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87、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287、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哪怕是于嘉理买的什么几千块的高级战靴,也早就在这样闷热潮湿的热带战场上被糟蹋成了其貌不扬的脏乱差,爬上破越野的时候,白浩南使劲踹了几脚才抖搂干净那些泥土块儿,可又差点把车身挡泥板给踢下来,引得周围士兵们一片哄笑。

  从白浩南一行离开战场的时候,经过一个个血战后的阵地,得到的全都是战士们渴望又希冀的眼光,简直是欢送!

  现在王建国王老爷的名声在北部特区,特别是联军士兵中间是最得人心的,谁叫这大多数年轻的老兵们基本都是他培养出来的呢。

  邱泽东都有些欲言又止了,他身上还打着夹板绷带,整条左手胳膊被子弹打中粉碎性骨折也没下战场,他跟李海舟这哼哈二将的名声则主要是给敌人留下的,李海舟善攻他擅守,有了白浩南在后方调度,确实也是这一系列防御战能够获胜的保证之一。

  翁莱中校已经返回军防区了,临走前专门来看望了白浩南,曾经傲慢的军人现在表达了希望未来能长期保持合作关系的诚恳态度。

  李海舟就嬉笑怒骂,带头爬上皮卡车驾驶座,招呼这么多人赶紧上路。

  白浩南对眼前高低错落站满路边山坡的联军士兵们认真的敬了个礼转身上车。

  越野车起码开出去半小时了,看看坐在前面的阿哩和阿瑟,邱泽东才对白浩南出言试探:“七千精兵,我们一直守在这片特区边缘,没有踏入其他邦,现在我们如果出动全面收复全邦,再扩大些战绩都是很可能的。”

  白浩南解开怎么洗都带点汗味的军装,才能把里面的凯夫拉防弹背心领口解开,这样靠在椅背上舒服些,伸手无声的拍拍邱泽东的腿,有种老兄弟的默契,似乎不用说话就能传递含义。

  是啊,在这样的战场锤炼,那个曾经在乎油头粉面的白日天已经变得极为深沉,好像只有使劲摩擦下才能露出精光的稳沉,满脸乱糟糟胡茬的表情更是闭上眼舒坦的来个深呼吸,似乎感觉空气都清新了。

  邱泽东也长叹一口气,单手解下自己身上的战术背心,同样松开防弹背心,白浩南却闭着眼伸手按住他:“老邱,你告诉过我,你最想的就是到中国去看看,去走走那位毛老板走过的路,跟我一起走吧。”

  邱泽东转头看着外面快速闪过的山野景致,好一会儿才出声:“老板,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您这样放下枪,我放不下,老李放不下,很多人都放不下,没了叛军,我们就是无用的流浪狗,迟早被政府军全部清理掉,现在整个特区边防都已经被军防区接管了。”

  白浩南轻笑下:“怎么会放不下枪?不过是舍不得战场上的地位,特区联军打得再好,也不可能进入政府军体系,你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超过翁莱,但老邱,人这一辈子不是只有一条路,我从来都是中路打不通打边路,边路也不通,我干脆退后放狗进门再打!新特区现在到处都是机会,就算不跟我走,庄小姐不会亏待你的。”

  邱泽东不说话了,但明显不是在沉思,阿达以为在喊它,还汪汪的从阿瑟怀里探头出来看看。

  战场上瞬息万变,每天都很紧张,也有很多空闲时间想东想西,白浩南是抱着那本几乎翻破的英文书看,邱泽东则把所有英文教材都自己学了,他们都没有去揣测为什么这片战场上只剩下所有白浩南训练的兵,慢慢消耗后宁愿用女兵都不再补充,更不会去猜测为什么恰好在白浩南带领的队伍遭受这几个月的反复冲击,哪怕不是针对白浩南的生命安全,也起码让他手边的兵力消耗疲劳到了最低限度,几乎无法参与那几个邦收获战果的瓜分场面了。

  最重要的是,占据最大经济命脉的翡翠原产地已经被全面控制,这恐怕才是不让特区联军进入其他邦的最大原因,干最脏的活儿,吃最少的饭,最后还没有收获,白浩南知道在部分中层指战员里这种态度也是有市场的,稍微煽动下就会产生别的变数。

  毕竟在谁掌握了几百几千兵马就可能生乱的军阀时代,这种情况是最常见的,哪怕军阀们已经走进历史的尾声,但总还有人看不清这种大势的,期盼自己也能雄霸一方,哪怕是个小镇……

  小镇很快出现在前方。

  从前的小镇已经成为北部特区的新首府,两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把人口提升到二十万,如果加上整个邦各部分的人口总计超过五十万,这是以前北部地区三个邦的总数,而且这个数字明显还会增加。

  可以前的首府,现在只能称作小镇,只有一座中学校园围墙建筑的地方,可能称小镇都有点不确切。

  一行二三十辆装满警卫连的车队驶进这唯一建筑群里面时候,白浩南瞥见校园围墙外的桥那边,也就是当初齐着摩托车冲过来作死引诱敌军的小河对面,那空荡荡的工地上,现在又多了不少工程车,只不过上次他主导的是拆,现在看起来却好像是要建。

  看来自己前往最前线的这几个月里,庄沉香已经开始规划要把这座被夷平的城镇重新树立起来了?

  想想也对,只有这里才是前往中国最方便的地方,这里才是最容易成为聚宝盆的地方,当战乱平息以后……

  使劲甩甩头让自己放弃想这么多,这些东西现在已经跟自己没有太多关系了,有种难以抑制的情绪在心里疯长,而且越来越强烈。

  白浩南知道自己想回去了。

  现在无论让自己回到国内去做什么,那个什么赌博的庄家根本不放在眼里,随便怎么玩儿都不在意,在意的是知道自己能把事情做好,白浩南甚至迫不及待的想回到那个充满更加广阔的市场去证明自己。

  从逃离江州开始,从蜀都到桂西,辗转出国到现在,原本打算在这个法外之地、冒险乐园待些日子就回去的,却没想到在战场上一呆就是这么久,当初承诺要帮助庄沉香和粟米儿的,现在算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有责任感的履行了诺言吧?

  后勤指挥中心也是大群的人出来迎接王老爷,自治邦改成了新特区,名称变了,在很多人心目中邦主席和行政长官也没区别,只是感觉现在不打仗日子好过了,但能意识到这种建设场面对于任何人都是机会的,还是少数,起码这种等级观念,还是很多人习惯的丝毫没变。

  毕竟在他们眼里,这座学校建筑不也没变,自己每天忙碌进出的房屋也没变,他们就以为这个世界都没变,就算外面变了,也跟自己没有关系。

  白浩南准确的从一堆后勤军官里面认出来嘉桂,笑着过去拍拍她肩膀提醒她最好还是去申请读个医学专业方面的课程,未来在新首府开诊所当医生都是很不错的生计,其实摘了口罩很有点秀气的嘉桂和大多数本地山里姑娘一样害羞,使劲点头感谢老爷的提醒。

  然后白浩南出人意料的拉了邱泽东示意:“邱参谋人不错,其实我推荐你们回头到新城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李海舟已经放肆的跟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邱泽东翻白眼,明显从来不关心这种破事儿表情。

  不过就算是踩着磨得光滑陈旧的木楼梯回到用老教室改造的军官宿舍,白浩南依旧没把手里的步枪交给任何人,阿哩和阿瑟还在宽敞的木长廊上给他把风,警卫连更是随时都有一个班在教学楼周边立刻摆开岗哨,这是白浩南和邱泽东、李海舟都认同的安全措施。

  失去核武器自卫的乌克兰,就会变成别人的战场,这样的教训一次又一次的展现给他们看过了。

  终于接触到滚烫的热水冲洗,白浩南把勇士手枪放在触手可及的洗手台上,借着这温度把脑子里面的思路再次清理下,对着镜面看看自己在战场上不可能会走样的体型,顺便还有几处不太显眼的小伤疤,鸡贼如他在足球场上混了二十年都没留下什么大伤,这两年一直在警卫连的拱卫下难得有杀上战场的机会,所以很满意。

  刮了胡须随手抓过松软的毛巾擦拭,想想还是没穿那防弹背心,只把随身物件带上,出来叫阿哩他俩也去洗漱调整下,隔壁的李海舟和邱泽东闻声都带着水汽出来,哪怕丛林阵地那边最近已经好几天没有听见来袭击进犯的枪声,可眼前这种安静才是和平,站在一长排教室的二层木栏杆边,前面一排青翠的大树之外就是那空旷的工地,现在没了建筑遮挡可以看得很远,白浩南也想清楚了,一边顺手把勇士手枪的腋下枪套挂回双肩,一边开口:“我决定回中国了,你们……”就听见下面叭叭的汽车喇叭声响,一串越野车驶进大门在操场上排列开来。

  已经很久没有回去特区新城的白浩南扭头看见车门纷纷打开,果然是庄沉香带队,粟米儿和一干特区官员,后面一辆车下来的更是宋娜和阿依,当然还有阿威,三个光头特别醒目的站在了操场上到处望,阿达立刻扑到栏杆边汪汪的叫着吸引他们转过头来。

  白浩南拍拍两个战斗伙伴的肩膀,朝着下面使劲挥手的朋友下楼:“而且是马上走,你们自己拿主意,跟我走或者留在这里,但我并不担保庄小姐会继续重用。”

  果然李海舟的反应很轻松:“回国吧,这两年陆陆续续只寄了些生活费回去,现在能给我点钱绷面子就行,回去继续跟着老板干什么都行,我知道你不会亏待我的。”

  邱泽东的决定要复杂得多,不说话,李海舟拍他肩膀提醒:“还有什么可想的?我知道你跟那帮营连长经常聚在一起说些深谋远虑的事情,老邱,你的问题就是眼界太小,以前是读死书,现在真的应该跟我们回中国去看看!”

  可能只有出生入死的同伴说话才这么没遮拦,但白浩南说得就更好听:“老邱,你是眼界太高,总想坚持你那些政治思路,老李这个建议很好,跟我们回中国看看,看看什么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哈哈哈……”

  以前觉得无比遥远的这些话语,现在白浩南却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套用那句著名的话,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才是好猫,非要生搬硬套的上纲上线搞斗争,特么都是一群穷人,搞毛线啊搞。

  但邱泽东显然是固执的,伸手帮白浩南把夹克穿好的时候还扯了扯后背上的褶皱,遮住了枪套的痕迹:“我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不像你们回到中国能立刻变成正常人身份,等我重新好好的把这个新特区调查考证了再说吧。”

  三人走下教学楼,庄沉香他们也迎上来了,阿威还是有场面感,悄悄伸手挡住了宋娜和阿依,白浩南一眼就注意到小尼姑竟然猛窜了点身高长大不少,可能是光头没有发型遮挡陪衬,一双眼睛特别大,开始有种清丽的秀色在长成!

  不过动作还是孩子,迫不及待的从粉红色袍子里面拉出个佛牌示意。

  白浩南就对他们拍拍领口,顺便也就跟庄沉香等一干新特区高层官员握手寒暄,粟米儿是助理的身份站在后面,但眼神和宋娜一样亮晶晶,看着干净沉稳的白浩南有点心醉。

  也有好久没有见到庄沉香了,虽然每周都会打上几次电话,但显然时间和距离始终是关系的最大杀手,第一印象就是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庄沉香现在气色明显要憔悴些,甚至都有鱼尾纹了,化妆都盖不住,还是太过操劳,有一瞬间白浩南想顺着握手的时候抱抱她的,但现在好像却做不出来,双方的眼神对视一下,可能都感受到点陌生感。

  王建国先生现在挂着的头衔是新特区军事委员会主任,一连串王主任的称呼慰问之后,就是商议关于这次春节期间的慰问检阅活动,是否有必要趁着队伍还都在前线,直接到前线慰问,这样的效果是不是更好些。

  其实就跟男女之间的感情一样,一旦掺杂进了算计,这事儿就变了味道,那成了政治。

  逐渐退出讨论圈的白浩南远远的看了眼自己的三位朋友,心里略微纳闷,仨光头这个时候过来干嘛呢?

  阿威对他展现个微笑,比宋娜和阿依还娇羞!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