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283、凡人之患,蔽于一曲

283、凡人之患,蔽于一曲

  这次是真的学英语了。

  作为名义上的特区军事代表,白浩南必须承担驻守边防的责任,哪怕是做给士兵们看,他也得一直待在前线,但是和士兵们每个月还有放假,集中到日新月异的特区新城去放松游玩下不同,白浩南几乎从不挪窝,连李海舟和邱泽东他们会偶尔结伴到边境线口岸边的市场去放松购物,白浩南也从不参与。

  他担心自己忍不住冲回那个安宁的国度去,他更不在意特区新城那点改变。

  没有电脑没有网络,除了偶尔利用后勤指挥中心架设的小锅盖天线看球赛,白浩南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翻那本几乎已经每页都折角卷边得要散架的《soccer IQ》,仿佛在这种极度无聊清苦的生活下,白浩南终于被迫开始看书,哪怕他只看这一本书。

  于嘉理带队回到特区新城没停留多久,留下一组人在这边设立办事处,就带上李琳、小婉、牵牛他们回国了,很快派人给白浩南运送过来不少东西,除了从普通民用市场能够买到的最好防弹背心、防碎片战术墨镜之类防护用品外,就是一叠关于英语学习的教材,特别是涵盖了体育英语的专业辞典电子辞典之类,以她自己熟练掌握英语和日语的外语水平,在那小院短短的时间里,当然能分辨这本专业体育方面的英文书虽然不复杂,但也不是普通英语专业能够通读的,必须了解很多专业术语。

  可白浩南对教材不感冒,几乎是用查单词的方式一字一句的勉强阅读,以前看起来好像天书一样的字母,忽然语句贯通之后,能够传递出让自己疑惑不已或者恍然大悟的足球理论,这成了白浩南待在这片军营中除了踢球,唯一的乐趣。

  他不抽烟不喝酒,现在连女人都没有,好像反而重新回到了体校那种最纯粹喜欢足球的时代。

  每天早上起来先带着所有新兵和阿达在操场上跑步,上午多半有不少战地会议,不光听取过去二十四小时所有战场上的情报,关于国内其他防线战区的消息,前线伤亡战备情况,所有后勤保障数据,白浩南都得坐在会议桌边倾听,哪怕他很少发表意见,但如同泥沼一般的邻邦战场几乎每天都有各种强度不同的大小战斗,因为哪怕别人打得疲乏了,这几个营都会轮流派队伍出去撩,就是要用政府军和特区新城现在的后勤保障能力硬生生把这些反政府武装拖垮,那个前主席所在的小镇自然是骚扰的重点,白浩南的理论就是只有骚扰得足够疲惫了,别人才没有精力到特区这边来捣乱。

  翁莱少校已经是极力赞成了,用主动进攻维持战场主动权,限制对方优势的发挥,这几乎是二战后期、中东战争获胜方屡见不鲜的做法,好像白浩南这样大开大合就把局面拉扯到了他得心应手的模式,关键是还不插手干扰不抢功,多好!

  中午吃过饭还有午睡,下午多半是操练新兵,利用部队和周边环境能找到的物件做健身器械,从溙国跟饲料一样采购的大袋蛋白粉,虽然浓度不至于当初给球员们喝那么快成糊糊了,但一直还是能持续给训练营的新兵起码每天一杯,再加上他来全面掌控了厨房的原材料搭配,反正据说从这边训练营出去的新兵补充到各个连队,身体条件起码都是比较结实有力的。

  下午还雷打不动的一定会踢球,这时候就不愁没人陪白浩南了,虽然小野被派回新城担任足球队的教练,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茬茬来的新兵中总有对足球感兴趣的,加上教官、参谋中间还颇有几个喜欢的,虽然经常都需要找些没踢过的新兵来凑人数,但每天肯定很多人都积极的想跟王老爷踢球,那操场边始终围满了新兵也是一景,有时候连翁莱少校都会换上运动衣跟着瞎搞一阵。

  这样的晚上除了看书翻辞典还能干嘛?

  外面空旷得跟鬼坟地一样的老首府城区平地,现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阿达从来都不敢自己单独到外面去,但所有人都知道,等战乱平定以后,这里一定会变成像特区新城那样漂亮的地方。

  几乎每周粟米儿都会过来看望白浩南,因为每天都有朝这边运送物资的武装车队,她带着卫队过来还是比较安全的,两人除了上上课胡天胡帝,当然就是从粟米儿兴奋激动的表述中知道新城现在又变成什么样了。

  于嘉理回国后一周左右就把完整的商业计划书跟宣传企划书发送到这边来,庄沉香也正式向中央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宣布了北部特区将兴建一个独一无二的翡翠交易中心,此言一出当然激起很多反应,对于占据全国半壁江山的产业,有人讽刺,有人痛骂,更多人是好奇,毕竟特区这边从来都不是产地,搞这个的目的在什么?

  不看好是主要的态度。

  庄沉香自己是地区行政长官,搞这样一个交易中心甚至不需要谁批准,但是她还是为此专门前往了一次首都,带着粟米儿一起的,先找到几个经济理论界的专家探讨放风,拿到不少确切数据跟商业情报以后才拜见政府高官,各种部长甚至更高的领导人物,递交整理成型的交易中心运作文件,强调能够通过这个交易中心收取高额的翡翠玉石税,其中大部分都将交给国家,特区只是收取手续运作费用跟小部分税款,重点在于如果把目前绝大部分都被流失走私的散乱交易收拢来,将会产生每年国库多少亿美金的收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其实是于嘉理帮忙整理出来各种方案,更通过专家罗列出详细数据的方案具有非常强烈的吸引力。

  这对于每年国库捉襟见肘的政府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很快就通过了允许交易中心试行运作的计划书,原本自己也可以开张的特区交易中心不过是全国无数翡翠产业中的普通一环,但得到中央政府的背书以后,虽然没喊出全国最大的交易中心,但实际上已经开工建设的场地等待落成的时候,自然会给全行业震撼。

  而且这么做最大的用处还在于得到了国家级传媒宣传。

  庄沉香最近一系列各种亮相早已经家喻户晓,但站在政府机关的演讲台上阐述自己决定要搞这个交易中心的意义,颇有些悲天悯人的展现出一个女性政治家的情怀,希望能够改变目前国内极为穷困的现状,改变每一块翡翠背后都蕴含着血汗,那些拼死拼活的矿工却得不到任何保障的现状。

  之前那个摄制组拍摄的影像资料早就被于嘉理在桂西国内编辑成短片,由庄沉香提交给国际组织,作为那些教科文组织,人权组织最关心最来劲的火热爆料,铺天盖地的在网络上爆传,在国内各邦之间的报刊杂志、电视新闻、专题节目中宣传!

  到这个时候,“任何一块翡翠,都可以带到新特区,得到公平公正的交易拍卖,去新特区吧,请打这个电话……”这句广告语开始出现在任何媒体中,印着好几种文字的翡翠传单更是被各种志愿者带到那些翡翠原产地,在贫民窟一样的矿工生活区,偷挖者聚集的窝棚里到处流传。

  因为有人提出那些挖矿的穷人很多不识字,于嘉理甚至通过中国江浙某地强大的生产能力,制作了几万张音乐贺卡!

  只不过打开那印着钞票和翡翠图片的贺卡,除了文字就会听到那机械音的广告语!

  成本不过几万块,却把贴心展现到了极致。

  任何人进入新特区以后,打电话给专门设置的翡翠办公室,就会有武装人员跟车辆来悄悄接走,只要评估翡翠是有价值的,就能先得到点预付定金,可以住在特区新城指定的酒店,有专人联系并解释整个过程,直到交易完成拿钱走人,全程是绝对的保密,就像国内那些双色球大奖的获奖者一样,不问来处不问身份,甚至部分还可以报销路费。

  这样的宣传肯定带来的就是疯狂!

  从最初一口袋一口袋各种各样成色不一的翡翠或者原石,到后来开始遮遮掩掩出现各种极品,还没有完全建成的交易中心不得不立刻先运转起来。

  于嘉理已经从国内联系了一大批正规玉石商人开始加入自己的收购方。

  这就是头脑和资源的最佳结合,实际上流通当中的大多数资金并不是于嘉理掏出来的,可能国内任何一个省市级的珠宝商人都能掏出千万级的资金,对于拥有深厚国内商业资源的于嘉理来说,每个省联络三五家珠宝商非常容易,对于大多数没法直接跟原产地产生联系的珠宝商来说,这样公平公开的安全交易场所简直喜出望外,好些直接过来开分公司办事处,这等于变相的带动了新城的商业运转,大量的资金开始进入特区新城,大量的商人开始在这里出没,这恐怕才是庄沉香最急需的商业环境氛围,而不是原来那个死气沉沉,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的黄赌毒小镇。

  而且于嘉理还教了庄沉香一个资金周转期的窍门,这么多翡翠的交易,产生的资金量除掉给贩卖者的,其他大部分本来要上缴政府,但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把这个交款账期拖延成半年一结算,而且是下半年结算上半年,以此类推,也就永远都有半年的款项在特区政府手里,庄沉香就有了更多可以腾挪的空间。

  这种国内大型商场超市常用的资金伎俩,简直让人叹服还有这种操作!

  于是昔日那个乱糟糟的新城,有了钱有了规划,也就有了一切,立刻以所有人肉眼可见的变化速度,日新月异的改变起来。

  几乎每次粟米儿拿来给白浩南展示的手机里面,都能有完全不同的变化,虽然在白浩南眼里,也就是从国内乡镇到地级市的改变,但在这个原本穷乡僻壤,原本以毒品闻名的金三角区域来说,已经让人非常惊叹,据说才半年不到,中央政府已经几次过来视察,领导人更是嘉奖多多,特别是第一次上缴翡翠税的时候。

  和粟米儿的喜笑颜开不同,白浩南基本都是点头笑笑不言语。

  好像随着那座特区新城在变化,白浩南的气质也在变,倒不是说他的习性有什么变化,主要是在一个所有人见面都恭恭敬敬称呼老爷或者总指挥的军营里,白浩南可能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在沉淀。

  仿佛进入一所量身定做的大学!

  只有一本书可以看,还是英文版的,只有一种运动可以踢球,只有一件事可以做,那就是面对军事地图琢磨各种战术,也只能面对一种人,军人。

  这样的环境,白浩南以前肯定是无法忍受的,没有夜场,没有美女,没有跑车和肆无忌惮的张扬,但现在却觉得那一切真的恍若过眼云烟,几乎每天都能看见用裹尸袋送下来的阵亡士兵,每天都能看见后勤中心野战医院里面惨叫的缺胳膊少腿伤员士兵,再看看那些满脸稚气或者充满热血的年轻人被训练好了以后送上战场,谁都会真切的面对生死这两个字。

  其实世间人恐怕有大半都从来没对过,大部分的人都装着不知道自己在几十年以后必然会死去,而这一天说不定还随时会提前到来,依旧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装聋作哑的欺骗自己。

  这样的大学,白浩南就这样呆下来,三个月,半年,一年,接近二十个月才挪窝!

  因为谁都没想到那些反政府武装的绝望拼争会到如此疯狂的地步!

  实在是自从那被称为“翡翠彩票”的广告推广深入人心,几乎每个挖翡翠的人都听说以后,无论各方怎么阻挡,其实挖矿人心中传承好多年的“找到好翡翠,改变我一生”的思路被彻底激活放大,不一定非得是硕大无比的翡翠才能卖钱,其实很多挖矿人的梦想也不过是十万美元左右的收入,能够一朝暴富然后回到家乡买地造房娶老婆,逍遥自在的过上后半辈子就行了。

  所以等到两三个月以后,每多一笔好翡翠真的卖了钱平安的悄悄回到自己生活中,这种口碑效应就多一次传播开来,到处都在传说谁谁谁挖了好翡翠去了新特区,然后卖了钱已经回到家乡发财的消息,几乎所有参与这个产业的穷人们,都有了寄托希望的方向,想尽一切办法找寻、藏匿甚至抢夺一块好翡翠去新特区,这简直成了最有可能改变命运的方式。

  说到底,缅奠人不是懒,而是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他们的评价那样,大部分国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命运问题,无法从贫困中摆脱。

  翡翠彩票给了他们希望。

  相应的反政府武装各种收入肯定锐减!

  同时连以前大量从他们手中采购翡翠的上家都在减少,因为无论有多少中间商,最终买单的大部分还得是中国国内珠宝商和玩家,被层层加价的珠宝商一旦有了更为透明的平台,谁还会傻啦吧唧隔着不知道多少层转手买冤枉货啊?

  就算能够直接在矿区收购的大珠宝商,为了在混乱中保持商业运作,也要付出很多周边成本,现在完全不需要了。

  所以反政府武装跟各自治邦的收入不知不觉被腰斩掉!

  这个蛋糕太大太吓人,可找谁折腾?

  传说中的中国投资方根本就不露面也从来不到这战乱之地来,只是放出诱饵自动吸引各路翡翠流向特区新城!

  庄沉香更是国家权力在背后支撑保护,明面上可以击垮这种现状的,只有打败特区联军,才能彻底破坏这种局面。

  于嘉理终究还是个商人,在她看来一切利益都可以坐下来谈,以为这些反政府武装也把翡翠交到这边来交易,不才是皆大欢喜的选择么。

  她不明白土匪的心态,那些不愿意接受新事物,意识不到世界会不断进化的土匪们,愤恨的就是别人改变抢了他们的生意。

  也不清楚那些中间商面临完全出局的结果有多么痛恨新特区的秩序存在。

  疯了一样的冲击特区联军的防御阵地!

  前所未有的疯狂!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