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86、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86、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不正规的军队就是连刺刀都不统一,起码白浩南这支M16步枪是没有刺刀的。

  那些挑出来有刺刀的也参差不齐,不少还是提着这边本地人喜欢用的钢片砍刀,主要是气势!

  看准了几十不到百米的距离,忽然铺天盖地的冲出去,两百人的队伍还是立刻在山坡上形成万马奔腾的威势!

  白浩南在其中被阿哩他们几个贴身警卫团团围住,本来按照邱泽东的请求,白浩南是不要跟随去干这么危险的冲锋,但显然这时候作为领军人物能够冲在其中,其他士兵就没有半点犹豫了!

  和平年代终其一生都不可能经历这样的亡命冲锋!

  腿上曾经挨过自己人一枪的白浩南强调得很清楚,尽量一字排开冲,先把手里的枪弹打空了再说后面的拼杀!

  其实在陡峭湿滑的山坡上刚刚冲出来,这些技术性的东西就忘得一干二净,眼里只有敌人!

  白浩南高大健壮的身材一下把阿哩等人撞开,一边远远的偷瞄着其他方位的敌人对这边的支援或者射击,一边把注意力主要放在那片山林,短短几十米其实只要冲进山林,其他地方的敌人就很难对这边发起攻击,只需要面对眼前这些面目惊恐的敌人了!

  这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脚下的高帮战靴踩在早上充满露水的泥泞植被上,仿佛职业生涯里无数次冲刺上抢都没有这次的脚下那么用力,几十米的距离不过就是个半场冲刺,没有红牌,没有犯规要求,只有求生的欲望,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白浩南刚才在山顶上对士兵们反复强调,冲进山林以后尽可能杀伤敌人,尽可能看清自己左右的伙伴,相互协助,尽量以多对少!

  这时候有人在疯狂的呐喊,白浩南却觉得自己叫不出来,根本刹不住的身体在惯性下猛然撞扑到胸口粗的林木树干上,大自然仿佛是巧夺天工的设计师,千百年来早已合理安排出这些树干之间能够相互平等生长的距离,红褐色的树干旁边所有晃动的身影都是敌人!

  那种已经在热带雨林里面穿行停留了好多时间,绿色军装早已变成湿透的墨绿色,和本方军人的军装有很大区别,来不及感受肩膀胸口的撞击感受,顺着树干滑跪到地上,半跪端枪然后快速的近距离射击!

  林间的枪声也从之前杂乱无章的慌忙抵抗,骤然加倍,几乎所有冲出来的联军士兵都在半跪开枪,这是白浩南要求的必须动作,成片的半跪开枪,居高临下不在乎是不是能够被敌人射杀,光是这几秒钟内的突击,就让林间原本的敌人魂飞魄散,忙不迭的起身掉头逃窜!

  这种面对面的气势碰撞,只要有一部分退却,很容易带动整个同伴都惊慌失措放弃抵抗。

  反过来联军士兵这边任何人的眼角余光,都能感受自己的战友在和自己并肩作战,感受到周围狂呼呐喊的凶悍气势,自己的胸膛里也会填满勇气。

  血脉偾张就是这个时候,仿佛平时再温驯的人这个时候都能化身为狂战士,白浩南感觉到自己腿上手上似乎有什么疼痛感,但是跟自己胸口上刚才重重撞击树干的感受一样被忽略了!

  轻快的掌控步枪用短点射接连打翻好几个人,清空弹匣更换的时候,看见有战士已经冲出去开始从敌方尸体边捡枪捡弹匣,原本打算狠狠杀伤以后就全体撤回去的念头在心里猛转,他不知道宜将剩勇追穷寇的说法,但这个时候势头起来了如果不抓住机会扭转被动局面,那才是枉自冒险这么一把。

  立刻靠在树干上半起身高喊:“老兵往下,新兵跟着全体转向树林外面防守!”

  说完自己就身先士卒的往下面冲,有些士兵还傻头傻脑的也跟着跑,白浩南还推阿哩他们退回去布置:“阵型!阵型,全体朝着这边……”说着他就转身穿行在树干中一边踢出那些尸体左右的枪械,一边直接抓住经过身边的任何战士,简单清晰的命令他们趴在哪里:“这里!你们几个这里……这里,去那边,再下去些!”

  他也不知道正规的军事术语应该怎么表达这种调整,只能上手!

  猛转身的时候竟然差点被一直跟在自己脚下的阿达给绊翻!

  狗子哪怕充满了恐惧,但依旧还是跟着白浩南冲出来了,现在满脸哀怨的滚翻,差点摔到山坡下面去,阿瑟眼明手快的扑过去把它捞起来。

  原本被反政府武装分子利用进行冲锋靠近山顶阵地的这片坡林,现在反而成了白浩南他们的屏蔽,越朝着战场正面树木植被就越稀疏,只有被长期冲杀剩下的树桩断枝,战士们在白浩南连拉带推的安排下,逐渐明白了他的意图,纵向从高处往山下趴伏开,开始对着外面那些本来在攀爬上冲的敌人开枪,特别是有些之前看见这边突然冲下来,想靠过来合力围剿的武装分子现在等于晾在开阔地,站在斜坡上毫无遮挡,处在同一侧面的联军战士能够好整以暇的射击了!

  白浩南自己带着警卫连的那部分战士冲到快半山腰,这里都是经验丰富最靠下的老兵,正在继续追杀那些连滚带爬的敌人,留下遍地的死伤者跟枪械,有些老兵已经娴熟的翻开步枪上的刺刀开始检查尸体了!

  有人说现代突击步枪上的军刺根本就不适合拿来肉搏,主要目的就是检查有没有诈死,白浩南在场上就从来不慈悲,甚至增派人手过去协助,看着到处尸体散布的山坡,心情毫无波动的翻过肩头的对讲机来询问整体战场情况,本来偷袭到另侧后方的李海舟看不到这边变化,但是非常清晰正面战场在波动:“乱了!整个在朝你那边移动,好多人都在躲避乱跑,看来是怕你那边冲出来!”

  邱泽东沉稳的抓住机会在对讲机里面用华语、缅语和本地语言轮番高喊火力压制!

  其实基本都能听懂华语,参谋还是激动了,连续被冲击了几个小时的惊涛骇浪下,终于被觅得一个机会,之前一直用各种石块堆积的缺口,被四五名战士合力把一架取掉支架的高射机枪搬过来只探出枪管,彻底朝着山坡下进行大口径扫射!

  一直被死死压住的阵地上终于能放开手脚反击了!

  有了这样强大火力的覆盖,下面基本上只能狼狈逃命,接着其他人再纷纷探头探身射击,从别的角度推出另一架高射机枪,就彻底控制住了场面,成片的敌军开始从山坡上滚落!

  秋风扫落叶,可能就是用来形容这样场景!

  看着那些已经纷纷逃进山脚下密林中的敌人,邱泽东适时叫停了子弹浪费,敌人终于被打退了!

  在已经无限接近肉搏战的时候,利用两翼的不同方式突击,缓解了正面压力,获得这一波胜利,听着邱泽东在对讲机里叮嘱各部分注意敌人的火炮可能再次覆盖过来,核心阵地上的炮兵终于开始接二连三的发射大口径迫击炮弹,狠狠的砸在这片山地谷底,倒是把李海舟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躲远些。

  慢慢从树干背后站起来的白浩南才感觉自己浑身仿佛从水缸里面捞出似的,软质防弹背心里面已经完全湿透了,左边手臂和大腿上都在渗出血迹,可自己亲身指挥并经历的这场防守战总归是打赢了!

  起码这一刻是赢了。

  哪怕付出了四十多人伤亡的代价,还是赢了。

  不管火炮还会不会来袭击,白浩南觉得不能再留下这样的漏洞,这个新兵营也不用再上山了,就在这附近开始重新布防吧,之前守在这仅剩几十人的连队更不能走,拆开分到各个新兵连队充当骨干,和之前核心阵地的队伍重新调配下。

  就驻守在核心阵地上的翁莱中校在电台里面肯定了白浩南的做法,但也给了他一个私底下的最新消息,就在昨天下午,白浩南带着新兵营正在跋涉战线时,其他军防区朝着翡翠原产地所在邦发起了全面总攻,因为那边多年来有各种工程车辆进入,所以现在是全装甲部队冲进去的,两个师!

  也许就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孤注一掷的反政府武装才朝着相对薄弱点的特区联军发起总攻,这种攻击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只要牵制住了这些武装,其他战线的政府军就能大获全胜,特区联军居功至伟!

  白浩南这个时候却没有翁莱中校的意气风发,相当客套的配合对方的狂喜而已!

  还是对着这漫山遍野的尸体念经吧!

  正面战场就算了,一转头阿达撅着屁股正在朝着远处一具尸体狂吠,在这个完全没有宠物的世界里,狗叫的声音显得特别明晰,白浩南还以为那具尸体有问题,做个手势阿哩他们就四五个人一起小心翼翼包抄过去,然后嘻嘻哈哈的从那尸体身上搜到一捆炸药和雷管!

  对于没有技术兵种分布的反政府武装,只能理解为这个家伙是想抵近了爆破工事。

  白浩南回想起来当初那个特种兵说过阿达这种犬经常被培养为搜爆犬找寻炸弹,没想到它也自学成才了。

  不过也对,自打来了这片战场上,它已经经历过多少次爆炸了,恐怕比那些专业搜爆犬还要敏感吧,想到这里难免有点心疼的抱着它使劲揉揉希望能放松。

  但这种放松也就是眼前,白浩南跟翁莱中校完全能想象到的就是这片防御阵地,接下来继续遭遇如同海涛拍岸一般的反复冲击!

  特别是随着整个其他战线上政府军都在开始进入自治邦夺回控制权,相比之下最土鳖的特区联军,成了各处逃窜的反政府武装最无奈的选择,他们已经没有了跟正规政府军周旋的余地和兵力,如果不能从这边冲破缺口,就只能朝着深山老林去当野人了。

  不到两天,似乎重新堆积了人手的反政府武装再次朝着这片阵地发起冲击。

  勉强把新兵营分成三个连队阵地呈V字型分布的地形,甚至连阵地上起码的帐篷啥都没有,弹药、武器装备都还只是靠打扫战场得到的补充,就开始面对漫山遍野尽量散开的敌人!

  原本是李海舟跟白浩南突前到两翼阵地上配合各自连队的,但邱泽东死活不同意白浩南到前沿,最终是他和李海舟来负责,白浩南在最后的阵地跟那位新兵营营长协调支援。

  仿佛又回到了白浩南熟悉的阵型,他又站在了那个绿茵场上的后腰位置,调度一静一动的两个同伴带领队伍打出一场场防御战来!

  让阿达敏感的硝烟爆炸气息一直在这片山谷蔓延了三个多月,白浩南能接触到的场面大多都是念经了。

  每天都能从部队电台里面听见其他部分的政府军进展到了什么地步,每天也都能从阵地上抬下来伤亡的战士,后勤指挥中心那边开始把女兵都大量派上来填充空缺了。

  原本这几个自治邦的武装力量中女性比例就不小,嘉桂她们这样的女兵拆开补充到各连队里面哪怕是负责后勤,也能让战地上得到缓解,因为这时候连普通士兵都清楚,这片土地上连绵多久的战乱正在接近尾声,哪怕后面还有很多年轻人希望能参军打仗保卫家园,但更重要的是即将迎接新生活了,与其说把大量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新兵推上来,还不如把这些经验丰富的女兵用上。

  拼命挣扎的武装分子也在日趋减少,再无知的基层人员恐怕也能感觉到整个情况的严峻,事后分析他们这几个月反复冲击这片突出阵地,没准儿就是想选择最靠近国境线的地块,希望能制造出边境上的混乱,获得更多国际舆论影响,但相比曾经一直把黄赌毒作为发财之道的毒瘤,那个崭新的北部特区已经崛起,无论从什么样的角度来考虑,各个国家愿意选择谁是一目了然的。

  一场又一场的防御阵地战一直持续到了年底才开始变弱,据说那位前主席已经主动在找各方头面人物希望和谈,其他军阀更是把以前的誓言丢得一干二净,希望政府给个和平的机会。

  标准的枭雄姿态,打不过就降,缓过气再乱!

  春节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到了。

  哪怕是在战场,提前好几天也收到了大量猪肉、罐头和各色蔬果,日益充足的后勤物资让前线联军士兵们的心气儿也更加高涨。

  白浩南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电台传来的消息,后勤指挥中心要求他带着警卫连撤出阵地,回到后勤指挥中心整个特区联军撤离战场,春节期间接受社会各界的检阅和慰问做准备。

  虽然身边的警卫连都伤亡了三分之一,白浩南还是处在重点保护中。

  最后看一眼血与火笼罩的山林,他心里很清楚,这一切的磨炼对自己来说,毕业了。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