谁,以他的派头和外表,想投怀送抱的肯定每晚都有,白浩南却笑着说不用,这就让夜场的姑娘们对他的性取向有点好奇。

  白浩南还是在测试。

  除了邀约现役俱乐部的球员玩耍联络感情,了解目前的圈子情况,还有联络以前各种退役球员,接触他们现目前情况的目的。

  最终还是最大限度的从足球圈子里面把自己回归的消息传递出去。

  虽然自己没把那赌球庄家再看在眼里,但终归如鲠在喉,最好能够明明白白的引出来做个了断。

  所以这种局面下白浩南怎么可能允许自己放松放纵,随时可能面对的厮杀场面也不可能牵扯到其他人的性命,连于嘉理他都建议这段时间别来找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浩南甚至有点感谢这位庄家,是对方逼迫自己放弃了醉生梦死,蜕变成了现在这样冷静清醒又有明确目的的人,大家能三头对六面的坐下来谈是最好,大不了赔点钱都行,不是害怕低头,而是白浩南真认为当初自己做错了,起码也给别人造成损失,就当是感谢咯。

  可是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白浩南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特么酒钱都喝了小五十万,那庄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好像时间过去了接近五年,对方已经销声匿迹了,起码现如今在顶级联赛,包括甲级联赛里面再做球已经是非常隐秘的概率,没有前面那几年那么疯狂了,白浩南用当初的行话去套好些年轻球员口风的,那茫然的表情应该是真的。

  当然随着跟老秦多单独坐过几次,最近几年恰好也是整顿的时候,虽然尽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但终究杀鸡给猴看的抓了一大批足球官员甚至还有球员,特别是退役的,都是当年最肆无忌惮的几个著名案例,判得都还不轻。

  起码赌球这个行当从表面上收敛多了。

  不管对方现在遭遇什么,白浩南决定不等了,自己的事情必须得展开来。

  这三个月时间当然不是只喝酒做调查,足球健身中心既然确定了要搞,白浩南就优先物色场地,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了,甚至不会做全新的健身中心,直接从别人手里花三百万接手一个完整的健身中心,这年头因为经营不善被淘汰的类似产业也太多了,花费三个月时间来转悠,也能够更好更不着急的搜集信息,比较做决定,所以光是从这一点出发,那几十万的酒钱也花得不冤枉。

  就处在最繁华闹市区附近一栋小区裙楼里面的健身中心,因为江州特有的山城地形高低错落,所以四楼的健身中心算是比另一条马路低了一层,用来做商业门面不太好,但是做健身中心还是蛮合适的,但不知道是闹市区竞争激烈还是怎么,总之这家健身中心据说红火过两年,最后还是寻求转手,也是喝酒的时候一个球员透露出来的,白浩南看过之后拿下。

  接着是从另一个俱乐部工作人员口中知晓,蓝风地产作为江州排名前几位的地产商,本来还是很喜欢打足球牌,在销售中宣扬足球理念,让球队的职业球员去站台,结果多搞了几次发现还是有点不切实际,地产这种大额消费品,不会因为足球的因素就卖得好,消费者也不会不计成本的愿意买得贵一些,蓝风的球员更是没什么大牌气质,更没有明星范儿,经常在现场陷入冷场不认识的尴尬场面,所以从那以后基本上就没有做跟足球有关的联动,这也是地产公司连年降低投入的原因之一,一直拿在手里不过是把这个壳待价而沽,另一方面也是迎合政府的城市名片行为,等于花点钱做广告。

  但就在那不多的几个足球理念楼盘中,当时就搞了个足球公园,有四块七到九人的人工草坪场地,还装模作样的搞了篮球场、网球场配套,结果到现在也就足球场每周末比较满,赚点踢野球的场地费,勉强抹平整个公园的清洁、绿化等各种工作人员工资和维护费用,对周边小区既没起到提升房价的作用,也不是周边小区的住户去踢球,完全成了鸡肋,还不能拆,毕竟政府拿地的时候就有容积率、绿化配套的要求。

  所以白浩南试探了几次老秦的口风,就通过他以每年八十万的价格找地产公司承包这个足球公园的经营权,合同签了五年,承诺不会破坏改变任何原有设施,绝对不超出足球体育经营范围,负担起这工作人员费用和维护就行,也就是说地产公司比以前白得八十万,虽然在江州不过是一两套小户型的价钱,但空着也是空着,蚊子腿上也是肉啊,人人都觉得不过四块人工草坪而已,每场比赛两三百块,每天都把野球比赛排满又能赚多少钱?

  而且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能让平时晚上多开几盏灯就不错了,电费还那么贵呢。

  所以这基本上又是个胸大无脑的退役球员盲目投资,蓝风地产里面还感觉占了多大的便宜,特别强调五年合同签了,如果能一次性缴纳,还可以打九折,估计是怕白浩南经营不善后面跑路了收不到冤枉钱。

  白浩南立马就把三百多万的现金缴了!

  哪怕不知道白浩南另一边已经悄无声息的吞下个健身房,老秦还是吃惊白浩南做事的手笔:“卧槽,老南,你当球员的时候一年才多少钱,这样瞎折腾,听说你最近还天天夜总会买单,三百多万放银行养老都行,这种野球场赚不了多少钱的!兴趣是可以,但不能往里面光砸钱啊,买点股票或者房子都比这个靠谱!”

  白浩南接过了自己的C级教练资格证和承包合同,这仨月里面他也确实正儿八经的参加了主要面向业余教练的培训班,十几天的课程而已,一半理论课一半球场上的操作课,这时候认出他来的人更多了,甚至还在江州本地报纸上了个豆腐块大小的简讯,感叹昔日蓝风俱乐部神秘失踪的球员白浩南现在也要走上足球教练这条独木桥,这种退役球员几乎人人都会考一个,但是根本没什么用的C级证在现如今估计根本没人注意到,行业不景气啊。

  他心里其实还是那句HMP:“砸钱?真正的砸钱你没看过,我这是正儿八经的要做事,牛儿还记得么,牵牛,当时我们那个梯队的,下午就过来,给我带来整套健身训练班子,我这边要开公司,现在庙小就不邀请你了,但我跟老陈谈了下,这个项目未来是他的,你这边尽量在俱乐部坐稳了,等他出来过几年你觉得这边成了气候,随时可以过来跟老陈搭手做事。”

  老秦半信半疑。

  白浩南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年轻人,各种年轻人,没有闯劲的老人家还不需要来养老,满意的再把整个公园走一遍,这里地理位置比较偏,靠近城区内环高速路边,属于绝对的非商业地段,但楼盘比较高档。

  小山隆起般的公园应该就是周围的小区建设时候废土渣料堆积起来,后期绿化种植、梯步景观之类都很漂亮专业,但没准儿都花不了三四百万,毕竟对于蓝风这样的大地产商,什么配套都是最顺手的,一条两车道盘旋到山顶,各种带着绿色网墙的球场由上到下散布下来,然后在公园底部有栋类似小区会所的建筑也修得很简洁漂亮,不过两层楼五六百个平方,开个饭馆是比较合适的,可惜周围根本就没有这种气候,总之除了傍晚有些遛弯的周边居民,周末开车来踢球的爱好者,就只有工作人员在维护了,很冷清。

  但白浩南无限满意,对七八个基本都是进城务工的中老年清洁工花匠简单认识下,唯一两名地产公司正式职工更像是看护公司财产的监护人员,嬉皮笑脸的称呼白浩南为白总,觉得白浩南一定会很享受。

  殊不知听了好几年的老爷,白浩南都懒得搭理,

  从只有十几个车位的公园停车场把自己的车开出来,顺便给遇见的正式职工提醒:“这些摆在这里的车,二十四小时内全都开走,回头不动的只有通知交警部门来拖车,我要把这里全都空出来运营了。”

  鉴于城市停车费用的高昂,有些周边居民很喜欢找这种免费停车位,哪怕早晚都要步行好远一段也一定要占这个便宜,反正整个公园都没有门锁之类,四面八方都能进入。

  正式职工顿时有点挠头,对于他们这样闲职了一段时间的人,工作欲望和能动性都消失殆尽了。

  这个地方唯一的好处就是因为靠近市郊不容易堵车,特别是上了内环快速路到机场又近又通畅,完全没有市区内部那种堵得心烦气躁的状况,周边的建筑、小区也都是崭新规划的中高档区域,联排、别墅、大平层比较多,哪怕随便经过一条洒满冬日枯叶的银杏树街道都是景致,看着树上到处萌芽的绿色,想起自己那公园里面的绿色,白浩南还忍不住吹起口哨来了,原来有了钱,懂得方法,再做事真这么简单!

  他到机场接牵牛他们,自然就要考虑接下来健身中心和球场这两处相隔比较远的地区怎么管理,白老爷是不会做这些细枝末节的管理事务的,他只喜欢大方向和自己站在球场上,牵牛暂时管下教练团队不错,但整个局面需要有人管理行政,除了那个永远软绵绵喊着龙毗的婀娜身影最适合做自己的经理,现在白浩南想了想对上次那个聪明的导购顾问印象不错,顺手翻翻扶手箱,发现这仨月已经堆满了名片在里面,再回头看看车厢里,最后一排的睡袋被子,后座上的各种文件和手写记事板,乱得他都考虑是不是真的要去买个笔记本电脑来收拾,不是舍不得钱,而是他一直就不喜欢用电脑,最后还有自己的西装、夹克干脆挂在椅背上,总之就是生活基本在这车上的状况,可能要结束了,现在拥有了两处产业运作,有了不少的地盘,那就住在球场这边吧?

  大概拿定主意的白浩南把车拐进机场停车场,把手机放在宽阔的皮质中控台上等待响起,就开始翻找名片。

  曾几何时他还能仅靠记忆电话号码的,随着进入社会自己独立操作,现在每天接触到的陌生关系电话号码都是以前各种场面的多少倍,自己确实需要有更多人来帮自己,从蓉都到桂西,再从溙国到缅奠,白浩南也越来越习惯指使人了。

  所以这种结果就是他确实没法找到那张名片,刚准备拿主意回头去商业中心直接找人面谈,就听见电话铃响起来,牵牛的声音很诡异的平静:“老南,落地了,你可以到出口接我们了,人有点多怕走散了。”

  白浩南还漫不经心的把思维停留在名片和公园的事情上,站在成片的接机人群中看别人都在低头玩手机,寻思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养成这个习惯,随手就把各种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他以前连这个方法都用得不多。

  职业球员的交际圈狭窄可想而知。

  然后他这鹤立鸡群的状况忽然听见牵牛的声音:“老南!这边……”抬眼一看,牵牛他们一水儿的深蓝色运动羽绒服,胸口上还有嘉能健身中心的标识,看着就正规。

  不过白浩南的目光肯定不会停留在这五六个表情揶揄的年轻男女身上,而是立刻错开到他们身侧,三道热烈含笑的眼光正注视着他!

  那头上分别戴着绒线帽又喜不自禁双手合十的,不是宋娜和阿威,阿依还有谁?

  怎么他们仨竟然跟着牵牛一起来了?

  哪怕人再多,背着个巨大双肩包的阿依已经视野中没有其他人的直接冲跑过来,口中拉长了声音:“龙毗……”

  那软绵绵的大舌头口音让周围人纷纷侧目,这都说的哪国语言哦!

  不过那裹得跟个棉球似的连耳朵上都戴着毛茸茸护罩的可爱模样,让人看了都会会心一笑。

  惊喜的白浩南把飞跃到身上的小尼姑结结实实抱起来,对啊,这才发现连宋娜都已经换了漂亮艳丽的春装呢!

  “我们还俗了!”宋娜言简意赅的表达了溙国宗教界随便进出的传统。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