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91、如今我已飞得太久,才知道你就是春天

291、如今我已飞得太久,才知道你就是春天

  白浩南是被遣送回家的,谁叫他一身脏兮兮的还带着血肉痕迹呢,关键还没现金。

  他也没想到这边关卡这么多,反正就是一露面,立刻被逮住,阿达犹豫了下,也束爪就擒。

  不过他也没什么为难,解下腰间的那个银行卡布袋,王建国的身份证和之前越湳籍的护照签证之类都已经扔了,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报上白浩南的身份交代:“对,我就是那个曾经的职业球员,被人骗到这边赌场,你要说绑架也行,反正就是在那边鬼混了几年,身份证掉了,到处乱糟糟的打仗更危险,直到最近才跟朋友一起逃出来回国,遇见地雷了,他被炸死在那边山上,要不你们带上东西去给他收尸。”

  完备的社会体系就体现在任何细节都会尽量搞清楚,这一身星星点点的血迹跟不明纤维肯定要搞清楚,真的有军警押着他一起又找回去,白浩南的记忆力和阿达的嗅觉都能保证路线不错,这时候心态平稳的指点如何给李海舟收尸。

  其实他不知道这种口岸是出来容易回去难,查得很严,但是再严也合情合理,白浩南甚至能指出那一叠几张银行卡都是自己的,密码很清楚,查查使用记录都起码两三年以上没动过,身份更是算半个名人,要不是这身血污,恐怕当时就扔收容所了,最后耽搁了几天,最主要还是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甚至连当初的失踪都没有报案,就算上网搜索,也是两三年前昙花一现的在桂西出现过,银行卡里有桂西的,也证明过,但还是没有犯罪,白浩南咬定不认识那个同行朋友的真实身份,但全靠对方带路才能过来,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军警纳闷的是这一带地雷是常有,但很少安装在到国境线这边来,又不是越湳那边的边境线曾经做过战场的。

  但所有检查证明就是个地雷爆炸后的结果,爆炸元素和尸体死亡时间都证明是活着突然死亡的。

  所以连血样比对都做过了,证明身上的血迹就是那个被炸死的家伙,接连清查好几天,尿样血样都证明白浩南不吸毒没传染病,这是很多从那一带返回的人最常见问题,所以没有任何理由留难他,最后还是用遣送的方式把白浩南送回江州,但要求他一年内定期到辖区警署去报到,不是犯罪分子,属于辖区重点关注人群。

  白浩南一口答应下来,他曾经最担心警方询问当初那辆小跑车的车祸中烧死的杀手问题,居然没人问!

  在警署分别时还真诚的感谢了两位从边境单位陪同过来的军警,因为过来跟辖区比对交接是他们的职责,但白浩南多能跟人打交道,路上早就惯熟了,聊点足球都能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身上是在边境县城临时取钱买的T恤长裤,春节呢,回到这边路上随便买了件军大衣裹着,甚至都懒得检查这些一路上收集的银行卡里面有多少现金,白浩南压根儿就不在意钱,哪怕准备去当鸭子的时候也不过是决定当成未来的事业,而不主要是因为缺钱。

  有点意外的是幸好顺着警察系统回来的,他都不知道白连军搬家了,以前的少体校前两年拆了,白连军自然是搬了家,虽然距离不远但跟原来的地儿毫无关联,这还是警署的户籍给办临时身份证时候告诉白浩南的,其实都还大概记得这个前职业球员,所以态度很不错,特别是看他有点落魄的样子挺可怜,两个女警还给他端了水,白浩南没发浪,但阿达去献媚了,颇得女警喜欢,在警署门口细心的指点了白连军那新房子在什么地方。

  办完手续依旧是空着手,也就取了几百块钱都不想打车,走着过去吧。

  主要是曾经的少体校地皮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一座巨型购物广场的局部,以前就在商业中心旁边的少体校,现在这一片彻底变了样,其实当职业球员的时候就很少这样悠闲的在街头瞎逛,那时候不是训练比赛就是晚上的各种局,成天忙里慌慌的哪有现在的豁达心情。

  阿达看来就更像是来到新世界,哪怕它经历过桂西的省会,但太长时间它可能以为自己都是乡下狗了,而且江州的变化才是吊打特区新城那个日新月异,反正白浩南一路上没少找姑娘问路,因为穿着问题得了好几个白眼,也得到了热情回应,才在购物广场边角一个狭窄的小区找对了门牌号,说狭窄是因为楼下基本没什么绿化,对于最近两年住惯了漫山遍野都是野林子当成自己后花园,还人人都喊王老爷的白浩南来说,真心觉得特么狭窄得要命,绿化带都是乒乓球台大小的。

  而且楼房还巨高,仰头帽子都能掉,要是特区新城修这么一栋准保能吸引整个特区的民众来看稀奇,但在江州也就是拆迁还建房的水平,真心赞叹了下,白浩南刚刚要迈步走进楼里,突然一个小屁孩冲出来,猛的看见长耳朵体型也不那么玲珑的阿达,吓得脸色都变了,紧急刹车猛转身,肯定脚趾头都抓紧了在地面打滑生烟,再带着刺耳的嚎叫!

  白浩南正觉得卧槽,这是回家就惹事儿的节奏,哪家孩子这么讨厌,就看见后面冲出来个老头,一把抱住孩子劈头盖脸的先骂狗:“卧槽妮玛,谁家的野狗,吓住……”

  然后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了,白浩南也呆,虽然老了好几分,头发都白了一半,这满脸都写着溺爱的老头儿不是白连军还有谁,身上不再是以前一年四季不变的运动衣或者夹克,陡然就变成了衬衫绒衣外面罩着羽绒服,说不出的慈祥可亲,和白浩南前半辈子印象中那个成天喝酒、玩牌、打娃的失败者完全翻了个面儿:“卧槽……老白,你该不是娶了小老婆,给我生了个弟弟吧?老来乐啊!”

  白连军的口吻真是他爹:“卧槽,你这几年混得太差了吧!来,豆儿,你爸终于回来了!”

  那满脸泪水和惊恐的小屁孩在老人肩头转过脸来,看白浩南的眼神明显还不如阿达多,但好歹对军大衣没有歧视,使劲抽抽着绵羊声:“爸爸……”

  这时候再仔细看看那小孩,满头西瓜皮似的浓密黑发,白净细嫩的脸蛋,哪怕满脸泪花,光看那眉眼之间的脸型,就好像白浩南小时候的照片,特别是眼睛贼兮兮的又怕又想看的停留在阿达身上漫不经心,活脱脱的就是个小白!

  白浩南不觉得是被雷劈了,反正也感觉天上炸了雷,之前刚刚看着李海舟离去之后的空灵心境都乱成啥了,使劲咽了两口唾沫走近凑上去看:“我的儿子?哪来的?卧……”然后硬是把后面的槽给压下去了。

  他只是心境变了,其他口吻习惯都不会变,甚至鸡贼的习性在跟两位军警一起回来的路上都依旧,但这时候看见那小鼻子小眼硬是能把脏话压回去,不为别的,自己就是白连军的翻版,那么眼前这个孩子,难道也要跟自己一样跌跌撞撞的滚爬到三十多岁才明白做人的道理?

  白浩南觉得自己心境一下就被颠覆了,想伸手抱,可又怕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手劲,那么小一只,还有那泪水和惊吓的表情,竟然让白浩南心疼了,低头立刻翻脸:“看见没!把你弟弟吓成什么了!道歉!”

  还作势去踢阿达,可怜的狗子抬头看一眼主子,就知道献宝的把屁股后腿拖在地上惫懒的爬开,那在其他狗子身上很难看见的表情和滑稽动作顿时又把孩子逗得咯咯咯乱笑。

  白浩南也觉得自己心里开了花,终于把手指伸过去轻轻碰了下脸蛋上的泪花,有种碰了嫩豆腐能融化到心里的柔软,所以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多大了……哪来的?”

  这话问得奇怪,白连军回得也笼统:“不知道!老陈给我的,说是你的娃,户口上家里了。”

  白浩南吃了一惊,难道是陈素芬生的?

  这时候回想过往种种,好像跟陈素芬那啥的时间虽然没多少天,但从一开始就没防护措施,难道真是那时候走火的结果?

  但不管怎么说,老陈说是那就没什么错,更何况自己一看见心里不就笃定得很么:“那……得应该快四岁了,他两口子怎么不带,我来抱试试看。”

  手上把孩子让了让不给,白连军奇怪的看他一眼:“你不知道老陈在坐牢?”

  白浩南立刻遭受了回家来第二个冲击:“坐牢?为什么?赌球?还是俱乐部的事情?”这下都忘了抱过儿子,简直难以置信,老陈也陷入了这种破事儿里面?

  白连军叹口气指指回家,二十几楼在电梯里面说了个梗概,其他的等白浩南看见专门收藏起来的报纸就什么都明白了:“是老陈给我说你没事,不用担心,等你在外面摔打几年或者比在俱乐部里瞎混退役还要好,所以我也不算太着急,但他一直喜欢带青少年梯队你是知道的,平时都要到俱乐部梯队去指导,喏,就是这个照片……”

  报纸上的照片本来就不清晰,现在还陈旧发黄,可白浩南只瞄一眼就能辨认出是自己耗费了大部分青春的俱乐部梯队训练场球门边,报纸报道用很大的红黑字眼耸人听闻《暴力教练殴打小球员!惨死!!》。

  内容更是极尽义愤填膺的口吻抨击,光是看看这文字恐怕谁都会潸然泪下,可白连军和白浩南的感受显然不同:“我问过,就一脚,一脚踹过去,那偷懒抄近道跑圈的孩子摔下去,头正好撞在球门边,当时就抽抽了,送到医院成了植物人,熬了二十多天还是没救过来。”

  按照法律上来说哪怕真是一脚,那也是殴打,那也是殴打致死,这没半点理由可讲,但从八岁开始就被老陈殴打到二十八岁的白浩南,比谁都清楚少年球员有多么找打,笨得出奇不开窍要打,偷奸耍滑要打,得意出风头要打,半夜翻墙要打,泡妞上床要打,都是半大孩子,而且能够进入专业梯队的,基本都是运动天赋过人,俗称坐不住的猴子,成天沾猫惹狗的真正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打的其实基本都是放弃了懒得管,就像白浩南这种打得特别多的,往往都是恨铁不成钢。

  老陈他们这一代的体育教练有多少文化?

  始终信奉的不是加量加练,就是黄荆棍下出好人,只有打才能把这些成天不着调的猴子管教好。

  更何况还有很多孩子压根儿就是家里管不住才送到体校来折腾耗费精力的,以前爹妈不都喜欢把孩子扔给学校体校就省事儿么。

  所以站在白家父子这种业内人士的角度看来,老陈就是点儿背,案情背后也佐证了这点,死者父母从植物人开始就明说只要孩子能救回来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但最后确实是想尽办法都没做到,其他家长联名求情,甚至连死者父母都求情,老陈给判了五年,现在已经第三年了。

  放下报纸,除了立刻决定去看望下老陈,却忽然看见坐在旁边小凳上抱着膝盖,小心翼翼伸手去摸阿达的儿子。

  这时候再想想要是谁把自己的儿子踹死了……

  白浩南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心悸!

  哪怕只是认识白豆不过短短半小时,白浩南已经确认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自己愿意用一切,包括生命来保护这个孩子。

  这是前面三十二三年岁月中,白浩南从来没有对别人有过的感受,任何人都没让他值得用自己生命来交换。

  他知道自己要重新规划人生了。

  起码不能让白豆活得跟自己一样走了这么大的一圈儿弯路。

  稍微解开点军大衣,从腰间拆下那条分成信用卡大小一格格的布条袋子,白浩南把银行卡都拿出来,挨个儿回忆下都是来自哪里,大概有多少钱,最后得出结论,蓉都的那两张应该都空了,主要还是来自于桂西出国时候剩下的现金,哦,还有阿威给自己的那张国际卡,其他在缅奠看似做大做强却什么钱都没收获到,虽然自己觉得收获了最重要的东西。

  老邱孤身一人的也就算了,李海舟的家里自己是要负责的,就凭这加上身边的爷孙俩,白浩南也知道自己要有出息,还是先给于老板打个电话吧,这时候他也有特别想询问的,手机都还得朝着老白借。

  看得出来老白也过得不咋样,空荡荡的房间基本上没装修,看着两室一厅的面积,仅有的几件家具都是白浩南印象中从小的旧东西,孩子蹲坐的板凳还是以前他坐过的,白浩南都诧异,自己风光的那几年居然都没给过老白钱?

  白连军没好气:“你个龟儿子成天在外面浪,什么时候管过我的死活……不过现在想想我也是活该,你小时候我不也在外面浪么,现在就当是还债,你跟我哪怕当棒棒卖力气也要把豆儿抚养好!”

  白浩南都有点嫉妒了:“卧……,不要当着孩子说脏话,我那会儿你怎么没这种热乎劲?当棒棒?你怕是想多了……喂?于老板,我有个大问题想问问你。”

  这个突如其来的儿子确实提醒了白浩南无数的可能性!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